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他们两个疯了吗(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33、他们两个疯了吗?

  听到“合欢散”三个字,皇甫无桀脑中轰地炸开,俊酷的面容再也蛋定不能,裂出了一丝丝的缝隙,酷睿的眸子更是陡然撑大,望着床上似笑非笑的皇甫砚真,以及不怀好意的皇甫长安,一股强烈的不祥之感扑面而来——

  他们两个,要干什么?!

  看着皇甫无桀惊变的神情,皇甫砚真清冷的眼眸中勾起几分戏谑,夹杂着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意。

  他说过,他不会让皇甫无桀得意太久。

  只是没想到,机会来得这样快……

  皇甫无桀的那一箭,不仅彻底惹毛了他,也给了他一个游说皇甫长安的理由……尽管那一箭并没有真正的射伤皇甫长安,但到底激起了他的怒气,所以皇甫长安没有借口再对他说个“不”字。

  一切的安排,水到渠成,皇甫无桀中了圈套,乖乖地落到了他的手心。

  那么,这个被皇甫长安追逐了十多年,甚至几次三番从他面前抢走了皇甫长安的男人,是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他不会对他怎么样,但他的报复,足以让他一生难忘。

  “大皇兄,其实你猜得没有错……”

  伸手抚上皇甫长安的香肩,皇甫砚真微弯嘴角,在皇甫无桀的瞪眼之中,轻轻拂开她的外裳,露出一大片白璧般润泽的肌肤。

  这一回,皇甫长安在皇甫砚真的授意之下,并没有捆上束胸的带子。

  自从昨夜听明白了皇甫砚真的意思后,她就婶婶地被二皇兄的邪恶所震撼了……一直以来,她都以为皇甫砚真是冷情寡性的雪山小雏菊,但是在皇甫砚真跟她说了那样的话之后,她才恍然惊觉,原来二皇兄才是横空杀出来的绝世大妖孽!而且还是连心肝儿,都黑的那种!

  昨夜,二皇兄对她说。

  “长安,我要你。”

  那时她还傻傻的红了脸,在心底下掀起一阵无法自抑的狂喜,正要扑上去把他吃干抹尽的时候,却被他下一句话当头劈在了半路。

  二皇兄拦住她,说:“不是现在,是明天。”

  “那有什么区别吗?”

  二皇兄目光微冷,泛着几丝狠绝:“明天,我会在大皇兄面前要了你,就当成是对他那一箭的惩罚,如何?”

  没想到冰雪小雏菊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皇甫长安当即被震得七荤八素,脑子短路无法思考:“可是……大皇兄他还不知道我是女儿身啊……”

  “他已经开始怀疑了不是吗?过不了多久就会查到,与其让他三番四次的试探,不如直接告诉他……更何况,你不是一直都很想拿下他吗?如果他知道你是女人,说不定,就不会那么难对付了……”

  这尼玛!皇甫长安闻言各种风中凌乱,各种折翼!

  虽然二皇兄说的都是事实,但是这种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那绝逼让人高兴不起来好吗?脊背上一阵阴风一阵阴风地吹!总觉得二皇兄是在算计什么,而且他还算计得这么明目张胆,居然摊明了跟她讲这档子事!

  那个啥……前几日还醋得快把整个皇宫给淹了的二皇兄,真的会有那么好心,帮她拿下大皇兄吗?!

  用菊花儿去想,都知道这是个巨大的阴谋了好吗?!

  可是,最惨的是,她还不能拒绝。

  因为二皇兄威胁她说——

  “机会我只给你一次,倘若你要拒绝我,那么这辈子……都别想再碰我。”

  嘤嘤嘤!他都这么说了,怎么还可能拒绝得了嘛!

  所以,不管二皇兄私底下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她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合着把大皇兄给坑了……没办法,谁让二皇兄这么可怕!

  于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就有了屋子里这样秽乱宫廷的一幕……谁能知道,这一切的一切,竟然是出自那个拒人千里的二殿下之手呢?

  要是不小心被人瞅见了,恐怕又要把这顶大帽子扣在了太子爷的头上。

  由此可见,有一个好的名声是多么的重要!

  皇甫无桀全然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也来不及考虑这是谁想出来的恶作剧,因为他的所有清醒和意识,都在看见了皇甫长安半裸的娇躯之后,在刹那间分崩瓦解,彻底地碎成了上千片上万片……七弟她,果然是个女人!

  呼之欲出寻觅良久的答案如今就在眼前,可是他却没有任何识破了一桩大秘密的喜悦,现在的他……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只有一个感觉。

  那就是——好烧!好热!像是坠入了熊熊烈焰之中,连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该死!药性作了!

  皇甫砚真抬眸,淡淡地笑着,看见了皇甫无桀的黑眸中瞬间腾起的火光,有种灼眼的炽热,而捆绑他双手的绳子,如今已是被紧紧地扯起,崩得像拉到了满月的弓弦一般。

  微抿的薄唇边,皇甫砚真嘴角的戏弄更深了几分。

  皇甫无桀,才这样就受不了了吗?那可真是太煎熬了,因为好戏才刚刚开始……你最好就这样睁大眼睛看着,看他是如何同皇甫长安鱼水欢好,倾尽缠绵。

  到时候,你就该知道……你对皇甫长安的心思,到底是什么了。

  不过,知道之后,应该会更加难受吧?呵呵……别以为长安在乎你,他就动不了你,只要他想,有的是方法,玩死你。

  听到皇甫无桀的挣脱,皇甫长安瞧见了他的反应,知道药性已经作了……其实她私底下是不赞同用这种方法坑人的,所以她给皇甫砚真的合欢散,用的也是药性最轻的那种,但是她不能保证,二皇兄那只腹黑到了极点的狐狸……会不会把整瓶药粉都喂给大皇兄了?!

  艾玛!要真是那样,大皇兄真的会被玩坏的好吗?!

  皇甫砚真一回眸,就看到皇甫长安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忧之色,清丽的眸子微微眯起,抬手便将皇甫长安的目光从皇甫无桀的身上挪开,让她面对着自己。

  “怎么,才这样你就心疼了?”

  “哈,怎么会?那是大皇兄他,自作自受……他、他活该……”

  皇甫长安说得口是心非,明明担心大皇兄会受不了,但却不能说出口,否则一个不小心又刺激了二皇兄,大皇兄的鸟儿怕是要夭折在这里了。

  嘤嘤嘤!珍爱鸟儿,珍爱绳命,远离二殿下……!

  “那就别管他了……”

  皇甫砚真一扬手,将薄薄的一层帷帐放了下来,那帷帐很是透明,完全可以看清里面的情形,但多少带了点儿模糊的视觉,令人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清晰……可正因为那几分模糊,却挠得人更加的心痒难耐,欲罢不能!

  皇甫长安还要说话,却被皇甫砚真冰薄的双唇堵住了声音,尔后,一颗滑溜溜的丸子由他的舌尖递到了她的喉心,皇甫长安猝不及防,直接吞了下去。

  “咳咳……你给我吃了什么?”

  皇甫砚真眸光潋滟,若宛若春季那漫殇的白樱:“合欢散。”

  皇甫长安陡然抡圆了眼睛,小心肝儿猛的一跳,有种玩火自焚的预感:“喂你……你怎么可以给我吃这种东西?!”

  皇甫砚真丝毫没有半丝愧疚和做了坏事的自觉,只当那是理所当然。

  “你心软,我怕过会儿大皇兄闹得狠了……你不配合。”

  竟然是……这种理由!皇甫长安欲哭无泪,没想到皇甫砚真连带着把自己也算计了,更悲剧的是,还是她自个儿往火坑里跳的!

  果然是她太小看二皇兄的智商,太高估他的节操了……

  神马叫知人知面不知心,扒开二皇兄这层清清冷冷的人皮,丫特么就是一只野兽有没有?!而且还是最穷凶极恶的那种!

  采菊花儿不小心踩到了大尾巴狼……可见这也是一项极其危险的工种啊!

  看着两人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扒开,一件件被甩手从帷幕中丢出来,在地上开出一朵接一朵的旖旎花苞,皇甫无桀不禁觉得小腹中的灼热翻滚得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身体,咆哮着喷涌出来。

  一双深邃的眼睛如今盛满了火光,黑白分明的眸子像是烧了一团火,有淡红的血丝在白色的地段缓缓蔓延开来,直至布满了整个眼球。

  皇甫无桀自负忍耐力人,可是现在,他竟然一星半点都不想忍!

  黑色的瞳孔中,倒映着那两个重叠在一起的身影,以最紧密的姿势贴合在一起,他甚至还能看到皇甫长安香软的舌尖游走在皇甫砚真白皙的肌肤上,从下颚,到脖子,到上身,到小腹……尔后,又缓缓地上移,缠着他的舌尖,在迷离的气氛中缠绵悱恻。

  闭上眼睛不去看那样撩人惊心的画面,耳边蚀骨销魂的声音却怎么也挥散不去。

  皇甫长安的娇喘,皇甫砚真的低吟,又细碎,又缭乱,明明是十分轻细的音调,可却清晰得令人无法忽略,就那样炸开在他的耳际……撩拨着他体内汹涌翻腾的欲火。

  绑着手脚的绳子几乎快要断掉,在手腕和脚腕处勒出了深深的痕迹。

  捆在柱子上的椅子挪动不了,正随着皇甫无桀的挣扎在地上和柱子上敲出凌乱的响动……在瞧见皇甫砚真翻身将皇甫长安压在身下的刹那,皇甫无桀再也忍无可忍,从被塞了布条的嘴里出了野兽般的嘶吼,仿佛要扑上去咬死那两个魂淡!

  “啊……二皇兄!”

  皇甫长安忽然低呼一声,难耐地挥动着手臂,抓着薄薄的帷帐紧紧拽着,在某个瞬间因为用力过度,“嘶啦”一下便将整片的帷幕给撕毁了。

  皇甫无桀闻声抬眸,只见得飘摇而坠的帷幕后,清晰可见两人交融在一起的身躯,皇甫长安情动地抓着皇甫砚真的手臂,咬着红唇忍住没叫唤,却还是断断续续地溢出了几声轻吟……

  在她身上,皇甫砚真清冷的面容已染上了浓浓的情欲,侧过脸的时候,眼睛中还夹带着几分迷离。

  对上皇甫无桀赤红的眸子,皇甫砚真低低一笑。

  上扬的嘴角边,是肆无忌惮的挑衅,微挑的纤长眼角……却是化不开的宠溺和欢愉。

  乍一见到这样赤一裸的场景,皇甫无桀几乎要疯掉!仅存的一点理智被眼前的那一幕香艳焚烧殆尽,全身的血液急流动,心脏狠狠地收紧,又急剧的松开,再狠狠地收紧,再敞开……

  “呜呜呜——”

  裹挟着强烈情绪的呜咽宛如困兽出的悲鸣,在屋内一遍又一遍地炸响,合着床帏的飘动,床板的吱呀,奏出了一曲极为销魂的靡丽之音。

  情到浓时,皇甫长安和皇甫砚真两人却是再也顾不上其他,循着一阵又一阵的浪潮,涌向了生命的极致……

  不远处,被遗忘在一侧的皇甫无桀,则是遭受了有生以来最凶残的折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