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319章 江湖乃江山一隅(1/2)

加入书签

  乖官回府,和家人吃了饭,席间,就和陈继儒说事儿,让他在人民日报上高调宣扬,士子佩剑,三千里外觅封侯,种种诸如此类的观念,手无缚鸡之力,那是士子之耻……云云,导致陈继儒忍不住吐槽,凤璋,我可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啊!

  听陈继儒说这话,乖官嘿嘿笑,郑连城看儿子跟这陈继儒说的热火朝天,不欲耽搁年轻人,老郑有个好处,他不懂也不会外行指挥内行非要在儿子跟前摆个谱儿,当下就草草结束,si下却亲自去厨房,吩咐厨娘整治一桌小宴送到少爷房里头去。

  那厨娘还是当初从人牙子手上买回来的那个,以前在某藩王府做事,因牵连了些忌讳的事儿被逐出来的,手上功夫却着实不恶,整治了一桌八荤八素的上好席面要送到乖官房中,乖官正在陈继儒房中说话,听下面人说自家老爹亲自去厨房关照整治了一桌小宴,心中感动,这按下不提,那当初的马夫王虎,这时候已经做到管事了,原本这种小事也不需要他在旁边伺候,可一来他算是老人儿,当初闹火烧国丈府的事情那时候,可是共患难过的,二来在少爷跟前自然要多露脸,情份再深,时间长了也会淡的,故此跟普通仆人一般忙前忙后,脚后跟打后脑勺,这时候就询问,要不,少爷,让他们把酒席送到侄少爷房中可行么!

  乖官还记得他名字,笑着允了,又跟他说了些闲话,听说他如今也娶了媳妇了,在身上摸了摸,就从怀里头摸出一把镶玉缠金的短剑递过去,并说,你娶媳妇我也不在,这算是补个礼罢!

  这剑卖相太好,把王虎吓得赶紧跪了下来连称不敢他如今也时不时接触些大老爷们,眼界也培养子些,虽然不晓得这剑价值几何,但看看装饰自家估计怎么也得上千两银子,怎么敢收。乖官就拽他手塞了过去,说日后你生下儿子,少爷我也不给礼了,几礼并一礼,只要记得好好做事就走了。

  王虎偌大的汉子,紧紧握着手上的短剑,感激得满眼眶的泪水还是旁边陈继儒解围,虚虚踢了王虎一脚,笑骂道:,“还不快去一会儿我这儿还有几个好友前来。”

  抹了一把眼泪,王虎起身匆匆去了,陈继儒这才笑着对乖官道:,“你如今这手面,却是比叔父手面还大啊!”乖官闻言摊手,他也是一时间手上没合适的东西,不过这个王虎,虽然粗陋了些,从买回来开始却一直很忠心,赏了也就赏了。

  正说着,他抬眼看见穿着蜀锦撤花大裙门外头套着颜色素雅的背子的一个少女,绞面开脸,头上发髻梳成了妇人模样站在房门口有些局促,和乖官眼神一对,赶紧低下头去。

  乖官如今也不是初哥,知晓这打扮表示什么,当下笑着双手一拢,唱了一个肥诺,“嫂嫂在上,受小弟一礼。”把个容赋羞得脸都红了,讷讷道:“少,少爷”方才她不开口是要给自家老爷做脸,可乖官叫她一声嫂嫂她却不能不表示,要是真拿捏起来,以为自己真就是嫂嫂了,那未免也太不识趣了。

  陈继儒也有些尴尬,当下解释道:,“容赋如今有了身子,我就禀告了叔父,把容赋抬举起来,凤璋,你不会怪我罢!”这是做了妾了,对于十两银子买回来的容赋来讲,的确是飞上枝头做了凤凰,熬出头了。

  “怎么不怪。”乖官故意沉下小脸,还没吓着陈继儒,先把容赋吓着了,脸色苍白,膝盖一软就要跪下来”“少爷,都是奴婢不好……”

  一把拽住容赋,乖官这才觉得自己似乎玩笑开过了,赶紧补救”“容赋姐姐,你这是扇我的脸呢!不管怎么说,你也服shi过我,继儒兄连个彩礼都没有,就把你哄骗走了……”

  把话说开了自然就好了,陈继儒本就豁达坦dang得紧,这些事情也不大放在心上,就补了一句道:,“凤璋,叔父那儿当天就说了,就当嫁女儿一般,还特意补了四个丫鬟过来伺候。”

  容赋羞红着脸,男人可以靠读书改变命运,可女人大抵是没那个命的,能到如今这个地步,容赋早就满足了,对她来说,这时候陈继儒才是天才是地,她这才有心给自家老爷做脸,怕叫了一声少爷,丢了自家老爷的脸面,其实这里头的小心思乖官也明白,也不去怪她,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能如此,已经不容易了,何况对方如今做的陈继儒的女人,叫一乒嫂嫂,那也是应该的。

  “嫂嫂莫怕,以后继儒兄若是欺负你,嫂嫂只管说给我听”我跟他将交情”他说着,捏起拳头来,故意嘿嘿笑笑,“我这醋钵大的拳头可不跟他讲交情。”

  容赋忍不住扑哧一笑,这才稍微解了些尴尬”“奴给老爷跟少爷整治席面去。”乖官当即张口结舌”“啊!嫂嫂,不是这样儿罢!我恁得就比继儒兄矮了一辈?不行,得叫我叔叔。”陈继儒知道他故意如此,也晓得他是为了抬举容赋,略带了些感激冲他笑笑,如今容赋的确是他的心头肉,又怀了身子,给容赋面子,那是比给他面子似乎还重要些。

  在陈继儒和郑国蕃鼓励眼光下,她这才万福叫了一声叔叔,心中欢喜,可也羞臊得不行,匆匆躲到里面屋子去了。

  看她背影消失在里面,陈继儒这才郑重给乖官道谢,乖官赶紧扶他,这位哥哥不拘礼节,能如此,想必还是很喜欢容赋的,心里头就寻思着,明儿是不是让慕颜带点女人的头面衣裳什么的,来寻容赋说说话,再一想,也不妥,慕颜如今和容赋身份不同,说不准,双方还以为其中有什么隐意,反倒不美,想了想,还是算了。

  这时候,陈继儒唤来的朋友到了,他的友人自然都是些比较豁达不在乎功名的读书人,如今也都在人民日报帮忙做事,乖官等于是他们的老板,不过这年月有才学本事的人帮你做事,可不同后世打工仔,像是徐文长给阅浙总督胡汝贞做幕僚的时候,简直目无余子,胡汝贞也要视之为友,平礼相待。

  说实话乖官还是很喜欢这些读书人的,这些人就相当于一直生活在象牙塔里头的,在人情世故上头比较青涩相处起来也没那么多弯弯绕,大明的读书人就这个好处,一旦有了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