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92章 海贼大名(1/2)

加入书签

  如今三当家路娄维自己开口,对李玉甫来说,那是正中下怀,自然欢喜不尽。

  这五百门佛朗机炮在手上,那真是烫手得很,自己用,不现实,数量太多,何况佛郎机炮若是没有炮子儿,那就跟摆设差不多,当初他听了侯小白的蛊惑,抢佛郎机炮的最终目的,那是要和官府合作,他可以堂而皇之的做生意,别的不说,大明朝的糖,拿到南洋诸岛去卖,那就是数倍的利润,赚银子赚到手软。

  反过来再看抢劫,要抢劫,就要造船,船上要装佛朗机炮,佛朗机炮要么跟朝廷买,要么,跟南洋诸岛的那些番鬼买,总之,价钱贵的吓死人,每一发炮子儿打出去,那都是银子,手底下的兄弟们要装备要刀枪,海上潮湿大,一把腰刀,没几年,它就锈了,要重新再买,出海打劫要犒赏,要是伤亡了,大多数明人信奉死后落叶归根,要抢回尸首回去埋,而不是像那些番鬼一样往海里头一扔了事……

  用后世的概念来打一个简单的比方,在大明朝要作海盗,得有三险一金,不然谁冒那么大风险跟你做海盗?大明朝虽然不是遍地黄金,可随便找碗饭吃还是很轻松的,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做海盗如果还没做老百姓有钱的话,谁做?要知道,什么买卖都有人做,杀头的买卖没人做,而如果能正当经商,他李玉甫甚至不需要给手下人发银子,只需要说一声,我们去广州买糖,拿到马尼拉去卖,每人按入股银子分账……

  瞧,一个要往外头大把大把的掏银子,一个不需要掏银子手底下会想方设法地往上递银子,这一里一外的差别,可就大了去了。

  可是,他是海盗,还是大名鼎鼎的海阎王、玉蛟龙,想正经做生意,谁给你上岸?如今是万历朝,又不是海盗猖獗的嘉靖朝,岸上有炮台,海上有水师,你说你玉蛟龙想正经做买卖?谁信呐这泥马不是跟*子说卖艺不卖身一样可笑么。

  所以,尽管他名气大,实际上这些年过的很苦,有时候甚至入不敷出,手底下要养的人太多了,愁得他头发都白了几根,可告诉别人还没人相信,大名鼎鼎的玉蛟龙会没钱?有时候他真是夜深人静对月长叹,要当一个好老大,太难了。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孤注一掷,抢了颜家的五百门佛郎机炮,可抢到手他就后悔了,这侯公子身后的浙江布政司使李少南简直太坑人了,居然提也没提颜家的船上还有大明军卫的人,要知道,有军卫的人,那性质就不一样了,到时候人家给你头上扣一个袭击朝廷命官的帽子,那可是杀头抄家的罪,可他还想着正正经经做生意赚大钱呢

  这一下坑得他不轻,可黄泥进了裤裆,不是屎它也是屎了,犹豫了好多天,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手底下几千号人要吃要喝,没奈何,只好捏着鼻子,按照浙江布政司使李大人派遣来的那个女人所说的,给颜家送了一封信,甚至信都不是出自他之手,而是全由那个女人包办。

  送出信后,他只能祈祷一切顺利,颜家拿银子赎人,然后李大人的人突然出来,扣颜家一个通倭寇的帽子,人赃俱获,李大人升官发财,而他李玉甫,也可以有一笔银子落袋。

  可颜家来是来了,紧随其后的还有庞大的宁波八卫的战船舰队,一天前,他就已经探到消息了,吓得他当时脸就白了,开什么玩笑,宁波八卫的战船拉出来,占领琉球国都足够了,光是战船上的大佛郎机一个齐射,就能把他李玉甫的舰队给轰掉一半去和海龙王打交道。

  作为海寇,在海上讲究一个速度,一个隐秘,抢了就跑,如果真和庞大帝国的水师面对面打,那是不可能有胜算的,光看宁波八卫战船上那密密麻麻的炮眼,就能吓退所有的海盗。

  不过,正如俗话所说的那样,天塌下来有长人顶着,如今,他李玉甫的长人终于出来顶缸了。

  “老三,这些年辛苦你了,如今你刚成亲没多久,正是和弟妹亲亲热热的时候,哥哥我偏生拉着你抢了浙江巡抚的货,唉哥哥我也后悔啊可如今抢也抢了,宁波八卫的战船也到了琉球了,只能听天由命了。”李玉甫紧紧握着路娄维的手,脸上一脸的懊悔。

  “玉甫哥哥这话说的,咱们抢都抢了,怕啥,大不了,咱们到扶桑岛去,找个势力大的大名去做家臣,想必以哥哥的实力,过去怎么也得有个海贼大将的位置罢我听芳芳讲,那个被手下叛变杀害的织田信长手底下有个叫九鬼嘉隆的,甚至做到了大名,被封鸟取城城主。”这路娄维说到自己的老婆,凶悍的脸上倒是满脸的柔情。

  李玉甫心里头鄙视,一个番邦鼻屎般大小的所谓国王,还是幼年被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