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70章 你这人,死沉死沉的,先下来(1/2)

加入书签

  乖官这两天很是郁闷,他很是想不通,这些粮商们难道是脑残的么?宁波那边的粮食已经运了些过来,虽然对于人口百万众的苏州来讲,当真有杯水车薪之感,可是,这不是已经说明了自己调控粮价的决心了么!这些粮商明知道会得罪自己,居然还拼命把粮食价格往上调,想银想得连脑袋也不要了?尤其是自己已经放出风声往琉球国买粮,这粮价居然又涨了,一石米已经突破二两银了。

  从苏州历年的府衙卷宗来看,这个价钱远远没有超过历史上暴高价,斗米八钱,相当于一石米八两银,正常年景不好,一石米大约能涨价到四两银以上。

  可是,这些都是有前提的,必须数省大旱,再到青黄不接的月份,价钱能涨这么高,可如今,刚秋收完,虽然江南今年也旱了,却远远没达到朝廷规定的大旱必须拨钱粮的地步,在这个时候,米价涨到一石米二两银,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如果按这样的趋势下去,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那几乎必然会涨价到七八两银一石米。

  一时间,他也想不出有什么好对策来,若在南京,还能让闻人奶奶出个主意,可在苏州…………他想来想去,就让人去把苏州织造南局大太监安碧轩给叫了过来。

  安太监被国舅爷召唤,战战兢兢,可又不敢不去,硬着头皮往拙政园去了,被领进了偏厅,还没瞧见人,赶紧滚身就跪倒在地,“奴婢小安,叩见国舅爷爷……”

  上首嗤一声浅笑,显然不是国舅爷的声音,安碧轩顿时知道拜错了人,可却不敢抬头,这国舅爷可是杀神万一犯了什么忌讳,脑袋掉了,可就不好玩了。

  “你先起来罢!他…………一会儿就过来。”上首那人轻轻对他说话,安碧轩赶紧谄笑道:“这儿哪儿有奴婢的位置奴婢跪着就好,跪着就好。”说着,偷偷往前面瞧去,却是一个穿着鹅黄色背的少女,明眸皓齿,梳着双丫髻,有一缕长发从发髻中俏皮地滑落在外头,顿生妩媚之姿。她侧着身坐在南官帽儿椅半个身躯就趴在旁边茶案上头,如葱管般的柔荑正握着一杆毛笔,此刻便略微皱眉在那儿啃着笔杆…………

  南边建筑,大抵喜欢在屋顶开天窗,习俗便是从大明朝开始的,尤其是这拙政园,如今那是天方妙手吴家的产业,吴家烧制的玻璃可谓天下无双,镶嵌在屋顶,在文人看来颇有野趣,能赏月,观日,冬日兼有取暖之功效,实在是一举数得。

  这时候阳光便从上面的天窗透过玻璃晒进来光线镂过发丝,把少女的面颊妆点得粉嫩生俏,尤其又歪着脑袋咬着笔杆,颇有之景致,若得花丛老手一观,怕是要顿生遐思了。

  安碧轩看了两眼便不敢再看,低下头去,心里头却寻思这位姑娘梳着丫鬟的发髻,可打扮却不像是丫鬟……咳!咱管那么多总之都是国舅爷爷身边的人儿,不能冒犯了,若不然怕没好果吃。

  他正在那儿胡思乱想着,乖官从旁边回廊走了进来,后头跟着包伊曼贝荷瑞,安碧轩顿时浑身一震,赶紧拜伏在地。

  “天气这么凉了,跪在地上岂不是要冻坏了膝盖。”乖官坐下来后,看了看安太监,嘴角撇了撇,转首对包伊曼道:“给他拿个蒲团来。”

  安碧轩本来听了前半截,刚准备做出感激涕零状说辂,结果国舅爷话锋直转,硬生生让小安又把话咽回了肚里头去。

  那婀娜如蛇女一般的昆仑奴拿了蒲团给安碧轩,安碧轩跪在地上好一会儿,发现国舅爷依然不说话,心知肚明,这是国舅爷在晾自己呢!

  如安碧轩这般从宫里头出来的太监,对于人心鬼域的一些东西,那真是看的透透的,自然不敢多说,老老实实就低首跪在那儿。

  这时候贝荷瑞煮了咖啡给乖官,这咖啡是吴家知道国舅喜好海外的物件儿,特意送来的,吴家祖上来自佐法儿国,那地方特产香料,**是号称天下第一,咖啡这东西,也是阿拉伯人率先喝起来的,这时候欧罗巴人还不流行喝咖啡,上等人都喝来自东方的茶。

  不过,阿拉伯国度喝这东西倒是普遍的,这时候横跨欧亚非的强大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正在和自称地球球主的西班牙打仗,咖啡作为奥斯曼帝国的补给品,慢慢被欧洱人所熟知,并且发展起来。

  乖官喝的就是来自阿拉伯的咖啡,不过这时候喝咖啡是加**、豆蔻等香料的,乖官喝不惯,自然就指点包伊曼贝荷瑞学着做后世各式各样的花式咖啡,他并不需要自己会做,只需指点一下,包伊曼贝荷瑞自然会挖空心思去做出各种好喝的咖啡来的。

  身边习惯了包伊曼贝荷瑞的伺候,乖官当真愈来愈大爷了,尤其这两位在欧罗巴学的是爱与美之女神的祭司的本事,知晓点希腊史的便会清楚,所谓神女其实就是妓女,故此说白了,那就是海外名妓的那一套,伺候人是极不错的。

  贝荷瑞递给乖官的后世称之为维也纳咖啡,上头有一层冰凉的鲜奶油和各色漂亮的糖浆,乖官接过来,微笑着就递给了黎宝儿,“六宝儿,尝尝这个,保管你没喝过。”

  咬着笔杆正算着宁波送过来的夹米的帐,六宝儿被乖官一打岔,忍不住没好气,伸手接过茶盏来,瞧见上头五颜六色的,倒是喜欢,小心翼翼去尝了一口,微凉香滑甜美……倒是极合脾胃,正好有些口渴,忍不住张开樱桃小口喝了一大口,刚进了嘴巴,顿时被烫得噗一口吐了出来,随即一蹦三尺高,一边儿跳一边儿呼呼呼呼吐着舌头喘息,还拼命伸手去在舌头旁边扇风。

  乖官忍不住嘿嘿笑,捉弄一下小美人儿,心情都好了些。

  “郑乖官…………”六宝儿好不容易缩回舌头去,瞪着眼睛叉着腰便指着乖官,“你……你想害死人么?若我死了谁给你算账?”

  “来,本督给你吹一吹,便不疼了。”乖官笑着伸臂揽过她的腰肢,低头便含住了她半截丁香小舌顿时把六宝儿下面的话语全部堵了回去,娇靥上浮起两坨红晕来,使劲儿伸臂敲了他两下,可乖官自小跟赤霞老爷练剑,臂力那是一刀一刀挥出来的,连人硬的脑壳都能斩成两瓣,自然非同小可,何况揽住一个姑娘家敲了两下,六宝儿顿时被吮吸得浑身无力,软软地挂在国舅身上只是双手还矫模矫样弯曲着挡在胸前,一副我是被动的那个姿态。

  跪在蒲团上的安碧轩脑袋都低到裤裆里头去了,不过,没卵不代表他就不羡慕,对这位国舅爷爷真是羡慕得要死,真真有花丛圣手之风啊!这位如今应该是十四岁罢?难不成,真是生而知之?

  这时候,六宝儿身软软的乖官就让她坐了下来,随即老实不客气一就跨坐在六宝儿腿上,六宝儿诚然机灵又有心眼儿,可她终究只是十五岁的小姑娘罢了,哪里架得住这等手段迷迷糊糊随着国舅爷爷的挑逗,忍不住,便伸臂过去揽住对方,然后含羞带怯,就吐过半截香香小舌,两根舌头你追我逐了一会儿便觉得浑身娇躯发热,手臂不知不觉收紧,恨不能揉进对方怀里头去……

  纠缠了一会儿六宝儿就觉得乖官坐在她腿上压得沉,好不容易借着机会收回丁香小舌来这时候,便觉着舌尖都有些麻了,忍不住娇羞低声道:“你这人,好生无礼……死沉死沉的,你先下来……”

  大明女其实还是挺开放的,尤其是宝儿这等富贵人家出来的闺女,像是她们,对于婚之前,郎会睡她们贴身的丫鬟这样的事情是视若无睹的,至于后世所谓,纭云,对她们来说也无压力,和郎**,总要贴心婢女踩一踩郎的尊臀,这些都是会受到教育的,可谓淑女必备之基本功法。

  所以,如今宝儿既然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