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52章 糯糯酥酥地杀人(1/2)

加入书签

  “你私藏军械,意图谋反。”杨俊卿声嘶力竭,口水夹杂着血水喷撒在空中,由于牙齿被敲掉几颗,说话漏风,尤为可笑。乖官听了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私藏军械?你哪一只眼睛瞧见我私藏军械了?”

  乖官带着早合少女队,每人背着一杆雨铁炮,听着夸张,这样的杀伤性武器居然没人管,可事实的确如此,大明律很奇怪,老百姓可以拥有佛郎机炮、地雷、诸葛弩、不满三石的弓,还可以练杨家枪、马家枪、沙家枪等战阵杀人功夫,但是不能藏甲,藏甲是死罪,事实上,乖官就曾经想过,怎么去辽东,然后把野猪皮努尔哈赤给剁了,罪名就简单了,私藏军械,野猪皮的十三副盔甲判斩立决应该没问题的。

  历史上大明曾经有百姓捐献佛郎机炮给官兵,要是不了解大明律,怎么听怎么不可置信,可事实上它就是这么真实。

  听到乖官的嗤笑,杨俊卿顿时明白了,心念电转之下,立刻反口咬道:“你手下那些佛郎机人全藏着重甲,这是死罪,我要到皇上跟前告你……”乖官脸色顿时一沉,“梨沙,扇掉他满嘴牙。”

  菅谷梨沙立刻反手拿起佩刀,啪一声就抽在杨俊卿脸颊上,反手又是一记,连抽数下,血水口涎横流,那些番子眼瞧着自己被无数火铳指着,根本不敢阻拦,有几个机灵的,赶紧跪了下来,面对面互相抽起耳光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若像是杨大档头这样,那可真悲摧了。

  “两位表小姐。”不远处护着若依若常的几个早合少女队低声对双胞胎说道:“那些都是贼子,看了污眼睛。”说着就把两人眼睛给挡住了,若依若常互相看看,捏起粉拳使劲儿挥了挥,低声道:“大表哥哥好威风哦!打死这些坏蛋。”

  杨俊卿终于忍不住满嘴牙被敲掉的剧烈疼痛,噗通一声双膝着地跪在了地上,双手死死扣进了麻石条铺就的路面缝隙,有两只指甲扣断掉了都没察觉,口涎夹杂着血水嘀嗒嘀嗒地滴在地上,脑子也是一阵一阵的晕,若他不是东厂大档头,受过严格的训练,早疼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他隐约听到那郑国舅道:“本官是南京五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整个江南军卫,尽在本都督麾下,你依仗权阉,妖言惑众,犯上作乱,当本都督治你不得?梨沙,斩了他。”

  菅谷梨沙顿时抽刀在手,双手擎刀,娇声“嗨呀”一声,刀光一闪,刀刃从杨俊卿脖子后头砍了下去。

  不得不说,像是菅谷梨沙这般武家女儿,自小接受的武家教育,手上功夫当真不弱,这一刀,从脊椎骨缝中切入,砍断大半颗脑袋,愣是留了半截喉管没切断,不至于出现脑袋噗通一下掉在地上乱滚的局面,还连着一层皮挂在脖颈上。

  一股血箭从脖腔中射出,喷得那张彪满头满脸,张千户凄厉尖叫起来,当真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声音尖锐简直跟被阉割了的阉伶一般,倒是不负他东厂掌刑千户的名头。

  唰一声,菅谷梨沙把刀刃上的血迹给震掉,缓缓纳刀入鞘,对着杨俊卿的尸体微微弯了弯腰,双手合十,嘴巴里面低声念叨了两句,大约是让对方“成菩提多”,这时候杨俊卿的尸体才摇了摇,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血水顿时就从麻石条缝隙中渗透了进去。

  这一幅场景,让周围的人倒抽凉气,牙都酸倒了,只觉得脖子一阵阵发凉,一时间,周围却是一丝儿声音都没有,在场的人都万万没想到,这国舅爷真敢杀东厂的人,更没想到,那娇娇小娘这般本事,这般杀气,一刀就斩杀了一颗脑袋。

  得得得得,一阵儿牙齿碰撞的声音,明明是在大街上,可众人居然听得清清楚楚,仔细瞧去,却是一个东厂的番子吓得呆立当场双腿乱颤,裤裆间更是肉眼可见一层水迹蔓延开来,却是活活被吓了裤裆。

  这人原本还不肯跪,这时候终于被吓破了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拿脑门儿撞得咚咚响,没几下,脑门就红肿了一大块,犹自不觉,“大都督饶命,大都督饶命,大都督饶命……”

  他这一跪一磕头,别的番子自然便跟着他一起跪下使劲儿磕头,一时间,真是磕头如捣蒜,哪里还有半丝儿平时东厂番子的飞扬跋扈。

  这时候,苏松巡抚梁文儒业已闻得消息,带着十数个衙役匆匆赶来,挤开人群进来一瞧,满地血污,地上倒着一具尸首,国舅跟前跪着一个年轻人,可不就是东厂掌刑千户张彪么!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暗中直跺脚,坏了坏了。

  他赶紧拎着道袍一角一溜儿小跑到了乖官身边,低声道:“国舅,孟浪了,太孟浪了,这……这这这……”

  乖官扭头一瞧,老梁穿着一身居家的道袍,脸上油光光的,头上戴着一顶八荒**天地一统帽,也就是后世说的瓜皮小帽,不过一脸焦急的神色倒不似伪装,当下一笑,就低声对梁文儒说道:“梁公,我这儿砍东厂番子的脑袋,和你们文臣弹劾万岁是一个道理啊!”

  这句话十分之诛心,也就他郑国蕃敢于这么说,可梁文儒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个理儿,不就是博一个名么,可是,依然太孟浪,这可是把东厂督公张鲸张公公、御马太监李进李公公甚至包括慈圣皇太后,都得罪狠了。

  梁文儒不停摇头叹气,乖官可不管他,瞧了瞧眼神呆滞的张彪,再看看那些犹自磕头不已的东厂番子,心说一不做二不休,往旁边走了数步,对着周围大声喊道:“诸位,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番薯。在下南京五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正二品的官儿,虽然是武官,管不了民事,可当今万岁爷是我姐夫,我可容不得这些王八蛋在外头败坏我姐夫的名声,我常常听说一句话,说皇上是好的,阁老们凑合,布政司贪鄙,知府枉法,知县扒皮,真真是混账行子,今儿我就在这儿砍他几颗脑袋,正一正国法。”

  不管哪朝哪代,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谓天高皇帝远,有时候还真拿下面一些人没辙。

  乖官在那儿装青天,可半晌没人说话,一时间,乖官倒是有些尴尬,正要说话,这时候人群中有一老者说道:“大都督,那苏州织造局的太监们,你也敢砍他们脑袋么?”

  一听有人打头,乖官自然满口答应,“老丈只管说,今儿我这刀既然抽出来了,若不砍几颗脑袋,那怎么成!这南直隶巡方御史们不敢出头,我给你们出这口气。”却是拍着胸脯大包大揽起来。

  他这一说,顿时便有人讲起这苏州织造南北两局,连年加派,苦不堪言。

  苏州,是诗词歌赋的苏州,出过数位状元,数位阁老,此外文人客无数,苏州还盛产名妓,所谓“索得姑苏钱,便买姑苏女。多少北京人,乱学姑苏语。”,平民百姓亦风流,很多民间小调,如今看来,当真大雅,譬如冯梦龙编撰过很多苏州民间小调、俚俗、酒令、儿歌、笑话,试举一例:

  你说我,负了心,无凭枳实,激得我蹬穿了地骨皮,愿对威灵仙发下盟誓。细辛将奴想,厚朴你自知,莫把我情书也当破故纸。想人参最是离别恨,只为甘草口甜甜的哄到如今,黄连心苦苦嚅为伊耽闷,白芷儿写不尽离情字,嘱咐使君子,切莫做负恩人。你果是半夏当归也,我情愿对着天南星彻夜的等。

  用十四味中药写的情书,后世的琼瑶阿姨如若来一比,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