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72章 乖官你这空心大佬官(1/2)

加入书签

  苏州衙门很多。譬如巡抚衙门。布政使衙门、按察使衙门、提学使衙门、卫指挥使衙门、兵备道衙门、督粮道衙门……再加上知府衙门、苏州下属几个县衙门、四个都察院衙门、织造衙门……仔细掰着手指头一数,却是连十根手指都数不完。

  这么多衙门,靠漕运吃饭的衙门又有多少呢!首先督粮道这是本职工作,定然靠漕运吃饭的,此外,兵备道有些类似后世的后勤部,吃拿卡要也是必须的,卫指挥使衙门,虽然江南军卫走出名的烂,可考虑到当初苏州是唯一大败偻寇的江南城市,故此苏州卫还是有些战斗力的,不过,这战斗力也是建立在大把粮饷上头,属于少爷兵,尤其兵备道又和卫指挥使衙门关系密切,兵备道的职能是ps马钱粮刑名皆其职掌,,卫所想要日过得好,就必须去呵兵备道的卯。

  此外,布政使、几个都察院,这都和漕运关系密切,郑国蕃虽然让苏松巡抚梁文儒死死盯着手上的军卫,梁文儒这个苏松巡抚的全称应该是嘟察院右副都御史、总垩理粮储、提督军务兼巡抚应天等府,真要说手上权势,那可谓滔天,不过,老梁这个人,胆比较小,只看渐江巡抚蔡太明明和他是同一个座师门下师兄弟,两人在当年老师身陷严嵩案不能自拔的时候,悄悄救出老师的女儿十九娘,可为何十九娘后嫁给了蔡太做小,而不是嫁给他梁文儒呢?

  后世有句话叫做性格决定命运,老梁做事有点畏首畏尾,明明在救老师的事情上头出了力气了,但是因为缩手缩脚,不像蔡太那般撸起袖一副为老师赴汤蹈火的架势,甭说十九娘,换了其它女人,恐怕也觉得蔡师兄比较靠得住,梁师兄胆太小,靠不住。

  正因为性偏软,他会被刁民冲击巡抚衙门逼得差一点上吊自杀,会顾忌苏州是老乡不敢得罪人,数年巡抚下来,名义上的高官员都被下属们认为是虽然有些爱银,但总的来说是老好人,这么一个印象。

  故此,即便他使尽浑身解数安抚军卫和各指挥使,但依然有人上蹿下跳,此人便是他的副手,布政司参政祟夏,前文说过,大明朝的南直隶制度很坑爹,南直隶是由几个省份分别代管的,这位布政司参政实际上是淅江布政司参政,但是,又兼着整饬苏松兵备道的职务,此人是淅江布政司使李少南的同年,李少南发迹后,硬生生把这位原本混的不怎么地的同年给拉到了一省参政的位置上头,两人关系可谓是铁杆。

  这位杂夏便是公然和梁文儒唱对台戏,对苏州各卫指挥使们便说,如今粮道堵塞,你们的饷啊!本官看,悬。

  这一句话就弄得苏州各卫人心惶惶,好在这些指挥使们也知道,梁文儒梁大人是正儿八经的提督军务应天巡抚,何况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拿不着粮饷银的事儿,也不肯空口白牙就跟参政杂夏杂大人凑合,颇有些冷眼旁观的意思。

  即便如此,可苏州各卫所表面上看起来安稳,实际下面有暗流涌动,一旦粮食没有了,卫所闹饷,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不过,在那位粮商风大老爷被满门抄斩以后,粮价顿对就不涨了,原本粮价是隔一天就涨几分银上去,但昨日粮价居然从一石米一两九钱二分跌到了一石米一两八钱,虽然说正常这时候米价应该是一石米四钱四分,比起这个价钱一两八钱依然是天价,但在所有粮商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情况下还能跌价,这不得不说是风大老爷这个鸡杀得吓住了一些猴。

  人有从众心理,这米价一旦跌阶,粮商们就都坐不住了,一来怕敲勾连小吕宋,,二来又怕货烂在手上卖不出去,这就跟后世买涨杀跌其实是一个道理,故此,米价一路下泄,到了乖官晚些时候让人出去瞧米价的时候,业已跌到了一石米一两四钱银,据说还有些小粮商挂出了一两三钱的水牌出去。

  听了王启年说了米价,乖官有些放下心来,前头杀了那风刑君满门的效果顿时便出来了,三天跌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的价钱,这样下去,等再过些天,玄宰兄从琉球国买了大米回来,那时候估计就能压抑住米价了,忍不住就有些欢喜,当下大声叫道:“六宝儿,来,给老爷我算算,这几天我亏了多少银”旁边六宝儿没好气白了他一眼,不过,这些天看下来,他郑乖官虽然有些小讨厌,却也不乏优点的,尤其是这副忧国忧民的姿态,小女儿家,谁个不喜欢大英雄呢!

  “好叫你大老爷晓得。”六宝儿扒拉着一副袖珍算盘,不过手掌大小,白玉做的骨架,上头算珠用的是一颗颗的珍珠,可爱得紧,拿在手上煞是值得把玩,上头还有个细细的链,可以挂在腰间,这是昨天乖官给她赔礼道歉的时候送给她的,当然,六宝儿绝对不知道,这东西是她老爹黎易常送给郑乖官的,实际上还是她自己的东西,只不过在郑乖官手上过了过手罢了。

  噼里啪啦一阵儿扒拉,六宝儿抬头,脸上露出些鄙视,“你这些天净亏五十四万四千六百七十一两二钱七分银……”

  这些钱,都是乖官真金白银掏出去的,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给了梁文儒梁大人去安抚苏州各所卫所,听到这个数字,乖官也有些肉疼,这可是五十几万两银,可是不掏这笔银还不行,这时候深切感觉到,当年戚少保为何不肯要江南卫所兵,这些少爷兵拿着这么多的粮饷,打仗却稀里哗啦的,戚继光宁愿自己再雇佣兵训练出来,也不肯用这些老兵油,的确有道理的,像是乖官这般几十万两银掏出去,足以打造一支一力效死的部队了,譬如如今的九州宣慰司,那些九州土鳖农民们甭说给真金白银了,给他们吃一顿香啧啧的大米饭,就足以一拳撂倒他们了,保管一个个泪流满面甘心赴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