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给太子殿下补补身子(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3、给太子殿下补补身子

  光影一闪,皇甫胤桦闻声抬头,见到来人之后,未语先笑,那笑意……看得皇甫长安森森地打了一个寒战,有种十分不祥的预感!

  皇帝老爹虽然宠她,但也没少坑她好吗?!

  而且他对她的好,全都是那种他自己以为的好……大概是当久了帝君,颐指气使惯了,根本就不懂得怎么去琢磨别人的心思,又或者根本就是心知肚明,但依然还是坑死人不偿命!

  “长安,过来坐。”

  皇甫胤桦多少是有些心虚的,没有直接开门见山,而是招招手满脸慈爱地把皇甫长安拉到了身边,牵着她的小手儿寒暄了好一阵。

  知儿莫如父,皇甫长安是什么样的性子他最了解不过,旁人争得头破血流的皇位,硬塞给她她也不见得会稀罕……说到底她和自己是一样的脾气,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个大靠山可以倚着,然后各种游手好闲,各种吃喝玩乐,她断她的袖,他找他的人,人森便就圆满了。

  只可惜,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他们父子两人当中,必须有一个人当靠山,这也就意味着只有一个人可以不务正业。

  哎……这种父子相残的局面,还真是叫人心如刀绞啊!

  皇甫长安垂着眼皮,看着皇帝老爹握着自己的爪子一遍又一遍地爱一抚,他每摸一下,她的小心肝儿就颤一下,这叫什么?这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实在受不了皇帝老爹那恶心巴拉的肉麻关怀,皇甫长安扯了扯嘴角,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勇气,开口问道:“父皇,你坦白说吧,你又想怎么坑儿臣了?”

  “你这孩子……”皇甫胤桦笑盈盈地戳了戳她的脑门,轻斥道,“会不会说话?什么叫做‘坑’你?父皇对你多好,旁人看在眼里都要嫉妒疯了……偏你是个没心肝儿的,竟是一点也不体谅父皇的良苦用心!”

  皇甫长安强忍住扶着墙壁呕吐的冲动,婶婶地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抬眸直勾勾地盯着他。

  “所以,父皇您的良苦用心……指的是什么?”

  “咳!”被皇甫长安盯得有些悚,皇甫胤桦微微侧开了脸,顿了一顿,终于鼓起了勇气,以一种向暗恋已经的男神告白的口吻,缓缓道,“长安,那个……择日不如撞日,这月底……你就登基了吧?”

  “哐!”

  皇甫长安腾的站了起来,撞翻了椅子,双眸中冷冽的视线一闪而过,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不!可!能!”

  果然,她就知道,皇帝老爹突然间变得这么肉麻……肯定没好事儿!居然还这么不要脸,这么年纪轻轻就要撂担子下岗,太过分了!她才十五岁好吗?过了年也才十六岁,这是在压榨青少年的劳动力啊有没有?!《劳动法》学过没有?快去罚抄三百遍!

  皇甫胤桦也知道这事儿颇有些强人所难,又见皇甫长安态度如此强硬,不免软下了口气,做可怜状:“那,你要怎么样才可能登基啊?只要父皇做得到,父皇都答应你!”

  “哼!”皇甫长安一抬下巴,可傲娇地甩向了一边,“这事儿没的商量,要是父皇还没有别的事,儿臣就先告退了!”

  说完,皇甫长安便迈开步子要走人。

  见状,皇甫胤桦立刻恼了,“唰”的站了起来,厉声喝住她:“孤王心意已决!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得把这鸡给我蹬了!”

  皇甫长安回眸,勾起眉梢淡淡一笑,并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父皇你要是再逼儿臣……儿臣就离宫出走!”

  今时不同往日,反正现在她有钱了,整个国库都掌管在她手里,皇帝老爹想要以权压人,她大可以卷铺盖走人……哦呵呵,金库在手天下我有,谁怕谁呀?!

  “你——!”

  皇甫胤桦面色一变,看着皇甫长安倨傲的神态,不像是在开玩笑,不免又缓下了气势,挥挥手做哀怨状。

  “走吧走吧……趁孤王反悔之前赶紧滚蛋,大不了孤王就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

  皇甫长安扯了扯嘴角,心道,你本来就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

  不过,皇帝老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倒是有些奇特……皇甫长安本来就是那种“别人横,她更横,别人软,她更软”的性子,见皇帝老爹如此这般,不由得又有些心疼。

  “嘛!到底生什么了?有什么事是不能好好商量的,非要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您这不是没病找抽么?”

  皇甫胤桦坐回到位置上,端了杯茶抿了一口,继而才道。

  “你没上朝当然不知道,这几天朝堂上吵得跟赶集似的,孤王头都大了……侯府一党覆灭之后,朝中很多职位都空了出来,谁都想把自己家族里头的人往里边填,叽叽喳喳闹得不可开交……另一边,襄王和破军府趁机施压,想要孤王立皇贵妃为后,如今丽妃和皇后都不在了,安妃又因着芷菡的事去了佛堂,妆妃先前得过那样的‘病’,与后位也是无缘……算来算去,确然只有皇贵妃可以封后……”

  皇甫长安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嗑着瓜子儿,听皇帝老爹说得沉重,即便非常不负责任地丢出了一句话。

  “那就立皇贵妃为后呗!这不没的挑了嘛?多好,不用做选择题,省事儿!”

  “噗——”

  皇甫胤桦一口水才喝到嘴里,立刻就喷了粗来,瞪着皇甫长安的目光那叫一个痛心疾,恨铁不成钢!

  “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皇贵妃是破军府的人……要是立她为后,容王和李府岂不是要闹翻天了?”

  “这有什么……”皇甫长安抬了抬眼皮,还是没当回事儿,“大不了再去李府挑个皇妃呗?”

  “哼,你说得容易!”这个主意皇甫胤桦也不是没想过,只可惜……“现在李府没成家的小姐都跟你差不多大,孤王一把年纪了,还去糟蹋小姑娘……别说李家的人心里不痛快,孤王也没那个心思。”

  名门世族,尤其是像李府这种的权贵,如今都瞅着把女儿嫁给各位皇子,要是他纳给纳进了后宫……倒不是说不可以,但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儿。而且他现在对女人的兴趣也不大,弄个后宫就是为了充门面,且女人一多是非就多,烦人得很。

  虽说这都过去了十几年,然而没有找到莲弟的下落,他到底是不甘心的。

  瞧着皇帝老爹那愁眉苦脸的样子,皇甫长安多少有点儿理解他心里头的想法,抿着嘴巴沉默了一阵,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便试探着开口问了一声。

  “嘿……儿臣倒是有个主意,只是不知道父皇你答应不答应?”

  皇甫胤桦眼下是黔驴技穷,哪怕不相信皇甫长安的狗头里能想出什么好办法,却也还是抬起眼皮答应了一声。

  “说来听听?”

  开谈正事儿,皇甫长安不禁收敛了神态,扬手理了理衣服,拍掉了衣襟上的瓜子壳儿,微眯着眼睛凑上前去,笑得特别正经!

  “依儿臣看,父皇您干脆就立了贵妃娘娘为皇后……至于那李府的小姐,您不想娶,儿臣可以娶啊!”

  听了这话,皇甫长安原本以为皇帝老爹会一拍大腿,然后喜出望外地说……“对啊!孤王怎么没想到!长安你真是孤王的贴心小棉袄啊!么么哒!”……这样。

  只可惜现实和理想到底还是有差距的,皇甫老爹不仅没有喜出望外,还特别担心地投来惊悚一瞥,小心翼翼地反问她。

  “那啥……长安啊,你该不会是男人当久了,改了口味儿喜欢女人了吧?!”

  断袖都有,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啊……皇甫胤桦越想越可疑,越想越心惊,特别是听说了太子爷和太子妃相处得特别和谐的消息之后,他就更加地心痛了起来……嘤嘤嘤!要真是这样的话,他那几个宝贝儿子,下半辈子该怎么活啊!

  “……!”皇甫长安强忍住喷他一脸狗血的冲动,义正言辞道,“不,儿臣的意思是,娶李青驰当太子侧妃!”

  药药切克闹!终于说粗口了!好紧张!

  虽然当初为了诱骗李青驰,她想也没想就在他面前夸下了海口,可说完就觉得棘手了……这种事儿先别说朝臣会不会炮轰她,就连父皇这一关,还有皇兄们那几关,能不能闯过去都是问题好吗?!

  父皇再是宠她,到底是皇兄们的亲爹,定然是心疼那几个儿子的!

  宫疏影来得早,父皇和三个皇兄就是看不惯他,也不好把他赶走,可是李青驰不一样哇……

  宫疏影他再怎么滴那也是个男宠有没有!

  几位皇兄别说是名分,就连正大光明地跟她手牵手都要给人说三道四,就差上奏折给皇帝老爹了有没有!

  李青驰这一进宫,就捞了个侧妃当,别说是皇兄们,就连她都觉得……艾玛太便宜这小子了有没有!

  他凭啥啊凭啥啊?!

  一个破了她天下第一总攻禁忌的家伙,居然还能讨到这样好的待遇,啧……这事儿怎么越想越不对路子了?可是话都已经说粗口了,覆水难收了啊有没有!

  不管了,就先这么着吧!既能解决父皇的燃眉之急,又能兑现同李青驰的诺言,似乎也没理由推脱嘛!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等李青驰进了宫,就关门放皇兄……让他们自个儿内斗去,她就搬个小板凳儿在一边看着,打是亲骂是爱嘛,多干几架感情就粗来了!

  这厢,皇甫长安的一个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的响。

  那厢,皇甫胤桦闻言只觉得心头一个咯噔,暂时还没想到儿子们的“性”福问题,最先跃上脑子的第一个反应是——

  “长安你胆儿可够肥的哈!原先孤王还只当你是说笑,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打了这样的主意……那个啥,李青驰你也敢下手,那可是李府的独苗苗!你要真把他给弄进东宫里头,孤王怕只怕……李老爷子和李震找你拼命啊!”

  “嘿,这个就不用父皇你担心了……”

  瞅着皇帝老爹捉急的模样,皇甫长安不曾想他率先考虑的竟是这一层,不由得心头大暖,皇帝老爹果然是最关心她的,简直就是真爱啊有没有!

  “这事儿儿臣已经同李将军商量过一回了,而且李将军他……也同意了。”

  “哈?!”皇甫胤桦眼珠子一转,险些掉下来,尔后拧着眉头满脸狐疑,“你骗谁呢,孤王不相信!除非,除非……”

  一想到是那个可能,皇甫胤桦的脸色又是一变,尔后用压低了几分的声调问道。

  “李震他知道了?!”

  皇甫长安弱弱地耷拉下眼皮,弱弱地点了点头,颇有种闯了祸犯了错的内疚感……那么大的一个秘密被捅了出去,她应该早些跟皇帝老爹讲的,只是那时候气昏了头就给忘了,后来又赶着收拾大奸臣,就一直没得到机会说。

  “他、他怎么会知道?你告诉他的?!”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皇甫胤桦反而镇定了下来,脑子里转来转去,已经开始计划着如何才能……杀人灭口了!

  “都是儿臣不好,是儿臣大意了!”

  瞅着皇帝老爹那一脸的凝重,皇甫长安就知道坏事儿了,立刻先态度诚恳地认了错,继而才把李震是如何现她是女儿身的来龙去脉,经过一番恰到好处的“修饰”,小心翼翼地讲给了皇帝老爹听。

  待她说完,皇甫胤桦是久久的一真沉默,沉默得皇甫长安的小心肝儿七上八下的,就怕皇甫长安一扬手把她拍到墙壁上去!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皇甫胤桦才理顺了脑子里的思路,抬眸瞟了眼皇甫长安,眼眸里却是染上了几分笑意,不仅没有斥责她的粗心大意和私生活不检点,反而抬手搭上了她的肩膀,轻轻地拍了两下,赞扬道。

  “做得好!就这么办!”

  “呃……”这下,轮到皇甫长安受宠若惊了,“父皇,你不生气吗?”

  “孤王为什么要生气?”

  这时候的皇甫胤桦完全没有考虑到皇甫长安担心的那几点,反而看着皇甫长安越来越觉着顺眼!

  “你做得很好,很好……这样一来,李府算是给稳住了!你还记得当初父皇为什么一定要让李青驰给你做侍卫么?可不就是为了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