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42章 青泥莲花记(1/2)

加入书签

  对于石敬岩这种态度,乖官实实不知道如何说才好,心中未免还要鄙夷一下,这人,也不多读些书,这不是吃的没文化的苦么!但是,人家站起来要讨教,他自然又不能答应。:不错,他郑国蕃一刀斩了扶桑第一枪前田庆次,可那个是生死之争,如果再来一次,乖官可不敢保证谁死谁活,何况眼前这位南直隶双璧之一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在这个时代的名头地位相当于天龙八部里头的北乔峰南慕容,诚然他也想赢一赢人家,装一装,可若是输了呢!别人可就未必考虑他郑乖官十四岁对方二十八岁的年龄差距,到最后说不准就传出来浙江兵剑法第一单百户教的弟子也不过如此的话来,那可就真冤屈了,白白给单叔脸上抹黑。

  所以说,到了一定的地位,爱惜翎毛是第一要务,倒并非是惧怕,而是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何况他堂堂国舅,老是跟人家动刀枪未免也不合适,赢了顶多让薛五薛女侠眼神中闪烁一下异彩,输掉了可就冤屈大了,智者不为也。

  若是换了对方是一位美人,譬如什么慈航静斋师妃暄师仙子,隐湖小筑鹿灵犀鹿仙子,乖官倒不介意卖一卖萌,甜甜一笑来上一句*姐若要比武,等我十四年好了】,可面对一位基因突变的紫胡子怪大叔卖萌,这未免太违和了,乖官想一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所以,他挑了挑眉,就换了一个说法,“石大侠似乎对徐渭很是敬重啊!其实,石大侠大可不必如此,徐渭有才我是知道的,可真计较起来,未必如我啊!他二十岁才中秀才,我十二岁就中了·……”

  说着,未免摇一摇扇子,那表情,鼻孔差一点儿冲到天上去。

  石敬岩胸中顿时一闷,差一点一口逆血咽下肚子里头去,这位十二岁就中了县学库生,一首“人生若只如初见”更是传唱天下,若从这一点上来说,青藤先娄还真是差他半筹。

  这一口闷气上不上下不下就逆在胸腹中,噎得他是说不出话来,正所谓羞刀难入鞘,他石敬岩堂堂南直隶双璧之一,江湖上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居然愣是涨紫了面皮呆立当场下不来台。

  还是薛五薛女侠看情势不对,做了一个中人,“石大侠莫要跟他计较。”

  说着,却是眼珠子一转,白了乖官一眼,这才对石敬岩道:“他呀!舞象之年还没到,虽然穿着大人的衣裳,其实不过是个神童罢了。”

  明朝冠礼并不算严格,很多大家族对于族中弟子行加冠之礼,要考校学问,读书不好的,冠礼就晚,读书好的,冠礼就早,甚至有弟弟穿着成人衣裳,而哥哥反而穿着童子衣裳的现象,这也是崇文抑武必然会出现的情况,像是乖官,十二岁中了学,身上就穿起了儒衫,头发也高高束着,人多要称一声小茂才,小秀才,全然忘记了他本身的年纪,这时候他十足年岁不过十四,正好是石敬岩的年纪打个对折。

  所以说乖官那番话其实还是很有卖萌的嫌疑,正常人还真不会那么说话。

  石敬岩听了薛五的劝,仰天长叹,不过脸上未免挂不住,当下就告辞而去,乖官在他身后喊道:“石大侠,何不跟在我身边,多了不说,一个锦衣卫试百户我还是敢保证的。”

  任何人都有他的价值,对于石敬岩来说,自然是脱掉身上丐户的帽子为第一要务,不过这很困难,别看他号称南直隶双璧之一,可武学高深当真就能傲王侯慢公卿了么?那只是文人的美好臆想,别忘了还有另外一句话,叫做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卖得掉,才算你厉害,卖不掉,那便一文不值。

  乖官拿一个试百户来招揽他,那是很可观了,多少官员一辈子也迈不到这个位置,要知道乖官所说的试百户,那可是锦衣卫试百户,一旦当了这个官儿,儿子孙子,代代都是官,事实上,用试百户招揽一个江湖豪杰,已经有些儿戏了。

  像是单赤霞,以前跟戚少保混的时候,也做到了百户的位置,可戚继光手底下的那是拿饷钱的募兵,这个百户说白了不太值钱,可乖官给出的试百户含金量就了不得了,那可真是能世世代代捧着的金饭碗啊!

  石敬岩再怎么英雄豪杰,如史书上所说的那般陛鲁重诺,侠肝义胆,听到这“锦衣卫试百户”六个字,却是心脏忍不住狂跳了几下,顿时停下了脚步。

  只要放下脸面来点一点头,他就可以脱掉祖上留车来的丐户的帽子,从此穿上飞鱼服,成为堂堂正正的百户老命……可是,他石敬岩十七八岁便扬名,享誉天下十年,可说是大明朝屈指可数的大侠,难不成,真就要放下颜面来?

  这一刻,他真是纠结万分,对于让他纠结的郑国蕃,更是有些咬牙切齿了,好端端的,拿这么大的诱惑来考验人,不带这么玩人了啊!

  他若转身口称主公纳头便拜

章节目录