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教父大人v587(1/2)

加入书签

  门里是一条狭小的暗道,在大震荡中接连不断地落着碎石,但要是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感受到在那片混乱之中隐隐有微风从暗道的那头吹拂而进,可见这条暗道是可以通到山洞外面的。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151 看书网

  独孤明日背着皇甫长安先行闪入暗道,身后,追杀而来的死士被雾隐一行拦在了半道上,再往后,于烈火焚烧中丧命的人不计其数,场面甚是恐怖惊悚,但也有少数武艺高强的人趁乱逃了出来,混杂在自保不暇的魔宫人之中,纷纷往独孤明日所在之处狂奔而来!

  回头轻轻一瞥,独孤明日却是看也不看那些忙于逃命的“祭物”,待雾隐击退最后一拨死士紧随而上之后,即便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机关,将所有人掩埋洞中!

  “明日哥哥——!”

  嘈杂之中蓦地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只见魏闵轩抚着胸口趴在落石上,脸色一片苍白,万俟殇连忙赶过去扶住他……再抬眸,便是眼睁睁看着石壁缓缓合上,纵然他再如何身轻如燕矫捷灵敏也已来不及赶上!

  刹那间,万俟殇的冰眸之中一闪而过狠佞,却并未显出任何惊慌,只紧紧地护在魏闵轩身侧,寸步不离。

  哪怕方才只要他快上一步,就可以从这个人间地狱之中逃离,但……与其一人独活于世,不如陪着心爱之人共赴黄泉。

  魏闵轩却是有些不可置信,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瞬间撑得大大的,挣扎着叫唤了一声:“等等!”

  “轰!”

  话音未落,便听石门重重地阖上,刹那间完全隔断了内外的交联,便是连一丝冷风都透不过。

  独孤明日微敛睫毛,漆黑的眼眸中一掠而过那个脆弱的身影,转瞬又恢复一惯漠然的轻佻,脚下并未有任何的停顿,转身便快步朝外走去。

  “等一下!”背上的人忽然猛地一颤,像是骤然间惊醒一般,伸手倏地抓紧了独孤明日的肩膀,皇甫长安一字一顿,口吻是前所未有的强硬,“还有千镜雪衣!快把他带出来!”

  闻言,独孤明日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忍不住轻抬眉梢,有些诧异于总攻大人的这个“命令”。

  “哈?!你的脑门撞墙上了吗?把千镜雪衣带粗来?你确定?他不是已经被你杀了么?你要一副尸做什么……?”

  “少废话!”皇甫长安却是真的恼了,头一次露出焦躁的神态,手下顺势一转,掐在了独孤明日的喉心,眸中杀意尽显,“要么把他的尸体带出来,要么……你屎!”

  听出皇甫长安的口吻不是在开玩笑,独孤明日终于停下了步子,微微一顿之后,却是淡淡地勾起了嘴角,似笑非笑地开了口。

  “那就一起屎好了。”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皇甫长安先是一愣,尔后对上雾隐那双瞬间酷冷的眸子,不由得暗骂了一声“小贱人!”尔后略一沉思,缓缓松开了爪子,换了另一种说辞。

  “千镜雪衣一死,魔宫又跟武林结下这么大的梁子,身为四尊之一的白底城城主又怎么可能‘净身出户’撇清关系?只怕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反倒是帮别人绣了嫁衣……”

  听到这话,独孤明日嘴角的弧度更深了三分,饶有兴趣地反问了一句。

  “你这是在威胁本尊?”

  “不,”皇甫长安跟着扬眉浅笑,“本攻是打算帮你。”

  独孤明日不置可否:“怎么帮?”

  总攻大人神秘一笑:“把爪子给本攻。”

  独孤明日依言抬起手来,将爪子递了过去,他倒是想看看……这只小狐狸又能想出什么馊主意?

  却见皇甫长安一把拽过他的手腕,反手压在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尔后用手指在他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了几个字。

  片刻后,独孤明日脸色微变,半信半疑地看向皇甫长安。

  “呵……你要是敢耍本尊……”

  总攻大人灰常自觉地接了下半句:“本攻就自挂东南枝!”

  下一秒,便听得“轰”的一声闷响,巨大的石门再次被仓促推开,魏闵轩闻声不由一喜,抬起头看向闪身而进的独孤明日,正要迎上前招呼一声,却见对方身影一晃,匆匆地擦身而过,转眼就淹没在了那片滔天的火海之中……

  见状,魏闵轩忍不住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回头跟万俟殇对视了一眼,惊疑道。

  “明月哥哥他……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这个时候往火海里面冲,那跟自焚有什么两样?!

  万俟殇冷冷哼了一声,阴鸷的眼眸中同样一闪而过几分狐疑,口吻却是相当的冷淡。

  “也许吧。”

  山洞内,被下令留下来保护总攻大人的雾隐面色阴郁地盯着皇甫长安,宛如狩猎的夜枭一般,跟最初见到的那个如沐春风的男人判若两人。

  “你跟主上说了什么?”

  按照眼前的境况,这个山洞说塌就会塌,现在返身折回到山洞中将千镜雪衣的尸救出来,无异于自掘坟墓……雾隐很清楚,独孤明日从来都不是那种会做赔本买卖的家伙,除非,皇甫长安许了他一个巨大的利益,大到让他不惜牺牲个人安危,冒着绳命危险再闯龙潭虎穴!

  皇甫长安支肘靠在一边的石壁上,心中忧虑教父大人那张国色天香的容颜,自然是无暇理会旁人。

  直到雾隐一连问了三遍,冷峻的面容上一派“主上要是有神马三长两短的,劳资就把你大卸八块!”……的凶恶神态,仿佛皇甫长安要是再不吭声,他就会冲上来先卸了丫的两条狗腿用以泄愤……被他那杀气凌人的视线盯得有些不自在,皇甫长安终于撇了撇嘴角,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你家老大若是想坐稳白帝城城主的位置,必须得有一个大靠山抱抱大腿才行……”

  闻言,雾隐似懂非懂,但还是不服气。

  “白帝城本来就是主上的,现在只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

  听到这话,皇甫长安立刻毫不留情地甩给了他一个“真不知道该夸你天真,还是该说你蠢”的鄙视眼神,摇摇头连叹了三声“图样图森破”。

  “白帝城地处紫宸国和夜郎国的交界之处,眼下虽然独立在两朝政权之外,但是两国君主有谁不对其虎视眈眈?只不过是碍于师出无名,才隐忍不……这个时候,要是爆出你家老大跟魔宫有牵扯,呵呵……你觉得呢?先是武林中人前仆后继地讨伐,再是两国君主坐收渔利瓜分蚕食……那个时候,你和你家老就等着抱头痛哭好了!”

  被皇甫长安这么一说,雾隐不禁脸色一沉,却是无法反驳,只得气闷地冷哼了一声,抱剑立在一侧。

  “那……你说的大靠山又是什么?”

  皇甫长安诡秘一笑:“你猜?”

  雾隐婶婶地有种一巴掌将其糊在墙上的冲动!

  “猜不到,你直说吧!”

  “嘿嘿……就不告诉你!”

  雾隐:“……!”次奥!别拦着劳资!劳资要撕了她!

  欣赏着雾隐一脸抓狂崩溃却砍她不得,只能捏紧了拳头,转而将恶气出在了趁乱逃出来的路人甲上,皇甫长安不由邪恶地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那个时候,她只在独孤明日的掌心里写了三个字——

  “天绮罗”。

  独孤明日是个聪明人,用不到她多做解释……只此三个字,便足够号令千军万马,摆平一切!

  只要能抱上天启国师的大粗腿儿,别说是紫宸和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