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我是霸王你是弓票子呢(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38、我是霸王你是弓票子呢

  布满了大红喜色的新房里,上官婧遥还披着红盖头坐在床上,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期许。

  也许她是有些贪心的,上官无夜她也爱,皇甫无桀她也爱,如果可以同时拥有这两个男人,她恐怕连做梦都会笑出来……可是,依着父侯的意思,她只能选其中一个,并且这选择的权利,还不是在她的手里。

  想到这儿,上官婧遥不免有些心烦意乱,伸手摸了摸微隆的小腹,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已经过了头三个月,按照娘亲的说法,是可以行房事的。

  就算她不能长久地得到那两个男人,能求个鱼水之欢,倒也不算太亏,毕竟这个时代的女子,除了妓子,一生都只能有一个男人。

  上官无夜让她享受到了人生之中最美妙的滋味,叫她欲罢不能,此番离了那侯府她竟是有些不舍得的,不知道无桀哥哥的那活儿厉害不厉害……是不是一样的叫人欲仙欲死,神魂颠倒?

  想着想着,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皇甫无桀那张俊酷的面庞,深邃的眸子,雕刻般精致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轮廓,再加上颀长而健硕的体魄,完美得无懈可击,称得上是皇城里所有少女少妇的春闺梦里人……能和这样的男人肌肤相亲,水乳一交融,光是用想的……都让人觉得无比的酥软销魂。

  大红色的喜帕下,上官婧遥微垂着头,脸颊染上了绯红的火热,听着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不禁微微攥起了五指,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从侯府随嫁而来的两名贴身侍婢候在新房外头,在皇甫长安来之前,就已经被人调了包,收拾得一干二净。

  见到皇甫长安几人走来,侍女迎上前,率先唤了一声:“奴婢见过王爷。”

  听到这声叫唤,上官婧遥的心跳蓦地快了起来,脸颊愈的绯红一片。

  皇甫长安慢悠悠地走上前,同那女婢对了下视线,尔后转身同上官无夜和皇甫无桀做了个手势,让他们先在外头候着。

  她很好奇啊……等一下进了屋子,上官婧遥见到自己的“夫君”是她,会是个什么反应?

  哦呵呵!想起来就觉得很有趣,会不会把脸上扑的那层厚厚的粉给吓下来哦?嘿,最好吓shi她!竟然敢觊觎她的男人?不活森森地扒她一层皮下来,都对不起被那小贱蹄子意淫了千百遍的大皇兄!

  “吱呀——”

  推开门,皇甫长安款步迈了进去,优哉游哉地走到了床头,拿起一边的挑杆,凑到喜帕底下,没有直接去挑喜帕,反而对着她的小腹,轻轻的戳了一下,笑着道。

  “怀着别人的野种嫁给大皇兄……上官婧遥,你真不要脸!”

  听到这个声音,上官婧遥只觉脑中轰然一声炸了开来,想也不想就一把扯下喜帕,睁大的眼眸看向皇甫长安,满脸的震惊。

  “皇甫长安……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皇甫长安半眯起眼睛,对于上官婧遥脱口而出的称呼十分不悦:“皇甫长安也是你能叫的?看来你们上官一家,当真是没把我皇甫氏族看在眼里……”

  眼见着皇甫长安倾身靠了过来,上官婧遥不由得急急往后退去,开口就要叫人。

  “来人啊!快来人……有刺客!”

  “刺客?”看到上官婧遥从靴子里抽出匕,作势便要刺来,皇甫长安眸色微微一暗,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匕对准了自己的胸口,笑道,“这个地方,你是不是很想捅下去?呵,只不过你没这个机会了,要是本宫受了半点伤,你就别想活到明天。”

  上官婧遥使劲挣扎了一番,她习过武,并非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然而眼下却怎么也挣不开皇甫长安的禁锢,感觉到身上的力道逐渐软了下来,不由得脸色煞白。

  “你、你什么时候给我下的药?!”

  “就在刚刚进来的时候,不过这软骨香无色无味,你闻不到也是应该……”皇甫长安幽幽一笑,尔后陡然转开了匕的方向,将其紧紧贴在了上官婧遥光滑的脸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摩挲。

  “你要干什么?!你敢动我?这里是在王府!无桀哥哥很快就会过来的,要是让他撞见你伤了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门外,上官无夜抬眸瞥了眼一脸阴郁的皇甫无桀,低声揶揄:“婧瑶喊你呢,还不快进去。”

  “切!”

  皇甫无桀撇了撇嘴角,深邃的眸子更暗了几分。

  放在以前,上官婧遥随便怎么说他都可以当成耳边风权当没听到,可是现在……听到她在皇甫长安面前嚷嚷着这些有的没的,皇甫无桀就莫名地恼火,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拔了她的舌头!

  见她死到临头还这样嚣张,半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皇甫长安勾了勾她那恶劣的嘴角,笑着将匕一寸寸地往下移,堪堪抵在了上官婧遥微凸的小腹上,挑着眉玩弄。

  “本宫为什么不敢动你?反正你怀的是野种,本宫只不过是在帮大皇兄清理门户而已,要是弄死了这个小杂种,大皇兄只会感激本宫,哪里还舍得怪罪本宫?”

  “你敢动我的孩子?!啊——!”

  感觉到小腹一阵轻微的刺痛,上官婧遥立刻惊叫了一声,死死抓住她的手腕,往后又退开了半步,苍白的脸上已见几分惊恐,却还是厉着一双杏眼,憎恨地瞪着她。

  “你既然知道他不是无桀哥哥的孩子,就该知道他是谁的!你若是敢伤了我的孩子,无夜肯定会找你血债血偿的!”

  门外,陡然被点到名的某人倏地就黑了脸色。

  皇甫无桀却是微弯嘴角,报复似的,淡笑着睨了他一眼,反讽道:“那可是你的孩子,你不快些去救他们母子?”

  “是她勾引我在先,又擅自怀上了孩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上官无夜冷冷地撇清关系,不屑地嗤了一声。

  皇甫无桀提起眉梢,暗叹了一句:“还真是冷血啊,不管怎么说,那毕竟是你的骨血……”

  上官无夜神情酷寒,眸色幽寂,抬手摸了摸怀里的玉佩,浓郁的深情和冷漠的绝情交织在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诡诞。

  “这一生,我只认她的孩子……别人的,生与不生,是死是活,那都是她们自己的事,若谁要妄想从我这里得到半分的真情实意,呵,都不过是贻笑大方罢了。”

  “她……?”皇甫无桀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词汇,陡然间看向上官无夜的视线就掺上了几许防备。

  看他这样紧张,上官无夜又是一哂:“放心,我可不是断袖……”

  上官无夜还不知道皇甫长安是女儿身,所以才有这么一说,瞅着皇甫无桀的眼神,多少也透着点儿异样的味道。

  皇甫无桀被他看得有些恼怒,却又不能跟他摊明,捏了捏袖子下的拳头,到底还是侧开了脑袋继续听墙角。

  都到了这份上,上官婧瑶还那般自视甚高,皇甫长安瞥了瞥嘴角,不由觉得有些无趣。她本以为上官老狐狸教出来的女儿,多少有几分脑子,可是眼前这个丫头,小聪明倒不少,可惜到底还是嫩了一点,被捧在手心里久了,大概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一扬手,锋利的匕贴着那张美艳的脸蛋倏然划过,在女人的尖叫声中,割下了几缕青丝,冰冷的刀锋上,随之沾染了几分殷红的血迹。

  “别过来!你别过来……你要是动了我,你要是动了我……”

  上官婧遥捂着被划伤的脸,连滚带爬地缩到了床的角落里,在皇甫长安出手之后,终于开始感觉到了那股从脚底开始蔓延的森寒和恐惧。

  皇甫长安没有再追上去,抓起她遗落下来的喜帕擦拭着手里的匕,闻言淡淡一哂,反问道。

  “本宫要是动了你,又如何?现在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就算本宫把你卸下了一层皮,都不会有人知道。”

  “皇甫长安你这个疯子……你不就是想跟我抢无桀吗?你死心吧!就算你杀了我,无桀也不可能会要你的!”

  上官婧遥又怕又恨,对皇甫长安积压已久的怨恨在这一刻脆弱的心防下彻底崩塌,慌不择言地激怒对方。

  皇甫长安却并不生气,仿佛听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似的,转过头对着门口喊了两声。

  “大皇兄,上官无夜……你们可以进来了。”

  门外两人对视了一眼,对皇甫长安的恶趣味有些吐槽无力,然而私底下,却也觉得快慰。

  他们本是天底下最为骄傲的男人,有着不容任何人侮辱的自尊心,可是上官婧遥这个自私而又淫荡的蠢女人,却妄图将他们两人玩弄于掌心……既然她都不曾顾及他们的颜面,他们又何须对她心存怜悯,手下留情?

  “吱呀”一声,房门被再次打开,随着漏尽屋子的一阵寒风,先后走进来两道高大的身影。

  床头,抱着刺痛的脸缩成了一团的上官婧遥,在见到那两人之后,瞬间瞪大了眸子,狼狈的脸上全然是不可置信的神情:“你们、你们……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都在外面?你们和皇甫长安……是一起的?!”

  “嘿,还不算太蠢嘛,没枉费本宫的一番心思。”

  把玩着手里的匕,皇甫长安回头身来,勾起嘴角的瞬间,匕便脱手而出,笔直地刺向了上官婧遥。

  “啊——!不要!”

  又是一声凄厉的尖叫,上官婧遥已无力躲避,一张擦了胭脂的脸却惨白成一片。

  然而,匕却没有伤到她半分,只是擦着她的头顶,深深地扎进了墙壁中。

  皇甫长安笑得邪恶,她的好心只留给那些纯洁的小菊花们,至于像上官婧遥这样的绿茶婊,只会勾起她蛰伏在阴暗中的蹂躏的欲望,嫩死她一千次,她都不会有丝毫的怜惜和内疚。

  “你放心,本宫不会杀了你,本宫会让你活得好好的,一辈子……都活在地狱中。”

  说着,皇甫长安对上官无夜招了招爪子,笑得那叫一个风情万种。

  “小夜,你来,把那碗‘打胎药’,给她喂下去。”

  上官无夜被皇甫长安的一个“小夜”叫得毛骨悚然,正有种被算计的感觉,下一秒就听到她说了那样的话,不免又是一阵脊背寒。

  竟然要他亲手喂?!真狠……皇甫长安真尼玛是禽兽啊禽兽!

  听到了“打胎药”那三个刻意加重的字节,上官婧遥死死瞪着眼睛,双手护着小腹全身都在抖,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看着上官无夜从食盒里拿出一个瓶子,一步步地走进……那种感觉,就像是从悬崖上坠入了深渊,她想要挣扎,喉咙却仿佛被什么紧紧扼制住,就连声都显得那么的困难。

  “不……不要!无夜!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要啊,我不要喝……”

  拼着最后的力气疯狂地挥舞着双手,却敌不过上官无夜强硬的手腕,感觉到嘴中传来的苦涩,上官婧遥气得脸色青,目光怨毒地瞪着皇甫长安。

  “皇甫长安你这个禽兽,你……不得好死!咕——”

  皇甫长安双手抱胸,神态淡漠,恍若未闻。

  “从你心狠手辣地推本宫下水那一刻开始,就该知道善恶有报,本宫不过是替天行道,把你施加给本宫的痛苦还给你而已,顺便收点儿利息什么的……说起来,你应该感激本宫,留着你蹦跶了这么久,捱到现在才算账。”

  “咳咳咳……”

  上官婧遥一边骂着,一边呛了好几口水,咳了一阵才终于慌了,忙不迭地向上官无夜求饶。

  “无夜,你不能这么对我,不管怎么样,我帮你在父侯面前说尽了好话……你难道忘了,上回父侯要赶你出府,是我在父侯门外跪了一晚上,父侯才肯留你下来的吗?”

  上官无夜冷冷一笑,不为所动。

  “是啊,然后你就一杯药酒把我拐上了床,还要让我当你的禁脔,心情好的时候就逗弄逗弄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甩我巴掌……你大概不知道吧,我这辈子最恨别人打我的脸了……”

  说着,手下的力道更狠了三分,上官婧遥抵挡不住,被灌下了好几口苦涩的药汤。

  可是,她还不想死……

  求救的目光越过上官无夜的肩头,狼狈的望向皇甫无桀。

  “无桀哥哥,救救我……求你了,救救我!就算孩子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