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海盗(1/2)

加入书签

  铁制的三角勾爪从边缘底下冒了上来,牢牢的嵌入了栏杆与甲板,不多时,一群看起来痞气十足的男子便出现在了船头的甲板上。

  目光前移,陆鸣看到了为首的海盗头领,他身穿黑灰相间的麻布装束,手上提着两只手臂粗的大长刀,额头缠着白巾,几簇褐色的短发从边缘露出,长相白净,看起来很年轻,与周围粗犷的部下比对明显。

  “交出你们值钱的东西,人我可以不杀,但如果有人不乖乖服从,那也别怪我们见血了。”

  冷冽的语气让周围人心中一紧的同时又松了一口气,起码小命是保住了不是吗?

  “那个……大人,现在怎么办?”一旁,作为雇主的中本崇扯了扯陆鸣的衣袖,小声的问道。

  他不知道这个上忍是不敢反抗还是有着其他计划,按耐不住心中焦躁的他只能硬着头皮问道。

  而陆鸣也没有其他举动,只是象征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快就没事了。”

  像是回应他的话,两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场中央。

  见到一部分的船员被几个拿着太刀凶神恶煞的男子逼到了一角,另一边自己的老师像是一位观众和周围的几个人审视着周围的一切。

  不知火玄间和惠比寿像是明白了什么,期待的看了陆鸣这个方向一眼,见到对方点了点头,又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旁边两个袒胸露乳的高壮男子并没有察觉到这两个少年的出现方式,以为他是胡乱跑出来的小孩,恶狠狠道,“别挡着路,还不赶紧滚到旁边蹲着,你们是想找死吗?”

  没有见到惊恐求饶的表情,两个男子只见到两个少年闻言居然对视了一眼,诡异的咧嘴一笑,下一秒,自己的肚子上像是被一个铁块狠狠撞击,剧烈的疼痛让他们的脑门瞬间冒出了冷汗,接着身体开始向后倾斜。

  “砰!”在光滑甲板上翻滚了不知道多少圈的男子撞击在了栏杆上,发出了一道巨响,差点撞断栏杆,跌下海去。

  而此时,这些海盗们才注意到,这两个少年的与众不同。

  “你们是……忍者?”为首的白巾男子看了看两个倒地不起的部下,转过头脸色难看道。

  “没错,我们是木叶的忍者,你们这些海盗如果识相,就赶紧滚下船去。”不知火玄间手上握着苦无,冷冷道。

  跟着陆鸣,他也渐渐被言传身教到一点东西,就像现在,杀了他们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好处,反而会激起对方的反拼,这不是应不应该而是值不值得。

  这艘船上普通人很多,万一有人因此殒命,到时候他又如何安心?相反报出木叶的名头,能吓退对手就成了最省力最理想的方式。

  “哼,哪个国家的忍者又有什么区别?”

  男子长刀拖地,发出一阵摩擦的声响,看似准备进攻的前奏。

  然而还没有等对方出手,惠比寿忽然察觉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危机,双手飞快的交叉翻飞,“水遁,水阵壁!”

  一把长刀没入水流,片刻间又被拖离了出去。

  “怎么回事?”

  “有人偷袭。”

  场外的陆鸣看到对面的长刀拖地的男子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