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375章 草窝里也有金凤凰(1/2)

加入书签

  李太后到底有没有和张居正有腿,这个谁也说不好,但是,李太后住在乾清宫,直等到儿子大婚才搬出乾清宫,这在当时的大明朝来说,已经足够给人诟病了,要知道,当初乖官在天津结识楚云诺等干秀才的时候,那些人可是连申时行申阁老跟老婆行房的事儿都拿来开玩笑的,太后虽然身份尊贵,可真论分量的话,在天下士子心中肯定是不低当朝阁老的。

  咱们连阁老的的小阁老往哪里去捅都能说道说道,何况太后乎?

  这是大明朝,百花争艳的大明朝,三位杨阁老联袂留下段佳话的大明朝,大太监刘瑾为了“京师个小叔子扬言寡嫂不给哥哥守孝三年就不许带走嫁妆”而大怒,勒令民间寡妇改嫁的大明朝,女子偷人被丈夫发现结果打官司还能分到家产、事后和奸夫还美满幸福的大明朝(这个像不像花旗国?),后人读史,总说“明清”,清和明比较起来,就是截盲肠,继承的,更只是大明的宿便,俗称,粑粑。

  当年颜山农痛骂了张居正,天下皆知,张阁老权倾朝野,不也拿颜山农没法子么!市井间传播点李太后偷人的故事,又有甚稀奇的。何况李太后把皇帝紧紧攥在手心里头,这也不符合当时的主流文化,就像是海瑞,被人攻讦最多的,就是他年纪大把还跟老娘睡在间屋子里头,明人倒没给海瑞上演什么家庭不伦的伦理剧,只是讽刺他,年纪大把了,还被个老娘们控制在手上,这条甚至被那些御史言官们言之凿凿写在弹劾的奏章里头,堂而皇之送到内阁。

  甚至真实历史上,奴儿哈赤起兵,写七大恨,其中恨是什么呢?说我奴儿哈赤的女人嫁给别人了,因为只有你们明朝女人才动不动追求自己的幸福,俺们女直的女人能生孩子就成,这事儿,铁定是你们明朝挑唆的。

  清楚了当时这些时尚潮流,再来看李进所说的那句话,固然两人是亲生姐弟,李太后能不大怒么!你以为我愿意那么干?还不是为了李家。

  堡垒总是在内部被攻克的,这句话真是丝儿也不假,李进李公公这时候,满脑子门的委屈,却是真不想给太后实心办事了,反正万岁那也是自家亲外甥不是,还能亏了自己?时间,这御马监掌印太监只是噙着泪,手捂着脸颊,就那么看着李太后。

  作为太后,哪怕她错了,自然是需要别人架梯子给她下的,结果李进不吭声,她就愈发生气,气得脑仁儿抽疼,这时候,她慈宁宫的管事太监独孤行在小心翼翼就从不远处凑了过来,低声说道:“太后,奴婢……奴婢心里头倒是有点不成熟的想法……”

  “你说。”李氏的声音还透着气恼。

  这位独孤公公在心中整理了下词汇,就说道:“奴婢这些年,也结识了不少达官贵人,蒙太后的恩典,别人总要高看奴婢几眼,给奴婢几分薄面……”先是番话拍了李氏的马屁,让李氏脸色和缓了,这才说到正题,“奴婢和第七代西宁侯爷关系不错,西宁侯爷有个毛病,喜欢乔装改扮去逛窑子……”

  “说重点。”李太后看他口沫横飞有跑题的迹象,沉了脸下来,独孤公公被太后呵斥,顿时圆圆的脸上堆笑,“当初西宁侯弄大了个窑子里头姑娘的肚子,就是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的种……”

  慈圣皇太后再怎么,自然也不清楚这大明朝第三产业是个什么状况,独孤公公好不容易,才给李氏说清楚了,李氏闹明白了以后,忍不住狠狠啐了口,这西宁侯口味未免也太重,专门好玩最低档的姑娘,甚至认为,草窝里头也有金凤凰,本侯去挖掘金凤凰,也是乐,好比伯乐相马。

  京师的教坊司是在武宁桥,这儿是朝廷的官方妓院,此外,还有什么勾栏胡同、演乐胡同、粉子胡同、马姑娘胡同、宋姑娘胡同,这些都是当时京师极繁荣娼盛的地方,甚至能铸造妓者之神管仲的铜像让人膜拜,妓者中还有无数烧香侍奉梁红玉的,这些妓者就自筹资金,给梁红玉铸造了比真人还大的全身铜像。

  在那个时代,铜,就是钱啊!比真人还大的全身铜像,可想而知,这第三产业是多么的兴旺发达。

  不过所谓窑子,又比这些低上很多档次,也就是屋子凿个洞,里头妓者光着身子吟唱小词,借此招徕顾客,你进去以后,就有裸女排成队,看上谁了,扔七文钱,就能进去番,不过,有时间限制,刻,古代“日晷”的计时工具,把个时辰平均分成了八份,份叫做刻,也就是后世的15分钟,窑子的刻限制,大抵也就是后世第三产业服务说的“个钟”的概念,所谓刻值千金,就是这个道理。

  那位西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