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52章 泥马现象(下)(1/2)

加入书签

  这位泥马渡江熊大木,对郑国蕃来说,也算是一位偶像了,好比一个功夫电影粉丝突然回到七十年代看见布鲁斯李,一个红楼梦粉丝突然到了清朝乾隆年看见了曹雪芹大大,当然,郑乖官不是痴呆文妇颜清薇,看见这位熊大木熊老先生,理智也是大于激动的,说一句不客气的,我的本子写的比你好,能给你瞧瞧,已经算很给偶像面子了。98

  所谓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熊老先生在文学界当然是先行者,但是,也只是一个先行者罢了。

  因此,他仔细看了两眼熊大木熊老先生,把手上的本子递了过去。

  这位熊老先生也是个中老手,他的亲家虞老先生准备买郑乖官本子的时候他没插嘴,等乖官扭头就走,这才开口,也算是一种书坊的潜规矩。因此当他伸手过去接过本子的时候,那虞老先生顿时脸色就一变,抢先一步伸手拦住,“这位小哥,二十两,二十两如何?”

  还真是没完没了了,郑乖官没好气把手一抽,“没五百两,免开尊口,熊老先生,您……还要不要看?”

  他是怕这位先行者万一看了,又来五十两一百两的慢慢讨价还价,干脆先自己给自己定一个价格出来。

  这个价钱把虞老先生噎得面红耳赤,张口结舌,“真是……不当人子……”

  这不当人子意思是愧不敢当,但乖官绝对不会认为这位虞老先生愧不敢当,因此,可以断定,这位老先生的意思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骂人。

  文人骂人说不当人子,意思就是有辱斯文,斯文扫地。

  乖官嗤之以鼻,泥马,你不也是一身儒衫,你可以黑着心肠赚钱,我就不可以,这是谁家的道理,真是要用大头的话来说才能形容一下这种最强烈的愤懑:读书人最不要脸了。

  到底是能够在历史上得享大名的,熊老先生一笑,颇有些狡狯,“小哥,老夫总要看了,才知道它值不值五百两。”

  “老先生,我就直说罢!”乖官干脆把话挑明了,“这本聂小倩,我在顺天府的时候写的,大约十二万字,卖给德艺坊是三百两纹银,这本白娘子呢!我南下宁波的时候在海船上写的,大约十七万字……”他这话就是明码标价了,我一千个字三两银子,就这个价儿。

  虞老先生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心里头把那个北方的同行骂到臭头,居然开这么高的价钱破坏行情,老夫诅咒你生个儿子是阉党。

  “顺便自我介绍下,晚生郑国蕃,字凤璋,老师沈敦虞先生,乃是隆庆五年辛未科二甲头名进士,如今正在顺天府治下大兴县任县令。”他顺手把沈榜沈老爷给拉了过来,看两位老先生脸色一变,暗中也有些得意,果然这二甲头名进士,说出来也蛮吓人的,何况京县县令官阶也高,唐制正五品上,明制虽然降了一些,也是正六品。

  这话一说,明显就是告诉这两位老先生,我一个二甲头名进士的弟子,写个本子难道不值五百两?

  还别说,文人骨子里头真贱,就吃他这一套了,两位老先生互相看了看,觉得这小官年纪虽小,说道话却是有道理的,扛着他老师的名头,去宁波府问知府老爷打一打秋风,也能落个两三百两罢!

  如果这样算的话,这五百两,还真不算贵。

  虞老先生的气立马儿就消了,谁叫人家的老师是进士出身自己只是秀才出身呢!五百两银子买来印刻,也是有赚头的,大不了,拿竹纸印刷就是了。

  不管任何朝代,有山寨货,大多数人就不会去用正版货,毕竟这里头的价钱差别许多。就譬如这刻书行业,明初的时候,是薄棉纸,到明中后期,书坊主们为了寻求最大利益,都改用更加便宜的竹纸,以至于兵部郎中谢武林在笔记里头就大骂不良书商,说:国初用薄棉纸,其色超元匹宋,成、弘以来渐就苟简,至今日而丑恶极矣!

  明朝有各种材料的纸张上百种,但无疑,竹纸是最廉价的,也就是谢武林所谓的但书坊主才不管你那一套,怎么便宜怎么来,不然怎么赚钱呢!

  而以用纸最便宜著名的,就是眼前这位泥马渡江熊大木老先生了,他是福建建阳人,福建竹纸天下最廉,单单纸张这一项,就不知道给熊大木老先生赚了多少银子去。

  两位老先生眼神互相一交错,几乎是同时就伸出手去,一人一半,拽住了乖官手上的书,“五百两,老夫要了。”

  听见这话,乖官这才在心底长长舒了一口气,要说他不紧张,那是假的,毕竟家里头快断炊了,不然何至于非得拉上给他取个凤璋表字的沈知县做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