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三个皇兄一台戏(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36、三个皇兄一台戏

  看着皇甫无桀和皇甫砚真一人拉着皇甫长安的一只手,杵在走廊上冷冷对峙着,皇甫凤麟扇了扇他那浓密而微卷的睫毛,就算没听到他们之前说的话,大概也猜到了是个什么情况。

  说起来,在秋猎去围场的时候,这两个人的情况就不太对头。

  不过,在皇甫凤麟的印象里,大皇兄对长安的态度还是比较正常的,哪怕有时候长安贱兮兮地凑过去,都会被他推开,反而是二皇兄……简直在距离他百米以内,都能感觉到他对长安强烈的占有欲,还有那股子连一只蚊子都不放过的杀气!

  可是看这眼前的情形,就连一向隐忍的大皇兄都摆出了应战的姿态,分毫不让地跟皇甫砚真抗衡。

  原因只可能有两个,要么就是皇甫砚真欺人太甚……这个他深有体会!要么,就是大皇兄对长安也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又或者,两者皆有?

  挑起眉梢,染上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皇甫凤麟跨前几步,走到了皇甫长安面前,谁也不帮……

  劝架神马的,他一点也不会。

  但要让七弟脱身,方法有的是,比如——

  “四皇兄,你要干什么……”

  瞅见他眼底那抹不怀好意的笑,皇甫长安心头的小鼓咚咚直捶,有一个非常不祥的预感……果然这个家伙一万个靠不住,找他求救简直是自寻死路!

  皇甫凤麟的动作极快,赶在皇甫砚真和皇甫无桀反应过来之前,劈手就捏住了皇甫长安下巴,尔后低下头,在众目睽睽之下,尤其还是在两道火一样的,两道冰一样的目光下……吻上了皇甫长安双唇!

  “唔……!”

  皇甫长安蓦地睁大眼睛,对上皇甫凤麟那双唯恐天下不乱,要完蛋大家一起完蛋的眸子,顿时有种被坑了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赶脚!

  泥煤啊!这是作死的节奏啊有木有!

  皇甫凤麟你丫特么就是找shi,也不要拉着劳资陪葬啊!

  下一秒,两道劲风齐刷刷在皇甫长安的两次划过,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劈向了皇甫凤麟的肩头。

  皇甫凤麟早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即刻松开手急急后退了几步,他可不想被拍成肉饼。

  被当着面如此挑衅,皇甫无桀两人哪里能轻易放过他,二话不说就松开长安跨步上前,动作竟是出奇的一致,连出手都是同样的动作,而且还是齐齐地往皇甫凤麟的俊脸上招呼,下手不可谓不狠毒,不阴险……皇甫长安愣在一边看得心惊肉跳,默默地得出了一个结论。

  一样的心狠手辣阴险腹黑狡诈无情……绝逼是亲兄弟呀!

  好了,父皇你可以放心了,不用去验dna……虽然你被戴了很多绿帽子,但这几个儿子,绝对是你亲生的没错!

  惊悚地看着三位皇子打成一团,从长廊这头打到长廊那头,从长廊里打到长廊外,又从地上打到了屋顶,再从屋顶打到了树梢……明明一开始还是二打一的,后来不知怎的就变成了混战,再后来四皇子哎呀一定被拍了下来,就变成了大皇子和二皇子一对一单挑!

  那架势,险些没把整个院子给拆了。

  众人直接看傻了眼,风中凌乱,全身石化,只有眼珠子会动,哪里还顾得上去劝架……

  一转眼的功夫,被拍下来的四皇子大概觉得丢脸,起身拍了拍屁股,又气冲冲地加入到了混战之中,只是没过多久,就又被拍了下来……如此往复多次,看得皇甫胤桦满脸的老泪纵横。

  “都给孤王住手!你们是要造反了不成?!”

  一声狮吼,气壮山河!

  三人这才意识到这里是父皇的书房,不禁齐齐顿住了身形,相互冷哼了一声,才收回手度奔到了皇甫胤桦面前。

  在他跟前,皇甫长安已经妥妥地跪稳了,弓着身子耷拉着脑袋,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皇甫凤麟这个白痴!

  真是验证了那句古话——要是皇兄靠得住,尼玛种猪都会怀孕了!

  冷眼看着跪了一地的四个儿子,皇甫胤桦简直活森森地都要给气笑了!

  亏得在这个院子里的那些人都是他的心腹,要不然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特么他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背着他争风吃醋就算了,居然还敢当着他的面动手?

  一个个胆儿肥的,到底是谁给惯出来的?

  来回在四人身上扫了一眼,皇甫胤桦半眯着眸子,又抬眸在院子里扫了一圈,这次倒是没有人敢再抬起头来看好戏,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陛下只要您一句话,小的就立刻自戳双目”的表情!

  恼火的目光在几人身上扫来扫去,最后自然还是落在了罪魁祸身上。

  感觉到那种被人盯着的胁迫感,皇甫长安鼻子一酸,脸上顿时挂了两条宽面眼泪,不等皇甫胤桦开口,就哭着嗓子认罪。

  “父皇,都是儿臣的错,要罚就罚儿臣吧!”

  “罚你?!”皇甫胤桦冷笑一声,“能罚你什么?罚你把自己卸成三块分给他们吗?”

  “要是这样能让您消气……那您就切呗……”

  皇甫长安特别的委曲求全,不管怎么说,她糟蹋了皇帝老爹的三个儿子是事实,纵然这事儿是皇甫老爹授意在先,纵容在后……但毕竟,这种事儿,不管摊谁身上都受不了。

  皇甫老爹这反应已经是相当逆天了,要是哪家的小子敢勾搭她三个姑娘,她非得把丫给阉了不可!

  听到皇甫长安这么说,皇甫胤桦更来气。

  “你还敢顶嘴?!”

  皇甫长安扁了扁嘴角,欲哭无泪。

  “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父皇您说……该怎么办?”

  “哼!”皇甫胤桦瞪了她一眼,见她毫无悔意,还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尽管口口声声认错,却没有半分自责的神态,不由得胸闷心堵,“真想一巴掌把你拍回娘胎里!”

  见皇甫胤桦是真的动怒了,跪在边上的三人不禁先后开了口。

  “父皇,这件事不能怪七弟,是儿臣的错!”

  “父皇,此事跟七弟无关,错在儿臣,请父皇责罚!”

  “父皇,七弟年纪善幼,懵懂无知……是儿臣明知故犯。”

  “你们给孤王闭嘴!”

  皇甫胤桦厉声喝了一句,心下又是一阵难过,他这是在为他们痛心,他们倒好,一个个反过来都给皇甫长安这个小魔头说话,一点都不体谅他这个当父皇的苦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眼下他们还没嫁出去呢,就已经胳膊肘往外拐了,真是白养了这三只白眼狼!

  院子里寒风凛冽,阳光铺洒在皇甫胤桦的身上,照不暖他那颗拔凉拔凉的心。

  “长安,你随孤王进来!”

  “儿臣也去!”不等皇甫长安出声,三人急急开口。

  “好,”皇甫胤桦冷笑着瞥了三人一眼,却是出人意料地没有拒绝,“你们也进来。”

  于是,四个儿子诚惶诚恐地跟着他们的老子进到了屋子里,关上了门。

  皇甫长安觉得……就算皇帝老爹现在放只狗来咬他们,她都不回觉得奇怪……

  回过身,皇甫胤桦扬起手来,指了指一边的角落,道。

  “你们三个,去那边跪着,面对着墙壁,谁要是敢再多说一个字……孤王就打断他的腿!”

  “儿臣……遵命。”

  从来没见到皇甫胤桦对他们这般疾言厉色,三人心知这回的祸事真的闯大了,多说无益,只能是火上浇油,便一一起身,朝皇甫长安投去了担心的两眼,颇有些地迟疑地走到了角落里,面对墙壁跪成了一排。

  见他们如此,皇甫长安的一颗小心肝儿更是悬在了半空……

  皇帝老爹虽然平时看着挺不务正业的,可要是真的狠下心来,上官老狐狸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眼下,对亲生儿子尚且如此……那么对她这个捡来的……

  嘤嘤嘤,麻麻……窝要挂了!

  一脸铁青地坐回到桌子后,皇甫胤桦抬手取了茶盏,凑到嘴边想喝口茶润润嗓子,然而被子里的茶水早就冷了,喝到嘴里很不是滋味。

  见到皇甫胤桦蹙起眉头,皇甫长安立刻狗腿地跑上前,取了火炉子上温着的茶汤,倒了一杯热切切地递了过去。

  “父皇,喝茶。”

  皇甫胤桦接过杯子,却是没那么快消气,喝了两口茶水,就随手放在一边,支起一只手捏了捏生疼的太阳穴。

  见状,皇甫长安又立刻跑上去大献殷勤:“父皇,儿臣帮你揉。”

  感觉到太阳穴上传来舒缓的力道,皇甫胤桦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受用的神情,尔后又立刻严肃了神色,并不打算就此被皇甫长安收买!

  他养她养到了这么大,何时见她这般孝顺过?!还不是做了亏心事心里有鬼。

  要不是他这通脾气,这一个个儿子,不论是亲生的还是养的,恐怕都不怎么把他这个父皇看在眼里,更别提宫里头的那些规矩了!

  皇甫长安年纪小,胡闹惯了便罢,可皇甫无桀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居然也跟着乱来?还有皇甫砚真,平时的冷静淡漠,一碰上皇甫长安就全见鬼了!

  说到底,这个江山还是要交到他们手里的,可看看现在……他们这种样子,他真恨不得一个个都塞回去回炉重造!

  皇甫长安小心翼翼地帮他捏着太阳穴,忐忑不安地观察着皇帝老爹的表情,见他只蹙着眉头却不说话,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别提有多紧张了……

  沉默了好一阵,皇甫长安只觉得掌心都捏出了冷汗,才听到皇甫胤桦吐了一口气,道。

  “长安,明年三月,你就登基吧。”

  “哐啷!”

  皇甫长安腿一软,往后撞到了一个架子上,摔坏了一个精致的花瓶。

  “父皇……千错万错,都是儿臣的错,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呀……”

  “什么想不开……”皇甫胤桦皱了皱眉头,猛地反应过来之后,不由得骂了她一句,“乱说什么呢!你存了心要诅咒孤王不成?!”

  “父皇您是知道的,儿臣不可能是那个意思……而且皇位这种东西,儿臣本来一点都不稀罕。”

  “别跟孤王说稀罕不稀罕,你就是不稀罕也得稀罕!”

  被她气得不轻,皇甫胤桦的面色陡然又难看了起来,这就好比他掏了心掏了肺双手捧着送到她面前,她却一扭头说看不上眼……这跟打他一巴掌有什么区别?!

  眼见着好不容易降下来的怒气又腾了起来,皇甫长安猜不透皇帝老爹善变的小心思,抿了抿嘴唇儿,糯糯地道。

  “可是……可是……父皇您还在,儿臣怎么敢擅自坐上那个位置,这不是大逆不道吗?”

  “没有什么可是的!别人争得头破血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