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80章 说书的拿逃兵(1/2)

加入书签

  钟离钟副总兵的话让乖官表情尴尬……跟在国舅爷身后的菅谷梨沙欲言又止,小姑娘终究没忍住,低声就给殿下在钟大将军跟前分辨了一句,“将军大人,请不要乱说殿下的坏话,殿下没有毛的。”

  脚下一个踉跄,乖官差一点摔倒在地,转身对营谷梨沙怒目而视,这种事情,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说出来了!而钟离先是一怔,接着,脸上表情就古怪起来。乖官狠狠瞪了管谷梨沙两眼,转首瞧见这位钟离哥哥的表情,就没好气道:“钟离哥哥,你这一脸拉粑粑拉不出来的纠结表情,要不要小弟给你找个兔子通一通啊!”

  钟将军双腿一夹,赶紧正色道:“兄弟你这是说的哪儿的话,我对小芙蓉那是真感情,不同一悔……”说着,看到乖官脸色,似乎想起来什么,赶紧打了一个哈哈,“当然,蔡巡抚说了,让我和蔡小姐年底完婚,到时候我会对娘子更好。”

  他说着,嘿嘿笑了两声,大手互相摩挲了下,道:“程夫子和颜老先生跟定跟大都督有重要话要讲,末将,就先告辞了。”说着,转身开溜,跑了十数步,突然转身,对管谷梨沙高声道:“梨沙啊!头土的金丝鬟髻不错,不过,本将军告诉你,这东西呢!要你家殿下的头发绞进去,才好……”

  大明市井习俗,男女间关系亲密,往往互相赠送一绺头发,男人用这头发织成网状发套,女子则织成鬟髻,作为一个礼仪上国,不管是发套还是簌髻,都是男女必不可少,蓬头散发在大明朝绝无可能,故此扶桑诸公主披散着如云秀发才会围观者人山人海。

  大明朝第一等的情话便是‘你是奴的鬟髻,一刻也离不得’……若有女人肯这般对你说话,几乎可以断定这是死心塌地爱你的。

  所以钟离这句话,含义颇深,管谷梨沙伸手摸了摸头上的鬟髻,有些奇怪,而乖官对这位哥哥真是啼笑皆非,忍不住远远对他比了一个中指,钟离钟无影什么样儿的人,当年绿林道上的仁义大哥,人送匪号没影子,一瞧这个手势便感觉到了其中的愤懑,当即抱头而去,“当我没说,哈哈!”

  “小家伙很会收买人心啊!”颜山农踱步回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他一番,啧啧有声道:“倒是好皮囊,只是心机太深。”

  听了这老头的话,乖官忍不住就道:“老先生,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我承认我长得比较俊美,你老人家则一张失去水分三十年的老摘子皮脸,你妒忌我,我能理解,但是不要拿你的心思来揣度我好不好!”

  “凤璋,不可无礼。”后面程慎思赶紧过来制止他,只因颜山农名气太大辈分太高,当年入京给士子王公讲学的时候,还是世宗皇帝嘉靖年间,得享天下大名垂四十载,民间称之为“隆人”,程夫子自己是从科举出身,又是官僚体系制度牺牲者,熬了一辈子也不过一个县学教谕,若不是乖官正好是他的学生,他这辈子也甭想在官场上再往前面迈出一步。

  这样的人往往太过于谨慎老成,自然就会阻止乖官轻言冒进,怕他得罪人。

  不过,乖官如今也算是居移气养移体,心说我请你老颜是来给我打工的,可不是请你来当大爷伺候的。

  他或许能对别人低头请盖,但这有个前提,就像是刘备三顾茅庐,最终是要诸葛亮口称主公的,又像男人花言巧语哄女人,最终是要和对方困觉的,事实上,绝没有一个男人不和女人困觉而一辈子对她花言巧语逆来顺受甘之如饴,也绝没有上位者礼贤下士一辈子却不压榨他的价值。

  故此,郑乖官笑了笑,先对老师拱手,然后缓缓说:“我郑国蕃礼敬夫子,是因为夫子的谆谆教诲,礼敬老先生,是因为老先生腹有大才……不瞒老先生,小子年轻经过真武帝君的庙宇都不拜力……”

  颜山农何等人,听他说到这儿,眉头一皱,顿时就明白了这小子话里头的含义,我敬你,可不是因为你年纪大,别跟我绮老卖老。尤其乖官最后一句,可谓点睛之笔,真武也称玄武,神话中龟蛇合体的灵物,形象就是个大乌龟了,乖官的意思就是,年高德劭这种事情,小子我看也未必,千年乌龟万年王八,难不成也要我去敬一敬么!真是笑话。

  这时候程夫子还没听出乖官的讽刺意味来,而乖官却又接着说道:“小子读《论语》,读到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又读《史记》,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此解何意,还请老先生教我。”说罢,深深长揖一礼到地。

  这一巴掌直截了当,抽的是好生响亮,连程慎思程夫子都一言而明,当下张口结舌,颜老头也是当即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乖官看。

  乖官这话,都是有典故的,论语说孔子的学生子贡问老师“我有一块绝世美玉,是藏起来呢,还是把它卖掉!”孔子就说“赶紧卖掉,我就等识货的人呢!”,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去郑国,和弟子们走散了,站在城门口,有人就对子贡说,我在城门口看见一个怪人,他的背影好像一条狗哦!子贡后来把这话告诉孔子,孔子就自嘲说“说我是无家可归的狗,还真是如此啊,这个人说的很形象。”

  所以,乖官的意思就是说,孔夫子那种圣人,都要找诸侯把自己卖掉,不然连一条狗都不如,老先生你能卖给我这样的,你应该感觉到庆幸,因为你卖掉了,而不是卖不出去。当然,其中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你老人家一辈子讲学,也没卖出去,是小子我识货,如今我可是你的东家

  一时间颜老头这等天下第一流能说会道的,都有些哑口无言,气氛顿时冷场,旁边程夫子揪着胡子,就差一点把胡须都给揪断了心中却是直跌脚,凤璋啊凤璋,你这话,太得罪人了啊!

  乖官这些话,实际上翻译成后现代语言来说,八个字,装逼卖老,一拳撂倒。

  至于管谷梨沙,她连编发髻鬟髻的习俗都不懂,又如何能懂这么深的东西只是睁大漂亮的眼睛瞧来瞧去,丝毫不明白自家殿下说的什么意思。

  半晌,颜山农突然拽须大笑起来,“好好好,祖宗不足法,圣贤不足师,有这等气度,才能改革救国之事,如今我大明危若累卵,重病须猛药你这一贴药,老夫瞧着可救国。”说着,过去拽住他,“来来来,跟我这个老头子说说,你在这苏州府办的好大事,下的什么棋。”

  程夫子瞧见颜老头这番举止,当下心神一松,下意识就长长嘘了一口气随即忍不住苦笑,自己的才学果然只适合教一两个小蒙童混饭吃,甭说比不得这位颜老先生,哪怕是眼前这个学娄,也是胜过自己多矣!

  而这时候,钟离钟大将军却是窜到佛郎机营他和乖官在扶桑也不少时日了,譬如早合少女队,对这位殿下的义兄大将军也熟悉的很那些佛郎机人更是晓得眼前这位的威名和权势,听他一问是要找瑞恩斯坦波拿巴,自然是给他指明道路。

  乖官特意在拙政园旁边给佛郎机和昆仑奴腾出了两个园子作为驻地,如今瑞恩斯坦波拿巴更是领着锦衣卫副干户的头衔这个副干户,可是能父传乎乎传孙的含金量比起欧罗巴的什么爵爷什么骑士,不知道要超过多少倍,别的不说,只问问瑞恩斯坦手下那些西班牙和葡萄牙的雇佣兵们,若给他们一个西班牙和葡萄牙王国的骑士头衔,问他们乐意不乐意回去,保管他们不肯,回去干嘛!宁做天朝一条狗,不为葡西一侯爵,大明的月亮多圆啊!

  瑞恩斯坦穿着全身甲正在和一个手下名叫巫奇巴留斯散尔巴奇的练着剑,两人打在一起,双手大剑互相撞击,是不是敲在铁甲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