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本殿在茶里下了药(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32、本殿在茶里下了药

  不等两人奔到闹事的地方,马一转,便趁人不注意,穿进了一个密林的小道中。

  擎天崖会之所以会挑起事端,实际上是皇甫长安授意的,而把矛头对准上官侯爷的小侄子,自然是为了引开上官侯爷的注意力,上官无痕那种性格一点就爆,很容易被左右情绪,再加上破云鸣霄的一条命,破军府势必也会插手……这事儿要是闹大了,可就很热闹了。

  不过眼下,皇甫长安最关心的是南宫璃月那边的状况。

  整个计划她都安排得很缜密,除了几个心腹,甚至连宫疏影都不知道南宫璃月金蝉脱壳的事儿,没想到还是走漏了风声,足以见得对方盯梢盯得有多紧!

  快马加鞭,皇甫长安抓紧时间抄小道赶了过去。

  她给南宫璃月的锦囊上有提示,若是遇到了追兵,就多绕两圈,在前方的一个山谷里汇合,这样一来,就算她出得晚了,也能追上他。

  待皇甫长安到了约定之处,却不见人影。

  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皇甫长安执着马缰,逆着阳光四下望了一圈,一双眼睛缓缓眯成了长长的细缝。

  次奥!南宫璃月是什么意思?居然没有等她?!

  不相信她还是咋滴?要不要这么多疑!她要是真的想搞他,早就下了猛药拖到床上把妖孽小雏菊给爆了,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地帮他布局谋划,合着外人坑自己的老爹么?!

  忽而,秋风瑟瑟,卷落了几片黄叶。

  “啪嗒啪嗒啪嗒——”

  从山坡的那头匆匆赶过来一小队人马,皇甫长安翘而望,在看清奔在最前面的那一人一马之后,眸光随之亮了一亮。

  原来是来迟了。

  “你们怎么……现在才过来?”

  “驾!”南宫璃月猛甩长鞭,策马自她身侧飞奔而过,头也不转,“怕你来迟了,就想法子把他们甩了一圈,暂时追不上来。”

  皇甫长安粲然一笑,挥着细长的鞭子,掉头追了上去。

  “那本宫是该说你这是体贴本宫呢,还是看扁了本宫?”

  “呵——”南宫璃月微一哂笑,“明摆着的事儿,你又何必自取其辱?”

  妈蛋!皇甫长安面色一变,在心下恨恨骂了一句。傲娇小雏菊果真是带刺儿的,她都那么掏心掏肺地帮他了,他倒好,连句好话都没有,还这样红果果地埋汰她……看来,以后要调教的日子,还真是长得很啊!

  “说句好听的会shi啊!别忘了现在你的小命在本宫手里头攥着,你就不担心本宫把你给卖了?”

  闻言,南宫璃月又是一哂,对她的威胁并不放在眼里。

  “本殿何曾讨好过别人?若要那般假惺惺地虚与委蛇,本殿早已回了紫宸,还轮得到你来威胁本殿吗?”

  皇甫长安敛眉,想了想,也是……要是傲娇小雏菊儿不带刺,他也就不是南宫璃月了,紫宸九殿下向来是我行我素的,顺他者娼,逆他者亡,要他跟谁低头,那绝对比砍了他的脑袋还难一万倍!

  但就算这是事实,皇甫长安还是不开森,她这般劳心劳力,连点儿福利都没有,这买卖……真亏!

  侧头瞅了眼皇甫长安不悦的神态,南宫璃月眯了眯狐狸眼,转口说正事。

  “现在被人现了,你打算怎么帮本殿脱身?”

  皇甫长安怒瞪他一眼,叫骂道:“什么帮你脱身,分明是你劫持了本宫!”

  南宫璃月的狐狸眼顿然更弯了,笑道:“劫持哪有那么自觉的?既然是做戏,那也得做得逼真一点。”

  “怎么个逼真法?”

  扬手拍了拍座前,南宫璃月回眸,对着皇甫长安魅然浅笑,在一瞬间倾尽了刹那芳华……

  “来,坐这里。”

  皇甫长安一想,也对,万一在中途遇上了拦截的,瞧见她跟着南宫璃月的马队跑,定然会当他们是一伙的,既然是劫持,自然就应该劫持得……香艳一点!

  奋力拍向马背,皇甫长安一个飞身,在空中翻过一道完美的弧度,即便稳稳地落到了南宫璃月的马背上,落到了璃月小美人的……怀里。

  嘤嘤嘤……幸福感瞬间爆棚了啊有没有!

  却不想,皇甫长安还来不及兴奋,南宫璃月忽然就伸出手来,拽着她的衣服,使劲儿一甩,将她打横挂在了马背上,带鱼似的,一颠一颠,那叫一个悲催!

  “卧槽!你这是什么意思?”

  “同乘一骑那是断袖才干的事,现在这样……才叫劫持。”

  “本宫就是如假包换的断袖!”

  “可本殿不是。”

  “本宫迟早扯断你的袖子!”

  “下辈子吧。”

  泥煤啊!南宫璃月你这个贱人!贱死了贱死了!真特么想当场爆了丫的菊花!

  一行人骑马迅地在山道上移动,争取落日之前,赶出危险地带。

  山头日转,秋蝉在林间嘶鸣,黄土之上飞起尘埃一片。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零落了几片暗黄的秋叶,平静地躺在山道上,被慢慢落定的黄土掩盖。

  马队越跑越远,消失在山崖边侧。

  高空之上,风卷云狂,似乎注定了这一场逃亡不会太过顺利,晦暗明灭的天气一如朝堂上风诡云谲的局势,千变万幻,令人无法掌控。

  天际的云层在头顶上疾地移动着,在地上的人看来爬得比蚂蚁还缓慢,隔段时间抬头去望,似乎还在原地止步。但它确实在动,并且正在以常人所意料不到的高在飘行。

  山间的风随之越刮越急,簌簌穿过山林,掀起满天满地的枯叶,鸟雀从枝头惊飞,鸣叫声冷寂了整片树林。日头终于慢慢被云块掩盖,厚厚的云层并不昏暗阴霾,不像是夏日低压压的乌云,它笼罩在高空之上,酝酿着独属于秋季的电石火光。

  山道上被黄土掩埋的落叶再一次被快马的铁蹄践踏飞起,一次次连续的跳跃之后,残破得如同激斗后的蝶翅,找不回原先的摸样。

  皇甫无桀策马前行,奔驰在军队的最前端,一队劲装骑兵的度快得惊人,像是疾滑行的沙漠之蛇。

  在皇甫长安束胸的带子都快颠散的时候,一行人终于穿出了山道。

  山道外,是一望无际的原野,因为没有任何遮掩的土坡与取巧的路径,所以这一段路可以说是最危险的。不过,只要穿过这片草地赶到前方的木桥头,接下来的路就安全了。

  天渐渐变得阴暗,平原上没有树木隔挡,狂风肆虐扑在人的脸上,迫人睁不开眼。沉闷良久的云层在酝酿了大半天之后,终于如愿以偿炸开了一声响雷,响彻天地震耳欲聋。皇甫长安几人不敢慢下马,伴着雷鸣驰骋在苍白的电光之中,有一瞬间的胆颤心惊,仿若刀尖起舞。

  “嘶——”

  南宫璃月猛拉缰绳,高头大马立刻腾起头身长长地嘶鸣,前掌高高抬起举过头顶,在一瞬间直立起身。

  皇甫长安“哎哟”痛呼了一声,连忙抓住他的小蛮腰,险些被甩下马背。

  “卧槽!能不能不要这么粗鲁?!事先提醒一句会shi吗?!”

  揉着腰抬眸,皇甫长安皱着小脸儿还要抱怨,不想一仰头就见到了前方三里开外……整整齐齐列了一队大军,正严阵以待!

  这阵仗……皇甫长安微微一愣,有些出乎意料。

  前有狼,后有虎,原来这么多人盯着南宫璃月,难怪他那么容易就答应跟自己合作,想必是知道凭着自己一人之力,很难脱身。

  调转马头,南宫璃月犀冷的目光在荒原上扫了一圈,打算从边上突破。

  却不想,皇甫长安掐了一把他的腰,狠声道。

  “别管他们!直接冲过去!”

  闻言,南宫璃月眯了眯他那狭长的狐狸眼,似乎有些迟疑。

  皇甫长安更用力地又掐了他一把。

  “别考虑了,想走就快点冲过去,本宫看起来像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

  “驾!”

  南宫璃月终是狠狠策了一道鞭子,朝着军阵猛冲而去……尽管,他私底下觉得,皇甫长安特别的不靠谱……

  斩风本欲掉头,见状不由得微愣,脸上凝起酷寒的神色,即便放下缰绳追上南宫璃月,后面的人顿了顿,也一并冲了过去。

  未等他们接近那队大军,前方突然传出了一阵骚动,自江面到江岸燃起熊熊火光,应和着天上的响雷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有种说不出的壮烈和震撼!

  南宫璃月眸光微烁,深紫色的丽眸中倒映着那燎原般的灼热火焰,并不放慢马,一路笔直冲向火海巨浪。

  看来,这个断袖断到了姥姥家的西北货太子爷,还是有点儿能耐的,先前倒是他看轻她了。

  “轰隆——”

  电光过后又是一阵巨响,天崩地坼摇动山河。

  豆大的雨点哗啦啦落了下来,瞬间苍茫了整个原野,像是从天上垂下无数条细碎的水银。

  密密麻麻,禁锢着世间所有的举动。

  像是牵引命运的丝线,挣扎不开,逃脱不开。

  但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不甘于世,不想被任何事物所束缚,试图逆天而为与天抗衡,甚至妄图执掌整个天地……那样的人,生来就是叱咤风云的王者,没有什么可以阻挠得了他们,没有什么,可以撼动得了他们勇往直前的决绝之心!

  “嗖!”

  破空而来的箭羽似有千钧之重,锐利而精准,锋芒毕露不余遗力。

  雨幕之下,皇甫无桀一袭玄色长衫傲然临世,立于马背静驻在百米之外,长弓架于肩头,拉弓,蓄力,射杀——

  一击必中!

  眼见着箭矢一路连穿透三人的身躯,继而在最后一人的头颅上猛然爆开,皇甫长安眸色一紧,不由面露惊骇之色。

  艾呀妈呀……吓尿了有没有?!大皇兄原来这么可怕!

  肿么办!突然好后悔跑来搅到了这种混乱的局势里面,万一大皇兄没认出她,误伤了她怎么破?!

  那个啥,李青驰个鸟人,shi哪里去了?怎么还不赶来救火!

  皇甫无桀笔挺地站在雨中,任由头顶电光雷鸣,雨水顺着俊俏的下颚簌簌坠落,一双酷寒的眸子迸射出桀骜的冷光。深邃的褐眸中一片火光,火光之上南宫璃月驰骋奔离,策马在队伍的最前沿……没有时间了,要是等他过了桥,就留不住了!

  抽出一支箭羽,皇甫无桀再度蓄势开弓,尽用十分之力,笔直朝向南宫璃月的背影追尾而去。

  一击必杀!

  “轰隆——”

  又是一声震荡山河的雷鸣,像是砸开在日本广岛的原子弹那般骇人。

  “小心……!”

  皇甫长安厉喝出声,蝴蝶般纵身扑了过去,随即陡然睁大瞳孔,在下一刻仓皇落马。

  “长安!”

  南宫璃月脸色大变,万年蛋定的面容上终于牵扯出了几分焦虑,疾勒住了马缰,掉过头来要去拉她。

  轰鸣的雷声,连绵不断的马蹄声,一刻不停地涌入耳际……皇甫长安伸手捂住胸口的箭矢,抬起头来看向南宫璃月,目光如炬,势不可挡!

  “别管劳资!趁这个时间快滚!”

  南宫璃月闻言凤眸一眯,炸出几分危险的光泽。

  他第一次对别人伸手,没想到竟然换来一个“滚”字,有那么一刹,他真想踢着马蹄从她身上踩过去,看她还敢不敢这么狂妄!

  然而,垂眸的瞬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狼狈而坚毅的面容。

  皇甫长安仰躺在草地上,雨水重重落在她的脸上,丝凌乱地盖在额头,大股大股的水流脸颊迅滑下,胸口处是一片刺目的殷红,血水混着雨水一点点晕染开来,直至红透了整个胸腔。

  “你要是死了,本殿欠你的人情不就一辈子都还不了了?”

  “切!”皇甫长安呸出一口雨水,甩开了他伸出来的手,“本宫还没那么脆弱……你自己先活下来再说!快走啊蠢货!”

  远处,皇甫无桀只见得有什么人从南宫璃月的马背上坠了下去,隔得太远,看不清人影。

  抓起一支箭矢,皇甫无桀再欲射杀,然而,弓还没有拉开,就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力道之重,几乎要捏碎手骨。

  回头,对上了皇甫砚真萧杀的视线。

  “要是长安出了什么意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皇甫无桀愣住,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你说什么?七弟怎么了?”

  皇甫砚真却是没再理他,大步上前翻上马背,狠狠地甩着鞭子朝前方疾奔去,勒着马缰的指节一阵阵泛白,面色铁青,只怕再晚一步……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大殿下!太子被南宫璃月劫走了!”

  李青驰率着一对人马随后赶上,匆忙奔上来禀报。

  “什么?!你说长安在他们手里?!”

  皇甫无桀面露惊骇,握着长弓的五指猛然一收,转头看向那个坠落马背的身影,电石火光间陡然想到了什么,不及多问,立刻驾马狂奔而去。

  该死!长安怎么会落到他们的手里?!

  要是他真的伤了长安……要是那个人真的长安……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殿下,快走吧!”斩风迫切地喊了一声南宫璃月,“又有人追上来了!”

  南宫璃月抬头,认出急逼近的那人是皇甫砚真,紫眸之中迅而划一道精光,即便收了手扬起马鞭狠狠甩了几道,朝着前方不远处的木桥飞奔而去。

  身后,皇甫长安捂着胸口,嘴角缓缓上扬……嘿,她就是要南宫璃月,欠她一条命,欠她一个大大的人情!

  到时候……人情债,肉来偿,菊花儿乖乖奉上!

  不过,坑爷爷的李青驰,真尼玛是个鸟蛋,要是他再晚点儿到,她的小命就真的要交待在这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