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349章 奴才阎虫年,给大都督来报喜了(1/2)

加入书签

  谚云:二月天,孩儿脸,阴晴冷暖瞬息间。夜来风吹雨夫雪,晓起日暖照高天。二月天,倒春寒,凄风苦雨雪花伴,遍地泥泞路湿滑,行人趔趄步履艰。彤云遮日洒雨雪,雾霾笼地似狼烟。

  大队人马从中军大帐出去的时候,天气还好端端的,行出去不过十数里,风中吹来一阵寒凉,骑在马上的李如柏当即皱眉“凤璋,这天,似乎要变了,要不,咱们还是回去罢!”乖官骑在马上大笑“如柏哥哥,你堂堂好汉,难道还怕寒冷么!”说着双腿一夹马腹,纵马就往前而去,李如柏苦笑下,吩咐左右亲兵,就拿出面纱来覆在脸上。

  大明朝戴面纱是很流行的,不过这面纱,并非如普通人想象的,就是拿个斗笠周围缝缀一层纱,而是多种多样,花样极多,像是李如柏戴在脸上的,确切的描述的话,好像后世扶桑剑道的头盔面罩,不过乃是用银丝精细织就,工匠极为巧妙,把银丝编织的如纱一般,然后再用这银丝纱扭成人面模样,银丝纱的周围则镶嵌着大颗的东珠,看上去就极为华丽,覆在脸上后用丝带系在脑后,便有一股子残酷但又雅致的奇特美感。

  他是辽东土生土长的,对北地气候极为熟悉,自然有这等物什随身,不过往脸上覆了以后,略一迟疑,又摘下面纱来,就对身边亲兵低声道:“送两面给国舅爷和那位扶桑公主去。”那亲兵就去了,他却一带缰绳,纵马到了颜清薇旁边,把手上面纱就递了过去“师妹,这看着像是要起风沙的样子,你且把面纱带了,塞外风沙极大,你又是江南人,不懂呼吸之法,到时候容易生病。”颜清薇明眸一眯,谢了一声,便接过面纱罩在脸上,身后到脑后系了,刚系好,就瞧见郑国蕃策马而来,当下娇哼一声,转过脸去。

  乖官却没注意她,只是拿着手上面纱兴奋地对李如柏道:“如柏哥哥,这东西倒是好,可是你府上做的么?十万两银子,专利我买了。”

  李如柏一怔之下,没弄明白,乖官笑着就给他解释,他就摇了摇头“这在北地豪奢人家也不算太稀奇的东西,你想做多少就多少”

  脸上嘿嘿一笑,乖官就说:“如柏哥哥,这你就不懂了,我必须得说,这个设计是宁远伯官,然后我真金白银买来的,从此,别人都不能制造,造了,便是犯罪,要么罚银子,要么坐牢……不如这样罢!如柏哥哥,你再拿二十万两银子出来,加上这面纱专利作价十万两,就算你入股子,给你百分之一的股子,莫嫌少,百分之五十五在我家姐手上”我要办一个品牌,就叫做万历……”他这个主意坏的很,那是打算拿李成粱来背黑锅。

  李如柏被他骇了一跳”其实,大明人也有品牌意识的,譬如,宝大祥黄金,齐月斋珠宝,可是实公然拿当今的年号做品牌,这个未免也太肆意妄为了,可随即一想,却也坦然了,眼前这少年是谁?德妃娘娘的亲弟弟,当今最看重的小舅子。

  说到这些,乖官颇有滔滔之姿,就把想法给李如柏一说,其实这个构想他在南京就有了,有素素等一票名妓花魁去北京,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办一个万历北京旗舰店,在乖官的构想中,万历品牌将会下辖多种类型的经营,譬如女装,就要做出一个规范出来,然后,大肆做成成衣,大明朝有各式各样的成衣铺子,可是,能跟后世流水线拼效率么?

  万历名下将会有多种品牌,譬如《德妃》,会囊括女装、首饰,《剑尊》将会囊括各多艺术品,其中包括火枪,倭刀,鸟统,佛郎机炮,各式大将军炮,都会打上剑庐剑尊的商标。

  乖官根本不怕犯忌讳,叫万历这个品牌怎么了?不叫万历才犯忌讳呢!叫了万历,就表示,这是皇帝的买卖,而且他也可以公然狐假虎威,到时候有人盗版造假山赛,他就可以带着锦衣卫去抄家,皇帝最大的用处就在这儿,皇帝本人这么搞,会被御史言官们用口水喷死,可他郑国舅这么搞,御史言官的口水怕什么!

  皇帝的圣旨不管用的时候,东厂厂督写出来的圣旨却能要人的命,大明朝有时候就是这么荒诞,乖官不介意再添一把火,后世有专家给万历朝算过一笔账,最后认为,大明万历年间的gop占全球的7x,而分摊下来的整个大明朝gop则是全球的5。

  看看万历朝创造的财富,再看看大明收的那屁大点儿的税收,一年四百万银子的国税,说出去要笑掉人大牙,整个大明说实话崩溃就崩溃在军费上头,而再看看五百年后花旗国的军费,仔细一比较,有识之士就会恨得把当时的商人都给剁吧剁吧包成饺子吃了。

  乖官才不介意被人弹劾什么的,我就与民争利了,怎么着罢!

  看乖官滔滔不绝,李如柏一时间跟不上他的思路,忍不住就摇头,倒不是不赞成,而是对乖官那天马行空的思路完全想不通,这天下怎么就会有这样的妖孽呢!几乎处处比人强,他忍不住就看了一眼颜清薇,心中默默就想:如此看来,师妹似乎还真配不上凤璋,哎!可怜师妹,瞧她样子,应该还是喜欢凤璋的,可惜,太执拗也太自我了,怕是没戏啊!

  这时候颜清薇忍不住就哼了一声“真俗,钻到钱眼里头去了。”乖官一愣,心说你颜家就是海商出身好不好,这不是乌鸦笑猪黑,不见自己丑么!

  刚想到这儿,颜清薇继续道:“真想不到,当初那个做出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少年名士,如今堕落到如此地步”她似乎没发觉自己态度有些别扭,或许,发觉了但是觉得应该如此。

  呃!

  乖官当即一滞,真是一天的好心情顿时被她一句话弄得浑身不愉快,嘴巴动了动,想讽刺她被神经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