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38章 一剑落九燕(1/2)

加入书签

  小倩大眼睛一眨,双手捧在胸前做花痴状,“老爷常常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夜奔有什么,红拂女不照样流传千古,那些来屋里头唱曲儿的姑子们不也唱“私奔相如”么。小姐要是真看不上郑小相公,小倩就自己夜奔去。”

  颜清薇狠狠啐了她一口,不过,却真是意动了,可不是么,卓文君不也夜奔司马相如么,太史公还不是为其写史。不过,卓文君夜奔之前,司马相如也是弹了一曲凤求凰的……

  想到这儿,她下巴微翘,拽了拽袖口,道:“好罢!为了你这个死妮子的终身,本小姐就……勉为其难了。”小倩闻言,捂着小嘴咯咯咯笑,小姐真是,煮熟的鸭子煮不烂的嘴。

  脸上微红,颜清薇伸出削葱管般的小手去拧她的嘴巴,“又笑,还笑,再笑……”

  这主仆二人打闹,外头前甲板上,乖官和大头练刀,直练到熏熏然浑身微汗,乖官这才唰得一声,纳刀入鞘,深深吸了一口微带腥咸的海风,看着海上一轮红艳艳的夕阳,只觉得胸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吐不快。

  可惜他摆出名士造型,酝酿许久,也没吐出个什么,颓然吐气,只好抱怨唐诗宋词道尽美景,后人实在没得混,要不然现如今的大名士何必去写词话唱本。

  “少爷,你是不是秘结啊?”大头看他脸色涨得通红,好心问到,所谓秘结就是大便干燥拉不出来,俗称便秘,乖官顿时瞪了他一眼,“你才便秘呢!少爷我这是作诗。”

  仔细想了想,只好抄一首了。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

  后面的,想不起来了,算了,半截就半截,想必大头也不明白。乖官自我安慰,瞪了大头一眼,“看见没,作诗,不是便秘拉不出来。”大头就低下头嘀咕,“半天才作了四句,跟拉不出来也没多大区别。”

  “大头。”乖官恨不得叉住他的脖子一阵摇晃他的大脑袋,“反了你了,把胁差还给我。”

  单思南赶紧一捂腰间的胁差,“少爷,我错了。”

  好极了,他念诗的时候颜小姐和小倩正好出了船舱,“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恰好飘进颜小姐跟小倩的耳朵里面,又恰好颜小姐名字里头的“薇”字古音发“梅”音,所以……

  “小姐,你听,为乞嫦娥槛外薇。嘻嘻!小姐这么漂亮,浙江第一名媛闺秀嘢!我就说嘛!即使郑小相公年纪还小,也总要知道小姐长得漂亮的。”小倩压低了嗓音在那儿取笑自家小姐。

  一身白绫的颜小姐顿时羞红了脸蛋,转身就要回自己的船舱里头去,小倩一把拽住她,“小姐,说好夜奔的。”

  颜清薇哪里还好意思去,脸蛋涨得通红,鲜艳欲滴,“要死了,再乱说话,我可不理你了。”小倩紧紧拽住她的袖子,“小姐……”

  两个人只顾着在那儿拉拉扯扯,郑国蕃带着单思南回船舱,恰好撞到两人,“颜小姐,见礼。”

  这下可躲不过去了,小倩暗中松开自家小姐的袖子,抿着嘴只是在心里面偷笑,颜清薇只觉得脸上火烧一般,玉腮红得厉害,但不好失了礼数,微微福了一福,低声道:“郑相公,万福。”

  乖官只以为两人问候寒暄下,颜小姐肯定让开路,结果颜清薇红着脸蛋站在过道,他也不好就这么挤过去,这可不是后世挤公交,你挤一下,那可是大大的失礼。

  大眼对小眼,双方互相看来看去,站了好一会儿,也没个动静,小倩可急了,自家小姐脸皮薄,还是自己开口罢!

  “少爷,你这是要用晚饭么,小倩给你端到房里面去好不好,小姐也没用过晚饭,不如你们一起,小姐可喜欢少爷你写的白素贞了……”她一开口,撮合之意昭然若揭,颜小姐愈发脸红不好意思开口,乖官眉头微挑,心说这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他目前还暂时没那个功能,小荷才露尖尖角,毛也没长,所以想不到人家会夜奔,若是这具身体二十三岁,有生理功能,每天早晨有扯旗造反的迹象,不用暗示,自然就会想到那上面去,但目前他这身子的确叫人联想不到那上头去。

  若是换一个个中老手,积年美妇,自然晓得主动挑逗美少年,事实上,少年第一次也最好找一个懂事的大姐姐为妙,可惜颜小姐虽然算大姐姐,却绝不懂事,而乖官虽然懂事,可身体迄今没有过任何晨勃现象,根本想不到那儿去。

  所以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