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你会唱小星星吗(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72、你会唱小星星吗?

  霎时间,温孤偃的整张脸……都!绿!了!

  “呸!”

  直起身侧开脑袋,温孤偃一万个嫌弃地吐掉了嘴里的水,浑身散着极为浓烈的杀气,就连百米开外的树枝上的猫头鹰都被吓得嚎叫了两声,扑腾着翅膀远远地躲开了!

  湿淋淋的袖子下,一双曾被总攻大人惊为天手的爪子,正死死攥紧着,关节处因为承受了过大的力道而出咔咔的响声,仿佛一拳砸在青石板上,都能砸出巨大的一个深坑来!

  身下,被水淹得七荤八素的太子殿下却是毫无感知,只觉得身上沉得很,像是压了一座大山似的,喘都喘不过气儿来。

  抬手推了温孤偃两下,皇甫长安闭着眼睛迷迷糊糊,难受地哼哼。

  “好重……”

  温孤偃阴鸷着双眸,盯着那张丝凌乱的小脸,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楚表情,但隐约可以看出深深皱起的眉头,似乎很是痛苦。

  忽然间,夜幕中响起“砰!”的一声巨响!

  一记凛冽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了青石板上,倒是没有砸出一个大坑,只一路把青石板击裂了十多米,像是生了小型地震一样。

  那一声巨响近在耳际,皇甫长安就是再怎么头晕,也禁不住被吓了一跳,倏地撑大了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两圈。

  “艹!生什么了?!原子弹爆炸了吗?!”

  温孤偃紧抿着薄唇,面色沉沉地从她身上爬了起来,完全不想再搭理她!

  如果可以……他真想一拳砸烂了丫的脑袋!

  但眼下,把这个神经质的女人扑倒的那个人……是他,不小心亲上她嘴巴的那个人……也是他。

  所以……要是就这么把她给打屎了,就会显得他心虚。

  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那样一来……他跟这个女人又有什么差别?!

  这样想着,温孤偃即便拂开袖子站了起来,冷冷地撇了一下嘴角,不屑地朝那个眼睛一闭又倒回去的某总攻睇了一眼,心道……他还不至于那么矜贵。

  “别动……”

  脚背上,皇甫长安囔囔了一句,继而慢悠悠地把脑袋枕在了他的靴子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轻轻蹭了两下。

  “让哥哥靠一下,唔……脑袋晕死了。”

  一听到“哥哥”二字,温孤偃微微抖了下指尖,仿佛上面还残留着方才在总攻大人36d大胸肌上抚摸到的一丝丝柔软。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自从回到了天启皇宫,什么样的女人他没见过?温柔的,妩媚的,热辣的,刁蛮的,娇弱的……

  然而,像地上这只,口口声声把自己当成男人的女人……呵,他还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呐……你看那里……”

  皇甫长安晃晃悠悠地抬起手来,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指向不远处,呓语似的话唠了起来,一副好像跟他很熟的样纸。

  “你看那边的两颗星星,虽然看起来好像靠得很近,其实它们隔得很远很远,很远很远……远到从这颗星星上面出来的光,要经过世人千百次的轮回,才能照射到另一颗星星上面……所以啊,你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哥哥我,也算是一种天大的猿粪呢……”

  皇甫长安的语调很轻,度也很慢,如同清凉的夜风拂过耳际,透着迷蒙的味道,听在耳里恍然如梦境。

  温孤偃缓缓压下了将她一脚踹开的冲动,抬起眼皮顺着她的手所指的方向望去。

  嗯,他可以很肯定的说……

  总攻大人指的并不是天上闪烁的星星,而只是街角处的一座楼宇上……高高挂着的两盏大灯笼!

  缓缓地又垂下了眼睑,温孤偃面色微冷,目光中一闪而过几丝自嘲。

  看她醉成这样,也该知道那迷蒙的眼睛根本就看不见星星,可他居然鬼使神差的相信了。

  换做以前,温孤偃定然是不加犹豫地嗤之以鼻,就算不弄死丫至少也得踢断丫的两根肋骨泄个愤!但现在,对着这个死皮赖脸阴魂不散的女人,他虽然很有掐死她的冲动,可到底……还是生出了一丝丝的心软。

  念及此,温孤偃诡艳而冰寒的眼眸中,不由腾出几许疑惑。

  刚才没有杀了她,是因为心软吗?

  呵……太奇怪了,他怎么会有“心软”这种类似于悲悯的情绪?

  明明他是狼子,自幼嗜血而生,就像天绮罗说的那样……“无情狠绝,性冷酷厉,是为国之利刃”……任何的感情在他面前都是冰冷的,苍白的……所以他能无视别人的悲恸哀嚎,怨愤哭泣,所以他能屠城三日,伏尸百万而面色无异,所以他能摒弃常人的欲望,如黑色曼陀罗一般,凄绝而美艳绽放在血流成河的彼岸。

  他的一生,注定与杀戮为伍。

  他的一世,不需要任何的七情六欲。

  他已是魔王,置身九重地狱,不可能再变成凡人,也无须重回人世。

  普天之下,没有人懂他,父皇忌惮他,兄弟躲离他,后妃害怕他,朝臣恐惧他,下属敬畏他,天下万民一听到他的名字,便如见到洪水猛兽一般瑟瑟抖……唯一一个曾经对他伸出手的人,却只将他当做踏平六合的利刃,而不曾教导他任何属于“人类”的情感。

  因为那个人,本身就如神祗,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

  所以他,同样也不需要情感。

  那种东西对魔王而言,永远不可能是救赎,只会成为致命的弱点!

  而他之所以放过皇甫长安,只不过是因为……她是这个天底下第一个真心诚意对他好的人,就算他再没有人性,再酷厉残杀,也不可能对一个笑着说要保护他的人痛下杀手,哪怕以后他们很有可能会成为劲敌……那也是战场上的一较高下。

  人生已然如此寂寥,若是没有一个足够分量的对手,又何以排解魔王无度的杀欲?

  七杀天下,他拭目以待。

  “猿粪啊真是猿粪……”脚背上,总攻大人还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一个凌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察觉到,她抱着小腿蹭来蹭去的魔王大人,在短短的半刻钟内,已经对她动了很多次的杀意!“呵呵……难得你和哥哥投缘,这么聊得来,哥哥送点东西给你,就当是留个纪念。”

  闻言,温孤偃不由得微微抬起头,艳丽的凤目缓缓合了一合……似乎多听一句总攻大人的话,都觉得自己离蛇精病又近了三分!

  投缘?聊得来?呵呵……他刚才连标点符号都没有说一个好吗?!

  一边,皇甫长安却已经自顾自做了起来,从怀里掏来掏去,把一堆银票啊,玉佩啊,令牌啊,飞镖啊,以及七七八八的瓶瓶罐罐给摆到了地面上,然后埋头从里面扒了扒,不知道在找些什么……片刻后,大概是嫌烦,就捧起所有的东西一同递到了温孤偃面前,阔绰道。

  “你自己挑吧,喜欢什么就拿什么,不用跟哥哥客气!”

  温孤偃剔眉,朝她手上瞟了一眼,原本不屑的目光在扫到了天绮罗的那块令牌时,一闪而过一缕异样的神色,继而伸手取了过来,转眸看向皇甫长安。

  “你是怎么认识天绮罗的?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呵呵……”皇甫长安傻笑了两声,歪着脑袋反问道,“天绮罗?那是什么东西?好像很好吃的样纸……”

  温孤偃眼角一抽,忍住了一巴掌把她扇醒的冲动!

  他毫不怀疑皇甫长安是真傻而不是在装傻,如果她是装的,就不可能会把那些东西送给她,想也不用想……如果她明天醒来现不见了令牌,十有八九连投河的心都会有。

  对上这样的醉鬼,自然是问不出什么消息的,然而下意识的,温孤偃又低声问了一句。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呵呵……”皇甫长安又是两声傻笑,对着他笑靥如花,“我当然知道!你啊,你是……是个好人……”

  听到前半句,温孤偃立时又腾起了杀气……这个女人若是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戏弄他,就算她是天绮罗他妹,他也不会再放过她!

  然而,在听到最后几个字节的时候,温孤偃身上的煞气逐渐又散了开来,随即在嘴角扯起了一丝哂笑。

  ……呵,好人。

  这个女人是瞎了狗眼了吗?居然说他是好人。

  这两个字,打一出身就跟他绝缘,连他自己都不信!

  “哈、哈欠!”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总攻大人又一头栽到了地上,跟个全身瘫痪似的,挣扎了半天也没爬起来。

  将天绮罗的金牌放进袖子里,温孤偃破天荒地做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件好事,俯身把皇甫长安抱起来放到了河岸边的一个石凳上,即便转身走离。

  不料还没走出几步,就听身后“咚”的一声,又肉体沉沉的砸到了地上。

  温孤偃转身,走过去把皇甫长安放回了石凳上,点了她的几处穴道,隐约间好像听到有人在巷子里找人,便从皇甫长安怀里掏出了一枚飞镖,循声飞掷了过去。

  “什么人?”

  皇甫凤麟匆匆奔了出来,却只见街边暗影一闪而过,连片衣角都捕捉不到。

  回眸,依稀看见河边的石凳上横卧着一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