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扑倒了票子(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38、扑倒了!票子

  破云鸣钰走得很慢,惬意悠然,风度清雅,灿烂的春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仿佛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微光……微风拂过吹起他的长,掠过白皙的脸庞,露出一张浅浅的笑颜,宛若冬天堆成的雪人,晶莹透亮。

  这是众人第一次看见白二少斗笠之下的面容,随着他转过身来,顿而便在人群中激起了一阵惊艳,撩拨了不少少女的春心。

  嘤嘤嘤,好帅!

  尽管在见过白筠和白纪霜的容貌之后,他们便知这白二少也定是个翩翩俊公子,然而他的相貌还是乎了众人的预料,又或者……这相貌是其次,那翩然绝尘的气质才更是令人倾心,便只是看着他的侧影,就已叫人为之魂牵梦萦。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恐怕便是这样的人吧?

  淡淡的几个音节从两片薄唇里吐出来,携着眉眼间的一抹浅笑,落在了那擂台的一袭青衫之上,而说这句话的却不是个女人,正是方才那位捏着黑骨折扇的男人。

  大概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破云鸣钰侧过头来,朝他睇了一眼,尔后微微浅笑,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没有折菊公子的那股狷邪狂妄,没有西月涟的那抹轻蔑冷凝,亦没有皇甫砚真的那种拒人千里……破云鸣钰的气场很温和,仿若三月的春花,六月的湖水,九月的晚霞,给人以一种如沐春风的感受,像是置身樱花树下,便是连空气都有一种宁静的芬芳。

  只是那浅薄的一笑,却是看得男人都有些痴了……

  身旁,那开赌局的庄家连着提醒了两句,才将他唤过魂儿来。

  “傻狍子……哦不,特么我才是傻狍子,输得连裤子都快脱了……喏,这些银票还给你,还有这些银子,都归你了……运气真好,只这一把就赚死了……”妈蛋!快心疼屎了怎么破?!

  垂眸,见那庄家满脸不悦的嘟囔,男人又是扬眉一笑,执着扇子按下了小厮欲要收起的桌子:“不是还有一场么?怎么不赌了?”

  “没钱了没钱了……钱都给你赢走了,还赌个球啊……再赌下去媳妇儿都要跟人跑了……”庄家一脸怨念,双手牢牢抓着那一叠银票还有一大袋的银子,肉痛得手都抖了。

  男人还是笑,从那叠银票中抽出两张按在桌子上。

  “这二百两买你一张桌子,你继续当庄家,输了算我的,赢了……”在庄家略显期待的目光下,却闻男人呵呵一笑,“……自然也是算我的。”

  那你说个p啊摔!特么你眼瞎吗?!没看见老子这一双水汪汪亮晶晶的大眼神吗?!

  毕竟有二百两银子可以入手,庄家自然没理由拒绝,遂又迅摆开了擂台,将桌面上的柳门两字抹去,换上了白门二字。

  这一回,押注给折菊宫的明显就多了起来,不单是因为先前尝到了甜头,更多的却是因为这白二少的身手,他们从未见过……所以即便知道白门是武林大家,这白二少又是称霸一方的白盟主的二少爷,他们也依旧保持怀疑态度。

  不管怎么说,依着先前的小道消息,那白盟主可是有意将栽培大少爷白筠为继承人的,却不想……那白筠在三天前的激战中身负重伤,至今还昏迷不醒,性命垂危!

  收好银票和银子,男人款步走回车厢边,对着里头又问了一句。

  “阿重,你说白门和折菊宫的这一场,又是谁输谁赢?”

  闻言,车厢内的男人没有直接回答,却是淡淡地反问了一句:“你帮我看一看白盟主的神情,是否胜券在握?”

  男人抬眸朝不远处那个简易搭制的观台上扫了一眼,寻到了白盟主的身影,继而微微眯起眸子打量他脸上的神态,果真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即便是在实力旗鼓相当的柳门都败下阵来的情况下,他却不见丝毫慌乱。

  虽然也透着几分的紧张与迫切,但在这样的情势之下,也足够称得上是气定神闲了!

  若非阿重这样问,他都不会注意到这一点,更何况是旁人……就算是有人注意到了白盟主的神态,十有八九也会将其归之于了盟主大人的沉稳有度,而不会想到别处去。

  然而经阿重这样一提,男人却不免多了个心眼儿,笑着转回到车厢内。

  “呀,阿重不愧是阿重,又被你猜到了。”

  车厢内的男人微微颔,淡然道:“那这一场,便是白门会赢。”

  “哦?怎么说?”男人还是有些不解,阿重料事如神,他自然信得过他说的话,只仍然有些好奇,为何单单凭借白盟主的一个脸色,就能看出胜负?“难不成,这白二少才是白门的杀手锏,练了什么独步武林的神功不成?”

  “他确实是练了神功,不过输赢一事,大抵跟他本身的武功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车厢内的男人一面说着,一面掀起窗子上的帘布,朝外浅浅剔了一眼……射进来的一道阳光正巧打在他的眼睛上……时值正午,阳光有些刺眼,便是连坐在一边的侍婢都忍不住微微眯了眯眸子,男人却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只见他抬眸望向擂台,仿佛在眺望,然而一双淡褐色的眸子却显得有些失神,不能很好的聚起焦距。

  此时众人的视线都落到了擂台上,若是有人回头看见了那双眼睛,大概就能看出,这个男人的眼睛不太好,即使不至于全盲,却也不能像常人那般视物。

  正因为眼睛不好用,所以他的洞察力和直觉都比常人强上许多,方才那枚飞镖,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射出去的……看见的人来不及反应,看不见的人,却能察觉到方圆百米之内的一草一木,一举一动。

  当然,这是在运功的情况下才能达到的观察力,毕竟他是人,不是什么妖仙神怪。

  听男人说到一半就没了下文,玄衣男子默了默,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他们两个门派之间……”有勾结?!

  男人抬了抬手,又将窗帘子拉开了一些,让更多的阳光照射在脸上,瓷白的脸颊被阳光打得微红,像是极品的血玉。

  “不然你以为,一个才兴起的小门派,能在江湖中兴奋作浪到这样的地步吗?若不是有人在后面撑着腰,折菊宫恐怕连参斗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是角逐盟主之位?你也是知道的……这江湖的险恶,并不亚于朝堂。”

  一阵轻风拂过,将帘子拂开了一般,原本掩在帘内的一张俊脸忽而就露了出来,恰此时,有个小姑娘转了个头,正巧瞥见,随即倏地撑大的眸子。

  然而只那么一瞬,帘子便彻彻底底地合了上去,再也没有打开过。

  小姑娘忍不住囔囔了两句:“那个男人是银头的……?好奇怪……”

  边上,有人搭了一声腔:“什么奇怪?”

  “哦,没有……大概是阳光太刺眼,叫我给看花了……”说着,小姑娘又转头望去,却见立在边上的那个男人回过了身,对着她露出了采花大盗式的淫邪笑容,吓得小姑娘立刻扭回了头,暗骂一声,“下流!无耻!表脸!”

  嘤嘤嘤,还是白二少爷好看……俊逸优雅,翩然若仙,像是踏着云雾从九天之上走下来似的,整个人看起来光芒四射,美不胜收。

  再看他对面,折菊公子纵然是个断袖,纵然言语之中粗鄙了些,然而生性豪放坦荡,无拘无束,又神功盖世,挥金如土,依然叫人心动不已。

  艾玛……这可都是极品的男人,选哪一个更好呢?

  拿出镜子对着自己的脸照了照,少女先是一阵颓然,默默地将镜子放回了怀中,尔后抬头望见白二少爷俯身捡起地上的一块玉佩……似乎是方才折菊公子在跟柳门主打斗时被罡风所割断了绳子的玉佩……继而浅笑着将玉佩交还到了折菊公子的手中。

  “叮”的一声!忽然像是醍醐灌顶一般,瞬间想了个通透!

  少女顿而鸡冻得狗眼都绿光了,抡圆了瞳孔直直盯着台上的两人,在心中嘶吼一万遍——

  尼玛!折菊公子快上啊!快上!扑倒他!掰弯他!

  那啥……不是有句话叫做“长得帅,弯得快”吗?!反正她们也吃不到,弯了就弯了吧……至少他们要是在一起的话,一下子就能看到两个帅哥了有没有!买一送一啊有没有!绝逼值啊的好吗!

  擂台上,破云鸣钰长袖轻扬,顶着白瑛的面容笑得浅淡,语调也是白瑛的语调,只那气度……到底是掩盖不了的。

  所幸白瑛本就极少在众人面前走动,倒也不至于会露出什么明显的破绽来。

  自打见了破云鸣钰之后,白纪霜便再也不担心断袖太子爷会打二哥的主意了,有破云鸣钰这样的大美人在,太子殿下完全没有必要对着她的二哥流口水好吗?!

  时至今日,日渐被腐化的白三小姐表示,她已然默默地在心底腾起了一股“把二哥五花大绑扔到太子爷床上”的冲动!

  瞧瞧太子爷后宫里的那些个风华绝代的大美人儿,能上太子爷的床绝逼是莫大的荣耀啊有没有?!断袖算什么,断手断脚都要上啊!

  嗯哼!我们的口号是——弯弯更健康!断断更基情!

  “鄙姓白,单名瑛,白门,还望折菊公子手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