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83章 这世道拼的不是才学,是爹(1/2)

加入书签

  这时候,都察院四衙南院旁动一间租赁的院落内……帮士子完全没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正肆意汪洋地谈论着朝政,数十人或坐与塌或席与地,偌大的房间内虽然燃着火盆,可对于这今天气来说,依然有些不够,好些人一边搓着手一边听那站在床边穿着元色直缀的儒生大声说话,“玉衡不才,几年前慕名而往永昌听近溪先生(罗汝芳,号近溪,颜山农的学生,明末三大儒的启蒙先驱)讲学,近溪先生说是人生而平等,大道只在自身,玉衡深以为然,流连永昌半年不去,竟日听近溪先生传授大道,可玉衡离开永昌游学天下,遍目所见,世人只敬衣冠不敬人,只敬爷娘不敬孙,为人介绍,张嘴便是此位仁兄乃某某参政之子,这位兄台祖上乃某某御史,这时代,腹有诗书便能出头么?恐怕未如……”

  “玉衡兄说的好。”周围一众士子忍不住抚掌,那儒生微一拱手,继续道:“数日前玉衡携娘子往归元寺烧香还愿,将将好碰上宁远伯李成梁的二公子鲜衣怒马而来,大手笔包下整座寺庙,香油钱一给便是一百两纹银,而我等读书人,十年寒窗,考上禀生,亦不过每月支米四斛(计量单位,一解通常认为等同一石),不吃不喝数年,方才给得起这香油钱,那李二公子才学胜我等乎?有功名乎?非也,只因为他爹是宁远伯,这世道,拼的不是胸中才学,拼的是爹啊!”

  门轴吱呀一声响,从外头进来一位穿着葱绿色裙沉香色背子的少妇,双手抱着两床棉被,走进门便转身用胳膊把门拱上,这时候坐在最靠近门口的一个儒生背后一阵发凉,转首看去,赶紧起身,“嫂夫人,辛苦了。”

  那少妇脸上带着微笑,微有些抱歉低声道:“这几日夜间凉的很,房间也烧不起火盆,若多烧几盆火盆,倒也暖和……”

  那儒生赶紧道:“嫂夫人这话让我们都要惭愧了,如今这火盆本就是嫂夫人房里头的,却是害得嫂夫人挨冻。”那少妇微笑,把被子铺在地板上,随即低声招呼了几个一直搓手的儒生士子,几人顿时一边称谢一边就往被子里头一钻,所谓寒从脚底起,被子在腿上一盖,又是数个人的腿凑在一起,顿时便感觉到温暖,忍不住又谢那少妇。

  少妇一脸微笑,把另外一床被褥又让另外数人盖了,这才直起腰来,看着高谈阔论的夫君,脸上忍不住流lu出些担忧来。

  夫妻二人从归元寺回来,少妇便懊恼自己为何病好了非得拉着丈夫去烧香还愿,自己去不就好了,丈夫本就很反感权贵,碰上那宁远伯家公子包下归元寺,更是脸色阴沉,本来在都察南院周围租赁房子,是因为这附近士子学生众多,方便请益,可丈夫一回来以后,四下串联,同学间的请益变成了这般讲学。

  妇人对丈夫讲学本没什么,丈夫自诩为近溪先生罗汝芳的弟子,专一喜好谈论王霸之学,在妇人听来,其实很是有些可笑,她自己虽然读书不多,论语却也读过的,也明白夫子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丈夫有才学不假,可朝廷诸公难道都是猪么?这一点,妇人是怎么都不肯相信的。

  在妇人看来,丈夫其实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像是丈夫每月可以支米四斛,虽然他常常抱怨太少,可是,读书而能领禄米,又免徭役,这四斛米几乎就等于二两银子了,一个苏州织工每天起早贪黑,也不过三两银子左右,这难道还不够么?难道非得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制于人?

  那樊玉衡依然大声演讲,“譬如那郑国舅,不过一个庠生,写得不入流几本唱本,因为其姐骤得天宠,俨然便起居八座,在自己所居拙政园竖起队都督行辕惭旗牌,正德年的时候御史王敬止因为厂卫构陷,退居苏州建了拙政园,他泉下若有知,晓得如今拙政园里头住着无数的锦衣卫,也不知作何敢想!这郑国舅年不过十四五,居然纵朝政,取缔漕运,导致苏州府粮价大涨,不瞒诸位,玉衡也快吃不起白米了。”

  一说到这儿,这些儒生个个咬牙切齿,“那郑国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漕运从隋唐开始,便是国朝重中之重,他却骤然取缔,是无脑之命……真是害了无数百姓,我等也被害不浅,数日前,我已经把娄取的籼米换成了粳米……哎!这几日粮价虽然大跌,可世面上粮食依然不多,以我之见,最多三数日,这粮价还得涨,说实话我早早就把籼米换成了糙米……”大米分三等,一等籼米,二等粳米,三等糙米,可见这次粮价风波对于这些读书人影响还是很大的。

  江南如今虽然因为种植桑麻等经济作物导致产粮不足,还得靠外弄调运,可怎么也不会短了读书人的支米,读书人支米大多是支籼米,也就是脱壳三次的精白米。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些人说的话,要是让营谷梨沙、樱井莉雅这些扶桑姑娘们来听了,说不准就得喷这些读书人一脸。

  脱壳三次的精白米,那得是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