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拨弄着碗里的米饭,下下的,依然没有吃饭的迹象。

  “妈妈”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妈妈这个样子,我知道她这几天为了珍娜的事伤透了心。

  尽管我告诉她珍娜并没有被欺负,而且我为了不让她再次受到打击,对于这起“流氓事件”其实是珍娜自导自演的这件事我也含混地搪塞了过去。但这几天她看着我的表情仍旧有些恍惚。

  “雪贞啊”妈妈突然惊醒似地抬头叫我。

  “什么?”

  “你和珍娜,到底”妈妈说着,咬了咬嘴唇,眼神又黯淡下去,“唔没什么,这个泡菜,你多夹点,你不是爱吃吗?”

  “哦。”我望着妈妈神情涣散的面庞,她额上的皱纹似乎越来越深了,以前最爱打理的头发现在也乱糟糟的。

  我和珍娜都是她的骨肉,她无心偏袒哪个,但是我也知道她是多么想补偿这十几年来珍娜缺失的母爱。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妈妈恐怕就要支撑不住了。

  可是,又有谁来帮帮我呢?

  不知不觉,我竟这样发呆到了放学!我机械地收拾好书包,缓慢地朝医院走去。因为些原因我已经有些天没去看慧玲了。今天把纷乱的心情收起来!以开心的面容面对慧玲吧!

  说着,我自信地扬了扬手,替自己加油打气起来。

  推开慧玲的病房,我向慧玲床前走去。此时的慧玲正在睡觉,看着她原先苍白的脸上开始泛出了丝丝血色,我的心终于可以完全放下了。

  “雪贞?”可能是由于我把视线全集中在了慧玲身上,没有意识到默默站在窗前的在锡哥。

  “在锡哥。”现在的我已经能够坦然地面对在锡哥了,而在锡哥,看着我时的眼神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复杂了。这样清澈明亮的双眸,已经把我看做真正的雪贞了吧?

  “你怎么了?脸色看上去很憔悴”在锡哥走过来,关切地问道。

  “没事。在锡哥,医生说慧玲怎么样呢?”我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把话锋转到了慧玲身上。“情况已经好了许多。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在锡哥边答道,边深情地看着慧玲,而这眼神中除了深情竟然好像还有疼惜

  “真的吗?太好了!”我抑制住激动的泪水开怀地笑着。

  “雪贞,这几天你还好吧?我听成眩说你和钧浩吵架了?”话锋转,竟又转回了我身上。笑容渐渐变得僵硬,心也仿佛被谁狠狠推了下,跌进了无穷无尽的低谷中。

  “在锡哥”我喃喃地说着,努力想撑起个笑容,流露在脸上的,却是酸涩的泪水。

  “虽然我不知道你和钧浩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向乐观开朗的你,不应该就这样轻易放弃。雪贞,你应该去和钧浩好好解释解释,是不是?”在锡哥安慰地朝我笑笑,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要勇敢。

  “”我泪水涟涟地看着在锡哥。

  对!在锡哥说得对!我不应该这样垂头丧气的!不管是因为妈妈的关系还是钧浩,我都必须先跟珍娜说清楚!

  紫贝壳象征的爱情,坚贞不移,完美无缺,我不是说过这段感情要由我和钧浩来起谱写吗?不应该就这样放弃!对于钧浩,我已经无法割舍!离不开他了啊!

  “在锡哥,谢谢你。”我向在锡哥回以个感激的笑容,离开了病房。

  坐在医院走廊里的长椅上,我反复思量,终于拿出手机,按下了珍娜的号码。

  “喂”

  “珍娜啊,我是雪贞。”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是包含着笑容的。

  “什么事?”珍娜的声音是如此的冰冷。>__<

  哼!既然这样我就跟你恶作剧到底了!我之前那么不顾自尊地等你,你居然连个电话都没给我打!现在又这么折磨我!我咬咬牙继续紧闭着双眼。

  “韩雪贞!你找死吗?我命令你马上起来!”哼,又是这个霸道的语气!从来都是那么不讲道理,动不动就命令人!

  我偏不睁开眼睛!耳根子清静了会儿,可是我似乎又听到阵不易察觉的抽泣声。嗯?谁在哭?

  吧嗒—吧嗒—

  两滴滚烫的液体落在我的脸颊上。是眼泪吗?难道钧浩哭了?我不禁心里惊!于是我偷偷睁开了眼睛。

  细缝中,只见钧浩紧握着我的手,头埋得低低的,宽大的肩膀在微微地抽搐着,双眼蒙眬,大串的泪水沿着鼻尖缓缓滴落向霸道自命不凡的钧浩居然在哭!

  泪水盈满了他那张帅气的脸,眼神迷离我还从未见过男孩子这么哭过钧浩他这小子,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死掉了吧?

  看到钧浩这副伤心不已的样子,我的心里涌起股暖流,再这么装下去连我的心都会开始疼了!没想到个小小的恶作剧!居然看到了钧浩的真心!

  “喂我是骗你的啦!我没死!呵呵”_我睁开眼睛,努力堆起满脸的微笑,对钧浩眨了眨眼。

  “什么!韩雪贞你”钧浩听到我的声音立刻兴奋地抬起了头,眼睛里漾满了喜悦。

  “钧浩,你刚才是在哭吧?”我嘿嘿地笑着,明知故问。

  “谁哭了?韩雪贞!你给我闭嘴!”看到我正脸恶作剧得逞的表情,他眉毛扬,背着我转过身,慌张地擦了擦脸,依旧是凶恶的语气,却是尴尬的表情。呵呵,看着钧浩这副傻样子,我不禁笑出了声。呜呜痛!我差点忘记了现在自己全身都是伤呢!

  “该死的!韩雪贞!你竟敢骗我?”钧浩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忽然转过身,不满地举起了拳头。

  “啊你不是说过生气时不打我的吗?55555更何况我现在是病人耶!”我惶恐地闭上了眼睛。臭钧浩,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你”嗯?我什么?怎么回事?拳头怎么没有落下来?

  可是嘴唇上竟然热热的,像是漾着股热流。我疑惑地睁开了眼睛,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天哪!钧浩竟然在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嘴唇凑了过来!

  我的脸灼灼地烧了起来,赶紧不好意思地闭上了眼睛。仿佛想吻我所有的伤痛似的,又像在为之前的事情说抱歉。钧浩的吻里溢满了无限的温柔,软软的两片唇紧贴在起,传递着甜蜜的感觉。

  我阵晕眩,只觉得股电流传遍了全身。好幸福,这种酥麻麻的感觉!

  仿佛过了个世纪那么长,那片唇才依依不舍地移开了。

  我睁大眼睛定定地看着钧浩,这小子怎么这么大胆?我的心里仿佛有八百只小鹿在乱跳,脸也烧得厉害。我忽然想起了第次在在锡哥家钧浩的那个恶作剧之吻,还有上次在东海岸的海滩上那个突如其来的吻,这次在医院没想到竟是在这种状况下。

  吱呀—

  就在我和钧浩的脸红得都可以媲美番茄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呃我不禁庆幸起来,幸好刚刚我跟钧浩的时候没人进来。

  “雪贞啊”妈妈怎么来了?_咦站在妈妈身后的,不是珍娜吗?难道她终于肯原谅妈妈了?愿意敞开心扉接受我们了?

  “雪贞,你没事吧?让妈妈看看。”妈妈关切地拉过我的手,仔细地帮我检查起身上各处。

  “我没事。”_唇角勾起抹温暖的笑容,我看着妈妈说道。

  “雪贞,你知道吗?珍娜那时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直在哭呢。”妈妈的脸上漾着灿烂的笑容,眼睛弯成两片好看的月牙儿。

  什么?我不禁睁大了眼睛。是珍娜给妈妈打的电话吗?那钧浩定也是珍娜叫来的吧?这么说,也是珍娜送我进的医院?原来她没有跑远啊!原来她没有那么讨厌我!她还是关心我的!

  “别说了”珍娜不自然地红着脸,尴尬地拉了拉妈妈的衣角。是我看错了吗?珍娜这个样子好像在撒娇啊

  “对不起”珍娜脸愧疚地看着我,缓缓开口。咦?_珍娜这是在向我道歉吗?她真的肯接受我了?

  “之前的事”珍娜说着,咬了咬嘴唇,两行泪水从眼眶倾泻而下,“对不起,之前的那些事,真的对不起!我做得太过分了!我对不起!姐姐”珍娜的肩膀微微抽动着。

  “珍娜”我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泪水涟涟的珍娜。姐姐?我有听错吗?珍娜居然叫我姐姐?顿时,我再也抑制不住感动的泪水,任凭它们从眼眶溢出!

  自从知道珍娜是我的亲生妹妹后!我就直好期盼她能接受我,叫我声姐姐!没想到,现在我真的听到了围堵在心口里的那个大大的结,被感动的泪水濡湿,最终化开了

  “姐姐请你原谅我!对不起!我真的很对不起姐姐!”珍娜流着泪握着我的手,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抽泣着。

  “不要说对不起,珍娜,我们是好姐妹啊。是不是?”我艰难地抽回手,边轻轻地擦掉珍娜脸上的泪水,边说道:“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都让它忘了吧。”

  “姐姐”

  “答应我好不好,珍娜,别再哭了”

  “嗯!”终于珍娜破涕为笑,肯定地点了点头。

  白色的病房,满溢的,是感动的暖流,那些肆意残留在脸上的泪水,是感激的眼泪,幸福的眼泪。我们只有懂得珍惜,认清这幸福快乐的切,才有能力将它保存得很远。

  桌上的隅,那枚紫贝壳,似乎也在微笑着。见证着我们的喜怒哀乐疏离和珍惜。

  04

  时间在这刻忽然缓慢了下来,那些泪水汇成了条幸福的河流。

  我们就这样又哭又笑地聊着天,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下来。钧浩自告奋勇要留下来照顾我,妈妈和珍娜就先离开了。

  “韩雪贞,你和池珍娜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妈妈和珍娜走,钧浩就脸好奇地问我。对了!我还没有告诉钧浩其实我和珍娜是亲生姐妹的事情。

  “这个其实,我和珍娜是亲生姐妹”我把事情的经过,来龙去脉五十地告诉了钧浩,惊得旁的钧浩本来就很大的那双眼睛睁得更大了。

  在沉默了五分钟以后,钧浩终于消化了这个事实,也了解了珍娜从开始的不接受我变成了现在的主动亲和!

  “喂,你脑袋还疼吗?”妈呀!大特写!钧浩突然把整张脸凑到我的面前!

  “还有还有点点”看着钧浩的帅气脸庞,我注视的却不是他那双难得温柔的眼睛,而是刚才才碰触过的嘴唇。

  哎呀呀,韩雪贞!难道你还想来次吗?真是想疯了啊你!赶紧想点别的,韩雪贞!

  “钧浩,我要吃苹果。”我朝钧浩挤了挤眼,撒娇地说道。

  “呐。”钧浩想都没想就直接把桌上的苹果递给了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