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看看而已又不会怀孕(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12、看看而已,又不会怀孕

  破云鸣霄……是他?!

  皇甫长安眯了眯眼睛,闪过一道森然的寒光,虽然李府和破军府素来不太和睦,但还没有关系恶劣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而且……

  这还是在皇城里面,闹出这样的事,会不会太不把她皇甫一族看在眼里了?!

  “你确定是破军府的二少爷破云鸣霄?说不定……是有心之人借机挑拨离间?”

  “不会搞错的!”

  一说到那个卑鄙小人,莫娘不由得抬起袖子擦干净鼻血,换上了愤然不屑的神情,口吻一派坚决。

  “虽然那小子带来的人都蒙着脸,看不清面容,但是大哥在受伤的时候同样砍伤了他的左腰,并在他身上撒了麟粉,属下就是靠这一点才追踪到破军府的……太子殿下若是还有怀疑,不妨亲自去一趟破军府!”

  “兹事体大,为谨慎起见,本宫现在就去破军府探个究竟。”

  皇甫长安不是不相信莫娘,换做别人,她十个脑袋也给二话不说砍下来了,但是破军府和李府乃是夜郎王朝的两大支柱,缺一不可,要是这两个氏族滋生嫌隙翻了脸,夜郎王朝的气数差不多也就尽了。

  趁现在事情还没有闹大的时候,她必须搞清楚来龙去脉,才能做下一步的行动。

  “好。”

  莫娘显然也清楚皇甫长安的顾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而且,破军府……那个堪称夜郎最强的军团,甚至连天启王朝的军队都对其深怀忌惮,若非是她亲眼瞧见了那个阴险小人摘下面罩堂而皇之地进了破军府,她也不敢轻易触上破军府的霉头,挑起这棘手的事端。

  倘若不是破军府的二少爷,她早就以牙还牙带人杀上门了,可偏偏是破军府这样强劲的靠山……不得已之下,也只能麻烦太子殿下出面了。

  搞不好,说不定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念及此,莫娘心头一阵憋闷,扬手狠狠揍了一拳柱子。

  见状,皇甫长安微微上提眼角,仿佛看出了她心里的不痛快,即便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头,宽慰道。

  “别担心,既然是本宫把你们招安进城的,就断不会叫你们白白受了委屈,不管对方是谁,是破军府也好,是紫衣卫也好,是神策营也好……该报仇就尽管放手报仇,大不了……明的不行,咱们来阴的!”

  听到皇甫长安这么说,莫娘顿然一阵感动,然而感动之外,又是一阵毛骨悚然。

  尤其是在不经意间抬眸看到了太子殿下说“来阴的”这三个字的时候那个神态,被太子殿下阴过好几次的表示——

  好爽啊!太棒了!又有人要遭殃了!真是喜闻乐见大快人心啊!得赶紧去搬张小凳子来看热闹,对了,还有瓜子!

  来到破军府,那雄奇庄严,巍峨森然的门第,自内而外透露出一股威猛之气,与李府的雄壮所不同的是,破军府更有一股熊熊燃烧的烈火般旺盛的气焰,那是一种叫人无条件臣服的霸道!

  而破军府的当家领导者破云炎业,全然不像破云老爷子那般和颜悦色,亲善有加。

  伟岸的身材,高大的体魄,酷寒的面容……皇甫长安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男人十有八九是个极端的军国主义者,军人的气息与作风非常浓郁,这种人说好听一点就是以强兵富国为己任,说难听一点,就是穷兵黩武。

  否则,他也不可能忍心把几个儿子,在十分年幼的时候就不管不顾地扔到了战场上,任其自生自灭,甚至连双腿有残疾的破云鸣钰都不放过。

  皇甫长安表示很难想象,那个看起来病弱得像是风筝一样,台风一挂就能吹到天上去的少年,到底是如何在残酷的战场上挣扎着生存下来,不仅成为了一代“军魂”,甚至……还能保持如此温和柔软的心态?如果换成是她,估计人格早就扭曲成一团shi了!

  皇甫长安拜访破军府,当然不能直接说是来查证凶手的,所以她随意找了个理由,说是要找破云鸣钰借本兵书,难得破云老爷子不在家,木有横加干涉,管家大人虽然不太情愿,但他还没有那个胆子让太子殿下吃闭门羹,便只好带着她去找破云鸣钰。

  暗中,管家还不忘朝边上杵着的家丁使了个眼色,让他快去把破云老爷子找回来——救鸣钰少爷于断袖太子殿下的魔爪之下!

  到了破云鸣钰的院子里,小厮却说少爷正在沐浴……在沐浴……沐浴……浴!

  管家大人脸色一青,立刻瞪了他一眼!

  智商真捉急,懂不懂什么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了太子殿下要说瞎话!

  怎么就那么缺心眼呢!居然在太子殿下的面前提少爷在沐浴!这不是诚心把鸣钰少爷往火坑里推吗?!丫对得起鸣钰少爷那朵柔软娇嫩的小雏菊吗蠢货!

  “这……要不太子殿下先随小人到厅里喝口茶?”管家紧着地陪着笑,忐忑不安地建议,一边狠狠地训了那个神经大条的小厮一声,“没见到太子殿下来了吗?还不快去通传!”

  “是,奴才这就去——”

  “等等……”

  皇甫长安却笑吟吟地开口叫住了他,眉飞色舞的,那脸上的淫邪奸诈,就跟采花大盗不小心掉进了千金小姐的闺阁里……哦哟!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有没有!太子殿下您就不能矜持点吗?!

  “不必催他,本宫过去找他便是了。”

  “哎!太子殿下!不可……”

  管家大人脸色大变,赶紧上前去拦她,不想一个“以”字还没说完,就被皇甫长安随手点了穴道,还受了太子殿下的一个大白眼。

  “怕什么?本宫又不会吃了他!”

  管家瞪大眼睛动弹不得,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皇甫长安扬长而去,颇为猴急地进了内室。

  艾玛!这可怎么办是好?!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怕太子殿下您兽性大……“吃”了鸣钰少爷呀!

  皇甫长安跟在那小厮后面,见他走的不是温泉的方向,不由开口问了一句。

  “这是要往哪走?”

  “回殿下,浴房就在前面。”

  “怎么换成浴房了,你家少爷不是喜欢泡温泉吗?”

  “哎……”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小厮不禁低头叹了一口气,“二少爷回来了,就一直霸着那个池子!二少爷这个人,乖张霸道,争强好胜,什么都要跟鸣钰少爷争,然而鸣钰少爷生性温和,不擅与人争夺,便也没再计较,就由着二少爷去了……”

  这温泉本是用作鸣钰少爷疗治双腿的,可那二少爷却做得如此过分,下人们心疼自个儿的主子,都心有忿忿看不过去,因而皇甫长安这么一问,也就免不得多嘴了两句。

  皇甫长安闻言,心下即便了然了几分。

  破军府家大业大,虽比不得皇室那般激烈,然明争暗斗想必也不会少,听说破军府的三位公子都不是同一个生母所出,自然会有嫌隙。而那破云鸣霄争强好胜,好大喜功,又见破云鸣钰以残疾之身得享“军魂”之荣耀,受万军敬慕,难免不把他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正琢磨着,两人就走到了浴房。

  说起来真是上天的恩赐……皇甫长安两次见破云鸣钰,都撞到了美人在洗澡,这意味着什么?!……都已经这么明显了,还用得着说吗?!

  美人美人,快到本宫碗里来!

  挥退了小厮,皇甫长安没让他去通报,只身一人走了过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着来才有情调不是吗?上回还没看够就被宫狐狸给打断了,这回一定要看够本!

  屏息,收腹,提臀……皇甫长安悄无声息地走到窗口边,先是探出两只眼睛,左右望了一圈,见破云鸣钰没有现自己,才缓慢探出了脑袋,趴在窗棂上。

  浴房内,白色的蒸气如雾似烟,阳光从屋外照进来,斜斜地打在雪白的长服上,反射出一层鎏金色的光泽,长衫闲闲地挂在精巧的红木架子上,跟它的主人一样有气质。

  忽然,“吱呀”一声,皇甫长安还没来得及欣赏美人沐浴,房门就被人从屋外推了开。

  操!又来了个扫兴的,怎么这么倒霉?!

  皇甫长安没好气的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俏丽的少女小心翼翼地从外面走了进来,娇俏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羞赧,一双眼睛楚楚动人,美得让人怜爱不已。

  皇甫长安虎躯一震……吓!这是什么节奏?鸳鸯浴?!不要太香艳啊亲,鼻血君又在躁动了有没有!

  浴房内,破云鸣钰闭目养神,背靠在池子边上,一头青丝如瀑布般流淌在肩头,氤氲的水汽沾在上面闪闪光,宛若九天下凡的美少年,很有几分玉骨仙姿。

  少女踩着莲步走到浴池边,娥眉微微弯起,勾勒出一丝柔美清甜的笑意,淡雅如深谷幽兰。粉色的裙衫款款解开,跌落在玲珑的玉足边,旖旎成一朵娇美的鲜花。尔后,光裸着娇躯的少女踏步而上,浅浅伸入水中,浓密的睫毛上被水雾熏出了一层晶莹,看起来尤为娇怜动人。

  破云鸣钰显然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