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这货长得犯规啊(1/2)

加入书签

  冷漠而凌厉的几个音节并不响亮,却有种无法言述的穿透力,刹那间越过漫天的火海,裹挟着冬夜刺骨的寒风刺向人的耳膜,叫人忍不住为之菊口花一紧,徒徒生出几分毛骨悚然的畏惧来……

  “快……快看哪里!”

  “天呐!那些是什么东西?!”

  “军队!是朝廷的军队!”

  被报仇的血液点燃了理智的人群中忽然爆出了几声尖锐而惊惧的呼喊,刹那之间,众人齐齐转头望去,在瞪大了狗眼看清不远处的场面时,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疯狂的仇恨在转瞬间被巨大的恐惧所取代,那种军队所特有的萧杀气息像是大山一般威压而来,彻底扰乱了一干武林人士的阵脚!

  山崖之上,焚天的烈火越烧越烈,几乎要灼伤人的眼睛。言情穿越书更新,你只来151 看书网

  而在山脚之下,铺天盖地汹涌而来的军团迅席卷而上,似乎要在一夜之间踏平这整片的山野!

  大概是从未遇见过这般雄壮的场面,在场众人一时间被惊得愣在了原地,胆子小一点的甚至连狗腿都在不由自主地打着轻颤。

  他们很清楚,不管一个人的武功有多么的高强,身法有多么的迅疾,剑术有多么的精湛……在庞大的军队列阵面前,所有这一切都脆弱得不堪一击!机械般坚不可摧的军阵一步步强而有力地倾轧而至,以其不可抗拒的强势抹杀了一切动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残众一点点被逼到狭小的角落,最终消失在一声响彻山谷的爆破之中!

  “盟主……”

  一闪而逝的光晕耀眼刺目,白须老者面露骇然之色,生生收回了求救的请求。

  混战之下焉有完卵?魔宫阴谋重重诡计多端,只怕再斗下去……最多也是两败俱伤,更何况此次剧变似乎关乎朝堂,倘若牵扯皇族机密,江湖上必然会因此而掀起一阵难以平息的腥风血雨,武林必将遭受重创!

  白瑛面色平静,依然是温文尔雅的贤德摸样,只是眼中的酷寒淹没在黑暗之中,谁也没有看见。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刚才那是——

  天罡军阵!

  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原来,这就是传说中赤日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天罡军阵”!

  赤日营,紫宸最为雷霆万钧的一支军团,虽然仅有三千精兵,其战斗力之强却足以摧毁数十万大军……若非必要,赤日营极少会出动杀手锏天罡军阵,因为天罡一出,便是绝杀之阵!

  故而赤日营又成阎罗营,在战场上,甚至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阎罗出府,无人生还”,这里面所谓的阎罗,说的就是赤日营“天罡军阵”。

  没想到,这一场魔宫的浩劫,竟然会引来紫宸的赤日营,可见此事非同小可,绝对没有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念及此,白瑛收回视线,淡然下令。

  “如今魔宫宫主已死,魔宫深受重创,我们该是时候撤了……”

  “盟主!可是那妖女还没有抓到,而且魔宫的人一个个滑得像泥鳅,大部分的魔头都趁乱逃走了!”

  若不能趁此机会剿灭魔宫,始终是一个难以拂除的隐患,阅历深厚的长者深知魔宫狡诈,便垂眸淡漠不语,唯有初出茅庐的少年血气方刚,不肯就此罢手!

  白瑛淡笑着看他,微微抬起眉梢,一脸好脾气。

  “那么……你知道魔宫之人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吗?按实力他们未必比我们弱,况且这又是他们的地盘,如若他们真打算跟我们决一死战,我们手中的胜算其实并不大。”

  少年闻言一时语塞,想不出话来反驳他,但略一停顿之后还是不能接受就此半途而废!

  “难得找到魔宫老巢,这番劳师动众难道不是为了剿灭魔宫之众吗?就这么功亏一篑岂不是太可惜?!如果这次不能乘胜追击,只怕下次就更难找到机会了!”

  “哼!又是一个二百五!掉进别人的圈套都不知道,还在这里沾沾自喜自鸣得意,简直贻笑大方!”

  袁门主冷笑三声,毫不留情地叱了一句,当众削了那少年的面子。

  少年闻言不由大怒,激愤之下手握剑柄,就要拔剑上前。

  却不料还是晚了一步,袁门主看也没斜眼看他一下,一弹指就推回了少年正欲拔出的长剑,出手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少年的面色陡然白了几分,又听她哂笑道。

  “你没听刚才那个将军说的吗?在皇家祖坟捣乱,轻则杀头,重则诛九族!魔宫之人散布消息招来武林众人,不过是想玩一出借刀杀人!依本门主看,趁现在场面混乱,能滚就尽早滚远一点!别一不小心走慢了,留下来给魔宫宫主陪葬!”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山脚传来一片嘈杂,无数火把绵延成好几条长龙,正往山上快游来,微白的霞光中依稀飘动着紫宸军队的悍然旗帜!

  见状,众人心中愈忌惮,一边咬牙切齿地咒骂魔宫奸诈,一边却不得不听从武林盟主的命令,准备抢在军团剿杀过来之前动身撤离。

  “哼!”

  少年握紧长剑束回背上,不甘心地又瞪了那熊熊烈火中冷然矗立的山峦一眼,愤声一哼转身随众人迅撤离开去。

  深渊底部,流水潺潺,白色的瀑布像是就九重天上流淌下来那般,瑰丽而壮观。

  几张竹筏飘荡其上,行得缓慢,仿佛是在游山玩水。

  万俟殇半眯着眸子,神情阴鸷孤冷,看不出是什么神情,只静坐在一边帮独孤明日仔细地包扎伤口……方才在山洞里,他并未奢想过这个家伙会出手相救,以至于当那扇石门再次打开的时候,他准备自行了断的动作都没停下来……好在独孤明日在飞身跃过之时及时阻止了他,这才没有伤到闵轩,不然他会恨自己一辈子!

  雾隐浑身是水地走了进来,仔细看的话还能现衣服的表面上细碎地结了不少冰渣,可见这丫湿着衣衫在夜风里跑了好一阵。

  独孤明日倚在白狐裘皮榻上,一贯的懒散富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