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我要去伺候土豪大大(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16、我要去伺候土豪大大!

  次奥!一百万两……黄金?!买初夜?!什、什么节奏?!他家里是开金矿的?!穷得只剩下金子了?!

  狂喜之外,皇甫长安怔怔不能回神……是幻听吧!一定是幻听吧?!

  方此时,为了保持神秘性,在跳完舞之后皇甫长安就退居到了后台,本打算磕着瓜子儿看那两个二世祖为了她大打出手,却是完全没有想到半路会杀出来这么一个土豪大大……吓得她手一抖,直接把瓜子戳进了鼻子里……好痛!艾玛是真的!

  瞥了眼皇甫长安乐颠颠儿一副魂都要被勾走的样子,宫疏影蹙着眉梢,不高兴地轻哼了一声。

  “又是个挥金如土的败家子。”

  皇甫长安依然处于震撼状态,胸口的小心肝儿被震得抖啊抖啊,在场之人,哪怕是宫疏影都不能理解她的那股子鸡冻……因为!这里是她的地盘啊!那一百万两金子,可都是她的钱了啊!

  听到宫疏影的酸言酸语,皇甫长安半点也没有要安慰他的意思,挑了挑眉梢,睨了他一眼。

  “有本事,你也败个家给我看看呀?”

  宫疏影一滞,憋屈至及……怎么大伙儿都这么现实啊,这世道没法混了好吗!

  勾了勾那妩媚的凤眼,宫疏影忽然想起了什么,继而脸色微微一变,又是幸灾乐祸,又是担忧地提醒了皇甫长安一句:“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小心玩火自焚……”

  皇甫长安还在那儿吊儿郎当地得意,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什么玩火自焚?”

  “一沾到金子就蠢得没救了……”宫疏影摇摇头,揽过皇甫长安的腰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另一只不安分的爪子缓缓攀上了她半裸在外的大胸肌,从她身后俯身靠上前,咬住了她的耳朵,“别忘了,这一百万两黄金,买的不是别人,买的可是你的初夜啊……你的初夜,还有吗?”

  艹!差点忘了这茬!

  皇甫长安猛地跳了起来,一扬手,笔直地劈向宫疏影的面门,厉声喝了一句:“快!把我的初夜还给我!我要去伺候土豪大大!”

  “……!”宫疏影哭瞎!

  现实真是太残酷了,没钱就没地位啊有没有!就连一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小三,都能威胁到他这个“正房”的地位,活不下去了,他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去!

  被宫疏影这么一说,皇甫长安瞬间就欲哭无泪了。

  艾玛为什么这里是古代啊?!为什么这里的科技这么不达啊?!导演儿可不可以借给她一台时光机用用,让她先回现代把处女膜给补上了先,再穿回来,给土豪大大……破!

  犹豫再三,眼看着台上主持拍卖的小倌儿迫于形势就要敲定了买主。

  皇甫长安万分痛苦地捅了一下宫疏影,仿佛要生生地从身上割下一块肉来——

  “你……去竞价!把我……买回来!”

  敢一口气喊出一百万两黄金的土豪,恐怕数遍全天下都没几个,皇甫长安猜不出对方的来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般巨无霸型号的“嫖客”,她玩不起好吗!

  真要一不小心把自己给搭了进去,到时候哭爹喊娘都来不及了有没有!

  所以,一定要忍住!贫贱不能移,贫贱不能移……不就是一百万两的金子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嘤嘤嘤!可是还是很想哭啊肿么破!

  看着皇甫长安纠结得连眉毛都打结了,宫疏影心下松了一大口气,面上却不敢表现得太明显,还要小心翼翼地确认,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迁怒了。

  “你确定?真的不要那一百万两黄金了?”

  他其实非常怀疑……要是皇甫长安的初夜还在,这个没贞操的妞儿绝逼就二话不说地扑到土豪大大的荡床上了!

  好险啊!亏得他抢在前头把这小妞儿给办了!把她的初夜给破了!嗯哼!长安的初夜是他的,他才是皇甫长安真真正正的第一个男人!这是天塌下来都改变不了的事实!哪怕你有一千千千……千万两黄金,都买不走!所以啊,有钱有屁用,不如先下手为强来得实在!

  皇甫长安紧紧捏着拳头,咬碎了一口银牙,甚至连嗓音都因为过于心痛而在微微地颤。

  “喊价吧……劳资不要了!”

  别了,一百万两金子,咱们来世再见,下辈子……她誓一定要投胎当土豪!

  天字阁包间的碧玉珠帘直直垂在窗奁上,一动未动,隔绝了皇甫长安探过去的视线。

  皇甫长安眯了眯眼睛,对于未知的人,无论是敌是友,她都不会莽撞接近。对方不可能是傻子,会为了一个青楼女子的初夜而开出这样的天价,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才会用这样的手段买走“她”,而不是直接亮明身份找她。眼下对方在暗她在明,这种阴沟里行船的事还是少干为妙,免得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宫疏影也是同样的顾虑,抬眸瞟了天字阁一眼,若有所思。

  嫣红的朱唇轻轻张开,正待喊出“两百万”的……吐!血!价!

  老鸨儿敲了两下门,却是笑容满面地推门走了进来,腰肢扭的那叫一个喜气洋洋,俨然一派捡了金子的神态。

  “小暖儿,今个儿你可真是遇到贵人了,天字阁的那位爷吩咐了,一百万两黄金买你一个自由身。诺,这儿还有一张千两的银票,说是给你赎身后安家用的。”

  此话一出,皇甫长安不自觉地摸了摸下巴,以便确定它还在!

  一百万两黄金买她一个自由身?

  这、这、这……不明摆着送她一百万两黄金么?!土豪别走!土豪我们做朋友吧!我就喜欢你这么大手大脚、豪气干云、人傻钱多的土豪啊!

  宫疏影闻得此言,不由微微勾起了凤目,妩媚的眼尾陡而凌利了三分,他觉得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挑衅!那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取悦他家长安!快滚粗来,爷要跟你单挑!

  怔忪了片刻,皇甫长安猛然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双狗眼唰的就爆出上百万瓦的亮光!状似情的公豹子见到了母豹,“噌”的一声闪弹了出去,笔直地冲向那间天字号雅阁!

  教!父!大!人!一定是你对不对?!

  次奥!你知不知道窝等你等得菊花儿都开了谢,谢了开,开开谢谢一万次了!

  教父大人!亲爱的!哈尼!窝来了!你的出场方式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人傻钱多,哦不……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霸气侧漏啊!

  “砰!”

  重重地推开天字号雅间的房门,皇甫长安还来不及收起的狂喜,就那么傻傻地凝固在了脸上——

  虾米?!木有人了?!

  开什么玩笑!跑那么快是要闹哪样啊魂淡!特么劳资又不是城管!

  宫疏影后一脚就追了上来,先是瞟了眼大失所望的皇甫长安,继而才看向雅间内,却只见得那里面早已人去楼空,桌子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一行人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皇甫长安吸了吸鼻子,靠在柱子上,有点小难过。

  魂淡啊……哪个傻逼这么蠢,白送给她一万两黄金,却不肯出面见她……

  为什么不肯见她啊……她都已经长及腰了啊……

  教父大人,到底……是不是你?!

  宫疏影第一次见到皇甫长安露出那种表情,就好似巨大的希冀一下子落空了一样,有种难以言述的落寞。

  不用她多作解释,单是从那般失落的神态中,就足以看出她对那个她想要见到的家伙,究竟有多么的在乎……在乎到让他的心狠狠地一抽,嫉妒得险些要狂!

  她……想见谁?!

  见到老鸨儿走过来,皇甫长安稍微收敛了情绪,抬眸问她:“有没有查出来,刚才在这间阁子里的,是什么人?”

  老鸨儿摇头,面露难色。

  “对方很神秘,探不到半点消息。就连方才那张银票,都是那位爷叫属下递给我的,门也一直紧闭着,我本想瞧上两眼,也给人挡在了外头……”

  闻言,皇甫长安不由抬头跟宫疏影对了一眼,愈摸不透状况了。

  而远在数里外的江面上,一艘奢华的竹筏正荡漾着漂向天际。

  竹筏的前端立着一名白衣胜雪的男子,俊秀的身姿如同盛开在高原雪域之巅的白桑花,散着一股神秘而金贵的气息。

  如墨的长散落在白衣上,只用一缕简单的银白带子将前面的头束在了脑后,整个人仿若剑一般冰冷。

  男人望向天际的一双眼睛似乎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静谧得宛如幽潭,左耳的耳垂上刺着冰紫色的坠子,摘下的玄色面具之后……是一张足以令全天下的男女都为之癫狂的绝美容颜。

  守在一边的老叟忍不住上前询问:“宫主,您真的……不跟小公子见一面吗?”

  男人眉似雪峰目若流冰,闻言久未答话,就在老叟要放弃的那一刻,才听得一声轻叹,却仿佛重逾泰山。

  “现在,还不是时候。”

  土豪没见到,天香楼里的戏码还是要继续上演。

  皇甫长安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同时也意识到了一点……现在的她,还远远的,太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