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皇帝老爹威武霸气票子呢呢呢(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44、皇帝老爹威武霸气!票子呢呢呢

  “这跟意气用事没有关系,长安是孤王的皇儿,没有人比孤王更了解她,只要长安说人不是她杀的,那便不是她杀的。”

  皇甫胤桦说着走近,尔后拿严厉的目光冷冷扫过坐在旁边看好戏的一众宫妃,势要将偏袒溺爱贯彻到底!

  谁敢欺负我家宝贝太子,那就是跟孤王作对,孤王……让她一辈子守活寡!哼!

  众妃嫔被他冷锐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皇后更是捏紧了手里的帕子。

  即便她是皇后,入宫二十多年,曾有无数个夜晚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却是从来没有看透过他,猜透过他,更别提得到过他。

  陛下的心思捉摸不透,忽远忽近,对她而言永远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而事到如今,她选择了父侯的势力,陛下早已对她心存戒备,倘若父侯一旦失势,她也难逃厄运,所以……不论如何,她都必须一条道走到黑!

  “丽妃的尸体是在东宫附近的花圃现的,丽妃出事那日,有不少宫人瞧见丽妃和太子在御花园有过口角之争……”

  不等皇后把话说完,皇甫胤桦便挥手打断了她,阴郁的俊脸上满是不耐烦的神色。

  “皇后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糊涂了?没有真凭实据,光靠这些捕风捉影的说法就妄图给长安顶罪,事情还未彻查清楚,就一大早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还兴师动众地跑到永寿宫来叨扰母后……你的礼仪规矩都丢哪里去了?孤王把后宫交给你打理,你就打理得这般鸡飞狗跳给孤王看吗?!”

  “臣妾……”被皇甫胤桦这么一训,皇后不由目露悲戚,语带哽咽,好不委屈,“不是臣妾不肯彻查,只是太子的身份摆在那里,臣妾也是有心无力,彻查不了……这才将此事禀明了陛下和太后,待您二人前来定夺……”

  “皇后说得没错。”

  对于皇甫胤桦对太子一味的袒护,毫无道理的纵宠,太后到底是看不下去了,冷冷地开了金口。

  “巧合多了便不是巧合,就算没有真凭实据,太子跟丽妃的死也脱不了干系,皇帝你要帮太子洗脱罪名,那也得拿出太子清白的证明来,不然……你叫哀家如何跟李府交待,如何堵上那悠悠众人之口?”

  “是啊!丽妃娘娘死得好惨啊……呜呜呜……”三公主见皇甫胤桦对皇甫长安偏心至此,不由得面露急迫,捂着嘴巴小声悲泣了起来,“父皇!皇祖母!你们一定要为丽妃娘娘做主,严惩杀人凶手啊!”

  众人知晓她跟丽妃关系亲近,见状不禁投去了安抚的目光。

  然而皇甫胤桦听了这话,却是勃然大怒。

  “你闭嘴!孤王同母后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

  这一吼,是怒极的口吻,听得在场众人齐齐一惊,花容失色,就连三公主都被吓得噤了声,哆嗦着肩头躲在了安妃身后,不敢再出半个音节。

  皇甫胤桦这一怒,倒是真的恼火!

  皇甫长安派人交给他的书信里写明了三公主是凶手,且还是跟丽妃抢夺一个男人引起的……纵然他坐拥三千后宫,拥有无数个女人,但身为一介帝王,妃子出墙的事儿虽说算不上新奇,但到底叫人如鲠在喉不甚爽快!

  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女儿跟自己的女人抢男人?!这种事要是说出去,他的脸皮都可以卸下来丢在集市上给人踩成烂泥了!

  得女如此,叫他这个当父皇的怎能不痛心疾?!

  即便他对其他几位皇子皇女的宠爱没有皇甫长安那般多,但能给他们的他一样也没落下,皇甫芷菡如今被教养成这副模样,他自然是失望至极……早知如此,就该尽早把她给指婚嫁出去!

  皇甫长安也是考虑到了皇族血亲的这一层面,才对三公主手下留情,若不然……现在哪里还轮得到那个死丫头在这儿给自己使绊子?!

  皇帝老爹对她这个“野种”宠得无法无天就已经让她很不好意思鸟,若她还要因着自己看不顺眼就逼得皇帝老爹亲手对付自己的骨肉……嘛,她那么善良的人怎么做得出来那般禽兽的事儿来?

  不过,她也没有滥好人到帮不相干的家伙收拾烂摊子,所以就干脆把事实真相跟皇帝老爹说个明白,好叫皇帝老爹自行处置。

  至于那名秽乱后宫的奸夫,皇甫长安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自然不能在这种关键时刻把人家给卖了,便只胡乱搪塞了一句没看清……反正,她是奸情的唯一目击证人,是黑是白还不都是她一人说了算?只要她和皇帝老爹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就够鸟!握拳!

  “皇帝,你身为一国之君,怎可如此混淆视听,不辨是非?!”

  听了皇甫胤桦那一声怒斥,太后寡淡的面容不免紧蹙了三分,对于皇甫胤桦对待太子和其他皇孙那堪比天壤之别的态度,表示了婶婶的无力感!

  他是中了太子的邪了还是怎么着?!太子究竟有什么好,让他这样子袒护?!简直荒唐!

  “孤王如何混淆视听?如何不辨是非了?”

  面对母后,皇甫胤桦不敢不敬,但也并未妥协半分,阴沉的目光在殿内众人的面庞上扫视而过,最后落在了皇后的脸上。

  “你们口口声声都说丽妃是长安杀害的,倒是给孤王拿出证据来啊?若是没有证据,孤王便当你们造谣生事,扰乱宫规,一个一个……都给孤王禁足到元月为止!”

  闻得此言,众妃嫔心生怨怒,知道陛下不是在信口开河,对陛下如此袒护皇甫长安的行径甚是指,然而又对此无能为力,只得一刀一刀地把嫉恨的目光刺向皇甫长安,恨不得扑上去在她身上咬下几口血肉来!

  皇甫砚真微微拧眉,父皇这么一说,无非就是把皇甫长安推倒了风口浪尖,叫她成为众矢之的……这要放在以前,父皇可不会做出这种蠢事。

  眼下,是因为事态紧迫,父皇才会沉不住气,还是说……这也是皇甫长安的安排?

  思忖着,皇甫砚真回眸去看皇甫长安,却是没有如愿的见到皇甫长安像往日那般露出得意之色,而是战战兢兢地揣着一副小白兔的样子,满脸的惶恐不安,其间还夹杂着几许被人构陷的不甘与怨怒,姿态惟妙惟肖,倒真像是怕了什么似的……

  只不过,她越是这样,他就越不相信她是真怕。

  皇甫无桀也是同样的想法,回眸的时候不经意间与皇甫砚真对上了一眼,两人难得达成一致的意见,选择了作壁上观看好戏,没有帮皇甫长安说几句好话……是她让他们不要插嘴的,那他们就暂且看看,她到底在玩儿什么把戏?

  皇甫凤麟却是个直肠子,见到众人这般污蔑皇甫长安,不免担心众口铄金,皇甫长安一个不小心就在太后的手里摔跟头吃亏,便明里暗里催促皇贵妃搭腔,奈何贵妃凉凉不肯滩这趟浑水……不得已,他只能自己站出来帮皇甫长安撑场子!

  “就是啊!刚才是谁一口咬定了七弟是凶手的?你是亲眼看见还是抓住了什么把柄?没凭没据就在这儿疯狗乱吠……切,禁足算是轻的了,那种惹是生非的长舌妇,应该直接拔了舌头去喂狗!”

  “凤麟!你给本宫住嘴!不然本宫第一个就拔了你的舌头!”

  赶在太后话之前,皇贵妃厉声训了他一顿,端庄的面容上染满了怒气,恨不得把这个脑子缺根筋的死小子给摁到地上踩几脚!

  想她精明一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缺心眼的笨蛋?!

  皇甫凤麟不依,撅着嘴巴冷哼道:“儿臣又没说错……”

  “跪下!”

  皇贵妃恨声打断他的话,抢在他说出更不敬的话之前,抓着他的肩头飞出一脚踢在了他的后膝上,尔后将其押着跪在地上,恨铁不成钢地训斥了一通。

  见状,一干妃嫔纵然气煞了脸色,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皇甫长安站在一边眼角微抽,心下忍不住暗暗感叹……这尼玛,本宫还没跪下呢,丫就先跪了,四皇兄啊四皇兄,让本宫说你什么好?

  殿内的气氛有些压抑,太后这次是铁了心要教训皇甫长安,皇甫胤桦又是遑不相让,双方剑拔弩张地对峙着,一时间谁也说服不了谁。

  忽而,一名宫娥托着一个盘子匆匆走上前来,下跪道。

  “太后,陛下……这是在丽妃娘娘的手心里找到的,丽妃娘娘死的时候紧紧地抓着这块破布,想来是在凶手身上撕扯下来的……”

  闻言,三公主心头猛的一震,抓着安妃的手攥紧了几分。

  安妃吃痛,不由回头看她:“菡儿,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三公主慌乱地撇开脑袋,抬眸紧紧地盯着那盘子上面的破布条,却因为角度的关系看得并不真切,直到太后抬手拈起那破布条,她才看了个清楚……还好,不是她的衣服!

  尔后,身心一松的刹那,三公主不由在心头失笑。

  是啊!怕什么呢!当时丽妃执剑刺过来的时候,她可还光着身子的……丽妃就是想抓些什么证据,也抓不到啊!

  转眸瞥了眼皇后,果然在她的嘴角瞄到了一丝阴险的浅笑。

  嘿……栽赃嫁祸……

  父皇不是想要证据吗?这不证据就来了?

  皇甫长安,这回可是连老天都要灭了你,就算父皇偏心又如何,怪只怪想要你命的人太多了,你要是不死……大伙儿可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太后拾起破布,先是瞄了眼皇后,继而转向皇甫胤桦,心下已然看了个明白,但还是要装着样子问上一句。

  “去查查,这是从谁身上撕下来的布条?”

  话音才落下,宫门外就有人接了腔,时间掐得刚刚好,仿佛是一早就算计好了的,衔接得天衣无缝,让人毫无争辩的余地!

  “回禀太后娘娘,那块破布就是从杀人凶手……也就是从太子殿下的衣服上,扯下来的!”

  驰北风大步流星地走进,字字铿锵有力,俊酷的面容上携着冷笑,一派证据确凿的神态。

  皇甫长安这才反应过来,那群女人多费唇舌地闲扯了这么多,原来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让驰北风去伪造证据……呵,为了扳倒她,他们还真是费了一番不小的功夫!

  行至太后和皇甫胤桦的跟前,驰北风单膝下跪,将摆着皇甫长安外套的托盘奉了上去。

  “这件外裳便是太子在丽妃出事当日穿的,衣角处有被撕裂的痕迹,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认出来的……陛下若是不信,可以将那片从丽妃娘娘的尸体上找得的破布条,同这衣角的缺痕比对一下,到底太子是不是凶手……一眼即明!”

  没想到会是驰北风站出来指控皇甫长安,皇甫胤桦的一张俊脸顿时黑到了锅底,气得指头都颤了。

  “驰北风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要气死孤王吗?!”

  “恕微臣斗胆,陛下您对太子着实纵容太过,微臣不希望陛下为了太子而与太后生出嫌隙……微臣身为紫衣卫上将,担负着整个皇宫的安全,而太子恶名昭彰劣迹斑斑,如今又草菅人命,心狠手辣地杀了丽妃娘娘!此等罪行天理难容,陛下若是一味袒护太子,只怕群臣不服啊!”

  亲!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听真爱粉一声劝吧!

  “啪!”

  皇甫胤桦险些气炸了肺,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把驰北风扇偏了脑袋,侧开脸的刹那,驰北风的嘴角立时就见了血迹,可见陛下下手之重!

  “驰北风你吃了豹子胆了?!竟敢这样同孤王说话?!孤王什么时候也要你来教训了?!”

  被最信任的属下当着众人的面这样打脸,要不是永寿宫不得佩剑而入,皇甫胤桦恐怕早就一剑捅死了丫的!

  什么玩意儿!女人女人要跟他作对!母后母后要跟他翻脸!好不容易跑出来个“忠臣”,不帮他撑场子就算了,还合伙来坑他?!

  全天下到哪儿去找比他更悲催的皇帝?!

  尼玛……导演啊,劳资不干了,劳资回家洗洗睡了……!

  “微臣不敢,望陛下三思……”

  驰北风垂着脑袋,没有伸手去抹掉嘴角的血痕,也没有朝皇甫胤桦投去怨怒的目光,口吻诚恳而真挚,全然是在扮演着忠犬的角色,一副痛心疾忧患不已的模样。

  “哀家倒是觉得驰上将方才所言,字字在理……”

  太后也不想跟皇帝闹得太僵,毕竟皇甫胤桦才是这个王朝真正的主人。身为太后,她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却是不能在皇帝面前对皇甫长安动粗。

  “皇帝,哀家知道你跟婉妃伉俪情深,婉妃过世得早,又只留下太子这一条血脉,可你再是宠爱她,也不能纵容到这样的地步!这江山是老祖宗呕心沥血打下来的,皇甫一族世代金戈铁马,功垂千秋……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不成体统的皇子,而亲手毁掉这一切?”

  如今证据确凿,皇甫胤桦无从辩解,便干脆不再辩解。

  抬眸对上太后的视线,皇甫胤桦满脸严肃,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冷峻。

  “所以,母后这是下定了决心要治长安的罪吗?”

  听了这话,众人心头齐齐一松,心想陛下这般说话,想必是打算松口了。

  一个是母后,一个是皇子,纵然陛下再如何宠爱皇甫长安,也不可能真正跟母后闹翻脸。“孝”之一字,对于一国之君的重要性几乎是不言而喻的,这下子……皇甫长安终于要跌跟头了,而且还是一个大大的跟头!

  驰北风侧眸,朝皇后露出一抹浅笑。

  皇后敛眉,微微收紧了五指,试图保持庄重的神色,可到底还是忍不住在眼角勾起了一丝冷笑,抬起美眸,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朝皇甫长安投去轻蔑的一瞥。

  皇甫长安微抿双唇,眉眼之间狂傲依旧,哪怕就是在最狼狈的关头,也不肯输掉半分的气势!

  开玩笑……总攻大人的气场,必须是史上最强的!

  太后沉然点头,目露钝痛:“是。”

  她知道,一旦她说出这个字,他们母子间的情分……就算是彻底断了。

  可是她也是身在局中,由不得自己。

  她是上官家的女儿,肩负着整个上官家族的荣辱。早在进宫之前,就被从小训诫如何才能给上官家族带去最丰厚的庇佑,即便她还有另一重身份,是先帝的妻子,是皇甫胤桦的生母……但有些事情,早在她生在上官家族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她自然是最不想看到两个家族反目的那个人,可若只能从中选择一个,她还是会选择自己的母族。

  因为这便是她此生的使命,无法割舍,无法摆脱……从她成为上官家的女儿开始,这样的观念就已经根深蒂固,如同现今的皇后一般,永生都无法挣脱那样的印记和束缚。

  不过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字节,敲在皇甫胤桦的心头,却比利刃还要伤人!

  自幼母后便对他十分严苛,用尽手段也要将他捧上帝位,若非母后执意如此,他对这个位置其实并不十分热衷,如果可以选择,他更想当一个闲散逍遥的王爷……只可惜,他对母后心存的那几分念想,在今日终于还是被撕了个粉碎!

  瞅见了皇帝老爹眼底的悲恸,皇甫长安不免有些小小的心疼,小步挪上去拉住了他的手指头,企图能给他些许安慰。

  特么……不都说虎毒不食子吗?

  可尼玛这上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