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快来蹂躏窝(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63、快来蹂躏窝!

  自从把皇甫凤麟拖回东宫后,皇甫长安就很没骨气地不敢再去找他,那货的性子她算是摸透了,脾气来得凶去得快,只要不赶在枪口上招惹他,一般就不会有太大的杯具生。

  只是这一次他生气未免也生得太久了,竟然还跟她玩绝食?!就他那身子骨,小心一不留神真的就自挂东南枝了!

  四哥,四哥,您这又是何苦呢?

  作践了自己,取悦了别人……啊哈哈哈哈!

  谁他妈叫他弄那个劳什子的废柴榜?都是自家兄弟,她上了废柴榜,他以为打的是谁的脸?还不是夜郎王朝的脸,还不是父皇大人的脸,还不是他这个当皇兄的脸?!

  一般而言为了避免纷争,皇族都是不入风月榜的,只不过废柴榜神马的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也就不讲究那么多的规矩了,权当是娱乐大众。那个姓花的也是个坑爹货,只要有钱什么损人利己的事儿都干得粗来,摸摸良心,他对得起那些上了榜单被娱乐的小可怜吗?!他对得起那个鹤立在榜被严重伤害了自尊心的一国皇储吗?对了,下次再遇到他,一定要他赔偿精神损失费!

  “滚!都给我滚开!”

  还没走到门口,远远就听到屋子里传来皇甫凤麟的斥骂声,哟呵,听声音还蛮嘹亮的,饿了五天还没饿死,真是个奇迹。

  紧接着就“哐当”一阵碗盘摔碎的声音,皇甫长安咂咂嘴,还有力气撒泼摔东西,可见小命还是挺顽强的,他丫是不是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吃了什么?

  又往前走了几步,便见宫女端着碎盘子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见到皇甫长安不禁腿一软,跪在地上直磕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算了,你先下去吧。”

  皇甫长安摇摇头,父皇大人的脾气一向都很和善,皇贵妃明面上看着也不是咄咄逼人的性格,怎么就生出了一个脾气如此恶劣的家伙?亏他还是当哥哥的,居然跟她这个当“弟弟”的较劲,也不嫌害臊?

  “太、太子殿下……您可终于来了,这解铃还须系铃人,求您劝劝我家主子吧……”

  小桩子守在门外,见皇甫长安走近,不禁满脸为难,眼神儿瞟来瞟去的,都聚不到一个点上。

  看他这幅忧心的模样,皇甫长安不由回了他一个慈祥的微笑:“放心,本宫不会让四皇兄饿死的。”

  却不见,在皇甫长安推开门的那一刹,小桩子缓缓抬起了头,四十五度仰望着天空,露出了大姨夫逆流成河的表情——别!进!去!啊!啊!啊!

  “哐!”

  电石火光的一瞬,皇甫长安死、不、瞑、目!

  她一万个不能容忍,自己竟然是被人用木棍这种如此原始的武器给敲晕的!卧槽这是在侮辱她的智商好吗!

  等皇甫长安头昏脑胀地幽幽转醒,才眯了眯眼睛撑开一条缝,就看见皇甫凤麟一脸严肃的端坐在自己的面前,刹那间,皇甫长安的脑中不由自主的荡漾起了一句铿锵有力的歌词——

  “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辩忠奸!”

  艾玛四哥饶命啊四哥,小人冤枉!我誓你的爱心小内内不是我偷的!

  刚刚把眼睛闭回去装死,就听到皇甫凤麟幽幽地冷哼:“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哎呀被花现了……四哥您就不能装作不知道吗……

  “呜呜,嗯嗯,哼哼……”

  嘴巴被堵着,双手双脚都被捆着,还被吊在了房梁上,皇甫长安这回真的是阴沟里翻了船,居然被皇甫凤麟这个横竖都是二的家伙当成了砧板上的鱼肉,还任其宰割……艾玛,再也不会爱了!

  甩了甩手头的鞭子,皇甫凤麟忽然凤眼一眯,扬手就抽了她一鞭子,啪的一下打在了屁股上,那叫一个响亮清脆,悦耳动听。

  皇甫长安怨念了,尼玛这就是报应吗?!

  特么以前都是她sm别人的,竟然有朝一日当了m,还妈了个蛋的是皇甫凤麟这个兔崽子当s,艹艹艹!这不科学!她不服!导演导演,强烈要求换人!怎么说也要换个二皇兄那种型号的好吗!

  对上皇甫长安幽怨的目光,皇甫凤麟只觉得心头一阵痛快。

  自打上一回被皇甫长安砸了一头猪在床上后,他的心里就一直憋着一口怨气,不吐不快,奈何那之后流年不利倒霉得很,竟是没一次扳回面子的,反而愈演愈烈,险些没被皇甫长安气得去上吊……她知道每次看到她那张得瑟得不行的笑脸时,他的心里有多恨吗?!他这辈子都没有那么恨过一个人!恨得连做梦都想踩着丫的脑袋,看丫痛哭流涕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

  眼下好不容易咸鱼翻身做了主人,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拿鞭子挑起皇甫长安的下巴,没想到这个女人硬气得很,方才那一鞭子可没留情,她竟然连哼都不哼一声,太没成就感了好吗?!

  “喂,哑巴了?哭两声来听听,小爷就放了你。”

  “唔唔唔……”

  “什么?把布拿掉?不行,万一你喊人了怎么办?”

  “呜呜呜呜……”

  “呵,说的也是,要是你敢喊一声,小爷就把袜子塞你嘴里……”

  “……!”他妈的你敢?!

  瞅着皇甫长安气急败坏的表情,皇甫凤麟嘿嘿一笑,那叫一个神清气爽四肢通泰心花怒放兴高采烈……臭丫头,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捏着皇甫长安的下巴抽出了塞在她嘴里的布团,皇甫凤麟后腿两步坐回到位置上,甩手又给了皇甫长安一鞭子,还是打在了屁股上,洋洋得意的模样非常之……贱!

  “为兄也不是记仇的人,只要你哭着给为兄磕三个头,求为兄放了你……之前的那些事为兄就当没有生过,一笔勾销,怎么样?”

  皇甫长安舔了舔嘴唇,笑得狗腿:“真的要我哭、哭着求你?”

  皇甫凤麟傲娇地抬起下巴,吐出一个傲慢的字节。

  “嗯。”

  “那四哥……可要听好了……”

  “洗耳恭听!”

  “那我……真的来了啊……”

  “废话少说!”

  “等等!让我酝酿一下,几十年没哭了,都忘了要怎么哭,咳咳……”

  “你到底哭不哭?!”另外……几十年?!

  “别别别……我哭我哭!”

  见皇甫凤麟又要甩鞭子,皇甫长安赶紧陪着笑,连忙清了清嗓子,开始“哭”——

  “啊!四哥!不要啊四哥!……嗯……四哥你好棒哦……啊啊啊!不行了太快了四哥!啊……腰都快断了……”

  鞭子……啪嗒……坠地。

  听到皇甫长安那个销魂蚀骨的叫声,皇甫凤麟有种被闪电击中的错觉,刹那间整张脸都烧了起来,愣了两秒之后才反应过来,立刻扑过去捂住了她的嘴巴!

  “卧槽!你给老子闭嘴!”

  皇甫长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捆在手上的绳子,挣扎着抓开了皇甫凤麟的爪子,继续对着外头大喊大叫,“啊啊啊!四哥求你了,慢点儿……我不行了,受不了了!啊……四哥……”对上皇甫凤麟急得快要喷火的眸子,皇甫长安勾起眉梢,笑得妖孽,“啊,四哥……我好喜欢你哦……四哥~”

  被皇甫长安狐惑的笑容一迷,皇甫凤麟的脸顿时更红了,一路从脸颊烧到了耳根,又从耳根烧到了脖子。

  倘若是以前听到皇甫长安这样叫唤,他只会气死,可是现在知道了在怀里扭来扭曲的这个家伙是个女人之后,身体里就止不住有一股莫名的邪火在乱窜……该死!

  扭过头,皇甫凤麟的耳垂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

  “别喊了!再喊……再喊我就……”

  “再喊你就怎么样?”

  “……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当然——不行!……啊,四哥,你好厉害哦,我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哦!”

  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皇甫凤麟童鞋,不是皇甫长安她鄙视你,而实在是你图样,图森破!

  因着脚踝还被拴着,皇甫长安行动不便,一下子挣脱不料皇甫凤麟的禁锢,只能趁机挠他痒痒叫他也讨不得好,两个人先是从半空滚到了床上,又从床上滚到了桌上,最后从桌上滚到了地上,保持着一个相当暧昧的姿势在那里你死我活地进行殊死搏斗,战况十分之激烈!

  一旦嘴巴被松开,皇甫长安就见缝插针地喊上几句,她是多么迫切地希望这么喊了之后小桩子能跑进来救驾,不曾想……原本守在门口的小桩子一听到里头的叫唤,立刻就被屁滚尿流地吓走了,连带着周围的宫人也瞬间滚走了百步远!

  要死了……这种东西绝对听不得!

  他们都是聋子都是聋子……什么都听不见听不见……郎儿里个郎!

  所以,来晚了几步的皇甫砚真几乎是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了房门口,这个时候皇甫长安已经没有那么刚才吵了,只出哼哼哈哈的响动,然后时不时爆出一两句粗口,诸如“艹!你咬到窝了!”,或者“尼玛,都流血了!”……因为某个蠢货为了让她闭嘴,竟然鬼使神差地俯身吻住了她!

  咳,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啃”住了她的嘴巴!

  皇甫砚真微蹙眉头,不知道里面生了什么,即便抬手“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蓦地看到地上躺着的两个人,衣衫不整,丝凌乱,气喘吁吁,面红耳赤……更过火的是,皇甫凤麟此时此刻正半坐半趴地伏在皇甫长安的身上,双手抓着她的手腕死死按在了两边的地上,大尺度的体位直叫人脸红心跳,不忍直视!……皇甫砚真的眉头瞬间蹙得更深了,遮挡在阴影之下的神情显得很有些阴郁。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闻声,皇甫凤麟浑身一颤,立刻松开了皇甫长安,慌忙辩解。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结果下一秒,就被皇甫长安一把扯了回去,紧接着唇瓣上一软,皇甫长安眯着眼睛在他唇上吧唧了一口,笑嘻嘻地偷了个香,尔后回头对皇甫砚真抛了个电力十足的媚眼。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那啥,对于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小王子,是不是应该刺激一下才比较有突破口捏?

  实验结果是——

  “砰!”

  皇甫砚真重重地摔上了门,拂袖而去!

  咩……好像刺激过头了……

  皇甫凤麟悲痛欲绝,对着门外匆匆走离的影子喊得撕心裂肺:“二哥!二哥!你要相信我啊!我是清白的!”

  躺在地上,皇甫长安趁乱松开了脚上的绳子,一回头,皇甫凤麟还在那儿痛心疾心如刀割……弱弱的,皇甫长安捅了一下他的小蛮腰,似乎,好像……现了神马?!

  “难道,原来,竟然……你跟二哥有一腿?”

  某男擦眼泪中:“什么是有一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