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想看鸳鸯戏水(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66、想看鸳鸯戏水!

  没想到会有人闯进来,情急之下皇甫长安忙不迭往边上一抓,随手扯了块布想要掩在胸前,却不想这一抓就直接抓上了闻人清祀的衣服,猛地把他整个人都拽进了浴桶里!

  “噗通!”一下,水花溅得满地都是。

  皇甫长安面色一僵,又有了剁手的冲动!她誓她绝对不是故意的!

  视线穿过水花看向来人,不是别的家伙,却是闻人姬幽那小妞,紧绷的心弦顿而又松了下来……然而,还来不及吐口气,面前就陡然放大了闻人清祀那张恼羞成怒的娃娃脸。

  咬牙切齿的几个音节裹挟着酷寒的阴风,涉水而来,直逼面门!

  “你干什么?!”

  “咳……”

  皇甫长安先是尴尬地咳了两声,忽而又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转头对着一脸惊诧的闻人姬幽抛了个暧昧莫名的媚眼,邪邪一笑。

  “一起洗鸳鸯浴呀!”

  闻言,闻人姬幽猛的倒抽了一口气,捂着嘴巴作惊恐状!

  尼玛!这是什么情况?!

  这才几天没有见面,皇甫长安那只禽兽就把小祀给拆吞入腹了吗?!麻麻!不好了麻麻!小祀他……他失身了!他的小鸟儿再也不纯洁了嘤嘤嘤!

  闻人清祀眸光微烁,却是面无表情地拂开了皇甫长安的手,湿漉漉的从浴桶里站了起来,一万个不屑地朝总攻大人撇了撇嘴角。

  “谁要跟你洗鸳鸯浴……脏死了,水里都是泥……”

  说着,就翻身跃出了浴桶,一把抓过架子上的毛巾扔了过去,口吻愈的嫌弃。

  “洗完了就快点出来,换桶水再清理一下,真是……挖煤的都没你这么脏……”

  转眸,见到闻人姬幽还愣愣地站在那儿,被她撞开的门扇还大喇喇地开着,闻人清祀立刻杀过去一记眼刀!

  “把门关上!”

  “哦……哦哦!我马上关!”

  闻人姬幽一个激灵,这才清醒过来,赶紧回头把门紧紧的合了上去,胸口处一个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跳……艾玛为毛每次找上总攻大人,都能撞破这么香艳的场景?!

  以前见到的都是总攻大人和别人的春宫,所以暂且还能保持冷静,作壁上观……可这回撞见了亲弟弟的,完全把持不住浮现连篇了有没有?!

  好吧!她有罪,她居心叵测,她动机不纯!

  刚刚那会儿,她承认……其实还是很期待能看到那两只鸳鸯戏水的场景的!

  没办法,自从跟了总攻大人以后,她的尺度也越来越宽了,口味也越来越重了,一般的啪啪啪根本就满足不了了她好吗?!

  在闻人清祀的各种鄙夷和嫌弃下,总攻大人终于手忙脚乱地洗完了澡换好了衣服,拿着一块布靠在软榻上裹着长费力地搓啊搓,一边对着闻人清祀抡圆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使劲地瞪啊瞪!

  片刻后,闻人清祀终于看不下去,走过来结果了她手里的毛巾帮她擦干头,娃娃脸上的表情又倨傲又不爽,手上的动作却是难得的温柔。

  见状,闻人姬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再次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没错!小祀绝逼已经扑街了!

  在她不在身边的这段日子里,失去了她这个姐姐的庇佑,她这个唯一的亲爱的可爱的弟弟,到头来还是难逃总攻大人的魔爪,成为了她小背篓里又一朵稚嫩芬芳的小雏菊!

  虽然这个结果不是她想要的,也绝对不是圣君爹爹所乐见的,更是能把母上大人给气得吐血的!

  但素!一想到小祀这个生冷不忌油盐不进的小妖怪,在将来的某一天,很有可能会为了夺宠而跟太子殿下的那些爱妾们……争!风!吃!醋!……神马的!

  矮油……艾想想还有点儿小鸡冻呢!

  什么?节操?!别提那玩意儿,自从认识了太子殿下,“姐”的世界里就只剩下“操”了,哦呵呵!

  撑着手臂,皇甫长安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一边享受着闻人少宫主温柔细致的服务,一边欣赏着闻人姬幽那张五颜六色的小脸上变化莫测的神情……屋外日落西山,凉风习习,别有一番舒爽的味道。

  只不过,总觉得好像落下了什么?

  对上闻人姬幽的视线,两人的脸上露出同样迷惑的神色,随即

  “呀!”“啊!”

  两人陡然色变,惊呼一声,猛地拍了一把大腿,终于想起来那件被忽视的事情是神马了!

  坐直身体,皇甫长安凝眸,一贯嬉笑的面庞上是难得严肃的表情。

  “你刚才说了什么?上官无夜被抓走了?什么意思?被谁抓走了?怎么抓走的?”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闻人姬幽倒是对那个男人没什么概念,只不过看到皇甫长安那么紧张青河剑,为了拿到那把剑不惜孤身犯险,而上官无夜又是得到青河剑的关键,这才稍微重视了一些。

  “那天你和小祀偷偷溜走之后,我们在辰州找了许久也没找见你们的身影,后来花贱贱猜测你们会提前来西凉参加如画舫的那个花魁艳舞,我们便快马加鞭赶了过来,混迹到了如画舫里,也确实遇上西凉城城主,可还是没见到你们的影子……”

  扯了扯嘴角,皇甫长安忍不住催了一句:“那个……可以直接说重点?”

  “不行!”闻人姬幽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她,继而微蹙眉头,颇为责怪地瞟了眼皇甫长安,埋怨道,“别打断我……都怪你,我都不知道刚才讲到哪里了……重新来过好了!那天,你和小祀偷偷溜走之后……”

  皇甫长安“砰”的一下把脑袋磕到了闻人清祀的膝盖上,磨着牙齿低声道。

  “怎么办……好想掐屎她!”

  闻人清祀淡淡一哂:“我不反对。”

  片刻后,闻人姬幽终于一字不差地讲到了刚才被打断的地方,真的是一字不差,甚至连标点符号都完全一样!

  “本来我们打算先下手,把西凉城城主绑起来,再要挟菡萏公子……没想到她喝醉了酒,还不等我们出手,忽然就拔剑起舞,杀到了半空中,再然后你就出来跟她打成了一团,等我们追上来的时候,你们又消失在河岸上了。”

  皇甫长安抬了抬眼皮,打两个呵欠,表示听得快睡着了。

  尼玛有完没完?幸亏这小妞没有生活在现代,要不然语文考试的分数一定惨不忍睹……完全答非所问找不到重点好吗?!

  “那时候,我们还以为你被城主带走了,就赶到她的府邸想去救你,走的时候花贱贱不知道跟上官那小子说了什么,就没带上他,把他留了下来……”

  上官那小子……喂喂喂!那家伙明明比你大很多好吗?!叫上官欧巴啊没礼貌的小姑娘!

  什么?劳资没有资格管教你?特么劳资现在是你弟夫了!你说劳资有没有资格管教你?!啊不对……好像应该是姐姐管教弟弟的……对不起,姐姐,弟夫知错了!

  “再后来,我们赶到了城主的府邸,但不小心被设在其中的阵法给困住了,府里面机关很多,搞掉一个又有一个,以至于弄到现在……圣君爹爹他们还没有出来!”

  擦了擦额头的黑线,皇甫长安一脸无语,抬眸看见站在面前一脸幸灾乐祸的闻人姬幽,又不免怀疑起来。

  “等等……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半路的时候,我跟他们走散了,突然掉到一个陷阱里面,被迷一药迷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咳,就看到……”

  皇甫长安抽了抽眉头,催问道:“就看到了……什么?”

  “就看到上官无夜那小子,衣衫不整地趴在城主身上,一、一边亲她,还一、一边脱她的衣服……”

  “靠!”皇甫长安忍不住骂了一声,“丫是耍劳资玩儿的吗?那个时候不是死活都不肯去的吗?怎么这会儿比谁都要积极,才见面就爬到了人家的床上,要不要这么迫不及待?!”

  闻人姬幽勾了勾眼角,唯恐天下不乱似的,笑着问了一句:“怎么……你吃醋了?”

  霎时间,闻人清祀倏地飙来一记眼刀,眸中满是警戒之色!

  “哈?我吃醋?我吃他的醋?”皇甫长安却是笑了,“我为什么要吃他的醋,他喜欢跟谁睡就跟谁睡,跟我没有关系。”

  闻人姬幽长长地“咦”了一声,明显不信:“还说不是吃醋,口气这么冲,其实心底下早就气坏了吧!”

  “哼,本攻只不过是看不惯而已……”

  先前她是想让他色诱来着,但没说让他投怀送抱往床上滚啊!只要赫连长歆的一颗心吊在了他身上,主动权就在他们这边,这事儿完全可以慢慢磨,用得着这么猴急吗?!

  见皇甫长安确实没有太大的反应,闻人姬幽才诧异地挑眉:“难道他不是你的男宠?”

  总攻大人翻了个白眼:“当然不是!”

  闻人姬幽点点头。

  “也对……要他是你的爱妾,恐怕你早就嚷嚷着跳起来了……哪里还能这么蛋定。”

  说着,还转头笑眯眯地问向闻人清祀。

  “小祀,你说对不对?”

  闻人清祀轻嗤了一声,没有搭理她,眸中的寒气却是缓缓散去了几大半,抬眸反问道。

  “这么说来,是上官无夜让赫连城主把你把你放出来的?”

  “是啊!你们真是没看见,那个女人的一双眼睛就像是长在上官那小子身上似的,从头到尾挪都没有挪开半分,蜘蛛一样缠在他身上,宝贝似的抱着……上官无夜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架势就好像上官无夜开口要整个天下,她也会把江山打下来送给他似的!艾玛,溺死我了……”

  皇甫长安勾了勾眉梢,忽然想起一个事儿来,不由斜着嘴角阴笑了起来。

  “那么……那个菡萏公子呢?看到上官无夜回来,他又是什么反应?”

  “菡萏公子?”闻人姬幽凝眸回忆了一番,继而摇了摇头,“好像没有看到,我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就只有上官无夜和城主两个人……那个女人放我走的时候,是一个走进来女婢把我带出去的,一路上好像也没又看见那个传说中的奇葩面。”

  “唉……”皇甫长安摇了摇头,颇为同情地感叹了一句,“他一定是偷偷地躲在某个角落里,默默地流眼泪了,好生让本攻心疼啊……”

  尼玛,百年难遇的绝世好面就这么被冷落了,赫连城主真特么有眼无珠暴殄天物!

  早知如此,在你们两相遇的时候,就该个微信通知本攻一声,也好让本攻横空出世一回,大吼一声“放开那朵小雏菊,让劳资来!”

  闻人清祀鄙夷地看了皇甫长安一眼,转回到闻人姬幽脸上。

  “你来的时候,有没有被人跟踪?”

  “哼,有是有,不过都被我甩了!但是这里恐怕也不太安全,你那时候回应我吹的笛声,想必也被他们听到了,要是继续留在这里,早晚会被他们找到的。”

  “嗯。”

  闻人清祀点了点头,继而扬手拍了一把尚且还沉浸在“十佳面惨遭抛弃,即将被打入冷宫”的年度悲伤大戏中的……太子殿下的脑袋,冷哼道。

  “你哭完没有?”

  拾起闻人清祀的袖子,小心翼翼地凑到眼角,轻轻拭了一下那虚无的泪水……尔后,总攻大人缓缓抬起头,看着两人,一字一顿,认真道。

  “做人啊,最起码的,要有一颗怜悯之心,如果连最基本的同情心都没有,那么这个人……他就不能称之为人……”

  “不叫人,那叫什么?”闻人姬幽歪着脖子,好奇道,“难道是妖怪?”

  “奇怪……”闻人清祀抬手覆上皇甫长安的额头,微蹙眉梢,露出了几许担忧的神色,“刚才还是正常的,怎么一下子又开始说胡话了,昨晚喝醉的酒还没完全清醒吗?”

  “啪!”

  一把拍开他的手,皇甫长安目光一凛,扬手就朝窗口射了一枚飞镖!

  “什么人?!”

  闻人清祀和闻人姬幽立刻对了一眼,随后快步追了出去。

  皇甫长安随手扎起头,跟在后面一同跃出了窗子,却不想这客栈是临水而建的,她这一跳完全没有注意到下面就是河,险些一头栽了进去……次奥!为什么没人告诉她这下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