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67章 妓者两千人(1/2)

加入书签

  乖官正黑着脸儿揪着大头使劲儿一阵摇晃,这时候门外一阵笑声传来,随后,姨奶奶艾梅娘带着七仙女就进了门来,“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又打了起来。”单赤霞瞧她进来,赶紧深施一礼,可艾梅娘却侧过身不肯受他的礼,她深知这位赤霞老爷为人,人家自守身份称呼你一声艾姨娘,可你若真把人家当下人管家看,那就是笑话了,这位一手把德妃和国舅拉扯大的,真论谁远,谁近,还真不好说。

  乖官揪着大头的耳朵低声道:“再敢乱说话,瞧我不收拾你,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给你找个夫让你读书去。”大头闻言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连忙求饶,乖官这才满意撒手,先给姨母请了礼,又对几位表妹笑笑,几位表妹如今和乖官也有些亲近,倒不似刚开始那般羞涩了。而小窦和包伊曼贝荷瑞也给姨奶奶和几位表小姐行了礼。

  “乖官,我听说,这些日市面上米价飞涨。”艾梅娘假作没听见,其实她在外头就听见了什么长毛不长毛的事儿,不过这话不合适她说,顺口提一嘴表示下自己刚到门口便可以了,至于乖官解释不解释,却非重要,何况她问乖官讨要了贝荷瑞包伊曼在身边伺候了一段时间,有些话,该问的也问清楚了。

  自打姨母张口讨要贝荷瑞包伊曼,乖官其实就清楚得很,不过姨母是长辈,又是准备把若依若常嫁给自己的,有些事情问自己不太合适,也不好开口,但讨要了自己贴身婢女过去,自然就可以问得清楚,这也是人之常情。

  “姨母放心,我已经着人往其它地方购粮了。”乖官自然不会把真相说出来让姨母心,随即又叫若依若常,“这两天怎么没见你们两个调皮的家伙啊!”

  “大表哥哥真讨厌。”姐妹俩齐齐对他皱了皱鼻,“若依、若常是跟吴家姐姐去学双陆,吴家姐姐好厉害啦!打双陆从来不会输……”

  两人说着,甚至还扳着手指道:“舞姐姐会大食双陆、真腊双陆、阇婆双陆、爪哇双陆、扶桑双陆……嘿!好厉害呢!若依若常这些天也学了好多,大表哥哥,你要不要跟若依若常打双陆啊!”

  双陆这种游戏是大明女必会的,你要不会打双陆,你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话,甚至媒婆们说媒,说到谁家小姐,添油加醋的时候也要注明一下,说某某小姐打得一手好双陆,总之,这是一种极可自傲的本事。由于双陆是魏晋时代从天竺传过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发展出各式各样不同规则的双陆,便如若依若常说的那般,谁要会上很多种双陆,那是极值得女自豪自傲的。

  乖官先是怔了怔,随即才反应过来,应该是天方妙手吴家,这拙政园本就是吴家名下的产业,当下倒是有些沉吟。艾梅娘瞧见他模样,当即就说,“那位吴家小姐倒是妥当人,文文静静的脾气,不曾多说什么话,似乎极喜欢若依若常,常常来和若依若常玩耍,嗯!长得也俊俏,皮肤如奶酪一般,姨母倒是羡慕的很。”

  这时候乖官突然想起来,当初钟离哥哥曾经说过,谣传天方妙手吴家这一代家主十四岁便坐上了家主的位置,是个千娇百媚又聪明的美人儿,难不成就是这位吴家小姐?

  “姨母,这位吴小姐可曾暗示过什么要求么?”乖官忍不住便问,艾梅娘愣了下,缓缓摇头,“这倒是不曾。”

  乖官听了忍不住暗中一笑,自己似乎有些神经过敏,总觉得别人靠上来便是有什么目的的,当下便不再提,陪着姨母说了些闲话,此处便不细表。

  这几天,乖官便在拙政园修身养性,有悠哉游哉之妙,实际上,心里头焦急的很,这时候的苏州可谓南直隶中流砥柱,便是南京,撇开南都的优越性,光从商业上来论,论起重要性,也差着苏州老大一截,别的不说,光是每年苏州十万织工织出来的丝绸,这便无与伦比了。

  所以,苏州不能乱,他郑国蕃也不能出错,诚然他如今炙手可热,可是,他有个致命的弱点,浅薄,非是说人,而是说家世。

  像是文官系统上来的人,有个最大的优势,便是同僚,像是苏松巡抚梁文儒和浙江巡抚蔡太,这两人明明常常吵架,可他们是一个座师门下的师兄弟,故此蔡太便甘愿为了给梁文儒上位而贪上几万两银去给他买门路,后来还因此被免职了,不过文官免职和五百年后的组织另有任用有异曲同工之妙,你在这个地方刮的天高三尺,下台了,可过两年,又起复了,照样当官老爷,照样起居八座,所以说,在大明,真正投资少见效快的,便是读书考状元郎了,一旦考上进士,一榜同年们总要互相拜访,互相帮衬起来,有财大家发,织成一张庞大的人际关系网络。

  而他郑国蕃便不行了,他是皇亲国戚,可没有同年帮衬扶持,一旦出了错,人人喊打,丢了声望,想再爬起来,可就难了,你看他如今身边用的都是什么人,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