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若本谷主一定要收了你(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2、若本谷主一定要收了你?

  靠在柔软的虎皮沙上,花语鹤一如既往的闲适。

  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精致的白玉酒杯,荡了荡里面红得紫的澄清果酒……旖旎的光线打在那张散漫的俊脸上,渲染出一种迷离虚幻的颜色,举手投足间都散出一种独属于土豪才有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之气概。

  见他这幅模样,皇甫长安春心萌动,又兴起了一股抱大腿的冲动。

  只可惜……我本将心向土豪,奈何土豪狗眼瞎!

  啜了一口清冽可口的果酒,甫入口甘甜,滑入喉则热辣,再入肠便是滚滚后劲,绵长而醇香,堪比雨露琼浆……花语鹤微动喉结,露出了几分享受的神态。

  “这些玩意儿,都是你弄的?”

  “啪!”

  一枚亮光闪闪的玫瑰花形状金牌被一扬手撩在了桌子上,皇甫长安弯起眉眼,笑得一如既往的狗腿:“这是贵宾卡,不仅可以打折,还可以得到许多只有贵宾才能享有的特权,还请谷主……笑纳!”

  “特权,有什么特权?”

  花语鹤淡淡挑起唇角,眸光微烁,虽然他知道皇甫长安这是故意在引诱他上钩,然而这一路看过来,他却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家伙有那么两下子,多少勾起了他几分兴致。

  也许,那什么……废材榜真的可以刷新下了,不然风月谷的招牌就要砸在太子殿下的手里了!

  不过,皇甫长安这次非但没有躲债,还主动请他出了谷,又如此热切地献宝一般把整条花街都介绍给他看,显然不是还钱的节奏,十有八九是为了拉他入股……他原以为作为一个合伙人,自然是可以随意出入此处,但眼下看皇甫长安的意思,却只拿他当一个客人招待?

  想到这里,花语鹤微微有些不爽。

  但凡可以赚钱的东西他都很喜欢,爱屋及乌,能赚钱的人他自然更喜欢……皇甫长安眼下还是个穷逼,背了一身的债还不了,却知道怎么用钱生钱,单凭这一点就很叫他欣赏,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她的如意算盘打得未免也太精明了,想对他空手套白狼,借他的银子赚钱,自己做老板?

  呵呵……太天真了,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会让它生呢?

  谁出的钱多,老板的位置……理所当然就应该是谁的,不是吗?

  不等皇甫长安回答,花语鹤把玩了一下手里头的所谓贵宾卡,又随手丢回到了皇甫长安的掌心,随即开门见山,一针见血——

  “少拿这种不值钱的玩意糊弄本谷主,羊毛出在羊身上,若是本谷主拿了这张卡,除了给你送银子,还是给你送银子……你以为,本谷主跟你一样蠢?”

  被花语鹤的视线一扫,皇甫长安不由撇开脸,有些心虚。

  次奥……果然老狐狸就是老狐狸,看起来懒洋洋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一谈到钱的问题那眼睛立时就瞪得瓦亮,一点也不含糊!她自然知道,谷主大人对这一切虽怀有新奇,却并不十分稀罕,要想引诱他入套……哎,看来只能多分他几成利润了!

  “那谷主有什么高见?”

  花语鹤浅浅抿了一口果子酒,唇边潋滟无限。

  想起第一次见到皇甫长安的时候,那货一脸恨不得扑到他身上的表情……而且后来,也确实扑倒他的身上了,把他当成金库一样蹭着,就差伸出舌头舔上两口了!那个时候,他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对金子的极度狂热与痴迷……而那种对银子的疯狂痴恋,正是入赘风月谷的必备条件之一!

  慵懒闲散的脸上,笑意愈浓厚,花语鹤放下手中的白玉杯,侧身朝后靠了靠,宽绰的绸袍稍稍解了开,露出胸口的一片玉肌,玉冠上的紫金带垂落在白璧般的性感锁骨上,顿然映衬了满室绯丽春光。

  “做本谷主的徒弟,如何?”

  卧槽!皇甫长安看得眼睛都直了——

  跟宫狐狸刻意露香肩露大腿不同,花语鹤这番形态完全是不经意间造就的,而且他对此并不在意,但正因为如此,就愈能显露出他骨子里的那种不羁轻狂和骚包……还是说,谷主大人为了谈生意方便,落下了职业病,卖肉卖习惯了?!

  不就是招一个徒弟而已,用得着色诱吗?!

  “那啥……当你的徒弟,有什么好处?”

  宫狐狸快粗来!有人要跟你抢徒弟啊!而且没节操的太子殿下好像已经做好了点头答应的准备了啊!

  “风月谷的历届谷主只收一个关门弟子,你说呢……有什么好处?”

  闻言,皇甫长安的狗眼瞬间亮了!卧槽!只有一个关门弟子,那意味着什么?不就是意味着培养接班人,培养下一任谷主,把风月谷的财产全部都移交给你吗?!

  一秒钟变土豪啊有没有?!她是不是幻听啊,是不是耳鸣啊,太不可置信了!这么狗shi运的好事怎么可能会落到她头上呢?!

  就在皇甫长安激动不已,喘了口粗气正要酝酿出一声气壮山河的“湿父”,跪倒在谷主大人身边抱他大腿时,谷主大人又幽幽地补充了一句。

  “不过,一旦当了本谷主的徒弟,就必须对本谷主言听计从……”

  ——没问题!完全可以做到!你说上天窝绝不下地!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哪怕你说窝很蠢,窝也一定会说没你蠢!

  “再者,入我风月谷,你这个劳什子的太子也就别当了,去跟夜郎帝君断绝父子关系吧。”

  ——呃,这个,有点儿难度啊湿父,父皇老爹会哭瞎的!

  “对了,等本谷主仙逝以后,你才能得到金库的钥匙。”

  ——艹!那还等什么?!那湿父大人你还活着干什么?!求求你了……你快去shi吧!

  皱着眉头迟疑了一阵,犹豫了一阵,挣扎了一阵,皇甫长安双眼一闭,露出了极度痛苦的表情:“那,还是,算了吧……”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谷主大人您什么都好,错就错在太年轻了,本宫怕活不过你那个岁数就先仙逝了,所以咱们还是下辈子再续师徒之情吧!

  没想到皇甫长安竟然会拒绝!花语鹤脸色微变,神情变幻莫测。

  她不是很缺钱吗?她不是很爱钱吗?怎么可以对他如此具有诱惑力的提议无动于衷?!当他花语鹤的徒弟,几乎是全天下人梦寐以求的美差……她竟然忍心拒绝,脑袋被驴踢了?!

  虽说她身为一介太子,但不是他不看好她现在的处境,而是很不看好她现在的处境,夜郎王朝这座大厦遗留下来的隐患太多,早已摇摇欲坠……皇甫长安这个太子听起来光鲜,实际上占不到多大的便宜,花语鹤念在她有经商的天赋才屈尊降贵,朝她抛了一根橄榄枝,却不想,她居然不放在眼里?

  花语鹤并不是自负,普天之下,只要是脑子正常的,没有人会拒绝当他的徒弟,除非那个人……有更大的野心!

  皇甫长安会有野心吗?

  这个只知道坑银子,爆菊花,勾搭美男玩断袖的家伙,会有野心的吗?等等……太子殿下立志要断遍天下袖,那可是好大好大的野心有没有?!

  瞅了眼皇甫长安一脸肉疼的表情,好似活生生地把一座金佛像踹进了深渊里……

  微微抬起眼,花语鹤懒懒地靠在软榻上,眸光流转没有定点,却让人觉有有一股无形的威压逼在头顶,如芒在背:“如果说,本谷主一定要收了你呢?”

  收……你妹啊收!又不是收妖精!

  收个徒弟而已,有必要这么严肃吗?!搞得跟强抢良家妇女似的,花谷主你到底是要闹那样?!

  拈起一块糕点放入嘴中,皇甫长安直起身,努力压下那颗蠢蠢欲动的心脏……她才不相信,这只深山老狐狸会对她那么好,像丫这种见钱眼开的家伙,只会往死里压榨她!

  “本宫怕你法力不够。”

  花语鹤顺手端了一盘果点,学着皇甫长安的样子细嚼慢咽起来,然而整个姿态神韵,却是比皇甫长安要高韬出尘好几分,透露着一种骨子里的金贵与傲慢。

  “哦……怎么说?”

  “啪!”皇甫长安一边的架子上取出一盒竹片制成的纸牌,一把拍到了花语鹤的面前,继而挑起眉梢,傲然一笑。

  “赌一把……怎么样?”

  “怎么赌?赌什么?”

  看到皇甫长安一扬手摊开的纸牌,花语鹤又是眸光一闪,愈觉得有意思了起来。

  “这种牌有很多种玩法,为了公平起见,本宫会六种玩法,由你来选其中一种进行博弈……谁要是输了,就给谁当孙子,哦不,是当徒弟?花谷主以为如何?”

  宫疏影抬袖坐了起来,伸手拿过一张竹制卡片放在阳光下翻来覆去看了一遍,笑得一派云淡风轻。

  “在下奉陪到底。”

  就在两人摆开了赌局正要开始决战的时候,珠帘一晃,匆忙走进来一个人。

  “馆主,出事了——”

  一名男侍快步走近,匆匆走上前在皇甫长安耳边低语了几句,皇甫长安抬起睫毛轻轻一扫,随即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回过身,皇甫长安拍了拍手,珠帘又是一晃,窈窕多姿地走进来几名妙龄少女。

  花语鹤微提眉梢:“你这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