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别怕本攻来啦(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21、别怕,本攻来啦

  船舱里,听到巨潮来袭的消息,宫妃们顿时慌成了一团,哆嗦得六神无主……就连刚刚还趾高气扬的三公主,都吓白了脸色,露出一副恐惧死亡的表情,像颗被霜打蔫的白菜。

  听到南宫璃月说的话,皇甫无桀目光的微微一闪,被阳光刺得微眯的眼睛睁随之开了几分:“你是说……这样的潮水是有人蓄意谋划的?”

  皇甫长安很快也看见了传说中的潮水,不禁被那来势汹汹的白墙闪瞎了狗眼!

  “卧槽!这阵仗未免也太拉风了吧?!到底是谁搞的,霸气侧漏了呀……”

  遇上如此棘手的麻烦,一向沉稳的擎天崖也忍不住皱了眉头。

  “为了对付谁?目标是是太子殿下?还是……世子殿下你?居然花这么大的力气……啧啧,对方来头还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

  听到擎天崖这么问,皇甫长安几乎是下意识地看了眼皇甫无桀,刹那间,皇甫无桀原本就已经十分阴沉的脸色,彻底地黑了下去。

  见状,皇甫长安勾了勾嘴角,笑着安慰了一句:“大皇兄……本宫不是在怀疑你啦,潮水这么大,一看就知道是想要淹死船上所有的人……”

  皇甫无桀轻哼一声,撇开了脸。

  明明她自己都已经说了,她刚才就是怀疑了他!

  南宫璃月扬了扬精致的眉梢,深紫色的眼眸中倒映着汹涌而来的狂潮,白色的浪头远远地打了过来,布成铺天盖地的一幕墙,仿佛要将所有人都淹没其下,冲荡出亡灵的哀歌……

  “现在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谁要杀谁这个问题还是等脱险了再说吧,难不成……你们都想被浪头拍成扁鱼吗?”

  “说的也是,小命要紧!”皇甫长安收敛了神色,正要撒腿开跑。

  哗啦——!

  骤然间,水声掀起,船四周突然疾飞蹿出数名头罩铁盔的杀手!剑光凛然笔直朝船舱刺来,出手如电,迅雷不及掩耳!

  皇甫长安与擎天崖对望了一眼,立刻拍掌散开!一个从左绕,一个往右绕,锋利的铁线牵引在两人的指尖,短弧成圆缠了那杀手一圈有余。

  “啊!”

  随着一声痛呼惨叫,两人换位立定,身后是被截成了两块鱼段子之后尚不能马上死去杀手,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扭动得如同爬虫……另几名杀手见状不由得大骇,微顿之后立刻朝步向船尾的南宫璃月杀去!

  瞥见船尾飘荡的翩跹紫衣,皇甫长安不由得眸光微寒。

  这几名杀手绝非等闲之辈,轻功与剑法都属上乘,而且与中原的武术并非一个套路!适才那么杀手执剑尚在十米之外,剑锋却足以割裂擎天崖的衣袖,行径诡异而深不可测。

  南宫璃月哂笑着扫了眼四周围杀的铁盔刺客,却是慢下了动作,一动未动,像是在坐以待毙。

  眼看着利剑对准了南宫璃月的脑袋灌顶刺下,皇甫长安当即挥出一掌,震碎了半艘船板,那一瞬间……似乎连空气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泥煤!杀手的目标竟然不是她,而是南宫璃月!

  虽然皇甫长安也觉得这种想法不太好,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失落呀……堂堂太子殿下,就这么被忽视了,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罪孽啊有没有?!

  居然敢觊觎她的妖孽小雏菊,这是在质疑她的x能力吗?!

  哼!璃月小美人儿是本宫的!谁都不许动他一根头!放开那只妖孽……让本宫来!

  感觉到脚下的船板猛然一晃,皇甫无桀心生震撼,看向皇甫长安的视线顿时掺杂了许多莫名的情绪,有惊异,有狐疑,甚至还有敬畏……

  她是什么时候,练成了这样骇人的武功?

  先前听闻太子爷打赢了擂台的时候,他只当那是侥幸,要么就是她的对手太弱了……可是现在,他亲身体会到,不是她的对手太弱,而是她……太强了!

  这样惊人的转变,绝对是逆天的!哪怕她是习武的奇才,也不可能做到在短时间内,有如此骇人的精进……

  所以,太子殿下,您到底吃了什么?!还有没有存货!快!给我来十颗!跪求买十送一!

  再抬眸,却见皇甫长安双目赤红,隐隐有走火入魔的征兆!

  皇甫无桀心头一凛,快步上前捏住了她的手腕,语气强硬霸道,不容抗拒:“长安!快住手!你这样太危险了……”

  闻声,皇甫长安跟着震了一震,当初宫疏影只告诉她水麒麟可以增进功力,是天下人趋之若鹜的宝贝,可却没说这玩意很危险,要是用得不当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反噬……其实她早该想到这一点的!越是厉害的武器,就隐藏着越大的副作用!

  然而这段时间她急于求成,没有考虑到身体的承受能力,内力的提升就跟做火箭似的,嗖嗖嗖往上蹿,蹿得她有点儿飘飘然了……不然,之前跟上官无夜打了那一架,感到有点儿不对劲的时候她就应当引起注意,只可惜……到底还是疏忽了。

  眼下功过度,内劲一起便势不可退!要她在这个时候住手,会把她憋炸的好吗?!

  重重甩开皇甫无桀,皇甫长安厉声喝了他一句:“别管本宫!滚远一点!”

  皇甫无桀被她强劲的掌风径直逼退几步,猛然喷出一口鲜血,神情却十分沉冷峻酷,冷笑着飞身袭向皇甫长安,打定主意要逼她退功!

  “叫我滚?呵呵……你忘了你以前是怎么缠着我的吗?”

  呃……这个……其实大皇兄你误会了!

  皇甫长安难得开口关心一下别人,就是在表达方式上面有些捉急,她说“滚”只是想让皇甫无桀让开,免得遭受殃及,可是大皇兄显然误解了她的意思……当然,她那么说,大皇兄的玻璃心不会碎掉才奇怪!

  见到皇甫无桀劈掌袭来,皇甫长安立马就火了!

  没想到丫这么幼稚,这个时候还要跟她抬杠,边上敌人都杀成一片了,他倒好,还要在这里跟她自己人打自己人!

  当然,太子爷是绝对不会承认,其实这一切都是她自个儿酿成的错,语文老湿死得早啊!

  不得已之下,皇甫长安只能硬生生接了他一掌,尔后合两人之力,转手劈向江面!霎时间天崩地裂雷声隆隆,狂暴的罡风合着滚滚的潮声,在激荡的水面上破出两丈多高的水墙!

  皇甫无桀逼近靠得太近,哪怕皇甫长安把蓄力都转了开去,却也不能幸免于难。

  喉间一渴,又是一口腥血!

  “大皇兄!”

  皇甫长安焦急地拽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子,微微皱起的小脸上隐约可见歉意,就在接掌的那一瞬,她才知道皇甫无桀根本就没有力,完全是虚张声势为了阻止她再度功!

  皇甫无桀紧紧攥着她的手腕,用最后的气力叮嘱了一句。

  “别……逞强。”

  即便头一歪昏了过去。

  没来由的,皇甫长安的心头暖了暖,大皇兄在关心她,并不希望她走火入魔或者死掉……不为别的,大概只是因为,她是他的弟弟,而他是她的大哥!

  这种莫名的包容和关怀,还真是又可笑……又叫人鼻子泛酸。

  回身将他交给擎天崖,皇甫长安抬眸瞅了眼逼至眼前的巨大的水幕,催促道:“来不及了,快把大皇兄带下潜水舱!”

  擎天崖微愣:“那殿下你——”

  “潜水舱装不下那么多人,先别管本宫,你们快走!”

  巨潮近在咫尺,皇甫长安转头望向船尾那抹紫色的身影……

  真奇怪,要是放在以前她绝逼一走了之了好吗!可是现在,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嘤嘤嘤,她舍不得那朵鬼畜傲娇又妖孽的小雏菊!

  她答应过他的,要帮他回紫宸。

  教父大人曾经说过,说出口的话,答应过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不然,就不要答应,因为一旦食言,就会让那个对你怀有期待的人,彻彻底底地看不起你!

  换句话说,言而无信,是无能的表现!

  她可以对敌人兵不厌诈,但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了那朵曾经给予她信任的小雏菊,不管她的小雏菊是怀着怎么样的目的接近她的,只要是她看中的,就不能让任何人毁掉它!

  因为……她是天下第一总攻啊!

  天下第一总攻,怎么可以让自己心爱的小雏菊受伤?!

  捡起地上的长剑,皇甫长安眸光一狠,快步上前杀进重围……小雏菊,别怕,本攻来救你啦!

  “哗啦——!”

  如山压境的潮水毫不留情地拍打在船板上,白花花的水幕下,南宫璃月紫衫猎猎,如同傲灭天地的九尾妖狐,柔韧的丝缎飞卷上杀手的长剑,蛇一般游移缠上他们的手臂、身体、头颅……

  不到万不得已,皇甫长安不敢再过度功,而对方又是诡变莫测的高手,一场硬仗打得并不轻松。

  忽然“咔嚓”一声,船板轰然碎裂,被浪潮打得四分五裂,冲散在暴涌沸腾的江水之中。

  潮水重重地打在皇甫长安的背上,几乎要把她的脊梁折断!浑浊的水面在一瞬间淹没了她的视线,消匿了南宫璃月的那一袭翩跹的紫衣。

  巨大的浪潮之下,所有的人力显得那样渺小,宛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