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你的狗眼看哪里(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68、你的狗眼看哪里?

  上回在烟波阁,澜衣临死前吐了个“贵”字,想必是栽赃嫁祸的伎俩,就如同这次的刺杀,那些戏子虽说是皇贵妃引进宫的,然而在混乱之中,那个刺客想要趁势杀死的,却也是她——

  皇甫长安亲眼见证了刺客的出手,剑法狠辣歹毒,绝对不仅仅只是泄愤,而是刻意为之!

  所以,凭着这一点,皇贵妃可以暂时排除嫌疑,至少不会是此次事件的主谋。

  再加上映儿和朱常青刚才所控诉的上官皇后,以及她顺藤摸瓜在三公主的寝殿里逮住的刺客头儿上官无夜,可见……最先耐不住寂寞,蠢蠢欲动想要篡夺皇位的,就是以上官家族为的奸臣逆贼。

  按照皇帝老爹所说的,但凡手中握有大权的,多少都存了那么一点儿自立为王的心思,只不过有些人看重大局,而有些人则是利欲熏心,他现在就是等着那些老狐狸排排队,看有多少人最终会选择站在皇族这一边,有多少人会揭竿而起逆流而上。

  眼下看来,这上官侯爷苦心经营了几十年,大概手里头已经掌握了不少势力,想要先下手为强,夺得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主动权。

  老狐狸的城府皇甫长安不敢看轻,可是……

  侯爷大人,是不是您的启蒙先生死得比较早,没有教过你“贱射出头鸟”,或者是“心急吃不了热黄瓜”这两句话吗?

  既然您这么急着送死,那本宫就不客气了,借着您老的身子骨用用,杀杀鸡儆儆猴,叫那些心存幻想的家伙们睁大狗眼瞧瞧——

  跟她皇甫长安作对,必须死得很有节奏感!

  出宫跑了一趟,被宫疏影打了个岔,消磨了不少时间,皇甫长安再赶去地牢,便见驰北风一脸遗憾的迎了上来:“太子殿下,恕微臣看管不力……”

  皇甫长安挑眉,笑得叫人毛骨悚然。

  “不要告诉本宫,他们全死了。”

  “还没……还没……”驰北风被她笑得毛,赶紧辩解,“才死了一个。”

  皇甫长安走到他面前,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三分。

  “……才?”

  太子年纪不大,个子比他矮了整整一个头,驰北风却莫名觉得鸭梨山大,一甩衣摆单膝跪下:“微臣办事不力,请太子殿下责罚!”

  皇甫长安这才收敛笑容,轻飘飘地挥了挥手:“自己去领三十军棍。”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皆是一震,紫衣卫乃是皇城禁军之中最高阶的将士,而驰北风更是紫衣卫的老大,平素就连陛下都对其厚爱有加,轻易不会责骂,然而这个狂妄无知的太子竟然一张口就要罚驰上将三十军棍,架子未免也摆得太大了些!

  驰北风亦是面露不快,但到底一咬牙应了下来:“谢太子责罚,微臣这就去受了那三十军棍!”

  最后“三十军棍”四个字节咬得特别的低沉,在场之人几乎都听出了他的不服气,想想也是,驰北风十六岁进紫衣卫,十八岁任少将,二十岁升上将至今,一路平步青云春风得意,哪怕在皇宫横着走都没人敢拦着他说他的不是,如今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太子教训,换做谁都会觉得颜面扫地脸上无光,心生不快。

  可偏偏那太子殿下瞎了狗眼似的,自我感觉不要太好,闻言甚而还笑着点了点头,赞了句。

  “孺子可教。”

  差点没把驰北风气炸!

  一直等皇甫长安走到了地牢深处,驰北风才怒容满面地站了起来,一脚踹翻边上的桌子,恨恨地骂了句粗口拂袖而去,旁边的属下极少见他这般气愤,也不敢开口劝说,只能僵着神情匆匆跟了上去。

  驰北风那一脚踹的老响了,也不担心皇甫长安会听见,而皇甫长安确实也听见了。

  小昭子跟在她身边,听到“砰”的那声响动,不禁小心翼翼的侧眸偷瞄了皇甫长安一眼,轻声吐槽了一句:“殿下……这驰上将也没犯什么大错,殿下不明事理就罚了他三十军棍,这责罚会不会太重了些?”

  皇甫长安轻哼了一声:“你说本宫不明事理?”

  “啊……奴才该死!奴才不是那个意思……殿下恕罪……”

  小昭子赶紧跪倒在了边上,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妈蛋别人的死活关他屁事,要他多什么嘴?!可是……还是有些担心殿下这么做会被别人诟病啊!殿下明明已经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可是先前留在众人心里的印象太差、太根深蒂固,几乎没人愿意相信殿下其实早就凤凰涅槃、化茧成蝶了!

  所以他就想不明白了,太子殿下您的自信心,以及那过于良好的自我感觉,到底是从哪儿冒粗来的啊啊啊?!

  “看管犯人是他的职责,如今犯人死了一个,便是他的失责。犯了错自然要受到惩罚,本宫还觉得赏他三十军棍算轻的了。”

  皇甫长安一派理所当然,觉得自己做得很对!很英明!

  看得身旁的下属暗暗摇头,直叹烂泥巴就是烂泥巴,就算瘦成了一道闪电帅瞎了人的狗眼,扶不上墙就是扶不上墙!

  他妈的丫还觉得很得意的样子,得意你个蛋啊!……看不下去了!摔!

  走到关着三个刺客的密室里,其中一个在受审前已然想方设法自己把自己给弄死了,还剩下两个被拴着手脚吊在架子上的,嘴里塞着着粗布,闭着眼睛奄奄一息,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蠢了自杀不了,还是觉得没活够不太想死,总之就是在其他人都自杀成功的情况下他俩没死成。

  皇甫长安估摸着,应该是这两货不想死的概率比较大,连上官无夜都亲自出马,可见派来的刺客并非全是死士,除了他之外,肯定还有在上官侯爷的帐下收重用的人才在。

  稍微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抹了脂粉的脸已经被人用抹布擦干了,露出白净的面庞,却都是些陌生的面孔。

  从那染着血污的破烂衣裳上看,巧得很,皇甫长安认出了其中一个就是昨夜的刺杀中被她的吞剑魔术吓了一跳,尔后被她踹飞了十多米远的可怜蛋。

  认粗后,皇甫长安不禁摇摇头,替他哀叹了一声。

  这家伙太倒霉了,竟然活着落到了她的手里……当初连组织里最冷血的幽影,都对她的审讯手段不忍直视,在观摩了一回她的表演之后就对她敬而远之,连走路都绕着走……

  不过,幸运的是,皇甫长安这次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审讯。

  朝狱卒递了一个眼色,“哗啦”一盆冷水直接泼在了那两人头上,将两个昏昏欲睡的家伙给泼醒了过来。

  沈季云缓缓睁开眼睛,只见一名衣着华贵的少年卷起了袖子走上前来,不是别人,正是夜郎王朝的太子殿下。回想起昨夜那场恶斗,震撼犹在,尤其她最后吞了长剑的那一抹诡谲哂笑,就有一种震荡人心的之气……跟平素吊儿郎当的纨绔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接过狱卒递上的蛇鞭,放进泡满了辣椒的水桶里浸了一遍,皇甫长安抖抖手,瞥了沈季云一眼,却扬手将鞭子甩在了另一人身上。

  “啪”

  只一道鞭痕,就把皮肉都翻卷了出来,那人闷哼一声,咬着牙,额头的青筋立时爆了出来。小昭子心头一跳,单是看着就觉得好疼!

  “……六、七、八……”

  小昭子默默地在一旁数着,很有些触目惊心。不出十鞭,那人褐色的布衣就已残破不堪,沾满了血迹,小昭子光看着都有种膝盖软,想要跪地求饶的冲动,太特么疼了!

  “……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

  小昭子慢慢扭开了头,撇开了视线,垂着脑袋看脚尖……殿下别玩儿了,快放过他吧,人家做刺客也不容易啊!您就这么把人玩死了以后谁还敢来刺杀您啊!

  “……四十九、五十、五十一……”

  小昭子埋着脑袋,早就不敢看了,因为他的余光瞄到边上的狱卒捏着拳头整个人都在轻微的颤抖着……而见识过了“黄瓜爆炒菊花”自己,表示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将誓死追随太子殿下!打死都不会背叛她!嘤嘤嘤,殿下您一定要对窝温油一点!

  皇甫长安下手一点都不轻,每一鞭子都能翻出一层皮肉,那样的痛楚绝非常人可以轻易忍受,倘若是换个人来执鞭,用这样大的力道,恐怕不出三十鞭就把人给鞭死了。

  可是太子殿下玩儿似的甩了将近一百下,那个刺客却还很清醒,一点要断气的迹象都没有。

  途中,刺客好几次痛晕了过去,又被泼了一身的辣椒水,痛醒了过来,如此死去活来好几次,把一牢房的人都给吼清醒了,把一牢房的狱卒都吓得快要嘘嘘了,齐齐投来“殿下您就行行好给他个痛快吧,好歹也是爹妈生的用不着这么残忍吧”的目光,皇甫长安才随手丢了鞭子,留下一句话转身走人。

  “你们把人看好了,可别把本宫的玩物弄死了,本宫先去吃顿饭,待会儿再回来继续玩。”

  众狱卒风中凌乱了……

  太子殿下您能不能不要用这么云淡风轻的口吻,好像说“今天的黄瓜不够脆”一样,话说那家伙都被打成那样了还能活多久啊,他死了也是您打死了,不能怪罪到咱们头上好吗?

  最重要的是!审讯这种事情能像玩游戏一样,点个暂停,就真的时光停滞了吗?!

  醒醒吧殿下,不要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了!

  沈季云脸色白地看着皇甫长安潇洒转身,后悔得肠子都快打结了,早知道这样当初他就该死得干脆一点……要不,就招了吧招了吧招了吧?!

  等皇甫长安离开了一阵,众狱卒才齐齐打了个寒颤,回过神儿来,却是不敢抬眸去看那个被鞭得面目全非的家伙,虽然真的很想上前去一刀捅死他给他一个痛快……咦,等等!丫身上的伤痕怎么结痂结得这么快?!才多久啊这血就不流了,自愈能力这么逆天……他妈还没被鞭爽吗?!

  就这样,春去秋来,反反复复……

  太子殿下就像那无良的猫一样,玩弄着捉到手里的刺客,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硬是没让刺客痛痛快快地去地狱报道,把一朵憔悴不堪惹人怜的菊花进献给阎王老大。

  直到第二天晚上,太子殿下才“哎呀”了一声,把众人四处游走不知今夕何夕的魂魄给召了回来。

  皇甫长安万分遗憾地把手头的鞭子扔到了小昭子手里,对着大家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哎,不小心把他给弄死了……是本宫的错。”

  不不不!殿下您没有错!您怎么可能有错呢!无论怎样您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

  长叹了一口气,皇甫长安眸光烁烁,回忆起往昔的峥嵘岁月,心中顿起豪迈之情:“好久没玩,手都不灵活了,想当年……本宫最好的记录是一千一百一十三鞭!现在竟然才打了五百多鞭就玩完了,好没意思啊……”

  闻言,众狱卒默默跪稳了——

  小人不要“有意思”,恳请太子殿下就这么“没意思”下去吧!

  转眸,皇甫长安笑吟吟的看向沈季云,顿时又来了浓厚的兴趣:“幸好,这里还有一个。”

  对上那抹戏谑的目光,沈季云立刻闭上眼睛,挺尸装死……艹,就当老子已经死了吧太子殿下求您了!

  眼见着皇甫长安又要对最后一个“活口”下手,小昭子匆忙拦住了她。

  “殿下,您还没审问呢!”

  丫一整天都在甩鞭子,连句话都没吭,他明明都看见先前那个倒霉蛋已经有招供的欲望了,硬是叫丫给闷不吭声地给鞭嗝屁了……尼玛这是要闹哪样?表示智商不够看不懂啊!

  “审问?”皇甫长安挑挑眉,不以为然,“有什么好审的?就算他们招了也不见得是真的,本宫才懒得浪费口水。”

  闻言,沈季云“噌”的瞪大了眼睛,一副还没死就已经“死不瞑目”的表情!

  艹艹艹!皇甫长安老子诅咒你一辈子拉不出shi!

  众狱卒同样摆出死不瞑目的表情,当然他们是帮那个冤死的倒霉蛋摆的:“那殿下……为何要对花这么多的力气,对他们处以如此极刑?”

  皇甫长安抬了抬眼皮,不咸不淡地吐出几个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没啥,就是看他们觉得不爽,顺便练练手……”

  沈季云要哭了,这是什么理由啊魂淡!太子殿下快看窝期待的小眼神啊殿下……如今我已长及腰,跪求您看我“爽”可好?!不然我要怎样做您才能看我“爽”啊……崩溃!

  “殿下……”

  小桩子匆匆跑了进来,在密室外唤了皇甫长安一声。

  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密室内的情形,即时吓得脸都青了,尔后默默地给小昭子递了一个“在太子殿下身边当差您老受惊了”的眼神,才小心翼翼地挪到皇甫长安耳边,悄悄地说了两句话。

  皇甫长安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沈季云,继而在对方绝望的目光下,带着两个小太监转身离开了地牢。

  刹那间,沈季云顿然有种雨过天晴,菊花都开好了的感觉,像是从十八层地狱一下子飞升到了仙境一样,整个人在瞬间得到了解脱,轻飘飘地腾云驾雾,比啪啪啪还要来得意乱情迷醉生梦死……不,噩梦还没有结束!太子殿下还会回来的!

  陡然意识到这一点,沈季云顿然又从云端摔入了万丈深渊,一颗脆弱的小心脏登时摔了个粉身碎骨,眼巴巴地瞅着密室内那些唉声叹气的狱卒,仿佛在说——

  “弄死我吧弄死我吧弄死我吧……命我不要了,菊花我也不要了……”

  众狱卒继续唉声叹气,投过去同情的目光,仿佛在说——

  “不是我们不想,我们是不敢啊亲……你还是接受现实吧,与其奋力挣扎,不如安心享受,大不了……下辈子投胎的时候,一定要记得离咱家太子远一点,再远一点!”

  回到寝宫,皇甫长安立刻把宫疏影叫了过来。

  因着陛下遇刺一事干系重大,刺客的审讯之事便只有皇甫胤桦,皇甫长安以及驰北风三人可以插手,其他人一律不得横加干涉,是以宫疏影和玉琉裳都没法再黏着皇甫长安,只能百无聊赖地窝在东宫坐等临幸,而小桩子方才前来告知她的事情,就是宫疏影叫他代为通传的。

  花蝴蝶前一脚才踏进门槛,还没来得及摆出一个风骚撩人,勾魂摄魄的pose,就被后一脚冲进来的玉琉裳撞到了门框上……“砰!”

  “太子爹爹!你终于回来了……没有你的日子,我都快无聊死了!”

  皇甫长安嘴角微抽,“唰”的打开扇子挡在了面前,拦住了玉琉裳不知轻重的熊抱,以免被他直接扑到地上去……特么她才出去半天好吗?!非要搞得跟台湾大陆海峡两岸,失散了几十年不曾相见的亲人久别重逢了似的,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宫疏影拉了拉衣服,扶着脑门摇摇晃晃,若柳扶风地走了过来……

  随即目光如刃,恶狠狠地瞪了玉琉裳一眼,刚才那一撞丫绝逼是故意的!巨大的冲力差点没把他直接拍在门板上,死小子!此仇不报非君子!

  趁着玉琉裳还在缠着皇甫长安,宫疏影走到他身后,勾起眼角阴测测地笑了一笑,尔后毫不犹豫地抬起腿,一脚踹上了玉琉裳的屁股,半点也没脚下留情!

  “啊!”

  没想到宫疏影这么粗俗,竟然会干这么有伤大雅的事!

  玉琉裳猝不及防被他踹得向前扑去,想着面前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