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先皇驾崩,举国哀悼。新皇登基,为表达对先皇的尊爱,一切从简,没有大势办。而今已然是新皇即位一月有余了,三皇子至今下落不明,当今皇帝本着仁爱兄长的名义,在全国各处搜索着三皇子的身影,实质是要全力逮捕其,以免三皇子暗地与亲信勾结,再度谋反。关于那些支持三皇子的左相党,则被睿轩帝以各种名义明里暗里的打压下罪,三皇党岌岌可危。就在前不久,程晋尧从京里传来的消息得知,当朝左相因家中暗藏龙袍,是以欺君罔上,谋逆罪名被抄家灭族。而与左相近来相处甚密的一些官员则被一一革职下狱,等待查办是否与其有牵连否。当然,作为左相的得意门生傅倾汐同在抄家下狱的行列中。

  背景是蓝天白云火辣辣但阳,还有那望不到尽头的路。马车内,一个脸色发白的女子趴在马车的窗沿,干呕着。

  “呕……”又是一阵大家已经习以为常的呕吐声想起,傅清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都什么人过得日子啊,看来她是小看了这古代的马车了,竟被颠地呕吐不止,头晕目眩,前世她坐车也没这么晕过啊。一条素帕递到傅清儿面前,她看也不看便抽了在手,道了声谢擦了擦嘴角,巧儿和程顺坐在后面的马车上,所以给她递手帕的只剩下一旁的程晋尧了。

  感觉好点了的傅清儿把头从窗外收了回来,懒懒的靠在软垫上不想动弹。望着一旁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睡得如此安稳的团子,傅清儿真心无语了,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构造的,能吃能睡真让人羡慕嫉妒恨。

  “好点了没有,你且忍忍,再走一段路前面就有客栈可以休息了。”程晋尧瞧着傅清儿惨白着一张笑脸,忍不住出声提醒,一路上傅清儿的表情真的是惨不忍睹,纵然是没有做过马车的巧儿都没有傅清儿这般反应大。而他,还真心拿傅清儿的晕车没办法。

  傅清儿虽心中欢喜,急切的盼着快点到客栈,却还是忍不住白了程晋尧一眼。要不是他,自己何必受这个苦千里迢迢往京城赶呢,在这个小镇过得多惬意啊,自己何苦往那些繁华之都钻呢。以前看过得那些小说啊电视机啊,都演得那些高门宅院你争我斗的,黑暗得很,可怕的很。傅清儿着实不喜欢那样表明看起来光鲜亮丽,实质内里黑暗见不得光的生活。

  但是她似乎没得选择,一团子说到底是程家流落在外的嫡亲骨,二则是因为傅清儿的身份。说道傅清儿的身份,她还是从程晋尧的口中得知的。当然,程晋尧只隐去了二人成婚的始由没有说,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值得说的事情,也免得二人之间越发的尴尬。当朝左相门生,官拜嘲讽大夫的傅倾汐正是她的生父。傅清儿是家里妾室所生的庶女,平日里不大受宠,而且据说经常被嫡母和嫡姐欺负。上头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是正室嫡母所生,至于那些庶子庶女就不需多说了。

  而今傅倾汐被牵连落狱,傅家一干人等都没能逃脱,只有嫁出去的傅家二女因为嫁夫从夫而没有被关,却也被密切监视着。当然作为傅家嫁出去的庶女,傅清儿也不例外。傅幽儿嫁的是兵部侍郎之子韩雍,傅倾汐原意把傅幽儿嫁入韩家是为了拉拢兵部尚书韩永明。韩永明的正妻乃当朝睿轩帝的王叔安逸王之妹,睿轩帝的姑姑安阳郡主,而当朝安逸王身份尊贵又掌握着十万兵马大权,如此高贵的地位足以引得傅倾汐卖女拉拢了。

  傅幽儿借着韩府的地位逃过一劫,而原被休弃的傅清儿却是难逃厄运。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傅清儿早已被程家休弃,从而也在入狱名单内,如果傅清儿不跟着程晋尧回程家做她的大,那么傅清儿只有跟着她的倒霉爹爹一起蹲大牢了。傅清儿不是傻子,权衡利弊,立马就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程晋尧出面申明那所谓的休书不是出自他手,他并不知情,而且没有经过衙门办理立案,所以那张所谓的休书做不得数。而傅清儿则同意带着团子回程家认祖归宗,但是以后傅清儿与程晋尧之间所谓的夫妻生活得约法三章,不得有任何越轨行为。

  爱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