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让你喂本宫(1/2)

加入书签

  不过,也算不上是什么遗憾……千镜雪衣淡淡地勾起一丝极浅的笑意,冰寒冷冽的眼眸中一闪而过罕见的赞赏。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151 看书网

  时至眼下,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唯独让千镜雪衣出乎意料的是……皇甫长安竟然决绝到在入魔之前把功力全数耗散殆尽,似乎打算跟他死扛到底,哪怕破罐子破摔,也要挣扎一二,不叫他占到任何的便宜。

  要知道,这个天底下敢跟他作对的人已经很少了,而能义无反顾地舍弃那一身绝世修为的家伙,更是寥寥无几……就连他,都舍不得在一夕之间武功全失,可见皇甫长安这厮看起来虽然斤斤计较,然而一旦起狠来,绝对不是轻易就能招惹的家伙。

  只可惜,她再怎么负隅顽抗也是无济于事,只要水麒麟还在她的体内,就算只有一成的内力也能挥出十成的功效,对付那些江湖人士自是绰绰有余,更何况他还传了不少真气给她。

  最为完美的人偶,就应该操控在最强大的操偶师手中不是吗?而作为九州之上最厉害的杀人利器,自当斩尽天下所有的忤逆之辈。

  “长安,过来。”

  巅峰之上,山风刮得有些刺骨,然而千镜雪衣却只披了一件极薄极薄的长衫,凉风撩起那冰寒的衣角袖口,露出白玉般晶莹滑腻的肌肤,明明早已过了而立之年,那肤质却如少年般蕴含着无限生机与力量。

  皇甫长安面无表情地走到他身前,双眸幽亮深邃,不再是耀眼的赤红,只淡淡的泛着红光,像是质地浑厚的红色宝石。

  摘下了面具的千镜雪衣不像之前那样,无论什么时候见了都是冷冰冰的,硬朗挺拔的线条刻画出得天独厚的英俊容颜,偶尔闪现的笑意温和而富于魅力,唯我独尊无所不能的强大气场叫人深深为之折服,却又高高在上,无可触及……爱而不得,恨而不能,唯有……俯称臣。

  一张倾国绝色的容颜清晰地倒映在皇甫长安的瞳孔内,若是换做旁人,恐怕无论男女都会在刹那间痴恋成狂……可眼下,皇甫长安那微赤的眼眸之中,却是没有任何的情绪,连一丝丝的涟漪都捕捉不到。

  仿佛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跟一朵花,一株草,一根木桩……并无分别。

  “宫主,该喝药了。”

  一名年轻得看不出年龄的女子恭谨地端上一碗浓郁的汤汁放在石桌上,即便垂退下,只在路过皇甫长安身侧的时候微微有些诧异……这名少女长得很像以前的宛郁少宫主,只不过那双眼睛却跟宛郁少宫主迥然不同。

  宛郁少宫主的眸光是炽热而浓烈的,而这个少女的眸光,却冰冷如利刃,一眼之下像是能直接刺穿你的胸口!

  药碗里的汤汁在端上来的时候尚且沸腾不止,甫一落到千镜雪衣的手中,便就立刻凉了半截。

  皇甫长安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视线冷漠,宛如一尊雕像。

  千镜雪衣却忽然罢了手,将递到嘴边的药碗转手交给了皇甫长安,眉角处衔着几分似有似无的笑意,叫人难以捉摸:“你来。”

  皇甫长安接过药碗,目光之中终于挑起了一丝莫名,抬眸淡淡看了千镜雪衣一眼,似乎不知该从何下手。

  见她这样,千镜雪衣的眼角愈上扬了,抬起手来挑起她那张精致俏丽的脸旁,捏在指尖处细细摩挲:“让你喂本宫,不会吗?要不要本宫教你?”

  闻言,皇甫长安不自然地点了点头,动作看起来有些机械。

  千镜雪衣含了一口药汁,忽而俯吻了上来,刹那间皇甫长安只觉得舌头一烫,药汁即刻就顺着喉咙灌下了小腹,猛然在腹中掀起一股狂潮,连带着白皙的面庞也随之红了三分。

  “咳咳咳……”皇甫长安撇开脸,表情有些痛苦,“难喝。”

  见状,千镜雪衣却并无任何不满,只微微勾起嘴角。

  还能感觉到苦,就说明她还是个人,而不是已死的人偶……虽然意识混沌不明,却保留了自身的感官和知觉,若是今后多加训练,或许能培养成一个很好的伴侣,毕竟只有一个人不死不灭活到天崩地裂的话,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寂寞吧?

  自从知道九魄龙灵骨的秘密之后,千镜雪衣就再也不能满足于凡人的生老病死……像他这样生而为尊的惊世奇才,怎么可能甘心像先辈那样埋骨青山,徒留一个无用的声名?

  作为十大秘术之,驻颜术的渊源可以一路追寻到上古时期,而最为繁盛的地方却从来都不是宫廷,因而自年少之日他就开始涉猎江湖,不求一鸣惊人,但求独步天下……最终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求得那百年垂青的驻颜秘术。

  凭着得天独厚的势力与能力,这个目标很快就实现了,与此同时……在一次巧合之中,千镜雪衣现了暗藏在九魄龙灵骨传闻中的最大秘密!

  收集散落天下的八块龙骨,辅以三千六百人的活血祭祀,在月圆之夜合欢双修,便可练就不死不灭的——

  仙人之躯!

  什么白为功名,他半点也不稀罕……天要人亡,他偏要笑傲万古,睥睨千年!

  学着他的样子,皇甫长安先是端起瓷碗仰头含了一口药汁,酸苦的味觉顿然使得她的小脸皱成了一团,下一秒便就迫不及待地逼上了千镜雪衣的双唇,将那药汁飞快地渡入他的口中!

  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有不少的药汁溢出嘴角,顺着下颚滑落。

  千镜雪衣眉梢浅弯,提指挑回那外漏的药汤,放在皇甫长安唇上轻轻拭了一拭,道:“别浪费,这个东西很难炼制,这么一小碗就要废掉十多条巨鳄,单这一滴,大概就要多死四五个人了呢……”

  分明是温润至极的语调,却吐露着天底下最为惊悚骇人的字句,叫人闻之不寒而栗!

  皇甫长安皱了皱眉头,看着手中的药汁有些犹豫,她自然不是关心别人的死活,只是这东西的味道确实……比尿还难喝好吗!

  见她为难的样子,千镜雪衣不禁觉得有趣……这个孩子比他所遇到的任何人都来得难以掌控,就像现在,即便被他用水麒麟的精魂牵引住,她仍是有着自己的特殊意志。

  宛郁月凰可以说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但是那个女人个性太冲动,又容易受人摆布,毫无挑战性可言……眼前的这个孩子虽然继承了她那倾国倾城的容貌,但在性格上却有着天壤之别……至少,在该狠毒的时候,这孩子半分也不会输给别人!

  相比之下,她跟自己倒更像一类人。

  皇甫长安磨蹭许久,时不时抬头瞥一眼千镜雪衣,希冀着他能自己喝,不料千镜雪衣只是笑着看她,什么赦令也没有下……不得已,皇甫长安只能苦着脸又含了一口药汁,尔后缓缓贴近千镜雪衣那两片冰得几乎没有热度的双唇,微睁着的眼睛在千镜雪衣的挑拨下蓦地瞪大,樱桃小嘴里溢出一声闷哼,瞬间又被淹没在暴虐的狂吻中!

  “抱紧我。”

  千镜雪衣低喘着下达指令,冰唇顺着皇甫长安白净的颈项缓缓下滑,一手扯开皇甫长安肩头的妖冶红衣,一手抚上那瀑布般铺在后背的丝滑黑……掩埋已久的情欲在一瞬间被那熟悉的体香挑起,便再也无法忍耐,也……无须忍耐。

  听到命令,皇甫长安并无任何反抗,只乖巧地攀上他的肩头,双手合拢在他的身后,微微战栗的身体因为异样的感官享受而绷得紧紧的,眼中透露着几分迷离,几分兴奋,几分惊慌,几分无措……细腻柔软的脸颊上随之泛起了诱人的红光,双唇中偶尔吐出几声难耐的申吟,虽然没有热忱的迎合,却也没有一星半点的抗拒,有的只是生涩与茫然。

  红眸之中,倒映着远山的雪白景致,以及眼角那抹血色朱砂般的药碗,碗中浓郁的液体不过两尺之高,看起来却仿佛深不见底。

  颇有些不合时宜,皇甫长安的肚子忽而咕咕叫唤了两声,千镜雪衣微微一顿,即便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抬起头来对她轻轻一笑,眸中盛满了宠溺与温柔。

  “饿了?”

  皇甫长安点点头,目光中带着一丝胆怯,对眼前这个琢磨不透喜怒的男人始终保持着一份畏惧。

  “饿了就早说……”千镜雪衣眼角含笑,口吻中却无任何笑意,“你现在才开口,岂不是败了本宫的兴致?”

  皇甫长安依言点了点头,神色看起来竟有些委屈。

  情动因她这一眼顿然就消退大半,千镜雪衣收敛神色,暂时打消了心中的怀疑,决定先放过她这一回。

  起身为皇甫长安理好衣衫,千镜雪衣的动作细致而认真,像是在呵护一件极为心爱的珍宝,任谁看了都不免羡慕嫉妒,唯独皇甫长安的神情依旧是淡淡的,从头至尾都不曾有过多大的起伏,显然并不怎么明白这所有的一切……如同初涉世事的婴儿,对一切事物都新奇而懵懂,唯一不同的是,皇甫长安没有新奇,只有空空荡荡的迷惘,像是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千镜雪衣拢了拢长衫,斜斜靠在亭子的围栏边,修长俊秀的手指抚在皇甫长安嫩白的脸颊,望着那一双陌生的眸子微微一叹,觉得有些惋惜。

  “喝吧。”

  仿佛等这句话等了很久很久,皇甫长安闻声即迫不及待地扑上千镜雪衣的肩头,张口就咬!

  刺痛传来,千镜雪衣不禁微蹙眉梢,叹了一声“野性难驯”。

  自从他的武功独步天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伤到他的皮毛,如今却因为要“喂养”这么一只嗜血的小怪物,天天被丫在脖子上啃出一排的牙印……若不是念在大期将至,不想招来过多的变故,千镜雪衣恐怕早就在皇甫长安第一次咬他脖子的时候,一个一个,敲碎了她的两排贝齿!

  再过三天,便见圆月。

  在血洗江湖之后,无影魔少却陡然失去了踪迹……然没过多久,就有消息大肆传出,这魔头乃是魔宫千镜雪衣的手下!

  所谓宿敌碰面,分外眼红!

  被彻底激怒的武林大众瞬间抓狂暴走,在短短时间内便聚集了浩浩荡荡的人马,朝着魔宫蜂拥而上,势要杀人凶手血债血偿,以命抵命!

  十几年前的那场武林浩劫早已被掩埋尘下,千镜雪衣纵然魔名在外,然见之着寥寥,并不足以取信……甚至还有人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魔宫之人故意杜撰出来压寨镇场子?

  江湖上的新锐少杰自是一个个初生牛犊不怕虎,早就兴起了决战魔宫,铲除江湖第一大害的雄心壮志!只是苦于找不到魔窟起进攻,才暗自韬光养晦,磨练战斗力……此番踏破铁鞋寻觅,竟是意外地得到了魔宫的位置,那颗蠢蠢欲动热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