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娘子你想多了票子(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19、娘子你想多了票子!

  瞥了眼挂在假山上气若游丝的某谷主,又瞟了眼握着弯刀拄在草丛上单膝跪地的李青驰,皇甫长安抖了抖袖子上粘着的飞灰碎屑,尔后……一抬下巴,一负手,大步流星地从两人中间走了过去!

  全然一副“这俩蛇精病是哪个窝里出来的?警察叔叔快把他们送回去啊,以免妨害了公共秩序!”……的神态!

  “娘子……等等为夫啊!你不可以这么狠心的……”

  花语鹤悠扬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跟他现在虚弱得像是往脑袋上拍块板砖就会挂掉的形象十分不符。

  哪怕他已经没多少力气爬起来了,却还是不忘抬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丝……将“头可断,型不可乱!”这句话作为人生守则来贯彻!

  “靠!你还敢叫!看老子不拔了你的舌头!”

  李青驰咆哮了一声,再度支着弯刀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爬起来,继中场休息之后还欲劈手砍人……情敌不死,战斗不止!

  听到两人的叫唤,皇甫长安不由得加快了步子,匆匆从那个狼藉遍地的园子里闪了出去。

  以免那两个蛇精病玉石俱焚同归于尽了,还要她留下来赔钱修房子……凭啥?!拜过堂算得了神马?洞过房又算得了神马?!这不还没扯证好吗!

  转出街角没走多远,就晃进了西市,闻着那各种小吃的香味飘满街道,皇甫长安的口水顿时就飞流直下三千尺了。

  摸了颗碎银子买了一包糖炒栗子,一边抱着暖手一边微垂着脑袋像狗似的啃着,一双精致的尖角长靴突兀地映入眼帘……皇甫长安自带“土豪扫描仪”,一看那靴子就价值不菲,立刻狗眼一亮,转头去看。

  却只见一名红衣少年扛着一棒子冰口糖葫芦,轻飘飘地从她身侧闪了过去。

  身边,还跟着一位黄裳少女,正捏着糖葫芦吃得欢快。

  艾玛……这不是那番茄炒蛋二人组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改行卖糖葫芦了?!

  正诧异着,便见那黄裳少女扯了扯红衣少年的袖子,回过头来看向皇甫长安……不,更确切的说,是看向她手里的糖炒栗子。

  “小祀,我要吃那个!”

  红衣少年回过身来,眯着妖邪的丹凤眼,神色之中有股抹不去的倨傲和阴毒。

  大概是觉得先前那头红的杀马特造型太过抢眼了,如今已然染回了原本的黑色,一张娃娃脸还是水嫩光洁,然而因着那双犀冷的眸子,散着冰封千里的寒意,叫人不敢亲近。

  皇甫长安一眼就认出了他,可是现在丫已经不是她那软软糯糯的乖儿子玉琉裳了,他是魔宫的少宫主,闻人清祀。

  嘤嘤嘤……当神马魔宫少主啊,当她的乖儿子多好!这人啊,果然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在悔恨的泪水中,总攻大人明白了一个道理,不仅出名要趁早,采菊也要趁早啊……要是早先就把丫的小雏菊给采了,现在也就不会如此心如刀割了!

  这回出门,皇甫长安虽然换回了男装,但多少也化妆改了下样貌,闻人清祀又只在那白安山见过她一次,自然没有太大的印象将她认出来。

  瞟了眼她手里的糖炒栗子,一锭金闪闪的银子摊开在手心,递到了皇甫长安的面前……看得某太子唏嘘不已,果然是土豪啊,这才是土豪啊!为神马她遇到的人一个一个都比她有钱,这不科学好吗?!妈蛋,心里不平衡了有没有!

  “买你手里的那个。”

  这种时候,若是换作一般人,绝逼高兴坏了好吗?一准儿喜极而泣地摇着狗尾巴,忙不迭地点头把糖炒栗子递了上去。

  可太子殿下不是一般人,虽然她也眉开眼笑,乐得跟朵菊花似的,摇着狗尾巴笑眯眯地凑了上去,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甩着爪子在闻人清祀面前晃来,晃去,晃来,又晃去……

  闻人清祀冷了冷眸子,便听对面那只比他还矮半个多脑袋的家伙不无淫邪地开口。

  “可是……小爷我更想买你,怎么样?”

  哦呵呵呵!劳资终于也土豪了一回有木有?!没办法,最近给劳资送钱的大善人真是太多了,劳资简直数钱数到手抽筋啊,再不花一点掉,就要从金库满得溢出来了呀!

  话音一落,边上的黄裳少女立刻杀来一记眼刀,冷冷地仿佛要将她的脑门洞穿!

  闻人清祀合了合他那好看的眼睫毛,声音尚且有些软糯,却因着年岁的成长而变得冷硬了许多,不如之前那么萌腻可爱,语气更是寒得像是冰刀子……不仅是皇甫长安,就连一边走过的路人都被他冻得哆嗦了两下,忍不住侧目频频。

  “活腻了?”

  瞅着对方眸中一闪而过的杀意,皇甫长安的小心肝儿登时颤了两颤,赶紧收起了银票陪笑道。

  “哎呀呀,别生气嘛……我不过是看小哥你长得面善,才随口开了个玩笑嘛!不要当真哈,这袋糖炒栗子就送你们好了,当是小爷我的赔罪!”

  接过糖炒栗子,闻人清祀收回视线,没再多看她一秒,转身便走。

  黄裳少女不快地瞪了皇甫长安一眼,后一脚跟了上去,对着闻人清祀忿忿不平。

  “哼!小小年纪就这么淫荡,真不是东西!小祀啊……你应该把她的眼珠子挖出来喂狗吃!刚才你没看见哦,她瞅着看你的那眼神儿,可猥琐了……”

  次奥!你给本宫说清楚!本宫哪里猥琐了?!本攻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明明就很纯洁无暇天真烂漫可爱动人好吗?!

  好在,还是她的乖儿子比较理性,没有听了那少女的妖言,闻声只冷哼了一句。

  “别理她。”

  那语气,那神态,要多冷艳有多冷艳,要多高贵有多高贵……让人见了,就十分非常特备想把他扑倒在地上,然后扒光了衣服完爆他!

  少女抿了抿嘴,神色依旧冷漠残暴,见少年没有生气也懒得多管闲事,便抓了几颗栗子扔进嘴里,嘎达嘎达地咬了几口。

  三人就这么说话的一阵功夫,街边就围上了一大群野孩子,目光炯炯地盯着闻人清祀肩头扛着的那棒子冰口糖葫芦,流着长长的哈喇子露出馋涎的表情。

  看那群孩子的衣着打扮,都缝着大大小小不一而同的补丁,看得出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这冰口糖葫芦虽然便宜,对他们来说却是求而不得的奢侈,只不过……他们追着一般的小贩讨要也就算了,却偏偏招惹上了闻人清祀。

  瞅见闻人清祀微蹙的眉头,皇甫长安正有些担心这些个倒霉蛋会不会死于非命,却见闻人清祀勾了勾嘴角冷冷一笑,问向那群馋嘴的孩子。

  “想吃这个?”

  “嗯!想吃!”

  那群娃儿咽了咽口水,从小吃惯了苦,脑子野得激灵,见到有几分希望眼神倏地就亮了,哈巴狗似的凑前了两步,异口同声喊得响亮。

  皇甫长安微微抬眉,她才不相信闻人清祀会有那么好心,不是都说但凡魔宫出品的,皆是穷凶极恶残忍嗜杀的恶魔心性吗?

  果不其然,又听闻人清祀淡漠开口:“想吃的话,就乖乖分成两拨人,随便怎么分,人不一样多也行……只不过,人少的一组分到的糖葫芦就多,人多的一组分到的自然就少了。”

  闻言,那群孩子一下子就混乱了,你挤我我推你,几个示弱的小孩子被无情地拒在了外头,只能自己围成一圈,另一边那几个较为强壮的孩子还在争执。

  皇甫长安大概猜到了他要做什么,不由得扯了扯嘴角,低声吐了个槽:“啧,还真是恶趣味……”

  她的声音很小,本没打算说给谁听,然而闻人清祀耳力极好,却是听了个清楚,不由剔着眉梢回过头来,不置可否地一哂。

  “他们若不能愉悦我,我又何必赏赐他们?”

  皇甫长安还是无法理解魔宫人的世界,回想起千镜雪衣的所作所为来,更是忍不住面露鄙弃,一万个不能苟同!

  “难道你们都喜欢这么玩弄别人?”

  “玩弄?”似乎觉得这个描述非常对胃口,闻人清祀眼角微弯,露出了几分算得上是“愉悦”的神态来,看得皇甫长安又止不住开始爆鸡皮疙瘩了,“呵……就是玩弄又怎么样?谁让他们这么弱小,只知道狗一样向别人乞怜,活该被人蹂躏。”

  皇甫长安微微摇头,觉得很有必要把她儿子过于扭曲的三观慢慢掰直!这样下去可不行啊……绝逼又是一代大魔头的节奏有没有?!是不是跟着千镜雪衣待久了,都会变成跟他一样的死德性,他以为他很受欢迎人贱人爱吗?泥煤!还劳资那个乖巧懂事的好儿子!

  “你之所以看不起他们……大概是因为你不曾卑贱过,虽然有些人不值得同情,但也不至于这样践踏吧?”

  闻人清祀转头,眉目妖冶像是吐着信子的美人蛇,清冷的眸中有一股不屈的倨傲……蔑视天下,唯我独尊!

  “呵……你又知道?”

  那样的眼眸美极了,刹那间直击胸口,皇甫长安一时间竟看得有些着迷,仿佛看见了曾经的自己……是的,没有人生来就是天之骄子,就像她,就像教父大人。

  动了动嘴唇,皇甫长安挪不开视线,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

  见状,闻人清祀勾起眼尾轻蔑一笑,收回了视线……喂喂喂!这是什么节奏?!她这个当爹地给儿子嘲笑了?!表酱!以后还怎么在儿子面前树立威信?!

  不远处,孩子群最终分成了大小两派,小派的人儿比较壮硕,但是人数少,只有四个……大派的高矮不齐,胖瘦不等,但足有十多个。

  闻人清祀抬起他那好看的眼睫毛,望了那群人一眼,对这样的结果毫无意外:“分好了?”

  “分好了!”两派的孩子都叫得很响亮,大有为了美食献上小雏菊的满腔热血!

  “那好……”

  闻人清祀面色清冷,伸手从大棒子上摘下一串冰口糖葫芦,随手丢给了一边看门的小狗,小狗往前嗅了嗅,又舔了舔,尔后才开始慢慢的嘶啃。

  “在这只狗把那串糖葫芦吃完之前,只要你们打赢了对方……这些吃的就归你们了。”

  听了这话,皇甫长安只觉得背后阴风阵阵,灰常怀疑闻人清祀的小心肝里住着一个妖怪,不是蛇精就是蝎子,都是顶恶毒的东西……神马叫蛇蝎美人,这就是活森森滴有木有?!

  边上,黄裳少女却并不觉得闻人清祀这样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从边上的摊子里扯过一条长板凳,翘起二郎腿一边磕着栗子,一边笑吟吟地观战。

  皇甫长安愈觉得这魔宫里出来的,大抵都是蛇精病!还特么是批量生产的好吗?!

  太阴毒了,太可怕了……珍爱绳命,珍爱小雏菊,远离魔宫,远离千镜雪衣!

  听闻人清祀那么一说,孩子们不由得愣了愣,然而望见那鲜艳诱人的冰口糖葫芦,一个个都禁不住诱惑,莫说那些身强体壮的娃儿,就连那些孱弱的孩子也仿佛突然鼓起了勇气似的,大义凛然地奔上去冲锋陷阵!

  皇甫长安不是没有见过群架,然而这群孩子毕竟年纪小,打的群架实在混乱,看得人那叫一个惨不忍睹……扯头,抠鼻子,咬手臂……卖力倒是很卖力,可是看起来更像是狗咬狗,见着他们这般撕咬,皇甫长安简直觉得看李青蛙和花贱贱过招,至少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还不等孩子们打完架,闻人清祀忽然扬手一挥,直接把整一大棒的冰口糖葫芦给扔到了……咳,太尼玛魂淡了!他居然把那些冰口糖葫芦扔到了树上,而且还是卡在了树梢的枝头上!那棵树很大,树干又高又光滑,看起来并不像是好爬的样子。

  “姬幽,我们走。”

  黄裳少女拍拍衣服站了起来,咬着栗子跟在后头,那群打架打得鼻青脸肿的野孩子陡然见两人走开,又不见了冰口糖葫芦,不禁气愤得匆匆追了上去。

  “喂!你们等一下!别走啊!说好的冰口糖葫芦呢?!怎么可以这样子……”

  还没来得及追出几步,就见黄裳少女回过了身,抓起一把栗子甩手一掷,精准无误地射在了那几个孩子的脑门上……力道之重,直接砸出了血迹,痛得追在前面的几个孩子扑倒在地上嗷嗷直叫,剩下的人见状也不敢再追上去了。

  对此,皇甫长安的想法只有一个……变态,好变态,真尼玛变态!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般变态的人存在?!警察叔叔快把他们都抓走好吗!简直就是反党反社会反人类的存在啊有没有!清扫魔宫实乃构建和谐社会的第一要务!主席大大,我说得对不对?

  一直等到那番茄炒蛋二人组走远了,皇甫长安还处在大姨妈逆流之中,没敢继续追上去。

  她的好儿子真的变了,她那可爱的乖巧的听话的好儿子真的一去不返了!

  虽然眼前这个少年,长着跟他一样的脸,说着跟他一样的声音,扑面而来的却满满都是陌生的气息,透过他那双冷漠凉薄的眸子……皇甫长安只嗅到了一股暴戾和血腥的味道。

  正蛋蛋地忧桑着,皇甫长安眯着眼睛直视前方,忽而见到一袭淡青色的袍子翩然而至,飞身跃到了……嘤嘤嘤,那个看起来很酷很帅很潇洒的影子为什么不是落到了她的身边?!而是落到了闻人清祀的身侧?!

  因为隔着有些远,皇甫长安没能看清那人的样貌,而且那人跟千镜雪衣一样罩着半个面具挡着脸,瞧不见面容,只不过,单从他那高蹈出尘的气质上就可以看出,那个比闻人清祀高出了半个多脑袋的男人……绝逼是个大美人!

  没有为什么……因为总攻大人的嗅觉很灵敏,不用看脸也能自动分拣出优质匊花儿!

  而且就那人举手投足间所表现出来酷炫狂霸拽,比闻人清祀甚至更胜一筹,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

  皇甫长安想象不出,在魔宫里面比闻人清祀还极品的匊花,除了宫主大人的……还能有谁?可是那人的气场跟千镜雪衣完全不像,如果说千镜雪衣是座矗立在南北极地的冰山,那么方才那个青衣男子,应该是一座挺立在江河之中的青山,潇洒恣意,行云流水。

  唯一的共同特点就是,都是一样一样的拒人千里,令人不敢轻易靠近。

  眯着眸子,皇甫长安正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探个究竟,迎面走来几个看起来像是行走江湖的剑客,正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喂喂……你们刚才注意到没有,那黄绿红衣服的三个人?”

  “他们怎么了?除了那个戴面具的,其他两个小的长得还是挺标致的,我活到现在,还没见过比他们更水灵的呢……”

  “去!说话小声点,要是被他们听到你就死定了!”

  “为什么啊?他们有那么厉害?”

  “哼……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应该是……魔宫的人……”

  “魔宫的人?!啊哈哈哈……开什么玩笑,我看你是被魔宫的人吓傻了吧?最近魔宫的动作是比较频繁,血洗了好几个门派,只不过魔宫之人大多聚众而行,极少会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