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史上第一面首(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58、史上第一面!

  皇甫长安嘴唇一扁,嗫喏道:“可是……”

  魔王大人却已经收回了视线,如山岳临渊般沉寂,半面绝美的容颜上,并没有任何含嗔带笑之意,唯独散着一股浓厚的萧杀气息,仿佛山雨欲来,百兽嘶鸣。

  “我不想说第二遍。”

  边上,那南疆少年已然推推搡搡地把她撵了下去。

  “快走啦快走啦!再不走你就别想走了!真是不要命……竟然连阿偃的马车也敢拦,这次算你走运,下一次……没有下一次了,下一次你就屎定了!”

  不得已,皇甫长安只好跳下马车,站在路边上,看那小队人马踢踏着马蹄绝尘而去。

  魔王大大,不要走!

  只可惜,木有人听到总攻大人内心的嘶吼……那群衣着暴露的南疆人,连着那辆同样装饰得很有异域风味的马车,到底还是渐行渐远,消匿在了山坡的尽头。

  皇甫长安从怀里摸出一块金牌看了眼,又凑到鼻子边闻了闻,上面似乎还留有金牌的主人那股凉彻心扉的冰雪之气。

  然而……

  如此贵重的一块金牌!

  传说中能号令十万兵马的金牌!

  却只能换得魔王大大的一句“别再让我看见你”……玻璃心都碎了有没有!

  这块金牌也是当初教父大人送给她的见面礼之一,作为天启国师天绮罗的手谕令牌,拥有着无可比拟的权力!

  教父大人大部分时间都被压制在那个身体里面,所以能做的事情很有限,他帮不了长安太多忙,就只能送她一些实用的玩意儿……带上这块牌子,虽说不能霸占天启王朝的半壁江山,但必要的时候亮出来,绝对比免死金牌还管用,足够救活她几条狗命!

  而实际上,诚如教父大人所言,这块金牌确实在总攻大人采路边的野雏菊时,庇佑了她一回,没叫她当成横死在魔王大人的利爪之下!

  就是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来,皇甫长安都还觉得心有余悸,一颗小心肝儿噗通噗通跳得飞快。

  今个儿凌晨,天还没天的时候,她就出了门。

  小夜子不肯卖身卖肉勾搭西凉城城主,这种事旁人又强迫不来,总不能她一棍子打晕了他然后把他扒光了衣服送到城主大人的荡床上吧?

  咳……好吧,这种主意她不是木有想过,但那么一来,等小夜子醒了,恐怕会直接咬舌自尽!

  这么丧尽天良的事儿,自认为纯洁善良的总攻大人怎么可能干得粗来?!

  不得已,太子殿下只能亲自出马!

  当然,她是坚决不会承认的!她之所以这么积极主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也想去会一会那个传说中的菡萏公子!

  自从听花贱贱说了那茬子事儿后,她就立时鸡冻了有木有!

  天底下像菡萏公子那么奇葩的人,真的是不多了啊!

  你见过有人因为爱一个人,爱到四处巡游只为帮喜欢的女人狩猎美男的吗?!

  你见过有人因为爱一个人,爱到把无数男人扒光了送到喜欢的女人的荡床上的吗?!

  你见过有人因为爱一个人,爱到强迫别的男人跟他一起共事一女,并且还帮着喜欢的人宠幸美男的吗?!

  没有吧没有吧没有吧?!

  总攻大人表示,她也从来都没有见过!

  所以,既然都来了西凉城,这么神奇的人物,又怎能错过捏!

  据花贱贱说,这个西凉城城主之所以会如此宠幸菡萏公子这只面,就是因为他有酱紫一个灰常强大的功能不仅卖得了骚,暖得了床,还能抓得了男宠,献得了美男!把城主大人伺候得那叫一个服服帖帖,欲仙欲死!

  总攻大人表示好眼红,好嫉妒……有木有!

  要是她的爱妾们能有菡萏公子的一半好,她都要感动得哭粗来了好吗!

  可惜天不遂人愿,她招惹的那一个个都是万年醋坛子,能不把她辛辛苦苦采来的小雏菊欺负屎,就已经是万幸了!

  想让他们给她物色美男,呵……别做梦了,那绝对比让他们当街裸奔还难!

  就像现在,要是他们知道她要去西凉城找菡萏公子,肯定会一人一条链子把她拴在他们身上,寸步都离不了身!

  而要是让亲爹大人知道她要亲自去勾搭西凉城的城主,恐怕会甩来一条狗链子套在她的脖子上!

  玩断袖就已经够丧心病狂了!

  再跟女人玩磨镜,特么你这么你九泉之下的亲娘知道吗?!

  基于以上种种考虑,太子殿下才一咬牙,趁着天没亮,一个人偷偷溜了粗来。

  没想到,运气竟然这么好,在半路上叫她给遇见了那伙南疆人!

  总攻大人早就对魔王大大垂涎三尺,恨不能一亲芳泽了,见到之后便立刻狗眼一亮,匆匆跑上去拦在了马车前面。

  可那些南疆人居然直接无视了她,依旧扬鞭策马气势汹汹地奔了上来,作势要把她撞成烂泥巴!

  不得已之下,皇甫长安只好赶在被马蹄踩扁之前,纵身跃上了马车。

  然而还不等她站稳,就有一只尖锐冷硬的利爪破空刺了过来,煞气凌人,直接就抓向了她的胸口,度快得叫人吓尿!

  皇甫长安避之不及,衣襟上被抓开了一道衣襟,甚至还渗出了点点血迹!

  若是再慢上那么半拍,皇甫长安毫不怀疑……她的整颗心都要给那利爪掏粗来!

  尼玛!这手段简直狠辣得令人指!

  她再也不说被帅得一脸血了嘤嘤嘤……别人血溅三尺那是隔靴挠痒无关紧要,可要是自己血溅三尺,那就真的玩完了!

  赶在魔王大人的利爪第二次袭上她胸口之前,皇甫长安忙不迭掏出了教父大人送给她的那块护身符,大喊一声递到了他的面前。

  “天绮罗!”

  话音落下,那尖锐的利爪便停在了皇甫长安胸前,距离她的36d大胸肌,仅仅只有半寸的距离!

  兰后,总攻大人就很没用的晕了过去。

  再兰后,她就被带到了车厢里。

  再再兰后,马车到了西凉城,她就被无情的撵了下去。

  从头到尾!自始至终!魔王大人连搭讪都不屑,根本就没有问她半个字儿跟天绮罗有关的事,只在最后跟她说了那么一句话!

  这是第一次,总攻大人觉得做人很失败!

  颇为失望地收起了金牌,皇甫长安对着苍天叹了一声,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看来,国师大人的魅力还不够大啊,一块金牌,只能搭一次魔王大人的便车,利用率好低!

  默哀了整整三分钟,皇甫长安才重新平复了心情,整了整衣服准备进西凉城……然而,在走了两步之后,太子殿下突然意识到!

  次奥!劳资没有马了!

  虽然西凉城就在不远处,但魔王大人似乎非常嫌弃她,不想让大家知道他跟她认识,就在还有很长一段步行距离的时候,无情地把她丢了下去!

  尼玛……这不是坑爹吗?!他一定是故意的吧!

  “嘶”

  正怨念着,身后忽然想起了一声马嘶,皇甫长安闻声回头,方才还阴云密布的面庞上,瞬间就春暖花开了!

  辣个从远处驾马奔来的美骚年,不是她那可爱的宝贝儿子,又是谁?

  一身绯红的衣袍翩跹飞舞,如烈焰般灼眼,衬着胯下那匹白马油亮的鬃毛,就像是从画像中走出来的一样,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驾马行到了皇甫长安身边,闻人清祀勒住马缰,尔后扭头对她伸出了手,声音仍是冷冷的,阴寒得像是二月里的月光,并无多大的热切。

  但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那两个字,却让太子殿下感动得想哭!

  闻人清祀说

  “上来。”

  艾玛!真的是没有对比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