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345章 给德妃娘娘跪了(1/2)

加入书签

  当然了,万历还是要用张鲸张督公的,这安碧轩原本在苏州织造任事,那是张鲸的干儿子,蹊跷的是,保举安碧轩为都知监总领太监的是郑国舅,万历有些暗暗欢喜,觉得小舅子懂事,下面的奴才敲打敲打就好了,总不能一条活路都不给走,安碧轩一进京就找张鲸哭诉,说干爹呀!儿子也不知道为何那郑国舅要保举儿子……

  张鲸就叹气,对他说了,干爹明白,那郑国舅是挑拨离间呢!想让我众叛亲离,说着,死太监眼泪水就下来了,张彪那可是他亲侄子,

  死在苏州,你说他不恨?怎么可能呢!

  总之,安碧轩做了都知监掌印太监,不过相比较以前的池长轩公公,那可是老实多了,可谓夹着尾巴做人。

  这时候万历就拿眼瞧着郑若彤“爱妃,你看”德妃没好气对他翻了一个大白眼儿,极是妩媚“军国大事,小女子怎么敢插手?”说着,就起身往外头走去,小窦子赶紧跟上,伸手去扶着德妃的胳膊,到了宫门口,那门槛儿极高,小窦子又弯腰去给德妃拎起裙角,出了宫门,德妃用眼角扫了扫张鲸,冷哼了一声,转首而去。

  万历就满脸苦笑,瞧着安碧轩尴尬不已还弯腰站在跟前,忍不住就呵斥“还愣着做什么?让张鲸滚进来。”没一忽儿,张鲸小心翼翼进来“奴婢见过万岁爷……”说着,就有些哽咽,万历本要呵斥他的,瞧他这样儿,又有些不落忍了“你说说你,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连我都要看爱妃三分脸面的,你倒好,往死了得罪你若不想跟朕办事,早早说了,朕让你去孝陵种菜去,省得心烦……”

  万历这话其实还是给张鲸留了颜面的,至于去孝陵种菜,听着吓人,一个大特务头子能活着去给先皇守陵,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

  按说,一个东厂督主不至于如此,历史上一些东厂督主连皇帝想动的时候都要左右思量一下的,但张鲸有个最大的短板张居正死,万历亲政,这搭头搭尾也不过两年这么短时间,张鲸还没完全整合掌握东厂的力量,何况,张鲸上台是搞倒冯保上去的,太监里头反对这事儿的不少,连张鲸的干爹张宏当年都不太赞成去弄冯保,故此张鲸在太监里头也不算很得人心,加上德妃的确又是大明朝数得着的厉害这么几点一综合起来,张鲸就大大落了下风了。

  死了亲侄子还要被德妃惦记着,张稣可谓泪流满面啊!我多冤屈呐!死的是我亲侄子,亲的,不是捡来的郑国舅他毫发无伤啊!

  但这话他也就敢在肚子里头默默呐喊几声,到皇帝跟前儿敢说么?所谓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张鲸觉得,是该正确审视自己了,自己这个东厂厂督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威风,起码,现在不那么威风。

  他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万岁爷,奴婢错了奴婢真错了,奴婢想去找德妃娘娘认错,娘娘如今还在气头上,不肯见奴婢啊!奴婢那混账的侄子,不能给万岁爷排忧解难,还要去添堵,他死的活该啊!万岁爷,奴婢跟在万岁爷身边这么多年,虽然怀揣着真心实意给万岁爷办事儿,可奴婢本事浅,老是误了万岁爷的事儿……”死太监泪流满脸,颇有后世影帝的风采。

  万历瞧他这样子,也不忍心,不管怎么说,当初自己还没亲政的时候张鲸就紧紧跟着自己,自己稍微流露出一点儿想动冯大伴的意思,他二话不说,冒着得罪很多人的危险就把冯大伴给扳倒了,这些年,自己用他一直很顺手,何况,他也死了亲径子,怪可怜见的“起来罢!”万历就叹了口气,亲自伸手去扶他“张伴,朕和你主仆多年这次张彪的事儿,算朕欠你一个人情,朕记得你老家似乎还有亲人,再接一个过继到名下来延续香火,你好生做事,朕还年轻,过个十年二十年的,天下富足了,朕办事也顺手了,难道就不能给你名下的儿子一个爵位么?”“陛下”张鲸刚被万历拽起来,听了这话,噗通一下又给跪了,一时间,老泪纵横,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奴婢,奴婢,奴婢……呜呜呜呜……”

  这就是情份,皇帝记得你的情份,什么都好说。

  万历安抚了张鲸,又让他好生去给德妃道歉,不肯见,就在承乾宫外头站着,真心实意的去,爱妃会原谅的说了好些话,才转回正题来,问他有什么重要的事儿。

  张鲸伸手捞起衣角擦了擦眼睛,这个动作完全就像是个老妪一般,把脸上弄干净整洁了,这才小声清理了嗓子,说道:“万岁爷,这国舅在辽东那边撺掇宁远伯起了大军,那边密报说,宁远伯起码动了十万大军,先头一万三率精锐已经出发进了漠北……奴婢是怕,会不会动了根本,这万一闹大了,九边十三镇的边饷就太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