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来捉女干票子呢(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42、来!捉!女干!票子呢!

  赫赫赫,奸情神马的最有爱了,要是再来点儿春宫之类的一饱眼福就更好了!度看戏去,祈祷一定要是全程无尿点的激情戏啊!

  翻身入了院子,皇甫长安不紧不慢地追着那影子,为了不让对方现自己,磨蹭了好一会儿才靠近了屋子,寻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窝着。虽然角度不是最佳的,但胜在看得清楚,这三公主可真是色迷了心窍,胆儿也忒肥了点儿,安妃还在院子里住着,她就敢把野男人往里头带。

  皇甫长安瞅着那男人的背影,先前隔得远只觉得眼熟,现在靠近了便一眼就认了出来。

  不是上官无夜那浇灌了无数寂寞少女少妇的猛男又是谁?

  啧……先前惹了一堆的桃花债,显然不可能一下子就摆脱,他现在还在侯府待着,若是有了什么异样上官老狐狸肯定会怀疑,所以只能继续委屈他的小鸟儿,充当着上官老狐狸的亲善使者……反正对上官无夜这个心死成灰的男人来说,上哪个女人都一样,比起逛妓院来还不用付嫖资,算不上吃亏。

  不过,自从知道了乌真女皇真正的死因之后,上官无夜复仇心切,在应付女人的时候没了先前的热忱,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对于这一点,旁人察觉不出来,但三公主一颗心全吊在了他的身上,却是敏感得很。

  “无夜哥哥……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这么久了都没来看我,这次要不是我暗中派人去找你,你是不是都把我忘了呀?”

  一阵细碎的声响过后,三公主半是撒娇半是埋怨的声音直把皇甫长安激出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特别是那一声绵长而又暧昧的“哥哥——”,那叫一个恶心得寒毛直立!

  艾玛窝的小心脏,三皇姐您能正常点不,平时的泼辣劲儿去哪里了?!青楼里的老鸨儿叫得都没你这么腻味儿,不去当声优配床戏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没有,你别想多了。”上官无夜揽着她的腰,将她推倒在了床上,作势就要去解她的衣服。

  深沉的眼眸底下,一闪而过几许乏味和厌恶,然而眉眼却是笑着的,透着一抹别样的温柔和火热……对付这种肉欲旺盛的女人,只要上个床就可以解决了,根本就不需要多余的解释。

  然而三公主到底是长了个狗鼻子,明察秋毫,握住了他的手目光炯炯地盯着他,眼神里除了暧昧之外,还夹带着几许质问。

  “你的身上,有别的女人的脂粉味儿,别以为我闻不出来!”

  “别的女人的脂粉味?呵……”上官无夜勾了勾嘴角,从怀里掏出了一盒胭脂香粉,直接塞到了三公主的胸口,“这盒胭脂我在六妹身上闻着香,就给你讨了过来,你擦一点儿,我喜欢闻。”

  上官无夜行事谨慎,周旋在数个女人之间,难免会露出某些端倪,用这样的方式来掩盖,不禁可以瞒天过海,还能讨得美人的欢心,可谓是一石二鸟……皇甫长安听他那么一说,愈笃定了,回头一定要在民风开放的地方开个牛郎店,让上官无夜当头牌,生意想不火都不可能啊有没有!

  这男人,忒懂得拿捏女人的软处了……亏得她是个汉纸,不然都有些招架不住啊!

  三公主听到他这样调情,脸颊登时绯红一片,心里头早就乐开了花儿,眼角弯着好不娇羞,抬手轻捶了一下上官无夜的肩头,肉肉麻麻地嗔出两个字:“讨~厌~”

  皇甫长安脚底一滑,险些没从房梁上摔下来。

  泥煤啊!你才讨厌,你全家都讨厌……啊不对,不小心把自己给骂进去了……艾玛,真讨厌,劳资兽不鸟了!各种尿急!

  上官无夜没心情跟女人调情,只想早点完事儿走了,堵着她的双唇就倾身压了上去,手下的动作那叫一个干净利落,扒衣服跟剥香蕉皮似的,嗖嗖嗖几下就成了,看得皇甫长安一阵惊艳……心想,回头得跟他讨教讨教一下扒衣手法,为断遍天下袖奠定良好的技术基础!

  越看越兽血沸腾,皇甫长安托着腮帮子满脸鸡冻地欣赏着内殿的真人春宫秀,不得不承认上官无夜这男人的身材确实很完美!

  单是那条理分明的八块腹肌就叫人直流口水,御女术又研究得很透彻,前戏还没完就已经把三公主伺弄得欲仙欲死,唔……技术跟自己有的一拼!

  瞪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皇甫长安双拳紧握,目不斜视,坐等激情画面!

  眼看着就要达到高潮环节,不料半掩着的窗户吱呀一声被推了开——

  床上的两个人骤然停下动作,面露不快,皇甫长安比他们更不爽!

  循声转眸,却见一个女人翻窗跃了进来,在看清来人面貌之后,上官无夜和三公主齐齐变了脸色,皇甫长安却是大喜……赫赫赫赫!

  比春宫戏更激情的狗血剧……即将上演!铿锵铿锵,铿铿锵!

  艾玛这一趟夜游真是爽爆了,居然叫她撞见了这么纷呈高潮迭起的场面,看来以后有事没事都要多出来逛逛,这皇宫里面永远都隐藏着你想不到的意外惊喜!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无夜在宫里的另外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给皇帝老爹戴了一个大大的绿帽子的荡妇——丽妃!

  说起来,她还是李青驰的姑姑,只是不知道李家出了这么一个败坏门风的女儿,李老爷子要是知晓了内情,会不会跟李当家那样,气得把她的狗腿儿打断?!

  来来来,赶在好戏开场之前,我们先来采访一下丽妃娘娘:“这大半夜的,您特意从窗口跳进来,闯进人家的闺房坏了人家的好事儿,是为了神马?”

  丽妃眸光一狠,盯着床上那对狗男女,几乎要喷出大姨妈来!

  “来!捉!奸!”

  就在刚刚,上官无夜还跟她在寝殿香软温存,她自然也察觉到了上官无夜的怠慢,只不过丽妃没有像三公主那样直接问出了口,而是派心腹丫鬟跟在了上官无夜的后头。李府出来的人多少会些功夫,那丫鬟的轻功虽然没有上官无夜好,追了一阵就被甩了开,但多少看出了上官无夜赶去的方向。

  丽妃得到回报之后,越想越不对劲儿,在床头辗转反侧的一阵子,最终还是揣着狐疑找上了三公主的闺房。

  不曾想,这一来果真验证了她心头最坏的推断,被她撞见了两人在床上苟合!

  那一瞬间,丽妃气得手指都抖了,一个是曾经许诺她美好未来的男人,一个是在宫里头跟她相交甚好的晚辈……被这样两个人齐齐背叛,说是天崩地裂也不为过!

  “你们……你们居然……哈哈,哈哈哈……报应啊,真是报应……”

  惊怒之后,丽妃忽而仰头大笑了起来,面容狰狞而疯狂,情绪激动得无法自控,双手紧紧握着手里的匕,美眸泣血,一步一步地逼近床上的两人。

  “亏我还那么相信你们,不料你们一早就已经勾搭上了!好啊,真是好一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算我这辈子瞎了眼睛,才会看错人……”

  加快凌乱的步子,丽妃一边凄切地控诉,一边攥紧了匕飞蛾扑火似的冲了过去,直刺被上官无夜挡在了一边的三公主,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男人,疯狂的丽眸之中满是怨怒与悲戚,玉石俱焚般不顾一切——

  “你只能是我的!敢动你的女人都该死!”

  卧槽!气场全开,霸气侧漏的节奏啊!是不是李家的人都这么有血性啊?!好恐怖有没有!

  皇甫长安挂在房梁上面,眯着眼睛看好戏,并不打算插手……争风吃醋起内讧神马的,真是又狗血又悲情,偷情被撞破神马的,最刺激了有没有!

  反正底下那两个女人她都很讨厌,一个三天两头跟她作对,一个不仅给皇帝老爹戴绿帽还试图联合外人谋害亲夫,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嘶——!”

  就在丽妃扑过去的同时,三公主亦是面色一寒,腾手从枕头下快摸出一把长剑,径直一刀刺入了丽妃的胸口,瞬间穿心而过带出一地的血腥,有少数溅在三公主白净的脸上,点缀出了诡谲的图案。

  丽妃当场气绝,睁着眼睛死不瞑目,喉咙微张却是什么声音都来不及出,停滞了几秒后轰然倾倒在地上,蔓延出一片浓郁的血泊。

  “哼,不要脸的荡妇,这是你自找的!”

  三公主勾着细眉冷冷一哼,转而贴上上官无夜的肩头,伸出细软的舌头舐去上面的血渍,唇角是得意与胜利的笑容,画面看起来性感而妖诡。

  “你那是什么破眼光,连这种年老色衰的老女人都会要?还为了她瞒着我?嗯?”

  上官无夜轻哼一声,似舒爽又似不耐,无动于衷的神情冷峻而漠然,甚而还有几分嫌恶,只是不知嫌恶的是谁。

  “还记得上回我刺杀陛下未遂,丽妃让你掩护我出宫的事吗?她便是拿那件事威胁的我,你也知道,像她这种深宫寂寞的女人很难缠的……不过,现在她死了,我就只是你一个人的了……”

  挑起三公主的下颚,上官无夜又是一顿缠绵热吻。

  “我杀了她,你不觉得我狠心吗?”

  “我就喜欢你这样狠心……”

  “嗯?看来你对她真的很无情啊!”

  “呵……我只对你有感觉……不过,她死在这里,会不会有麻烦?”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啊!别,你轻点儿,咬到我了……”

  “轻不了……我现在就想把你吃进肚子里……”

  呢喃间,三公主被男人吻得气喘,迷离着双眼,看不见上官无夜眉峰深处那抹隐藏的杀意。

  皇甫长安坐在房梁上砸了砸嘴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丽妃真像那一簇簇华丽的烟火,刚一升空就熄灭了,死得未免忒快了些,特么她还没看过瘾好吗?!

  大床上,帷幔摇曳,那对狗男女也够狠的,地上躺着个死人不管,还在那儿你侬我侬缠绵不休,眼见着又要到达了高潮的环节,窗户吱呀一声又晃了一下——

  皇甫长安泄气,万分的窝火,有种把来人拖出去砍成鱼段子的冲动!

  特么丫不能早点来或者晚点来吗?时间掐这么准,无夜哥哥的小鸟儿会被你玩坏掉的有没有?!

  “谁?!”

  抓起一件衣服套上,上官无夜拿着剑就追了出去,皇甫长安估摸着这场春宫是看不成了,趁着头顶的月亮没入厚重的云层,跟着俯身跳下了房梁,追在了上官无夜的后头。

  方才那个从窗口溜走的丫鬟,想必是丽妃的心腹,见主子遇害慌了心神,才在逃走的时候露出了破绽。

  上官无夜的轻功极好,那女婢一时半会根本摆脱不掉,暗器接连不断追尾而来,乱了她的步子。

  皇甫长安有心救她,赶在拐弯的一刹那,扔出一块石头打落了上官无夜刺来的长剑,一把拉住女婢的手臂将她推到了另一边的巷子里,叮嘱道:“去东宫!”

  月亮穿出乌云,照亮了大地,女婢抬眸看清了皇甫长安的面容,认出了她是太子,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使劲儿点了头,就蹿进了暗黑的巷子里。

  “什么人?”

  上官无夜后一脚就追了上来,知道有第三者插足,不禁冷冷出声。

  “矮油,无夜哥哥……不要这么凶嘛,人家好怕怕哦!”学着方才三公主的语调,皇甫长安不嫌恶心死人,衔着几分戏谑从角落里款步走了出来。

  听着那恶心的声音,上官无夜愣是没认出来人是谁,一挥长剑就刺到了对方的脖子上,直到看清楚那人的面貌,才收回了手,脸上的肌肉瞬间僵硬——

  “太子……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刚才一直在……?!”

  “哎呀你别紧张,本宫没看见多少,咳……就看到了你跟三皇姐抱着亲在了一起……”皇甫长安眯着笑,扯起谎来得心应手。

  上官无夜却不信,冷哼了一声:“太子在一边看戏看得很开心是吗?”

  就凭她刚才学的那一嗓子,就足以说明她从头到尾都在听墙角好吗?!这个没节操的家伙,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操……!

  皇甫长安上前一步,不掩好奇:“话说……对于不喜欢的女人,你的小伙伴也会有反应吗?”

  上官无夜将长剑插回剑鞘,尔后猛的一甩手,把皇甫长安推到了墙上,他的个头比皇甫长安高了整整一个脑袋,这般威压而下,就像是一座倾覆的大山,瞬间就将皇甫长安笼罩在了阴影下面。

  “别说是女人,就是对男人也能有反应,你要不要试试?”

  显然,上官无夜是被皇甫长安气的。

  旁人用什么眼光看他他都无所谓,可是皇甫长安知道了他在乌真的事情,又目睹了他这样的不堪,还用那种玩世不恭的语气调侃他……那种感觉,就好像被扒光了站在她面前,有种难以言述的羞辱。

  “咳咳……”

  面对近在咫尺的某兽男,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颊上,惹得皇甫长安一阵毛。

  玩笑开过了头,倒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上官无夜这话听起来是戏谑,可那阴鸷的语气实在有些恐怖,搞不好一怒之下他真的把自己给压……不说别的,就凭他那种出神入化的扒衣功力,皇甫长安都得忌惮三分。

  伸出手指抵着他的眉心,缓缓地推开到半米的距离,皇甫长安小心翼翼地从他的双臂中钻了出去,尴尬地笑了两声。

  “好了好了,本宫不问了还不行吗?”

  “哼……”上官无夜这才收回手,双臂抱胸立在一旁,不屑地切了一声。

  月色洒在他那高大的体魄上,透着几分冷峻的气息,明明是最叫人不齿的奸夫淫男,可有那么一刹,皇甫长安却觉得这男人比谁都要来得坦荡,比谁都要干净。

  因为他精心守护的那份感情,自始至终,都纯粹得没有一星半点儿的瑕疵。

  “无夜。”

  夜风拂过,皇甫长安轻声唤了一句,口吻是难得的温柔。

  上官无夜却被她这样的语调惊起了一身寒毛,有些防备地回看她:“干嘛?”

  “你要是不愿意跟那些女人纠缠,就不要再跟她们来往了,上官南鸿那只老狐狸已经开始有动作了,想必过不了多久,他就会露出狐狸尾巴……最多,不会过一个月。”

  上官无夜眸光微动,听出来皇甫长安这是在关心他。

  一个人磕磕碰碰如履薄冰地闯荡了那么久,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真情实意地心疼他,虽然那个小贱人刚刚还看他的活春宫看得津津有味,不过要让皇甫长安说出这种话恐怕也不容易……上官无夜不由觉得心头微微一暖,然而面前依旧是装逼的不屑。

  “切,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啧啧,什么态度,本宫难得说句好话,你不感激涕零也就罢了,还不领情……”果然,皇甫长安又来了,“快,跪下来磕三个响头,叩谢本宫隆恩浩荡!”

  上官无夜直接不鸟她,撇了撇嘴角,转移了话题:“那个女婢方才什么都看见了,你留着她是打算揭我的底吗?”

  “本宫揭你老底干嘛?现在你和本宫是一条绳子上的蚱蜢,本宫保你还来不及,留着那丫头,本宫自然另有用处……我艹,你那是什么眼神?!本宫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