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看看新女婿长什么样(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91、看看新女婿长什么样

  等赫连长歆上好药安置妥当之后,皇甫长安便立刻朝菡萏公子飙过去一记“你看劳资又帮你消灭了一个情敌你要怎么谢劳资?!”……的眼神!

  这段时日菡萏公子跟她相处久了,哪还能不知道她心尖尖上拨着的那点儿小算盘?即便轻哼了一声,从柱子上站直了身体,抬头朝外侧了侧,朝她使了个眼色。

  “走吧,只要他们还没有出城,不出半柱香的时间,我便能查到他们的下落。”

  皇甫长安眉开眼笑,乐颠颠地走在后头跟了上去。

  一打开门,众奸夫就齐齐围了上来,哪怕他们已经在外头“偷听”得很清楚了,但还是伪装一下,状似疑惑地开口问向总攻大人。

  “到底生了什么?谁把城主打成这样的?”

  皇甫长安抬手掩面,不无痛心疾的摇了摇头,从红唇中吐出几个喟叹的字节。

  “家丑……不可外扬!”

  说着,便搡开众人的肩头,要往院子口走去。

  众奸夫立刻伸手拦住了她:“你要去哪里?”

  皇甫长安眉峰一凛,义正言辞!

  “女儿被人揍成了这幅熊样,当娘的能不火大吗?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呢,那小兔崽子简直没把劳资放在眼里!哼……这口气劳资怎么可能咽得下去?当然是去教训那个兔崽子了!”

  一边说,皇甫长安一甩手,将众人推开去,随即匆匆加快步子,跟上了脸色愈阴沉的菡萏公子……她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她说,打……狗!

  方才在外头,虽然隔着一扇门,但该听的不该听的,奸夫们早就听了个完完全全,尤其不可能漏掉赫连长歆“苦苦哀求”总攻大人拿下那位貌美如花的男宠的桥段!即便皇甫长安嘴上没说什么……但她那过分积极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好吗!

  所以,他们怎么可能让总攻大人去找那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

  “公子……”一行人疾步赶上前去,目光灼灼,气势迫人,“我们也去!”

  皇甫长安自然不能让他们跟来搞破坏,便毫不犹豫地回绝了他们:“砍个人而已,有本小爷和乖女婿就已经绰绰有余了,你们跟来做什么?”

  皇甫凤麟迫不及待,脱口而出:“我们可以撑场子!”

  花贱贱勾唇一笑:“康帅富红烧牛肉面,就是这个味儿……同上。”……等等!导演你这个广告植入得也太刻意了好吗?!这么没技术含量的台词怎么可以出现在我的剧本上?!哼,那就不要怪我不念旧情……穷!逼!快!还!钱!

  闻人清祀懒懒地提了提眼皮:“去掉前半句,同上。”

  闻人姬幽目露鄙夷,但还是动了动嘴皮子:“虽然用脚趾头想都觉得那样的场面好蠢,但……小祀同上我也同上!”

  皇甫无桀侧开俊脸,微微咳了一声:“既然大家都同上了,我就勉强同上吧!”

  西月涟缓缓拉开狭长的眼角,口吻平淡,语气莫名:“我去看看新女婿长什么样儿,顺便……帮你把把关。”

  闻言,皇甫凤麟立刻跳了起来,指着西月涟的鼻子骂:“岳父大人,你破坏队形了你知道吗?!”

  “噗通!”

  不等话音落下,某人就呈完美的抛物线形,被一脚踹到了水里。

  众奸夫抬手掩面,朝水里扑腾的皇甫凤麟投去了婶婶的一瞥,一脸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队形神马的完全不是重点好吗?!这可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皇甫凤麟吭哧吭哧游到岸边,“噗”的吐了一口水,搭在河岸的石壁上,挑眉冷冷一笑。

  “队友?我就呵呵……”

  皇甫无桀目光随之一沉,仿佛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儿,即便从那两片冷峻的唇瓣中吐出几个讽刺的字节:“我也呵呵呵呵呵……”

  见状,菡萏公子不由得顿下步子回过头来,抬眸扫了一眼皇甫长安,黑眸之中饱含了婶婶的膜拜,以及更婶婶的戒备:“我该说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话音未落,皇甫长安赶紧摆摆手撇清关系!

  “别误会!本攻跟他们不熟!”

  菡萏公子微勾眼角,盯着皇甫长安看了一阵,沉默不语,一直把她看得毛了,才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来。

  “水里那个,一夜几次?”

  皇甫长安被他看得心慌慌,听到他这样问,下意识就回了一声:“七……七次?”

  菡萏公子的眼角愈弯了:“这样还不熟?不过……你刚刚回答我的时候,为什么要用询问的语气?”

  皇甫长安挠了挠鼻子,有些不自然地看向天边。

  “说少了怕被你鄙视呗……这九州之上,有谁不知菡萏公子是西凉城的第一面啊!不说夜御数女,至少也是御女数夜!倘若本攻说少了,岂不是要被你笑话?本攻被你笑话也就算了,可要是一不小心本攻的爱妾被你刺激得一蹶不振……”

  不等她把话说完,菡萏公子忽然猛的杀来一记眼刀,一张俊脸瞬间黑得宛如凶神恶煞!

  “闭嘴!”

  感觉到杀气扑面而来,总攻大人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即便捂住嘴巴噤声!可心底却是无比委屈……她破天荒夸一次人,对方竟然不领情?!真是有眼无珠,不识好歹!

  那厢,菡萏公子紧抿着嘴唇,险些气得内伤……皇甫长安这显然是故意怄的他,明明知道他昔日雄风不再有,还把他捧得这样高,不是暗中讥讽是什么?!

  越想越气,在众男宠的目光之下,菡萏公子更觉郁结,冷冷地一甩袖,转身就走。

  见他走离,皇甫长安立刻又跟了上去……这西凉城虽然只是一方疆土,占夜郎王朝全部版图的十分之一不到,可要找个人出来,绝逼是大海捞针!眼下花贱贱的消息网肯定是指望不上的了,她能依靠的,也就只有菡萏公子在西凉城布下的眼线和暗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