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1/2)

加入书签

  欢沁对他们说的这些完全不感兴趣,她只知道她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但是这是好事啊,她找不到别人也找不到不是吗?如果幸存的苗人真像是常大哥说的那么远离尘嚣,那她的秘密不就是能保存的更久了?至于苗人还有多少完全不在她的关心范围内。而且自从知道了常大哥是苗人后她对她这具身体的原主到底是不是苗人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如果常大哥是苗人,那欢沁能得出两个结论,一、苗人其实和汉人长的差不多,看常大哥那长相就知道了,在汉人的社会都混这么久了还没被发现是苗人就是证据。二、苗人的风水有问题,男人和女人长的一点都不像,女人极漂亮男人都一般!可是这怎么可能?再说了,欢沁觉得她现在这长相本就更像欧洲与亚洲的混血儿,而不是亚洲哪个民族之间的混血!总而言之,这欢喜的身世绝对是有问题的!欢沁无比期望她能把这个秘密带到地下去,她一点也不想知道!她已经够烦的了,不需要再多添一桩,她信奉的真理就是知道越多可能死的就越快!

  但是烦恼不是你说不要就能不要的,在欢沁收拾厨房时,常大嫂偷偷的在她手心里塞了个冰凉的东西。欢沁就着火光一看,一个非常致的金锁!常大嫂附到她耳边说:“这个是你哥让我交给你的,说是母亲捡到你时身上带的,让你收好,将来说不定有机会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这就是相认的证据!”这锁虽然漂亮,但在欢沁心里它就代表了麻烦,这怎么处理呀?上帝啊,她真的不想找麻烦,丢在火里能融化不?

  就着火光欢沁看见锁上有几行字,以她的常识来看绝对不是她所认识的任何一种汉字!大魏字就是汉字,这个简直充分证明了她对自己这具身体不是纯种汉人的猜测啊!欢沁心里一片冰凉,这怎么办啊?别说别人了,就是穆坤煦知道了说不定也会亲手要了她的命!她压就不想指望靠着这么个东西一步登天,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该怎么消灭它?

  送走常大哥夫妻后,两个孩子已经累得东倒西歪的了,欢沁给他们擦了擦小脸小手,又替他们脱了鞋袜擦洗了下脚,脱下他们的衣服就盖上被子让他们睡觉了。

  穆坤煦已经洗漱好躺在床上了,看见欢沁进来就问:“孩子们都睡着了?”欢沁点点头,伸手自己的后腰,有点酸酸的。穆坤煦看她的样子明白过来,她有点不舒服了,连忙伸出手帮她揉着。边揉边不经意的问:“欢喜,你们村的这个常福我觉得是有点见识的,应该还读过书。”

  这怎么回答?常福读没读过书她还真不知道!欢沁只能含糊的说着:“你别把苗人都当做野人,还是有人读书识字的。”

  穆坤煦点点头“你说的对,苗人不乏能人,当年能和朝廷打三年仗也是了不起的!”欢沁怎么听到一股子自傲的味道?斜睨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没开口说话,反正她对生活在苗族山村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虽然她对于穆坤煦的自傲有点看不惯,但也犯不着为了些不认识的人和他去吵架。

  伸了个懒腰对穆坤煦说:“孩子爹,我累了,睡吧!”说完自顾自的熄灯睡着了。留下穆坤煦连连摇着头。

  第二天孩子们闹着要去隔壁村子玩,说是隔壁村子有热闹看,欢沁知道无非就是些耍猴戏的,这年代能有什么?可是小孩子们都兴致勃勃的,一早上隔壁张嫂子已经过来说过了他们一家都去,但是还炖着汤想拜托欢沁给帮忙看下。鉴于欢沁的身体,她是肯定不会去的。

  这样的安排欢沁满意的不得了。昨天晚上她把那块金锁藏在了厨房里面,今天一直忐忑不安的,她还是想办法把这个烫手山芋解决了才是。

  左思右想,这东西原本她想弄融化了的,可是这么个东西她自己融化肯定做不到,送到镇子上又是自找麻烦,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藏起来。可是藏哪里好呢?她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张大嫂真是给了她好机会!她决定这东西就藏在张大嫂家里!藏在自己家里万一将来穆坤煦玩完人家来搜查怎么办?不是平添一个罪名?幸好现在还早,估计等他们回来她早就弄好了。

  在张大嫂家转了一圈欢沁觉得还是厨房最安全。张大嫂家的厨房是去年才翻修的,农户人家的厨房不可能频繁的翻修的,也就是说起码几年之内是安全的。几年之后的事情谁去想它呀,说不定她都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