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我去年买了个表票子(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44、我去年买了个表票子!

  闻言,西月涟微愣,便是连众奸夫都忍不住互望了一眼,面面相觑,颇为意外……这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拒绝过美人了?而且还是她一直垂涎三尺的“鸣钰大美人”?

  倒是破云鸣钰依旧面色如常,并未将此放在心上,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捏着的手巾,在仔细地拭擦,洁癖得要屎。

  “算了,还是给你夹一块吧,看你这么可怜……”

  瞅了眼他那空荡荡的碗,皇甫长安摇了摇头,继而夹起一块鸡翅放到了他的碗里。

  皇甫凤麟抬起眼皮扫了扫,眼角不自觉地往上翘,划过一抹讽笑,他就知道……某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哪能真的狠下心来刁难她的“心头肉”啊,哼哼!

  皇甫无桀收回视线,在嘴角勾起几分无奈。

  李青驰却是直直盯着破云鸣钰碗里的那块鸡翅,在心底下咆哮了一万次……靠靠靠!那是他最喜欢吃的好吗?!一整只鸡他就只吃那块肉!方才另一块也被皇甫长安送到了岳父大人的碗里,酱紫一来,这盘鸡肉直接就没他什么事了好吗!不开森!

  皇甫砚真一手抚着杯子的杯沿,凝眸冷冷地剔着破云鸣钰,眸中清寒的微光轻轻闪烁,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破云雪嬛显然也意识到了太子殿下和四弟之间的不愉快,虽然不知道生了神马,虽然四弟还是她的情敌……但不管怎么说,破云鸣钰毕竟是她血脉相连的弟弟,眼瞅着他被这么多情敌虎视眈眈,自然还是站在他这边的。

  见破云鸣钰拿着手巾擦了擦,擦了又擦,破云雪嬛不禁急了,抬手推了他一把,催促道。

  “别擦了,这筷子上又没有毒……赶紧趁热吃了吧,冷了可就没味道了!”

  破云鸣钰这才放下了手巾,伸出筷子去夹碗里的肉,一边还抬眸对着皇甫长安微微一笑,道了句。

  “谢谢。”

  却不想,话音还没落下,皇甫长安便飞快地从他的筷子上抢过了鸡翅,尔后往半空中轻轻一抛……众人只见得那块鸡肉在空气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最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一只大黄狗的面前。

  耳边,则响起了皇甫长安不无轻蔑的解说。

  “给你吃还不如喂狗。”

  “噗……!”

  帅!太帅了!说得好!太好了!

  众奸夫闻言那叫一个眉开眼笑,就差没有抚掌称快了!哦呵呵……对付破云鸣钰这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家伙,就该这样!

  让他装!装x遭雷劈!

  没想到宝贝女儿对自己最中意的女婿有如此深沉的恨意,西月涟不由微微蹙起眉梢,往破云鸣钰投去了担忧的一眼,却是没有再忤逆皇甫长安的意思开口阻挠……无论如何,女儿总是最大的,他再怎么欣赏破云鸣钰,也不可能为了他而影响了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

  唉,鸣钰……你好自为之。

  凝眸望着筷子那端落空了的缝隙,破云鸣钰温柔如水的面容上,终于隐隐裂出了几道痕纹。

  再抬眸,对上皇甫长安那双蔑然轻哂的眸子,眼角处则是几许散慢的痞笑,挑衅之中带着三分讽刺,狂妄之中携着三分轻蔑……却是真的打算同他划清界限,并非是欲擒而故纵。

  生平第一次,破云鸣钰对自己的个人魅力有了婶婶的怀疑……

  是娘说的啊,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没错啊,他也这么觉得,可是为虾米自从那天晚上他说了那么一段话之后,太子殿下就直接将他弃如敝屣了?!这不科学好吗!

  弃若敝屣不闻不问也就算了,只当太子殿下那是故意冷落自己,可眼下……太子殿下那看仇视似的眼神,巴不得将他扒光了衣服挂在妓院门口的怨念,又是肿么回事?!难不成他还没得宠就已经失宠了咩?!雅篾蝶,表酱啊!这纯属战略失误,战略失误!

  放下筷子,破云鸣钰稍稍收敛了神态,抬眸浅笑:“公子,我觉得……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对对,一定有误会,绝对有误会……”西月涟难得插一口话,说完了还要看一看宝贝女儿的脸色,哄着道,“你且听他解释解释,鸣钰他也是有苦衷的……”

  “苦衷?”皇甫长安挑眉冷哼,先是看了眼亲爹大人,继而转向破云鸣钰,“你还能有什么苦衷?”

  “咳……这个……”扫了一眼虎视眈眈的众人,破云鸣钰不由得脸颊微赧,放低了语调,“等吃完了饭,我再单独跟你解释,行不行?”

  “呵……看在爹爹的面子上,小爷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撇了撇嘴角,总攻大人一挥袖子,下令道,“开饭!”

  说着,就夹了一大块萝卜往嘴里塞。

  不想这萝卜香还没飘进鼻子里,就从楼下“唰”的射来一枚飞镖,打落了她的筷子。

  “饭菜有毒,不要吃!”

  紧接着,闻人清祀疾步走进,撑手拍着桌面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拔剑便朝店里的那名小厮刺了过去!

  “叮!”的一声脆响,却见适才那名女子横剑刺来,一把架开了闻人清祀的攻击,顺势便要刎上他的脖子。

  “小心!”

  西月涟眸光一紧,抽出长剑迅而往那女子身上掷去!

  女子回眸,便见浑身冷冽的长剑劈空而来,立刻闪身躲避,却还是被长剑刺穿了衣服……正险险顿步,不料那穿透袖子飞射而出长剑,又在半空陡然急转了一个方向,尔后紧追她的眉心反刺而来!

  女子不由急急后退两步,千钧一之际,忽闻“当”的一声,羽箭与剑尖在鼻尖处相撞,擦出一道炙热的火光……然而这样却还是阻止不了长剑的攻势,剑锋直接劈裂箭羽迎面袭来,女子立时抬手一挡,铁爪紧抓锋锐的剑刃,连着又退了两步,才猛地将剑摔了开。

  “公子,你怎么样了?!”

  见事迹败露,隐匿在暗处的属下立刻围上前来增援!

  女子收起手背上的铁爪,转眸看了一眼飞身而至的皇甫长安,不由淡淡一哂,尔后带上了几名随从转身闪人:“走!”

  花语鹤与宫疏影对望了一眼,尔后齐齐纵身跃下栏杆:“追!”

  皇甫长安摸着下巴,回头看了眼紧跟上前的皇甫砚真:“等一下……那个人刚才叫那个女人什么来着?公子?!”

  “呵,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皇甫砚真护在皇甫长安身边,瞅着四下打斗的两方人马,清冷的眸子微微缩起,“这些人十有八九便是银月赌坊的人。”

  “可是……他们没理由要下毒手杀我们啊……”

  “他们知道我们要去夺剑,所以先下手为强。”

  “不,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擦干剑锋收回刀鞘,破云鸣钰款步走了回来,“既然我们是打着折菊宫的名号过来的,他们显然知道我们的实力,所以才会用下毒这样的手段,如果只是为了一把剑……我不认为他们会如此大动干戈,与折菊宫正面为敌。”

  “嗯,”冷冷瞥了眼那个服毒自尽的下属,西月涟跟着收剑走了回来,“我觉得鸣钰说得很有道理。”

  闻言,皇甫凤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当然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他说什么都有道理,他就是放个p……那也是有道理的……p……”

  “四哥!”

  皇甫长安忍不住喊了一声,打断皇甫凤麟的话,朝他使了个眼色,然而表情却是……一脸赞成!

  这下轮到西月涟无言了……他是真的觉得破云鸣钰说的话有道理,跟他那个人没关系好吗!

  双方人马在客栈里缠斗了一阵子,对方留下来的手下不多,没费多大力气就全都制服了,见到闻人清祀从门外走进来,西月涟不由上前两步迎了上去:“怎么样?”

  闻人清祀冷然垂眸,一双阴寒的眸子像是泛着幽绿的冷光:“都死了,没能留下一个活口。”

  皇甫长安凝眸,转眼四下望了一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一趟取剑,只怕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这六城七剑,都是人中龙凤,也难怪白瑛会那么轻易的将藏宝图双手奉上。

  “等一下……这是什么味道?”皇甫凤麟蹙起眉梢嗅了嗅,继而微微变了脸色,“不好,这船烧起来了,快走!”

  “小祀,你随我来,再看看这船上有没有什么线索……”西月涟侧头唤了一声,继而抓起皇甫长安的爪子放到了破云鸣钰的手里,“鸣钰,你先带长安离开。”

  “好。”破云鸣钰微微一笑,如沐春风。

  “切!”皇甫长安冷哼一声,斜起眼角。

  等西月涟走开之后,皇甫长安才嫌弃地看向破云鸣钰,撇了撇嘴唇:“松手。”

  破云鸣钰没有勉强她,应声便松了手,继而快步朝门外走了出去……瞅着他那潇洒如风的背影,皇甫长安忍不住又剜了两眼,愈不痛快了。

  一番神态悉数落到了皇甫凤麟和皇甫砚真的眼里,两人对视一眼,尔后一左一右架起了皇甫长安:“别愣着了,快走吧!”

  “喂喂喂!放我下去,我自己有脚好吗!”皇甫长安挣扎了几下,却是连脚尖都够不着地儿,不由哇哇大叫起来,“艹!腿长了不起啊!欺负劳资一米六啊!快放手啊啊啊……”

  一路走到了屋子外,却见破云鸣钰扛着一块木板走了过来,皇甫长安挑眉:“你拿这个干什么?”

  “我看了一下……这周围附近没有船,离岸边又漂得远了,我们总不能一路游回去吧?”

  一边说着,破云鸣钰便将木板放到了水面上,足有两扇门那么大,但要是把所有人都带上……似乎还是有点儿难度的。

  破云鸣钰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回眸对皇甫长安笑了笑:“殿下,你们先上去吧,我再去弄一块板。”

  嗯哼?现在知道来讨好她了?

  以为她是三岁小孩吗?打一棍子给块糖就能破涕为笑?想得美!

  “等等!”皇甫长安伸手拦住他,尔后转头对皇甫凤麟使了个眼神儿,让他去取板子,继而才回过头扯起嘴角邪邪一笑,“你自己上去吧,小爷我可坐不起你的板子。对了,另外小爷再送你几个字——我去年买了个表。”

  破云鸣钰微微睁大眸子,表示不理解她的意思:“什么?”

  “怎么,没听清?那你自己慢慢想好了……”皇甫长安幽幽一笑,挽住皇甫砚真的手臂挂到了他身上,“二哥我们走。”

  瞅着皇甫长安走开,破云鸣钰还顿在原地,作思考状囔囔自语:“我……我去年、买了个表?”

  因着有风,船上又多干草,整艘木船很快就熊熊燃烧了起来,逐渐地开始往下沉,皇甫砚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