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400章 又做师娘又做鬼(1/2)

加入书签

  董其昌暗中就赞两人的美艳,三娘子头上戴着蒙人传统的姑姑冠,这个姑姑冠状似后世的高脚杯子,外头囊着一层帛,上头缠金绕银,镶珠嵌玉,再插上孔雀翎,最是艳丽,这东西蒙古语叫做悖哈i,实际上是从汉人的牒头衔变来的,只有最高贵的女人才有资格戴,流传下来的元朝皇后画像,往往都戴着这个姑姑冠。而三娘子身上则穿着蒙人传统服饰,一看就是个蒙元贵女,这还是乖官劝她,说蒙古也是我大明的一份子,你穿蒙元的衣裳,我也一样喜欢你,当然,他最后笑嘻嘻就在三娘子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其实我最喜欢你不穿衣裳。

  这话听着好肉麻,好像还挺流氓,可实际上,热恋中的女人最喜欢听这类的话儿,没有例外,故此三娘子也就不坚持穿汉人衣裳了,贝加尔达拉伊瞧她一身盛装蒙元贵女打扮,也就学她盛装起来,不过三娘子一身鹅黄色,间或夹杂着些蓝色绿色,显得年轻,而马琳则是红艳艳一身大红色,身上间或点缀东珠和玛瑙、玳瑁、猫儿眼、祖母绿等各色上乘宝石,头上绑着一个像是水牛角的夸张发髻,看起来就像是一团激情燃烧的火焰,两人一个贵气逼人,一个艳绝出尘。

  事实上,董其昌初见两人,也怔了一怔,圣湖公主是那种绝色,男人第一眼看了大抵要呆一下的,而三娘子也是大漠上出名的美人,尤其她掌漠南蒙古大权十几年,身上有一股子独特的韵味,飒飒然便有清冷高贵的女王姿态,这等魅力,对男人格外有诱惑。

  故此,董其昌看乖官来讨见面礼,脸上只好苦笑:“凤璋,你这不是埋汰我么!”

  乖官却是笑着对赤兔和马琳说:“别信他,你们这位大伯子,最是书画双绝,记住了,每人要他十幅字,十幅画,题跋要齐全,对了,他的金石也是一绝,记得让他把能印盖的全给盖上,到时候你们手上就二十幅字,二十幅画……等过个十年,他入阁做了阁老,你们就做个书画册子,名字便叫做《董华亭书画集》好了,找好的雕刻工匠印刷起来,一发卖,就是滚滚的银钱,把这字画好好珍藏,即便后世子孙不孝,到时候拿一两张出来卖,也能值泼天般的银钱,也算是遗泽后人……”

  这话自然是有马屁成分在内的,董其昌心知肚明,对乖官的惫懒也是无可奈何,笑着就道:“好好好,都依你。”

  董其昌一到归化城,乖官入京便要提入日程,这次入京,赤兔哈屯和孛儿只斤布延都要入京,赤兔哈屯是漠南实际上的掌权者,布延则是土蛮汗长子,未来的漠北大汗,这便代表着漠南漠北两大部落对明廷的彻底输诚。

  要知道,隆庆元年俺答汗投诚明廷,受封顺义王,可实际上,聪明人都该知道,这种羁绊比后世民国初期中央军对地方军阀的控制力度都大为不如,俺答要封部下诸台吉,明廷可能插手么?不可能,明廷若要俺答入京觐见皇帝,俺答可能去么?更不可能。

  俺答实际上也到过北京城,什么时候?世宗皇帝嘉靖二十九年,俺答率军从北古口长驱直入内地,兵临北京城,世宗朱厚熄飞檄召诸镇兵勤王,当时的阁老严嵩要求诸将坚壁勿战,听凭俺答兵在城外掳掠而去,史称,厌戌之变。

  你说俺答是大明顺臣,漠南是大明的土地,这话,只好骗鬼,哄一哄那些无知的人,但是,三娘子一旦入京,则表示漠南完全纳入大明的疆域,等乖官所设想剐鄂尔多斯城i建立,董其昌做了溪部郎中、宣化按察司佥事、整饬鄂尔多斯兵备道、总理兵马钱粮诸事i,那么,漠南就会完完全全变成大明的疆域了,以乖官的设想,倾十年之力,发展羊毛业,羁绊蒙古人专心牧养牛羊,再从诸台吉的部落抽精壮男丁,往更北地方去,不拘是烧杀还是抢劫,大明便可以站在高处玩太极推手了。

  一来么,这也算是削弱诸台吉的实力,二来,蒙古有马,在这个时代,骑兵终究还是占着不少优势的,这样缓缓北上侵吞,最终和莫斯科公国也就是沙皇俄国全面接壤,再扶植俄国的少数民族,建立可做缓冲的小国,把俄国钉死在那苦寒之地。

  蒙古,矢势定亦!

  不过,就在乖官准备入京的时候,辽东巡抚季子书正在头疼。

  这位季子书乃是山东泰安人士,嘉靖四十四年进士,历任工部主事、郎中、福建按察佥事、广东参议、鬲使,坐事调为云南佥事,抚服顺宁土官,进浙江右参议,又改蓟州镇兵备,再进为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履历颇为可观,为人倜傥豪迈,喜狎妓,以才气武勇闻名九边十三镇。

  不过,自从扶桑发兵朝鲜,他就开始过上水深火热的日子了,从朝鲜李氏逃难一般到了辽东,他更是几乎没一天睡过囫囵觉,那朝鲜国王李盼几乎是天天要见他一面,恳求他发兵,至于朝鲜权贵,有撤泼的,有哀求的,有哭诉的,有跪求的,形形色色,总之一句话,我朝鲜乃是天朝算藩,如今我国被倭人涂炭,天朝要发兵啊!

  何谓屏藩?《诗大雅》曰:阶人维藩,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i也就是屏风和藩篱的意思。

  季子书被纠缠不过,真真是一个头大得紧,他这个辽东巡抚衙门,所在广宁城,和镇守辽东总兵官李成粱同城,若在平时,宁远伯在,还能给他分担分担,可如今李成粱领着大军在塞北,哪儿能给他分忧?故此他的日子真是难过,最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就给朝鲜国王出了一个馊主意:王爷(朝鲜在大明是亲王格)不知,这事儿,好办也不好办,只看王爷你舍得还是舍不得。

  李盼也憔悴得紧,国破家亡,能不憔悴么,不过听到季子书这番话,清癯的脸上却是泛起一片潮红来“巡抚大人请讲,只要能救得我国,小王自然是舍得的。”他以前或许还能摆一摆谱儿,自称寡人,可这时候,朝鲜大部分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