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80章 法不遗爱(1/2)

加入书签

  好不容易把艾梅娘哄走了,单赤霞又严令家里头这些下人不准议论此事,然后在客厅的这些下人每人又赏了二两银子,这才让他们下去。

  郑老爹这才问,“乖官,你为何要去救那颜船主,虽然他对咱们郑家还算不错,不过你也知道,人家那是有主意的。”

  “爹,我也不白去啊不是有两万五千两银子么。”乖官笑了笑,却是被郑老爹顺手拿起旁边一个茶盏盖子摔过来,吓得赶紧收了嬉皮笑脸,“爹爹,别打,我说实话。”

  他把里头的风险和收益掰开了揉碎了给自家老爹还有单赤霞大头包括陈继儒董其昌说了说,陈继儒和董其昌到底这些时日看了无数遍他在写的书,对这些政治上头的事情也学了不少,什么战争就是政治的延续啊什么力量就是外交啊等等等等,也给郑老爹分析了,朝廷不可能放任不管下面的军卫倒卖军械,这事儿看起来危险,恐怕更多是两方甚至三方人眼红银子,实际上都不敢搬到台面上来,所以,火中取栗理论上是可行的。

  “火中取栗也不行。”郑老爹真是觉得儿子不听话,稳稳妥妥做名士,过两年去考乡试,再过两年去考进士,这才是正经路数,乖官就劝他说:“爹爹,这事儿真算不上危险,何况,咱们家如今这宅子,终究还是要念颜船主的好,天大地大,人情最大,咱们能把这人情还上,又能赚两万五千两银子,何乐不为?两万五千两啊”

  古人到底对人情看的还是很重的,要不是因为这事儿可能有生命危险,郑连城也不至于说拦着乖官不去还上颜家的人情,而且两万五千两银子,财帛动人心啊这对郑家来说,当真是一笔巨款,乖官虽然写本子能赚钱,可两万五千两,那要多久才能赚回来?

  既能还掉人情,又能赚银子,郑老爹还真是犹豫了,忍不住,就看了看单赤霞,单赤霞沉吟了下,说:“方才我那些话也不纯是哄姨太太,那个什么玉蛟龙,我当初还真听说过他的名头,的确小有侠名,如果少爷分析的不错,这一趟,当真没太大的危险。”

  “爹,富贵险中求,何况这还不算多大的险,你儿子那是菩萨入胎,有护法金刚护持的。”

  郑连城一看儿子又来这一套嬉皮笑脸,忍不住就伸手拿桌子上的茶盏,乖官赶紧跐溜一下溜到董其昌身后,这时候陈继儒开口说:“叔父,本来我和其昌兄准备近日告辞回家的,如今看来,我就不回去了,留下来帮衬罢反正家里头也没什么人。”

  他这个狂生,日后把儒冠儒衫烧掉,入山修行,要是有父母长辈在,不老大耳刮子抽他才怪,他上头的确没什么长辈,留下来帮衬到也算是通家之好的交情应该做的,至于董其昌,那却是还有老母亲在,不好不回去,怎么也说不过去,就抱歉对郑老爹道:“叔父,按道理说,凤璋如我弟,我……”

  郑连城赶紧摇手,“贤侄这话怎么说的,你还有老母亲在,这大过年的,应当回家,此乃孝道。”说着,就跟旁边单赤霞说,一定要给董少爷封上一百两银子,旁边乖官一听,卧槽,一百两,老爹,就您这花钱的速度,赚再多也不够您花的,还不准我去求财,我看等我两万五千两赚回来,怕也不够您这么使唤几年。

  把郑老爹安抚好了,让大头送老爹到后头休息,乖官又让小倩回房间去,这时候客厅里头就剩下四个人,他这才沉下脸来。

  单赤霞忍不住就说:“乖官,你是真打算去?”情急之下,却是连少爷这两个字都忘记了,董其昌和陈继儒愣了下,什么意思?难道这趟并不是如凤璋分析的那般没有多大的危险么

  “单叔,肯定要去的。”乖官脸上苦笑,前面说的那些话哄自家老爹还行,但是哄单赤霞就不行了,为何?单老爹那也是打老了仗的,跟倭寇简直是哥俩好,倭寇不杀人还讲信义,这还是倭寇么?如果这事儿真有日本人在后头,不管是乖官后世对日本的了解还是单赤霞现世对日本的了解,几乎都可以确定,人家准备的是人和货都要。

  听乖官这时候仔细解释了,陈继儒不由一急,“那你还答应人家?”乖官苦笑,“我欠人家人情。”

  “真有病。”陈继儒忍不住骂他,“你一顿满嘴喷粪骂了人家女儿,这会子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的老子,你不会是说胡话罢”他说着,伸手去试探乖官的额头。

  在大明朝,尤其是商业繁茂如火如荼的江南,让读书人和商人讲人情,简直是个笑话,你一个商人就算是花钱买了个秀才身份,读书人也只叫你“驼钱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