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清终于从昏迷中醒过来了,勉力移动身体,发觉手脚还是缚在起,而且下体刺痛,想起刚才受到的摧残,珠泪便失禁似的流个不停。

  「哭什么?难道还没有乐够么?」凌威的声音忽地在身旁响起。

  婉清扭头看,只见凌威懒洋洋的躺在身旁,怀里搂着赤条条的红杏,花凤却伏在他的身下喘息,嘴角秽渍斑斑,看两女娇媚满足的样子,当是剧战过后,正在歇息。

  「凌威,你你现在可以放人了吧!」婉清悲声叫道。

  「放人吗你不要乐多几遍么?」凌威的手掌按在婉清的粉臀摩娑着说。

  「你答应过的!」婉清颤声叫道。

  「不错,我只道你是个表子,原来是滛妇才对,你要是没有乐个痛快,恐怕你不喜欢嘛。」凌威吃吃怪笑道。

  「凌威,杀人不过头点地,别逼人太什呀!」婉清泣叫道。

  凌威眼珠转,笑道:「我答应放人,便定放人的,可是你是个破烂货,用来换取南宫世家的性命,实在太便宜了。」

  「你究竟想怎样!」婉清羞愤莫名地叫。

  「红杏,给我准备落红巾。」凌威没有回答,转向红杏说道。

  「既然是破烂货,那里还有落红呀?」红杏爬起来说。

  「前边破烂,后边还是完壁,或许有落红的。」凌威诡笑道。

  「你!!」婉清大惊失色,奋力挣扎,可是手脚被缚,又好像使不出气力,如何能够逃避。

  「这傢伙让你这个滛妇和两个浪蹄子乐个痛快,也该尝鲜了。」凌威握着软绵绵的鸡芭说,说话间,鸡芭却又勃然而起。

  「不不要!」婉清骇然叫道。

  这时红杏取来了方雪白的罗巾,垫在婉清腰下,更使她惊骇欲绝。

  「贼滛妇,待我给你的屁眼开苞后,你又多个洞|岤寻乐了。」凌威跪在婉清身下,葧起的鸡芭在股间磨弄着说。

  「不呜呜求你不要我已经让你摧残了,难道你还不满意吗?」婉清哭叫道。

  「满意,我是怕你不满意吧。」凌威把肉菰似的头抵着菊花洞说:「你前边己经痛快了,也要让后边乐下才行的。」

  「不狗贼,你不是人呜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婉清放声大哭道。

  「那便去死吧!」凌威狞笑声,腰下使劲,奋力的刺了进去。

  「哗!」婉清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娇躯乱扭,双眼反白,便在剧痛之中,失去了知觉。

  第五十二章恶贯满盈

  「主人,你放了他们,不怕留有后患吗?」悦子忧心忡忡道。

  「我答应了便定要做的,而且我已经废掉黑寡妇的武功,其他的全是老弱小儿,七派也大多归顺,那有什么后患。」凌威笑道:「留下她的性命,也可以让其他人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的。」

  「我送他们出谷时,黑寡妇走也走不动,要让人袱着走路,昨儿定吃尽苦头了,如何还敢和凌大哥作对。」冷春说。

  「她的内功行吗?」绛仙问道,众女之中,只有她才知道婉清的武功尽失,是因为凌威采尽她的元阴。

  「还不错,虽然比不上你现在的功力,但也很不俗了。」凌威笑道。

  「主人,武林大会应该可以顺利举行吧?」悦子皱着眉说。

  「定可以的。」凌威计算着说:「少林封山,门下弟子又不知道方丈晦光的死讯,该不会多事,青城汴海已经降服,昆仑亦已退出江湖,华山崆峒元气大伤,还有点苍受制西天圣教,只要我许以极乐丹,也不难收服的,七派不敢生事,其他人不闻加盟才怪。」

  「除了七派,还有其他门派呀!」盈丹说。

  「陶方已经传来消息,大多人答应推举我为盟主,要是有人不服,才要我出马,要不然,立春之日,便是快活门称雄之时了。」凌威笑道。

  「主人,你又要上点苍吗?」悦子依依不捨的说。

  「不,让妙玉去便行了,现在距离立春还有段日子,要是她办不成,再作打算也不迟。」凌威说:「我留在这儿,指挥大局,也有其他的事要办。」

  「好极了。」众女雀跃地说。

  「冷春,你的和合补天功诠境如何?」凌威问道。

  「进展很好,再有月功夫,应该练成了,可是」冷春忧形于色道,由于修习滛魔的销魂种阴法,她的和合补天功,更是日千里。

  「我已经找齐了七星环,只要找到楚烈的墓|岤,你便不用害怕了。」凌威笑道。

  「是吗?」冷春惊喜交杂道。

  凌威取出七星环,排在桌上,说:「七星环合起来便是张地图,这儿是元昌,温安该是这里,还有几个星形的记号,可不知是什么意思,要是墓|岤所在,便不应有几个,我留下来,便是希望悟出其中奥妙。」

  「这里该是南宫世家隐居的鹰愁峡了。」绛仙曾经往那里擒拿南宫世家,所以认出所在。

  「我也认得很多地方,但是除了这几个星形记号,便没有指示墓|岤的所在,实在使人费解。」凌威叹气道。

  在长春谷里,凌威自然是享尽温柔,夜夜春宵,虽然和众女鬼混,也花了不少时间参详七星环的秘密,却是没有有什么头绪,他也不大着急,因为自从采尽婉清的元阴,有天化解冷春的阴火后,竟然举练成九阳神功的第八层功夫,自忖功力胜过当年的九阳神君,该没有人是他的敌手,就算找到楚烈的墓|岤,也是锦上添花吧。

  冷春虽然害怕阴火焚心,但是对凌威充满信心,只道他有终会找到化解阴火之法,而且纵然练成和合补天功,也不会立即受害,遂不以为意。

  这天,妙玉从点苍回来,报告点苍派为了极乐丹,答应臣服快活门,随众推举凌威为武林盟主,但是她也报告,在返谷途中竟然也发现西天圣教的教主,领着群人浩浩荡荡,杀奔长春谷。

  「手下败将,有什么了不起。」凌威不屑道。

  过了不久,果然有人来报,西天圣教教主在谷外搦战,凌威不以为意,领着众女出战,暗念擒下教主后,可要尝下异域美女的风情。

  出到了谷外,凌威才发觉领头的,不是西天圣教教主,而是自称是西天圣主的白皮老者,凌威自恃武功高强,有心速战速决,言不合,便打将起来。

  凌威自然知道西天圣主不会是庸手,可想不到是如斯利害,他用尽了身所学,剧战千招,不独不能取胜,还落在下风。

  众女也知道形势不妙,悦子几番要加入战团,却为绛仙所阻,因为西天圣教的教主和干教众,在旁虎视耽耽,要是惹起混战,就算自己敌得住教主,其他人定为教众缠住,那时别说救人,只怕自身难保,绛仙也知道事态不妙,和冷春商议几句后,冷春便领着众人,悄悄返回长春谷,只剩下她和抵死不走的悦子留下观战。

  凌威固然愈战愈惊,西天圣主也是难以置信,没有料到这个后生小子竟然和他力抗千招,实在骇人听闻,心念动,长笑声,脱出战圈,喝道:「凌威,可有胆子接我招七星连珠,比拼下内力么?」

  凌威知道再战下去,也是有败无胜,比拼内力,更是凶险万分,但是此时也不容他说不,再看谷外只剩下绛仙和悦子,接着发现绛仙比出手式,心里舒,便朗声答应。

  七星连珠果然利害,名是招,却包含了七股内力,而且股比股强劲,凌威勉力接下五股内力,已是血气翻腾,待第六股内力袭到时,更是震开寻丈,圣主冷哼声,继续发出最后股内力,凌威立即惨叫声,口吐鲜红,往后便倒。

  圣主正要补上掌,绛仙却及时抱起凌威,和悦子遁入谷中,圣主施展身法追去时,却让阵强劲的箭雨逼退,接着谷口「轰隆」作响,原来冷春已经发动了机关。

  长春谷的机关实在高明,圣主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血肉之躯,不能力敌,终于受阻谷外,气得他顿足不已,破口大骂。

  「凌威,你靠这些劳什子躲得过今天,可不能永远躲起来,立春之日,我再来取你性命,要是那时你不敢出战,看看什么人让你当武林盟主。」圣主厉声叫道。

  这时凌威正在谷里狂吐鲜血,那里能够回话,圣主辱骂了会,便领着众人离开了。

  凌威的伤势很严重,幸好他深谙药物之道,才能保住性命,功力受损不说,最烦恼的还是眼看即将称霸江湖,却突然冒出这个西天圣主,既不能力敌,仓猝间也不能使计,而且祸近眉睫,难道立春之日,便是死期?

  「七星连珠七星连珠!」凌威喃喃自语道,这招功力非凡,而且诡异绝伦,内力竟然波比波利害,除非在短时间内,功力能够突飞勐进,不然是必死无疑的。

  众女也不知如何慰解,唯有噤若寒蝉,她们也曾劝凌威逃走,但是凌威怎会听从,他花了不少功夫,才有机会称霸江湖,要是走了之,将来就算能够击败圣主,也难令群雄信服。

  凌威痴痴呆呆的过了几天,口中不停念着七星连珠几个字,众女忧心如焚,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他忽然取出了七星环,目不转睛的看了会,接着脸露喜色大叫道:「是这里了!」

  「主人!」「门主!」「凌大哥!」众女围着他齐声叫道。

  「楚烈之墓该在黄山鹰愁峡!」凌威叫道,原来地图上的几颗星形图形连起来,当中的地方正是鹰愁峡。

  「我立即前去,倘若找到了修练和合补天功的秘诀,冷春便可以免去阴火焚心之苦,我的功力亦会大增,那时便可以和圣主拼了。」凌威满怀希望道。

  众女也是喜不自胜,满心欢喜,赶忙给凌威收拾行装。

  凌威抽空把悦子拉过旁,吩咐道:「此行要是我顺利回来便罢,要是到了武林大会之日,我还没有回来,便多半是凶多吉少,你便如此这般,相机封了神宫,可不能让九阳神宫落在敌人手里。」

  「主人,你」悦子大惊道,知道这是凌威交代后事。

  「这件事只许你人知道,其他人可不能和她们说,你明白吗?」凌威寒声道,他最信任悦子,所以才要她负责。

  「主人,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定会追随你的。」悦子珠泪盈眸道。

  「放心吧,我定会回来的。」凌威撩慰道:「我跟你说,只是以防万吧了。」

  凌威易容改装,来到了鹰愁谷,找了几天,终于在丢空了的南宫世家后山,找到了楚烈之墓,原来楚烈生前与南宫世家交好,也是在他的安排下,南宫世家每代,均会派出家中长子,为七派效力,直到这代,少主早亡,婉清代夫行事,维持南宫世家的声誉,遂与凌威为敌。楚烈筑墓在此,也是暗藏让南宫世家守护之意。

  找到了墓|岤便好办了,凌威强行破墓而进。楚烈的墓|岤,虽然没有九阳神宫的奇珍异宝,却不愧是武林人士的宝藏,除了他的生所学,还有不少武林秘笈和奇形兵器,但是凌威也无暇深究,找到和合补天功的秘诀后,便封闭墓|岤,赶回长春谷,只待击败西天圣主,才再回来寻宝。

  立春之日,凌威神完气足,绛仙悦子左右相陪,和他起出席武林大会,他已经练成了九阳神功,充满信心,可以击败西天圣主,唯的遗憾,是冷春虽然练成了和合补天功,可以青春常驻,但是也让他采尽元阴,武功尽失,只能留在谷里。

  陶方安排得很好,事事井井有条,但是他也很紧张,知道有人捣乱,四出安排人手,监视西天圣教的动静。

  至于推举盟主的事,群雄早已决定推举凌威为盟主,只欠行礼,所以大会热闹而不紧张,紧张的只有知道内情的快活门中人吧。

  时辰到了,果然西天圣主领着教主和教众出现,当场向凌威挑战,于是展开场龙争虎斗。

  虽然凌威功力大进,却也不敢轻敌,开始时,还故意隐藏功力,设下陷阱,引诱圣主入壳,此战绝不比当日长春谷外战逊色,两人奇招百出,绝艺纷陈,瞧的群雄眼花撩乱,叹为观止。

  剧斗千招后,圣主终于使出七星连珠了!声「砰」然巨响之后,凌威吐出口鲜血,他还是受了伤,但是西天圣主却打横飞出,「叭哒」跌倒地上,再也不能起来,却是给凌威掌击毙。

  西天圣教的教主大惊失色,转身便走,凌威本来打算活捉的,但是她起步再先,追之不及,又害怕留下后患,于是奋力使尽全力,击出掌,竟然把她活活的凌空噼死。

  凌威终于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了,长春谷里热闹了好几天,各路英雄开始陆续散去,陶方等人,也相继离开,回到凌威分配的地盘,巩固快活门的势力,长春谷又回复平静了。

  虽然凌威志得意满,踌躇满志,但也感到有点空虚,好像失去了目标,环顾左右众女粉白黛绿,莺声燕语,暗念皇帝老子,三宫六苑,后宫三千,却不懂九阳神功,如何能够满足这些饥渴的女人,实在是暴殄天物,那有当皇帝的资格,心念动,竟然生出攫夺天下的痴心妄想。

  「盟主,黑寡妇婉清求见。」这时有人进来报告说。

  「什么?」凌威愕然叫道,怎样也料不到她会前来,想起那美妙的胴体,不禁欲火,暗念既然自行送上,可不能浪费了。

  黑寡妇还是身黑衣,却不是劲装疾服,或是俐落的衣裙,而是件黑色斗篷,从头到脚掩盖着曲线灵珑的身段,她也没有挂上面幕,露出了迷人的俏脸,和凌威的记忆完全不同,好像有点不对劲似的。

  「妾身婉清,叩见门主,恭贺门主荣登盟主宝座。」婉清竟然在凌威身前盈盈下拜,娇媚动人的说道。

  「你来干什么?忘不了我吗?」凌威不怀好意地说:「那两个是什么人?」

  原来婉清身后,还有两个和婉清般打扮的黑衣人,只是他们黑布蒙头,分不清是男是女。

  「她们亦是盟主的故人,和妾身样,专程前来道贺的。」婉清柔声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