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真的扑了啊月票(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53、真的扑了啊!月票

  在场众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总攻大人会突然间变得如此的鸡冻,被点到名的南宫重渊在确定她指的那个“他”就是自己之后,也表示了微微的诧异。

  裴子由微蹙眉梢,对某个新鲜词汇表示了极大的疑问。

  “等一下……话说,什么叫做俯卧撑?”

  当折菊公子说出“脱光了衣服扑倒他”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的小心肝儿就已经忍不住抖上了三抖,完全可以想象那“俯卧撑”绝逼是一种极其猥琐而下流的行为!

  然而,尽管他知道自己不该嘴欠问,但还是好奇心害死了傻狍子,嘴皮子一快就问出了口,再想要反悔就已经来不及了!

  果然,听他这样一问,皇甫长安愈的眉飞色舞了,却是没有当即开口解释,转而回头对着身后的某男宠一甩袖子,道:“死狐狸,给他们示范一下!”

  对上皇甫长安的目光,宫疏影不由眉峰一抽,为难道。

  “怎么、怎么示范?!”

  他也完全听不懂那个词汇好吗?!她又没有事先知会过他!

  “很简单的啊!”皇甫长安却是一脸理所当然,好似在说“你一定会的!”,见他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即便邪笑着勾了勾嘴角,语调顿然间暧昧到了极点,“就是那天晚上,本宫坐在你身上对你做的那样啊!”

  其中,“本宫坐在你身上”这几个还刻意加重的语调,透露着几分莫名的意味。

  在场之人都不是神马纯情的孩纸,一听这话,瞬间就意会了几分,不由得对皇甫长安投去了惊悚的一瞥……看丫年纪轻轻个子矮矮的,没想到竟然这么重口味!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还有救吗?!

  几个字听在宫疏影耳里,却又不是同一个意思……对上皇甫长安那眨得眼皮都快抽筋的眼睛,宫狐狸又怎么会不知道,太子殿下之所以强调那几个字,并不是为了强调那几个字本身的意思,而是为了强调她身为“总攻大人”的尊严!

  因为,一般在啪啪啪的时候,明明都是他在上面的好吗?!

  嘤嘤嘤……好羞涩,说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啦!好在脸上还有一个面具挡着,不然人家都要羞红脸了呢……

  不过,既然总攻大人亲自开了口,他也就没有了推拒的理由。

  宫狐狸其实心知肚明,皇甫长安为何没有点别人,而单单是点了他,就是因为他比较风骚,比较听话,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不然,这事儿要放到皇甫砚真身上,估计直接就能把整张赌桌给掀了!

  他就不一样了,拿得起,放得下。

  为了争宠,露得了大腿,裸得了香肩,掉得起节操,刷得了下限,叫得一声好床,吹得一口好箫……啊等等!这个不是!这个是乱入!

  导演啊,床戏可以乱拍,剧本不能乱写啊!

  皇甫长安这会儿有求于他,等会儿,便是他收利息的时候,哦呵呵……想到这儿,宫疏影不由勾了勾眉梢,继而款步走上前,在众奸夫的虎视眈眈之下,甩手一把撩起了衣摆,尔后单手撑地,一连做了三个姿势标准的俯卧撑!

  等他衣角轻飘纵身跃起,风姿绰约地回到皇甫长安身后时,众人还是一副脸皮快要裂开的神态!

  裴子由抡圆了眸子,一双眼睛瞪得比傻狍子还大!

  这尼玛……折菊公子,你还能更禽兽一点吗?!

  闻人姬幽则是一副快要崩溃的样纸……不行了,待不下去了,她要回家!完全不想继续跟在总攻大人身边了!完全不想认识她!这辈子的脸,这辈子的节操,在总攻大人一个人的身上,全部都丢尽了有没有?!

  西月涟微微掩面……这不是蒸的这不是蒸的,这一定是幻觉!

  众奸夫却是又嫉妒又惆怅,这日子没法过了啊,就连争宠都要靠掉节操……太子殿下你知不知道,现在的节操卖得很贵的好吗?!

  边上,还有破云鸣钰躲在角落里画圈圈……不开森,他连掉节操的机会都没有!多么好的一项运动啊,他想试都不让试,再次哭瞎一万遍!

  抬了抬眉梢,皇甫长安回头望向裴子由,一脸挑衅。

  “怎么样?裴老板,敢不敢跟我赌这一把?!”

  裴子由顿觉虎躯一震,菊口花一紧!尼玛……折菊公子这是要把全天下的男人都弄成断袖的节奏吗?能不能不要这么丧尸?!

  因为教父大人的缘故,自己不能吃,就把人家一个掰弯成攻、一个掰弯成受?

  导演你是故意的吧!

  对上皇甫长安那双如狼似虎闪着过分强烈的光芒的狗眼,裴子由竟忍不住森森地打了一个寒颤,好似掉进了一个蓄谋已久的陷阱里似的。

  虽然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自信,虽然他一万个不想答应她的条件,然而现在骑虎难下,丢面子事小,要他放弃对方送上门来的偌大一个韩府的产业,别说南宫重渊不会同意,他自己也绝不可能会放手!

  咬了咬牙,分明是风头正盛,赌运正旺,一百次里面有九十九次都可能是他赢……可裴子由却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要他扑倒紫宸太子做俯卧撑……次奥!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他屎的好吗?!

  破釜沉舟一般,裴子由到底还是点了点头,俊脸上的神态壮烈得好像被下了药丢到了折菊公子的床上似的,那叫一个触目惊心!

  “赌就赌!你我二人说话算话,一言九鼎,愿赌服输!”

  “好!”

  皇甫长安勾着眉梢,目光一片火热,仿佛已经能看到裴老板脱光了衣服把那雪衣人扑倒在身下的场面了……什么女人都是浮云,好基友才是一辈子的有没有?!

  “一言九鼎,愿赌服输!”

  最后一把,按顺序是皇甫长安这边先开。

  也就是说,只要南宫重渊稍微动一动手脚,他们就必输无疑!

  意识到这一点,就连一直沉默的皇甫砚真都忍不住开了口,劝阻道:“公子,这一局若是我们先开,会不会……”

  一句话还没说完,却被皇甫长安抬手挡了下来。

  微微抿了抿嘴角,在嫣红的唇瓣上勾勒出一个浅浅的弧度,皇甫长安现是看了一眼裴子由,继而转向那头戴斗笠的雪衣人,淡笑着道。

  “既然说了是愿赌服输,要是坏了这赌场的规矩,那么这一场赌局,也就没有意义了……”

  她这话,听着好像是说给皇甫砚真听的,可言下之意却是在挑衅南宫重渊的气魄和风度,先前他几次三番戏耍他们,看在是为裴子由讨回面子的份上倒也说得过去,可这一回,他要是还是耍那种不堪的手段,便只会叫人看不起,哪怕是赢了……也胜之不武。

  当然,这样的挑衅,对于一般的赌客或许会有效,但对于从小长于宫廷,在各种阴谋诡计尔虞我诈之中生存的紫宸太子,却是毫无作用的。

  若是放在以前,南宫重渊必然是连眼睫毛都不眨一下,就动手把这一局给赢了

  白白送上门来的厚礼,完全没有拱手相让的道理好吗?!

  可这一回,见到皇甫长安如此坦荡,甚至还如此盲目地相信他,南宫重渊竟然觉得那家伙傻得有些有趣。

  突然之间也想赌一把运气,看看到底是谁输谁赢……看看上天,到底会让谁成为最后的赢家?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这样的想法下面,还隐藏着一抹更小的更微不可察的心机,那就是……不想她就这样毫无悬念的输了,就这样一败涂地地屎了。

  人生在世,这还是头一回遇上这么奇怪的家伙,倘若她屎在了这里,着实是有些可惜的。

  只不过……可惜归可惜,若她命该如此,南宫重渊亦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见皇甫长安主意已决,完全没有任何反悔的迹象,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神态!

  众奸夫自是无话可说,只一个个精神抖擞,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已经彻底放弃了“皇甫长安会赢”的这个想法,开始暗暗蓄势,准备在她输了之后的一刹那,杀出一条血路来!

  手里捧着摇筒的破云雪更是紧张得连手指都颤了,紧紧抱着那摇筒,像是抱着一颗炸弹,好像一放下去就会炸得山河变色日月无光似的,一连摇了好久好久,久到大家都很怀疑那里面的骰子已经被她摇碎了,才缓缓把摇筒放平到了桌面上。

  兰后,在万众瞩目之下,一寸寸地掀开。

  掀开的那一瞬间,破云雪却是倏地一下闭上了眼睛,瞄都不敢瞄一眼,生怕见到了结局太过惨烈!

  然而,根本就不用她看,周围就响起了一阵此起彼伏的抽气了……以及桌子那头传来的几声,裹挟着巨大得意的轻笑!

  完了完了……这下肯定惨了!

  破云雪战战兢兢地撑开了眼皮,有种想要夺门而去的冲动……尔后,在看清了桌面上那几颗骰子之后,破云雪突然间整个人都定住了,仿佛刹那之间整个人都灵魂出窍,当时就惊呆了!

  “四个一,两个个二,共是八点!”

  听着那粉衣女子用一种灰常怜悯的口吻报出了这一串数字,破云雪顿而身子一软,险些瘫坐在地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