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331章 乖官的狰狞(1/2)

加入书签

  大明注么多皇帝,不是嫡子便是长子,当今已经有皇长了。别说德妃眼下只生了一个公主,即便日后诞下皇子,求立为太子,也不可能。除非,皇长子毙,又或者王皇后崩,德妃进位成皇后,要么,学成祖皇帝,靖难可这三个看起来都极为不靠谱,用当时的礼法来讲,这三个想法,说一说都是罪大恶极的,何况去做,这一签,和造反何异?

  “骆子章,你这个混蛋接脚夫,你不是说郑国舅不会造反么?这不是造反么?这不是造反了?”张胖子突然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肥胖的真子一下便扑过去,一把扯住骆子章,他体重足有两百斤,一下便把骆子章给扑倒在地,两人顿时便在地上扭打起来,众人赶紧去拉开二人,堂堂一堆族长堂主,居然跟打群架的孩子差不多。

  看眼前闹哄哄一片,乖官哼了一声,这些人,倒是会演戏,当下冲瑞恩斯坦波拿巴一使眼色,老瑞会意,一招手,外头顿时涌进来几十个锦衣卫,扭胳膊的扭胳膊,拽衣裳的拽衣裳,把众人便给分开了,隐隐然就成了一个扣押的姿势,一下涌进来这么多锦衣卫,屠府正厅虽大,也显得有些拥挤起来。

  被两个锦衣卫扭着胳膊的张胖子犹自挣扎,一脸的忿忿,乖官心说这个胖子演戏功夫倒是一流,倒并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无能,可惜,我要杀鸡骇猴,只能借你来用用了。

  “张子房,真是好名字啊!“乖官对那胖子笑笑“子房兄啊!你可知道,昭烈帝那句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下面还有两句的”

  说到此处,他一挑眉,紧紧盯着张胖子道:“叫做谁动我衣服,我砍他手足。”旁边老瑞立刻大喝一声“把他手按在桌上。”

  两个锦衣卫顿时手上使劲儿,把张胖子一支肥胖却白皙如女子的手给按在了两张太师椅中间的花茶几上头乖官一抽腰间名剑压切,剑光一闪,剑锋便在空气中发出呜得一声轻啸。

  一声轻微地割肉切骨之声后,花茶几上便留下了一支肥胖白皙的手。

  这一剑用力机巧,妙到颠毫,连剑痕都没在花茶几上留下,却把张胖子一只手给留了下来,两个锦衣卫面无表情松开张胖子便站到了一边,张胖子左手握着自己右手手腕,看着齐腕断口眼睛睁得铜铃一般,半晌,才觉得剧烈地疼痛。

  他张子房何曾吃过如此大的苦头,双腿一软,便跪倒在地,喉咙深处发出嗬嗬嗬地凄厉叫声,杀鸡一般,肥胖的身躯滚倒在地蜷缩抽搐起来,断腕处流在地上的鲜血被他抽搐扭动又涂在了锦缎袍子上,看起来狼狈凄惨,哪里还有平素肥白安逸的姿态,厅内八家族长和堂主们顿时浑身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背后汗毛一根根便全部竖了起来,一个个倒退了数步,正厅中间顿时便只剩下地上抽搐的张胖子和拎着剑的乖官。

  坐在上首的屠冉轩老脸微变,说他怕,那是不可能的,他虽然是文官出身好歹也是提调过江南兵马的,又活了八十多岁,等闲事情也不放在他眼中但他却是万万没想到,这郑国舅居然当着他面行凶他身边的刘微微芳颜微变,一伸手,握住了屠老爷子的胳膊,老爷子以为她害怕,伸手就抚在她手背上轻微拍了两下。

  乖官缓缓看了看四周,眼神扫到之处,要么垂首要么低头,都不敢和他对视,有几个更是被他眼神一扫,吓得又往后退了两步。

  看着这拎剑在手的少年,一时间,站在中间的乖官居然给人一种千万人俱往矣的感觉。

  乖官随手挽了一个剑花,左手握着剑鞘,右手倒持剑柄剑尖冲下,缓缓往往提刃,从刘氏这个角度瞧去,便见冰凉的剑刃正好遮住乖官半只眼睛,看去带着一股邪魅和威严,忍不住心跳就加速起来。

  这剑花并非为了炫耀,而是甩去剑刃上沾着的鲜血,后人不知,以为是花法,殊为可笑,至于倒持剑柄往上拎剑,是因为乖官今儿是双耳佩剑,剑刃是冲下的,故此用这个纳剑术,是诸多纳刀剑术的一种。

  把剑身缓缓推进剑鞘,乖官看了一眼旁边瑞恩斯坦,淡淡道:“老瑞。”瑞恩斯坦波拿巴赶紧转身到他跟前,单膝跪下道:“下官听命。”

  “去把手拿了,沾点血,盖个血手印,这歃血为盟的事儿,不用血怎么行呢!”乖官随口吩咐道。

  看着那佛郎机锦衣卫去拿了断手沾血走到跟前,又从自家小妾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