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本攻很有原则(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77、本攻很有原则!

  纵然一万个不情愿,花贱贱到底还是被总攻大人一脚踹下了床,迎头丢来一堆零零散散的衣服。

  “动作快点!在去找解伏婴之前,还要去一趟玉器店呢!”

  婶婶地吸了一口气,花贱贱努力抚平欲求不满的小伙伴,不无辛酸地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慢条斯理地穿了回去:“去玉器店做什么?”

  “仿制玉佩。”

  提了提眉梢,花贱贱略表不解:“仿制什么玉佩?”

  “就上回解伏婴从闻人姬幽身上偷走的那块啊,本攻要是把真的送人了,自然要去弄一块假的代替……”

  “嘘”一句话还没说完,花贱贱忽然凑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巴,“小声点。”

  皇甫长安眨了眨眼睛:“你干嘛?!什么小声点?”

  左右转了一圈,确定四下无人,花贱贱才缓缓松开手,垂头凑到皇甫长安耳边小声道:“你偷了人家的东西还敢这么大声说话,万一被闻人姬幽现了,小心那丫头冲上来咬你一口。”

  “切!她又不是狗,咬本攻做什么?”一把推开花贱贱,皇甫长安不无得意地抬了抬下巴,笑着道,“再说了,谁告诉你是本攻偷了小幽的玉佩?本攻像是会干那种鸡鸣狗盗之事的人吗?本攻这么遵纪守法,完全是十佳青年的楷模好吗?你那只狗眼看到本攻偷东西了?那玉佩可是她亲手送给本攻的……”

  花贱贱微微挑眉,显然还是不相信。

  “那玉佩……不是传说中她的亲生父亲留给她的吗?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地转手他人?”

  “哦,你说这个啊……本攻也很奇怪,不过闻人姬幽好像对她的亲生爹爹很嫌弃,还说什么要是遇上了就直接打屎之类的……”默默地为某亲爹点了个蜡,皇甫长安回过头来,见花贱贱还是一脸狐疑的神色,不由得哼哼了两声,“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本攻是大大滴良民好吗!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闻言,花贱贱没再吱声,只勾起眉梢丢过来一个“你要是良民,天底下就没有暴民了”的眼神儿,看得总攻大人恨恨地踹了他一脚。

  “动作快点!脱衣服的时候不是挺快的嘛,穿起来怎么就能手脚瘫痪似的……”

  花贱贱扁了扁嘴,一脸悲伤:“那怎么能比呢……”

  “那你慢慢穿吧,本攻先走了。”

  不无嫌弃地瞟了一眼,皇甫长安即便迈步走了出去,还没走到门边,花贱贱就笑盈盈地跟了上来,揽过她的肩膀问道:“那你知道西凉城最有名的玉器店在哪里吗?”

  皇甫长安抬眸:“你知道?”

  “呵……”花贱贱勾唇浅笑,眉眼如画,“磨刀不误砍柴工……来,先亲一口,我就告诉你西凉城里头最好的玉匠在哪里。”

  皇甫长安:“……”尼玛,那个谚语好像不是这么用的吧?!

  眼前,花贱贱却是半倚半靠着贴在了门框上,已然摆出了一个诱人的姿势,坐等总攻大人的临幸。

  见他这般姿态,皇甫长安最想做的事显然是一巴掌把丫糊到墙上去!然而,在这人生地不熟,连走出门逛街都能转迷路的西凉城内,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谷主大人显然是最廉价的导游,不用白不用!

  要不是看在他的人脉和消息网上,她才不要带着这么一只毛手毛脚的腹黑狐狸出门,走到哪儿都变着法子求欢,丫就不能安分点吗?没看到她在干正事啊!她很忙的有没有!

  对,不能助长奸夫们这种予取予求的不良风气!

  收回攀在花贱贱肩膀上的爪子,总攻大人不无傲娇地甩了甩头,轻哼一声跨出门槛走了出去:“不说拉倒,劳资自己去找!”

  “你找不到他的……”花贱贱扯了扯嘴角,微微勾起眉梢,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而且,就算你找到了他,他也不见得会帮你仿制玉佩。”

  “哼,”总攻大人显然没那么容易就妥协,“不试试怎么知道?”

  “那你就先去试试吧……”

  倚靠在门边,抬手把玩着垂在肩头的一缕丝,花贱贱嘴角的笑意愈浓郁了三分……片刻后,在皇甫长安走远的刹那,立刻身影一晃,闪入了夜幕之中。

  兰后……半个时辰之后……

  “砰!”

  皇甫长安怒气冲冲地一脚踹开了刚刚安回去不久的房门,怒气冲冲地杀到花贱贱的跟前:“操!什么人啊这是!他以为全天下的玉器店都是他家开的吗?拽个球啊,劳资就不信找不到别的店家帮劳资仿制玉佩!”

  花贱贱垂眸浅笑,再抬起头来,面上便只剩下了好奇。

  “生什么了?”

  “特么劳资刚刚去了一趟尚月轩,据说是西凉城里最有名望的一家百年玉器店,没想到这铺子的名望一大,架子也摆得跟天皇老子似的,还说什么……老板这两天心情不好,不开门做生意?!尼玛,劳资当然不服了!就上楼去找那老板理论,结果……靠!那家伙抬头扫了劳资一眼,就吩咐下人说这辈子都不接劳资的生意!简直欺人太甚!”

  “啊……”听到最后,花贱贱忽然低呼了一声,面露忧虑,“那糟糕了,你得罪谁不好,怎么就把尚月轩的谢老板给得罪了?”

  极少见到花贱贱露出这样凝重的表情,皇甫长安不由得心头咯噔了一下,狐疑道。

  “怎、怎么了?!就算本攻把他得罪了……又能怎么样?!”

  不无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花贱贱先是垂头沉吟了片刻,继而才缓缓抬起眼皮,为难地叹了一口气:“虽说尚月轩的产业还未遍布九州,但……至少,这整个西凉城的玉器店,都是他家开的。”

  闻言,皇甫长安倏地睁大了狗眼,表示不能接受:“这不可能!”

  花贱贱抬眸看着皇甫长安,目露同情之色:“可这是事实。”

  终于,在跟花贱贱大眼瞪小眼对峙了十秒钟后,总攻大人终于败下阵来:“那……接下来肿么破?!”

  不等话音落下,花贱贱就很自觉得翘起了下巴,尔后提指点了点潋滟的薄唇,清浅一笑,有如三月落英。

  “或许,我可以去试试……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谢老板应该还欠我一个人情。”

  见他笑得那般奸诈,皇甫长安不免有种掉进了圈套的感觉,但……火烧眉毛,且顾眼下!大不了就是被花贱贱坑走一个香吻而已,完全没什么损失嘛!

  念及此,皇甫长安便跨前两步,俯下身缓缓凑到了花贱贱的面前。

  就在她快要亲下去的前一秒,花贱贱忽然伸手拦住了她。

  “等一下,我突然又改变主意了……亲一下怎么够呢?难得本谷主亲自出马,少说……也得三个晚上吧?”

  “靠!”皇甫长安横眉怒目,“你这是坐地起价!”

  “嗯……”花贱贱很坦白地承认,“我就是坐地起价,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想得美!你以为本攻这么容易就会妥协吗?!”

  “那就……四个晚上?”

  “本攻也是很有原则的!”

  “五个晚上?”

  “我错了……还是三个晚上吧……”

  “那就六个晚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泥煤!劳资还没答应好ma……好的谷主!报告谷主!我们现在可以出了咩?”

  一刻钟后,当皇甫长安再次踏进了尚月轩总店的大门的时候……那店小二一见她,竟然立马就操起了一把扫帚,作势要把她给轰出去!轰!出!去!

  尼玛啊!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有没有?!皇甫长安忍不住面色一黑,一巴掌把花贱贱给推了上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