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77章 你瞧这是什么(1/2)

加入书签

  孙应龙求见的时候,乖官正在和那位女司记陈惜微闲聊,他有心套对方的话,而陈惜微故作不知,有问必答,可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却是越听越心惊,宫内女人们的斗争原来也是如此激烈,自家老姐上位,感情是靠着陈太后不忿李太后专行,而大多数权柄重的太监们即便犯错,即使是冯保那种在皇帝年幼时候独断专行的大公公,亦不过发配孝陵种菜,除非你做人太失败,得罪了所有的贵人和所有的太监,连为你说话的人都没有。

  他仔细一回味,就觉得这位一笑眼睛便眯成了月牙儿的姐姐是在隐晦地劝说自己,东厂督公张鲸如今恶迹不显,想一下便扳倒对方下台,却是不容易。

  所谓交浅言深,这位姐姐这般说话,当真不容易,故此他忍不住起身深深一诺,“多谢惜微姐姐不吝赐教,指点迷津,这些秘闻却是国蕃平日无论如何都听不到也难以想象的。”

  “奴可什么都没说,奴只是生笑,喜欢说些笑话。”陈惜微掩嘴低笑,不过,却是坦然受了他一礼,乖官内心忍不住就道:这官场果然没有简单人物啊!这位姐姐不过一个女官,说话却也滴水不漏。

  “惜微姐姐的笑话颇含道理,国蕃受益匪浅。”乖官笑着转身接过来訚千代递上的茶盏,转手奉上,陈惜微双手接过,嗅了嗅茶香,忍不住道:“禅茶一如,訚千代妹妹煮的好茶。”

  如今天气已渐入冬,乖官让人在园子里头搭起幔帐,下面挖空了埋下石板,烧得热了放进水来……里头道理和澡堂子一般,只不过他在那水上头再盖上一层石板,这么一来,就热乎得紧,但又不至于如火炕那般容易干燥,上头再铺一层宁波灯芯草编织的席子,赤脚踩在上头,温暖舒适,说不出的妙,而在中间,则有一个池子,中间有一座霓裳仙女捧着宝瓶的石像,瓶口内汩汩往外冒水,这池子可以直接进去泡澡,说白了相当于人造温泉,泡上十几二十个人也尽够了。

  虽然说从豪奢程度上来说,这和北京皇城内皇帝居停的暖阁有很大的区别,但已经极为奢侈了,加上幔帐用的是最好的苏州织绣,真真薄若无物一般,从里面看出去,虽然有些朦胧,却能大抵看清楚外头事物的,这等又暖和又能赏景的妙处,何况里头还一堆公主,外面是早合少女队严密把守,所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不外如是了。

  当然,这个所在乖官主要还是为了訚千代等诸位公主所建,拙政园虽妙,让诸位公主穿着十二单唐裳去坐南官帽儿椅,未免失了古朴之意,他如今的身份,虽然不是什么口含天宪,不过吩咐人弄个这个,却还简单,那扶桑木下藤吉郎都能一天能凭借几百人搭建出一座要塞来,这苏州物华天宝的地方,能工巧匠无数,一声令下,不过半天便好了。

  先开始,乖官的姨娘听人讲大兴土木,有些好奇,带着七仙女去瞧热闹,不曾想去的时候已经好了,瞧那木阁虽简洁,四周挂的还是帷幔,进去以后却忍不住瞠目结舌,这时候才知道权势之妙,自家那个以前抱在臂弯内的讨喜娃娃,如今已经是一句话无数人都要为之效命的大人物了。

  不过艾梅娘仔细一瞧,就觉得不妥,这分明是搭建出来给那些蛮夷公主们居停的,自己似乎不合适久待,就带着七仙女要走,可若依若常仗着平时最得姨爹爹喜欢,偏生赖着说这儿好,乖官心里头清楚的很,能满地打滚儿的地方,那肯定是好的嘛!当时还故意逗了两个表妹一句,要不在躺下来在地上打两个滚儿?

  艾梅娘啼笑皆非,不过她随即做了一个让乖官无可奈何的决定,把若依若常扔下来,带着其余五个女儿走了,这一下弄得乖官俊面绯红,手足无措。不错,如今郑家上下大抵都清楚,若依若常两位表小姐长大了怕是要嫁给国舅爷爷的,可是,两人这个时候毕竟还小,乖官内心就为难了,觉得姨母大约认为自己幕天席地太荒诞,故意扔下若依若常,可若依若常这两个小人儿根本不察觉大表哥哥的为难处,没一忽儿,就跟小督玩到了一起,三人年岁相仿,却也难怪。

  这占地不小的木阁,里头除了乖官全是女儿家,若依若常和小督玩双陆,用的是扶桑双陆规则,后来小初也加了进去,织田市和三浦福捧著书在瞧,浅井茶茶近来似乎喜欢南蛮物,正在跟包伊曼贝荷瑞学着煮威尼斯咖啡,立花訚千代低首煮茶,颇有禅韵,似乎心神都融了进去,毛利兰不情不愿地,跟着訚千代做帮手,把鹿岛神宫秘制小饭团一个个放整齐了,用天青色瓷盘拖着送到郑国蕃跟前,瞧他跟那个大明女官说话,连斜眼都没看自己一下,忍不住就乓当一声把盘子扔在他身边,然后快步走到德川龟旁边,弯腰拽起错愕的德川龟,一路快跑,德川龟不得不捂着裙角,丿着两条小腿快速迈动,保持着所谓公主的姿态,后面毛利兰的贴身婢女麻生早苗一边喊着“おうじょ(大名的女儿,公主)”一边在后面追着。

  毛利兰拽着德川龟到了中间水池边,德川龟瞧她毫无停止的趋势,忍不住惊叫“やめて”,刚叫出声来,就被毛利兰拽着一起翻身下了水池,阁内顿时响起德川龟惊声尖叫和毛利兰咯咯咯如银铃般地笑声,“龙子,快下来……”和德川龟呛水的咳嗽声,“央莉,拉我上去。”德川龟的侍女原纱央莉在水池边跪下,刚要伸手,却被毛利兰的眼神瞪了回去……

  陈惜微看着这一幕,似笑非笑就道:“凤璋可真是艳福不浅啊!”

  乖官脸上一红,他自己也觉得似乎有些违和,不过却忍不住解释道:“惜微姐姐误会了,你不知道扶桑的习俗,我和那扶桑国主结拜,接着那些诸侯公卿们疯了一般就送女儿,你要不收罢!他们会认为你看不起他,大怒之下就要提兵来讨伐,迫不得已之下,我只好出此下策……”

  陈惜微顿时笑得花枝乱颤,眼睛眯成月牙儿,伸出白皙如葱管的手指指着乖官道:“这个理由……太虚伪了,好了好了,不用解释,解释便是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