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道歉了(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65、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道歉了!

  “那我说……我真、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瞅着皇甫长安一脸惶恐,宛如被一千万头草泥马践踏而过,连眼角都止不住地在抽搐,抓着他手腕的五指也捏得死死的,仿佛泄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似的。

  本来闻人清祀还没觉得怎么,见她这样,倒是忍不住生出了几分狐疑来。

  提了提眉梢,回想起昨晚上总攻大人醉酒的样子,闻人清祀半眯寒眸,在脑子里从头到尾仔细想了一遍,却也没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只不过……眼下他可以肯定,皇甫长安大概真的是瞒了他们什么事儿,而且还不是一件小事!

  半天不见闻人清祀回答,甚而还半是琢磨半是怀疑地盯着自己,皇甫长安顿时心头一阵凌乱,即便挪开了视线,暗自搜肠刮肚地想着该怎么解释“穿越”的事!

  艾玛……果然不能随便乱喝酒!醉酒多误事!

  酒后乱那啥也就罢了,可她怎么就那么嘴欠呢,说什么也不能说穿越的事儿啊!而且还是说给了九冥魔王听!那简直就是在自掘坟墓好吗?!

  正惶恐着,闻人清祀终于撇了撇嘴皮子开了口,口吻听起来很是不屑,同时又夹杂着几分怀疑。

  “你说你叫什么东方不败,还说……要传授魔王绝世神功……”

  “呃……”皇甫长安先是一愣,继而大喜,“我真的是那么说的?”

  见到皇甫长安陡而松了一口气,如释负重一般,闻人清祀的怀疑不由更深了:“不然呢?你以为你说了什么?”

  “哈,没……”

  摆了摆手,皇甫长安讪讪一笑,随便扯了个借口糊弄了过去。

  “我还以为我把我是女儿身,还有夜郎太子的身份透露了出去……你也是知道的,天启帝君对夜郎的疆土一直虎视眈眈伺机待,若是让魔王知道了我的那个身份,肯定不会放过我!那样一来,我们之间非斗个你死我活不可,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西凉城。”

  卧槽刚才真是吓尿了好吗!

  好在她醉得糊涂过了头,已经跃过了讲真话的阶段,直接跳到了讲胡话的层次。

  感谢东方不败!感谢绝世神功!拯救了一个失足喝醉的少女!下次绝对不会再像昨晚一样喝成狗了!哦不,没有下次了!

  闻言,闻人清祀眯了眯眸子,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说辞。

  “不对,你那时候可是明明白白说了,你要讲的那个秘密……我和你的那些个男宠都不知道,甚至连圣君爹爹也不知道,你到底瞒了我们什么?”

  “没有啊,你想太多了……本攻有什么好瞒你们的?虽然本攻记不清昨晚生的事了,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啊!本攻之所以那么说,无非就是想让那个秘密听起来有价值一点嘛!太多人知道的秘密,那还能叫秘密吗?”

  扬手提起皇甫长安的下颚,闻人清祀俯身靠过去三分,抬眸直勾勾地看进她的眼眸里。

  “你确定?真的没有瞒着我们什么?”

  挺了挺36d的大胸肌,皇甫长安一派坦荡,完全没有任何躲闪和心虚的成分。

  开玩笑,她的扯蛋水平,那可是连全球最先进的测谎仪都测不粗来的好吗!

  “怎么……要不要本攻个毒誓,你才肯相信本攻?”

  说着,皇甫长安缓缓举起左手,作势就要起誓。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就被闻人清祀按住了嘴唇,随后扯了扯嘴角,不再追究总攻大人醉酒之后不小心露出的这条小尾巴。

  “算了,你爱说不说,我只是不喜欢你有事情瞒着我们,不想……你一个人冒险。”

  “呵呵,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皇甫长安抬手揽住他的脖子,晃晃悠悠地挂了上去,继而凑到他唇边轻轻点了一笑,邪笑道,“上刀山下火海这种事儿,本攻一定会带上你们的!”

  看着面前那样狡黠而邪恶的笑脸,闻人清祀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斜勾嘴角,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对了,还有一件事刚才忘了说……就算你没把夜郎太子的身份透露给九冥魔王,我想,在你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他也绝对不会饶过你了。”

  听到这话,总攻大人的小心肝儿陡然又是一颤!

  闻人清祀虽然不是神马善良纯洁的小白莲花,但依着他那孤僻自傲的性子,也绝对不会说些危言耸听的话来吓唬她!

  他说情况很严重,那情况就一定很严重!

  “神马那件事?我还对他做了什么?!”

  “呵……”从薄唇中呵出一口凉气,闻人清祀缓缓凑到皇甫长安的耳边,一手握住她的五指,缓缓地下移到了某一处,“昨天晚上,你不仅抱着他的大腿调戏他,还拽着他的这儿,说拉钩……”

  “嘶!”

  皇甫长安猛然间倒抽了一口冷气!

  霎时间如同被晴天霹雳闪到了脑袋,浑身上下猛地一个激灵,被自己的所作所为吓得膝盖都打颤了……次奥!这不是蒸的!

  “这不是真的!小祀你告诉我,这绝逼不是真的!是你故意编出来吓我的对不对!一定是你故意吓我的!”

  闻人清祀哂然一笑,眸色幽幽。

  “我也希望那不是真的,要是早知道你会做出那么丧心病狂的举动来……哼,在你喝醉的时候,我就该一棍子敲晕你。”

  皇甫长安还是完全不敢相信,完全不敢想象,完全不敢承认!

  “不,不对……如果我真的做了那种事,他一定会杀了我的,怎么可能还留我一条狗命让我活到现在?!”

  “你说的没错,他是想要杀了你,要不是那个南疆少年听到动静突然闯了进来,你以为我们两个还能完好无缺地站在这里说话?临走之前,我还听到九冥魔王还咬牙切齿地扬言,要留下你的一双手……所以,这段时间,你最好祈祷不会在西凉城里遇见他。”

  啊啊啊!肿么会酱紫?!

  她这么一朵纯洁善良的小白花,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丧尸的事情来?!太幻灭了好吗?!

  这下真的屎定了,魔王大人一定把她当成变态了!次奥!好想剁手有没有!

  “不行!”猛地一把推开了闻人清祀,皇甫长安连退两步,忧桑得一脸血!“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劳资的光辉形象,能就此毁于一旦!”

  见皇甫长安转身就走,闻人清祀立刻拉住了她。

  “你还想干什么?!”

  换言之就是特么你还嫌自己做的事不够丢人吗?!劳资的脸面都被你丢去喂狗了好吗?!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总不能什么都不做,让魔王认定了本攻就是一个变态吧?!”

  说着,皇甫长安就挣开了他的手,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闻人清祀立刻走到桌面抓起面具跟在了后头,一跑出门,却不见了皇甫长安影子,不由得嗤了一声,沉下了几分眸色。

  喝醉了那么能闹,醒了也这么能找事儿,简直要被她搞出蛇精病来了!

  皇甫长安急急忙忙跑开,却没有直接去找魔王大人……尼玛!她现在哪有那个狗胆去找他啊?!真要被他撞见了,一剑刺死都算是好的,绝逼是碎尸的节奏有没有?!

  慌慌张张绕着整个西凉城转了一圈,直到日暮时分,皇甫长安才大汗淋漓地回到了客栈。

  闻人清祀迎上前去,见她满头是汗一脸风尘的样子,不由微微蹙起了眉梢。

  “你今天都干嘛去了?怎么衣服上都是泥土?挖煤了吗?”

  皇甫长安一边走一边扇袖子,趴到桌子上倒了杯水一口喝光了,才喘着粗气嚷嚷:“热死我了,快去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洗个澡……受不了了!感觉衣服都臭了……”

  见她不肯说,闻人清祀也没有再问,那时候皇甫长安一跑开,他就去找了九冥魔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