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本攻的衣服呢(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23、本攻的衣服呢?!

  凝眸,收敛内息,皇甫长安不再多做犹疑,立刻运气奔向对面那座那云雾缭绕的山崖。

  刚一接近山崖,就听到树林里传来兵器交接的声音,正在厮杀的人数很多,一路上死伤也很多,从两边砍断的树木上不难看出这里的拼杀有多么激烈。那个东方太子果然心狠手辣,居然下了这样的毒手,布下重重叠叠的杀局,势要嫩死南宫璃月!

  太惨了……皇甫长安在忧心之外,很不厚道地觉得有些宽慰,一想到有人比她更惨,心理顿时就平衡了许多!

  匆匆赶到围杀之处,皇甫长安在林子里扫了一遍,只见南宫璃月一袭紫衫沾满了暗红的血迹,整个人已然精疲力,脸颊手背都被割除了细细的伤痕,嘴角划着一道血痕……然而即便如此,那个家伙看起来却并不显得狼狈,反而有种妖冶酷厉的绝美。

  听到南宫璃月垂头轻咳了两声,似乎受了不轻的内伤,此刻正靠背抵在树干上,双手举剑架住砸向面门的大铁锤。

  他只有一个人,刺客却有很多,然而就在南宫璃月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杀红了眼的侩子手却一个个停了下来,讥笑着看那个单薄的少年与他对面的彪勇壮汉斗力。

  “哟呵!九殿下可真行啊……都已经这样了,还不肯死心吗?”

  “哈哈,阿五用点力啊,如果这样还输的话回去可是会被太子殿下敲爆脑袋的哟!”

  “哎哎哎……九殿下您当心啊!万一伤到了脸,哥哥可是会心疼的呢……”

  皇甫长安:“……!”

  艹艹艹!不能忍了好吗?!竟敢觊觎她的妖孽小雏菊?!胆儿可真肥呀!

  本来她还不想开杀戒的……可是现在,小雏菊可爆,不可辱!爱小雏菊者生,辱小雏菊者……统统都去shi!

  “其实太子殿下也没说要杀你,只要……废了你就可以了。”

  一个看起来十分悍勇的糙汉纸跨步走了过去,伸手捏住南宫璃月的下颚,一边摩挲一边猥琐地笑。

  “九殿下长得可真标志,比那些娘们要好看多了!要是九殿下能让老子爽了,说不定老子心情一好……就会饶你一命,嗯?”

  “去死。”

  南宫璃月冷哼一声,翻身抬起左脚,靴子上的尖刀当下刺穿了那人的喉心,随后立即抽出,泼洒了一地的热血。

  男人再无开口的机会,瞪着眼睛扭曲着面容,直直栽倒在了地上。

  然而因此一击,南宫璃月耗尽了体力,对面的莽汉见状大怒,刹那之间,比西瓜大上了三倍的铁锤猛然砸下,像是要连同南宫璃月一起,在地上磕出一个陨石坑!

  皇甫长安乘机飞身靠近,一把拽住南宫璃月的手臂将他拉了开来。与此同时,大铁锤恶狠狠地砸在了树干上,折倒了整棵粗壮的松树!

  “谁?!”

  鉴于皇甫长安动作太快,电石火光间众人只看见一道黑影闪过,形若鬼魅。

  皇甫长安抓着南宫璃月跳上树腰,将他安顿在上面之后才纵身跃下,朝林子深处飞身离去,抖落簌簌的枯叶……

  树枝随之一阵抖动,惊飞了好几只栖息着得鸟雀,众人闻声立刻提起武器追上去。

  “别让他们跑了!”

  有水麒麟的辅助,皇甫长安的度一下子提高了不少,就算是带着南宫璃月逃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但是……为了妖孽小雏菊的尊严,她必须要这群口出秽言的男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然的话,连一朵心爱的小雏菊都保护不了,总攻大人还有什么脸面……断遍天下袖?!

  稍微放慢度,等他们追上,趁此期间皇甫长安迅在山林里布下双层陷进。

  见到黑影一晃而过,几人立刻提追上:“他们在那,快追!”

  “呃啊!”

  才追了不到三十步,抢在第一个的杀手突然身分离,脑袋毫无预兆地飞离躯体,连痛呼头来不及。众人大惊,却无法马上停下,紧接着又有第二个第三个……身体割成两段,或者是好几段!

  四下静谧一片,刚才追逐的黑影早已消失不见,如同妖鬼!

  剩下的人终于开始胆寒,像是被引进死局的猎物,找不到出口在何方。试图后退的人一一被割伤了手臂和胸膛,不敢再妄动半分。

  哗啦啦——

  夜风拂过,吹动一片声响。

  众人立刻转身望去,却只闻“轰”的一声骤响,一团火焰在树林中炸了开来,紧接着“砰砰砰”连续数声爆破,四周骤然烧起了熊熊烈火,火光之下那个鬼魅的身影终于显出形状,以乎常人的度游走在四周,所过之处一片灼活烈焰,照耀着层层叠叠的杀人钢丝。

  皇甫长安立定在树梢,嘻嘻一笑,瞥了眼挣扎其中的小丑,继而转身踏着青松疾疾离去,留下一句似笑非笑的缥缈之音。

  “别着急,你们的太子殿下很快就会来找你们的,到时候……你们就在十八层地狱里给你们的主子敬献菊花吧……”

  熊熊烈焰之中,有人不甘心,厉声追问了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

  “本攻?呵呵……本攻是人贱人爱,菊贱菊开的总攻大人呀……”

  “噗——”吐血三升!一个字都听不懂啊魂淡!

  不过,也不需要懂……

  因为,火苗中下了毒,没有人……可以活着离开。

  回到原来的地方,南宫璃月已经支撑不住昏了过去,皇甫长安架着他找了一个山洞暂时躲避。

  夜色茫茫,又不知这是什么地方,要信号搬救兵很可能会招来豺狼,所以唯今之计只能先在深山老林里过个夜,等天亮了再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

  只是,这荒山野岭的,又是孤男寡女,对方还是多妖孽瑰丽的小雏菊……啧,气氛似乎不太对呀,要是不生点儿什么,是不是太对不起这良辰美景了?

  话说,导演啊,您是不是又要偷懒了?这大段大段的留白是嘛意思?菊花痒了是吧?嗯?

  什么……留白等于自由挥?

  哦呵呵……算你小子识相,那就快带着你的菊花滚吧!本攻要开攻了!

  感觉到唇上传来压迫感,南宫璃月陡然间睁开凤眼,凌厉的寒光一闪而过。

  下一秒,捏着利刃的手腕却被捏在了某人温热的手心,皇甫长安挑起眉梢笑了笑,转而从他的唇上挪开:“喂水而已,不要那么紧张嘛……本攻可是很正派的,不会趁机占你便宜的啦!”

  南宫璃月微敛眼睑,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她刚才不是在占便宜是在干什么?!哪有喂水的人……会伸出舌尖扫他齿根的?!

  余光中,皇甫长安还保持着方才的姿势靠坐在他的身上,下颚微微上扬,眼角噙着不自知的笑意,仿佛狡猾的狐狸偷到了一只鸡,舌头在红润的唇瓣上轻轻舔了一下,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余韵。

  南宫璃月不禁有些恼火,有种被人轻薄的感觉!

  该死的!要不是看在她救了自己的份上,他一定要把她的嘴巴撕烂,拔出她的舌头剁成肉酱包饺子吃!

  抬手把皇甫长安推到了一边,南宫璃月才完全清醒了过来,只觉得全身上下乏力酸痛,衣服上都是冷硬的血迹,伤口却都已经被包扎好,甚至连手背上的轻伤都被上品的药膏抹平。

  原本愠怒的心情在见到这般情状之后,稍微被伺候得消下了一些火气。

  “哈、哈欠!”

  冷风刮进山洞,皇甫长安不妨又打了个喷嚏,鼻子有些痒,脑袋昏昏沉沉的,却是感染了风寒。

  攀着石壁支起身子,南宫璃月试图站起来。

  “我去弄些柴火。”

  然而脚下一软,左腿伤得比较重,用不了力,整个人往边上一歪,险些跌倒。

  瞅了眼他那清瘦的身子,皇甫长安吸了吸鼻子,从地上爬了起来,闷着有些重的鼻音道:“还是我去吧……现在那些人应该追远了。”

  现在是深秋时节,虽然白天不觉得冷,但是到了夜里,霜寒露重,再加上两人在水里泡了好一阵,没等烘干了衣服就被追杀,就是到现在,皇甫长安里面的亵衣还是潮湿的,黏在皮肤上又冷又难受。

  刚才她在跑向这边的时候特意留了痕迹,将追兵引到了另一个方向,现在差不多可以点起火堆烤烤火了,不然这大半夜的她就别想睡觉了。

  走到外面转了一圈,被夜风吹了一阵子,却不妨风寒更严重了。

  抱着柴火踉踉跄跄地回到山洞了,脑袋晕得很,抬脚像是踩在了海绵里,不得劲儿……再一晃,脚尖不知道踢到了什么,整个人径自就往前摔了出去。

  因为头晕的缘故,皇甫长安的反应慢了半拍,等她恍然回身想要站稳的时候,就已经快要扑倒地上了。

  下一秒,眼皮重重的黏在了一起,身上却没有摔倒在地的钝痛感。

  耳边是某人不爽而又略显急促的叫唤:“喂?喂喂?!”

  ……喂泥煤啊!请叫劳资总攻大人!

  拖着半昏厥状态中的皇甫长安拽到了山洞最里面,这下连最后一个打下手的人也扑街了,南宫璃月极度不悦地翻着死鱼眼,不得不卷起袖子,再一次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搭好火堆点燃了火,南宫璃月坐到一边,瞅了瞅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